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文学
经典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文隐,北府军小说《最苦逼修仙》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最苦逼修仙

小说:玄幻

作者:征尘未洗

简介:我叫李扬,我穿越了。
然后……
我没师父,没天赋,连系统,金手指都没有?去你大爷的,这怎么修仙?

角色:文隐,北府军

最苦逼修仙

《最苦逼修仙》第2章 回城免费阅读

文隐是个多疑的人。多疑这个词对于普通人来说是个中性或是略带贬义的词。但对文府的人来说,多疑却是保命的利器。

文隐的父亲文泰原本有六个儿子。原本的老大文龙被自己的奶妈亲手掐死,老三被自己的贴身侍女下毒毒死,老六则被一位姨娘扔进了井里。因为这种种事件,文泰血洗了文家上下一遍又一遍。

但这有什么用呢?文隐出发北府前检测出自己的吃食中混入了一种名为千日生的慢性毒药。

面对这位一口叫破他身份的算命先生,文隐的第一反应便是眼前之人是在故意接近他。

正了正心神的文隐,试探着问道:“我此行所求之事,是否顺利?”

师父单手指北,摇头道:“玄武在北,属水,主守护。此行若守则无碍,攻则必有损伤。”

文隐听了师父的话后面露难色。因为他无从判断师父说的是真假。本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准则。文隐追问道:“大师,我若想攻。该如何破局?”

师父随手在面前的一张纸上画了几笔,嘴里嘟囔着“水主于北,应冬。水之为言润也……”

最后,师父抬头对文隐道:“北方有事,事在小人。文公子要谨防身边的三灾小人。”

文隐此刻已经信了三分师父的话。不再追问北方的事,反而问道:“我爹有一把紫色的刀,此刀厉害异常。不知他是否会将此刀赐予我?”

师父道:“此刀人人羡慕,取之不易。”

文隐道:“不知先生是否有夺刀之法?”

“萧墙之祸、尺布斗粟!”

“啪……”

异常激动的文二公子,捏折了手中的竹扇。

……

“卦费九十文。”

一阵沉默之后,师父打破了宁静。

文公子随手抛下一粒银子,失魂落魄的带着士兵离开了这条街。

望着文公子渐渐消失的背影,我向着他们远去的方向吐了一口浓痰。

“呸,都决定与兄弟刀兵相见了。居然还跑这里假惺惺的,给谁看?”

师父略带惊奇的看了我一眼,问道:“子文,你知道我和他在说什么?”

“天下哪有紫色之刀?文隐所求的不过是他父亲的那一身紫袍。文泰如今只有三子。老三文乐今年才五岁,没可能继承大位。世子之位只能在老大老二中选择。这文家老二若是没有争夺那个位子的想法,又怎么会大老远来这里假惺惺的问什么狗屁紫刀?”

听着我的解释,师父的脸从满意渐渐转变为担忧。最终只说了一句:“子文,你天生聪慧无人能及。但你记住,树大招风风损树,人为名高伤丧身。以后你尽量藏拙,须知这方世界可没你想象的那么简单。”

我不以为意,但还是点了点头道:“知道了,师父。”

师父看出了我的敷衍,却也只能无奈的摇了摇头。有些事情,不切身体会一次,永原不会知道其中的厉害。

平淡的日子过得飞快,时间一晃过了三个月。

文隐走后的一个月,碧波军与北府军在芜山一带发生了激烈的冲突。碧波军损失惨重。先锋大将黄元战死,死伤士兵多达上千人。

一时间碧波城百姓群情激愤,城主府上下皆言要严惩北府军。

师父听到这个消息后气愤异常,当着我的面摔了盛粥的碗。

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生气的师父,默默收拾完碎碗后才问道:“师父,出了什么事吗?”

师父长叹一口气,解释道:“我去过芜山。方圆几十里内只有这座几十丈高的小山,其余皆是一马平川的荒原。碧波军多马。即使士卒打不过北府军,但逃跑绝没什么问题。不可能出现如此大的伤亡。”

我似乎明白了些什么,一脸不信的说道:“您的意思是文隐故意让碧波军出现如此大的伤亡。不可能吧,他图什么?”

师父道:“碧波城民风彪悍。出现如此大的伤亡,碧波城定会报复北府军。碧波城城主文泰已经十多年没有外出领兵了,如此重担只能交给熟知兵事的文二公子。手握重兵的文二公子只要在边界不断制造摩擦,他便可一直在外领兵不回。若真到了不忍言之时,即使文泰下令让文家大公子继承城主之位。他文隐照样可率大军以雷霆万钧之势夺取大位。

此计谋阴毒至极。不论成败,皆会动摇碧波城的根基。”

见师父如此的激动,我略带担忧的问道:“师父,你该不会是想去管这个闲事吧?”

