飞机文学
经典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吴尘,肖雪小说《媒戒》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媒戒

小说:都市

作者:肃竹

简介:再次进入这个神秘的行业,林箫坚守着内心的崇高,直面着风浪。他一次次被打倒,一次次坚持站起来,坚守中他失去了朋友,失去了友情甚至爱情,伤害了自己心爱的人。但是他还是坚持走下去,当他真的拥有了自己内心的荣光,却发现一切拉不回来了……

角色:吴尘,肖雪

媒戒

《媒戒》第2章 人为财死免费阅读

“也不能说正义感吧。”吴尘说,“稿子写出来,他给人家看了,人家让他不要发,和他谈条件,结果没谈好。说白了就是他要的价钱太高了。”

吴尘的之句话让林箫和肖雪都有点惊讶。“怎么说?”肖雪问道。

“人家说给他十万元,换成一个版的正面宣传。他问人家要二十万,保证不发稿子就行。”吴尘说,“你觉得人家会答应吗?”

“这有点狮子大开口的感觉,黑吃喝啊。”林箫说,“二十万不发稿子,等于就是自己把钱私吞了,与报社没有关系,这是典型的敲诈啊。”

“这就对了啊,他敲诈对方了。”吴尘说,“你想想,对方是干什么的,人家黑社会干的就是敲诈,你却去敲诈人家,而且还狮子大开口,黑吃黑,人家就是把钱给了你,又怎么可能放过你。所以最后就没有谈成,他就把文章给发出来了。”

“我的天呐,我还以为他多正直呢,结果他才是藏着的大恶。”肖雪说,“这也太颠覆我们的认知了,都说记者是无冕之王,他的行为有点太违背职业道德了。而且胆子也太大了,什么人都敢惹。”

“所以这一次他就惹上麻烦了。”吴尘说,“稿子一发出来,就接到了对方的电话,人家直接说要把他头割了。他开始以为人家在吓唬他,结果当天回家,就看见有几个奇怪的人在他住的楼下转悠。吓得他第二天就搬家了,搬完家跑出去躲了一个星期。回来后发现房门把手上插了一把刀,吓得他又赶快搬家了。但是搬家后没两天又发现那几个奇怪的人。于是他又搬了一次家。”

“天呐,这怎么像是看电影呢?恐怖片啊?”肖雪说。

“就是像恐怖片一样啊。”吴尘说,“第三次搬家刚搬完,几个帮忙的人还在帮着整理东西,他就接了个电话,说有人约他出去,他就出去了。然后就一夜没有回来,第二天被人发现,他身首异处在北郊的河滩上。”

“他为什么要出去啊?”林箫说,“他不知道自己有多危险吗?”

“他知道,但他可能没招了。”吴尘说,“给他帮忙的人说,他接了电话,整个人很崩溃。他说他刚进屋,人家就知道他搬家了,而且人家有人看着他们搬家的。他给帮忙的人说,对方约他好好聊聊,想和他做个了结。他说自己去和人家谈谈,哪怕给人家赔礼道歉,给人家赔点钱,求人家放过他就好了。”

“没想到,结局反过来了。”林箫说,“开始是人家给他钱,他嫌少,现在成了自己想给钱都给不出去了。”

“人家肯定不是要他的钱的,这些人缺钱吗?”肖雪说,“和他了结就是想要他的命的。不过这些人太狠了,真的直接把人命要了。”

“是啊,的确太狠了。但是换一个角度,他曝光出来的人家那些事,如果真要查下去,可能会要了对方的命。”吴尘说,“所以这件事从别人的角度看,就是一个新闻报道,但是从他俩的角度,就是你死我活。”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终于看到现实版的了。”林箫说,“虽然觉得他很可惜,但是他这样操作的确不厚道。‘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他出道太远了。”

“人啊,不能太贪婪了。”肖雪说,“你看他这一折腾,人家村干部什么事都没有,他反而把自己搭进去了,而且还以自杀为结论,让报社给补偿五十万,结果把报社弄垮了。”

“这点你可能理解错了。”吴尘说,“报社停刊整顿与这个事有关,但是不是这个钱的问题,而是因为死了一个人,投资商撤资了,加上几个月经营不善,还有主管上级的压力,领导撑不住了,才停刊整顿的。”

“那么这补偿给夏峰家属的五十万,也应该只是报社过过手而已,并不是报社的钱。”林箫说,“我这样猜测应该没有问题吧。”

“我也是这样想的,”吴尘说,“报社领导摊上这事,也有很大的责任,他也不敢惹人家那些人,就只好充当和事佬了。”

“这圈子怎么会这样?怎么个个在利益面前都变得毫无底线了呢?”肖雪说,“这让我们还有点崇高理想的人怎么活啊!”

“这不是很常见吗?”吴尘说,“你看那几个老油子,有几个不是那样搞的,依靠自己的记者身份,在外面找黑料,一个个黑钱捞的少吗?”

“所以说,‘清者自清,浊者自浊’,不要想着‘出淤泥而不染’,能够让自己洗去淤泥还能看见最初的样子就不错了。”林箫说,“别说老油子了,就严武,比咱早进来才几天,不也是那样吗?”

“那你还要和他‘江湖再见’?”肖雪说。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江湖再见’就是不想再见了。”吴尘说。

肖雪说:“咱几个,还是别走散了吧,虽然也只是十几天相处,感觉挺投缘的。”

林箫说:“那我们就下一个工作单位见吧。”

下一个工作单位会在哪里呢?对于这些心怀着憧憬的青年来说,他们心中对媒体的敬畏,让他们对于这个职业充满了热爱,那种藏在内心的崇高,赋予他们太多的理想化情怀。然而当他们刚刚走进媒体,就遭遇了当头的一盆凉水。也许这只是个案,但是对于他们来说却不能不站到自己的对面来审视自己的过去,那些心中崇拜的形象,是真的吗?

也许这些疑惑将会伴随他们很长时间,也许永远也解释不清,也许有一天不再疑惑了,并不是因为他们懂了,而是已经适应了。而这种适应,是对自己初心的背叛,还是一种成长?

也许不容得他们有太多的思考,因为现实容不下他们有太多犹豫。失业之后,最重要的就是再就业,他们只能带着一点点损伤的梦想、来不及理清的迷惘,以及沉重的生活压力蹒跚而行了。

下一个工作单位,他们还会在一起吗?

>>>点此阅读《媒戒》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