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文学
经典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重生之探清水河宋老三,佟小六,宋老三,佟小六全文在线阅读

小说:重生之探清水河

小说:历史

作者:获鹿

简介:在其位的明阿公,都听过“探清水河”这段小曲。但六哥哥和大莲三世情缘,两家的扯不断理还乱,却不是几句小曲唱尽,唱明了的。
京西火器营佟,宋两家本是世交,只因为冒出来一个来路不明的小伙计,便将这个清水河畔的小村,以及两个家族带来了轮回三代,纠缠不清的爱恨情仇大戏。

角色:宋老三,佟小六

重生之探清水河

《重生之探清水河》第1章 噩耗免费阅读

“大莲死了!大莲投清水河了!”

佟小六隐约听到耳边有人在喊叫。

此时,他正躺在自家坑上,迷糊在美梦中,接续沉浸着昨夜与大莲的缠绵,一呼一吸中,似乎还能嗅到大莲的体香。

佟小六家有一个不算大的小院,上房五间,东厢房三间,把着村东头;大莲是本村宋老三的独生女,宋家高门大院位于村子中央,一直是此地最富庶的大户。

佟宋两家原本世交,但不知为何到了父辈这一代,却势如水火;其中内情佟小六知之不多,却打小就清楚,在火器营这个小村中,两家人相隔不过几步远,家中长兄与大莲父亲宋老三只要碰面,眼里喷出的都是串串邪火苗。

势不两立的两家人,小六与大莲却因为“元宵节灯会”那件事儿,成了一对儿神不知鬼不觉的小情侣,如胶似漆。

上个月,大莲在清水河边,私会小六时曾告知他:父亲宋老三已经收了火器营兰翎长的聘礼,要把她嫁给这个正九品衔,火器营最高长官做小妾。

“六哥哥,我是非你不嫁!”大莲那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噙着的泪光,比月色下的清水河水还透亮。

“我让父亲去你家提亲。”佟小六的这句话,既是给大莲最大的慰藉,也表明了自己非大莲不娶的决心。

大莲,小六两个仇家子女的恋情,自始至终被两个年轻人藏瞒得很隐秘;甭说村里乡亲,就连佟宋两家父辈都一直被蒙在鼓里。

当小六向父亲提出,请老爷子向宋老三提亲时,佟家便炸开了锅。

“逆子!你知不知道你爷爷临死时,最后交代过什么?”佟父火冒三丈,操起支在门边的扁担,便劈头盖脸地朝小六抡去。

母亲赶紧趋前死死地抱住老公的双臂,说:“他爷爷咽气那会儿,六儿还没出生,他哪里会知道?”

“那我现在就告诉你,天底下没了女人,你娶个母猪回来,也绝不可以娶宋家姑娘!”父亲把扁担狠狠地杵了三下,屋里的土地上被敲砸出三个坑来。

“父亲求您成全我和大莲。”小六自幼就是一个“干哏倔”,不撞南墙不回头的犟脾气,他扑通双腿跪地,说“您要是不答应,六子就跪死在您二老面前。”

“那就去死吧!”父亲青筋凸起,一脚踢翻了小六摔门而出,拉着母亲回了东屋。

小六的决绝不是一时心血来潮,他抱定了非大莲不娶的决心;整整一夜,跪在堂屋里的他,纹丝未动。

接下来的一天,任由母亲苦劝,父子俩谁也不肯退让半步。老子视而不见,儿子不吃不喝,小六晕厥过几回,被哥哥们扶起来,仍旧是咬牙一跪到底。

到了第二天天色渐暗,小六开始身体不支,瘫软的一头栽到了地上。哥哥们见状,七手八脚把他抬回到东厢房炕上。

母亲心疼老儿,熬了一碗米粥端到炕前,扶起小六苦求儿子进点食;小六是牙关紧锁,只是一个劲儿的摇头。

天黑下来,急火攻心加之连跪带饿,小六发起了高烧,脸红的跟紫茄子似的,口吐白沫说起了胡话。

母子连心,眼见最疼爱的小儿子小命不保;母亲带着另外的仨儿两女,一同来到父亲面前扑通跪了一地。

“他爸您就应了六儿吧?”母亲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说“他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也不活了。”

“皇帝爱长子,百姓疼幺儿”,其实,佟老爷子这两天也是寝食难安。既无法接受小六违背祖训,一心要迎娶仇家宋老三的姑娘;又心中暗暗滴血,心疼小儿为了大莲,竟然肯不惜与他搏命抗争。

“都给我滚起来!”佟老爷子坐在炕梢,拍着炕桌厉声道“让这小兔崽子赶紧把粥喝了。再去给他熬碗姜汤发发汗,告诉他,要是再折腾,那就随他去吧!”

母亲听明白了,这件事儿有缓儿,只不过是老爷子心里那道坎过不去,面子挂不住,他不好明说,才在她们娘儿几个面前,做了这番暗示。

“得嘞,我这就跟六儿说去,让他听您的话。”母亲边起身,边吩咐两个女儿拉风箱,添柴火,把姜汤赶紧熬上。随着三个儿子,颠儿颠儿跑回了东厢房。

母亲把父亲应了到宋家提亲的事儿,跟小六说了说。小六起初微睁着眼睛,还半信半疑;直到哥哥们在一旁点头证明此事为真,小六才一个高的腾得从炕上坐了起来。端起母亲递过来的粥碗,狼吞虎咽,吸溜了几大口便见了碗底。

“六儿,娘可有言在先。”母亲见小六精神渐好,说“你爸肯低三下四去宋家给你提亲,对他来讲等于向宋家低了头,不易啊!那个宋老三能不能答应,可就不是咱家说得算了。”

“娘,六儿懂。”

大莲这几日在家更是坐卧不安,她了解六哥哥,既然答应让他老家儿来提亲,就一定说到做到。

宋老三也发现了大莲魂不守舍的“异象”,昨晚他两口子的尿盆,太阳上了三竿,还搁在炕头没给倒去。

“死丫头,还没出嫁就给我端起姨太太架子了。”宋老三和老婆刚在炕上过足了第一袋大烟瘾,见尿盆里还满满的黄汤子,朝大莲骂道“一点儿眼力价没有,怎么去伺候兰翎长大人?还不快去把尿盆倒了,刷干净!”

大莲虽说是宋老三的独女,但宋老三两口子,却从没拿这个女儿当什么“掌上明珠”;对一直盼着,又一直没有男丁续宋家香火,郁闷半辈子的宋老三而言,从大莲一出生就不曾待见这个“赔钱货”。

今年大莲十六岁了。四村八乡的媒婆前来提亲,说媒的人不少;宋老三一概绷着脸儿,摆手回绝。

宋老三有自己的盘算。

佟,宋两家所在的这个京西小村庄,大名为“火器营”,其实上一朝还叫“蓝靛厂靛园村”。清兵入关改朝换代后,在此设立了配备火綂枪一营兵勇,便随着官称叫成了“火器营”。

“火器营”最高长官是镶蓝旗的正九品衔兰翎长。

虽说兰翎长品级不高,但因为祖上有军功,所以皇上特赐世代罔替袭职。

宋老三的父亲就跟老兰翎长交情匪浅。到了他们这一辈,和现任兰翎长(老兰翎长儿子)关系更是紧密。

当然,这都与宋家的家世,渊源密不可分。

——

作者有话说:

看书说话,没得说

>>>点此阅读《重生之探清水河》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