听到此问话,师父一愣。随即有些落寞的摇摇头道:“我等方外之人,不可过多参与俗事。”

“师父,你见过仙人吗?”

我有如此一问,皆是因为在师父的藏书中有许多成仙的故事。原本我以为这些都是神话故事,可师父却言之凿凿的说这些都是真事。

提起仙人,师父眼中流露出无限向往。他用一种信徒般的眼神看着天上道:“天上白玉京,十二楼五城。仙人抚我顶,结发受长生。

此生若能再见一次仙人,余生无憾。”

我皱了皱眉,不愿再与这个老神棍多说话。

师父虽然不想管俗事,但俗事却找上了他。

文家二公子用五十步卒“请”我与师父一同前往芜山大营。

望着眼前这几十位彪形大汉,我顿时明白“三顾茅庐”这事是如此的扯淡。

若是诸葛孔明家里也出现这几位,我不信他还敢赖床不起?

说到底三顾茅庐也只不过是一场政治秀罢了。利用这场大秀,刘备有了千金买骨,礼贤下士的名声。诸葛亮则抬高了自己的身价,为以后进军刘备集团核心攒下资本。

师父和我,无名小卒而已。文二公子自然不需要有什么顾忌,直接把我们擒到了大营。

芜山大营刚建立不久,此刻无数的士兵们还在忙忙碌碌的搭帐蓬,搭建瞭望塔。大营不远处,还有无数的百姓在运石建城。

文隐此时不在军营之中,因此师父和我被安排到将军大帐旁的一顶小帐篷中。

军爷们因为不确定我们二人是何身份,于是给了不错的待遇。特意为我们端了一些肉食和水果。

碗中的肉黑乎乎,看不出是什么肉,尝起来也有一股酸酸的味道。但对于一个月都没闻到肉腥味的我来说,这肉绝对可以称得上是绝世美味。

“嗝……”

连肉代汤我吃了一大碗,撑的我很舒爽。

“子文,是师父让你受苦了。”

正当我心满意足之时。师父摸着我的头,略带羞愧的说道。

我连忙摇了摇头。

“若不是您,我早被野狗叼去了。再说了,咱们这小日子过得不错。乐得逍遥自在,没必要为那几两散碎银子而蝇营狗苟,忙忙碌碌。”

师父被我的话逗笑了。

“哈哈……你这滑头。”

笑过之后,师父又道:“孩子,你其实比我更适合修仙。可惜你这身子太弱,怕是吃不了那苦。”

我拍了拍肚子,无所谓道:“修个屁的仙。等我长大了,娶个屁股大的媳妇,再生几个大胖小子。一家老小伺候你活到一百岁才是正事。”

“哈哈……”

这次,师父只剩下爽朗的笑声了。

第二天,文隐回营。傍晚时分召见了师父。师父与文隐谈了足足一个时辰。一个时辰后师父一脸兴奋的告诉我,他在文隐手下讨得一份主簿的差事。从此以后我与他二人皆不会有温饱之忧。

“师父,你不是要修仙吗?为何要放弃?”

我不懂师父为何要放弃这一辈子的追求。

师父有些落寞的解释道:“修仙修得一场空。我今年已经五十五岁。五十知天命,我认了。”

师父当了主簿之后,我们的生活果然得到了极大的改善。每天早晨能吃到鸡蛋不说,每五天我们还可以吃一顿肉。不仅如此,师父还从军营外面弄来不少的草药给我泡身体。师父说这些草药可以改善我的体质。

唯一让我不满的是师父越来越忙了。每天鸡鸣时分出门,满天繁星时才回来。仅仅一年的功夫,师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衰老了十几岁。

在这一年里,碧波军不断向北推进,打的北府军节节败退。如今的碧波军已经占了北府八座城池,几百公里的土地。

文隐自然不会放过如此好的机会,以此为由不断的向城主府要钱要人。

此时的文泰可能也担心尾大不掉。因此命令文隐不得继续北进,并召文隐回城主府。

原本我以为文隐会找各种理由拒不回城主府。毕竟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而且此行凶险未知,手握重兵的文隐实在没必要冒险。可文隐接到命令后居然毫不犹豫的带着一百位亲兵回城了。

我和师父也在回城之列。此时的师父已经成为文隐的首席幕僚。虽然他依旧穿着以前的破道袍,但我们已经有资格单独的乘坐马车。

“师父,此行会有危险吗?”

熟背三通会命的我隐隐感觉此行不太安稳,于是有些担忧的问师父。

师父盘坐在车中闭目养神。见我发问,他回道:“此行若是出事,东去雷云峰寻我师兄张一文。”

——

作者有话说:

>>>点此阅读《最苦逼修仙》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