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文学
经典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快穿:在病娇大佬的心口撒盐》小说全文在线试读,《燕璃,燕柏》最新章节目录

小说:快穿:在病娇大佬的心口撒盐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羊小耗

简介:受师尊之命前往三千世界,捉拿地府出逃的极恶妖魔。
于是
地府萌新鬼差燕璃开始攻略各路大佬,感化大佬,虐哭大佬。
励志在每个大佬心口撒盐,坟头蹦迪。

角色:燕璃,燕柏

快穿:在病娇大佬的心口撒盐

《快穿:在病娇大佬的心口撒盐》第1章 世界一,冥府大蛇:容镍免费阅读

城市被白雪笼罩,一辆素白跑车在雪地奔驰,停在了某处别墅之前。

身穿白衣,外披狐裘大衣,通体雪白的少女脸上画着淡淡的妆,但是还是藏不住那一股子病弱美人态。

用手轻轻的勾了头发,别在耳后,同时微微的皱眉。

“小姐,咱们到了。”

戴上帽子,提着裙摆,弯腰下车。

前来迎接她的男人看到她婀娜的身姿与全身上下清冷气质惊得移不开眼。

连忙命人抱来早就准备好的地毯铺在了雪地上。

少女浑身上下纯净高洁至极,尊贵优雅。

脚踩地毯走入别墅时,一个跪在地上半大的少年,突然间身体向前一倾,触碰到了她的狐裘大衣。

“滚,别在这里脏了大小姐的眼。”管家厉声呵斥,“还不快些把这肮脏的贱种带下去?”

寒风袭来,白雪纷纷的飘落,这个少年身上只穿着一件单薄的衬衫,破破烂烂。

身形纤瘦,头发凌乱,浑身是伤。

这个肮脏又低贱的少年与高高在上的大小姐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他出现仿佛弄脏的空气,污染了大小姐。

少女皱眉,清清冷冷的看着少年,扯开系带,脱下了披在外面的大衣,随手扔在了少年的身上。

“脏死了。”

冰冷的声音带着沁人心脾的寒,柔柔弱弱又有着几分飘渺。

白雪落在了头顶,让这冰清玉洁的少女变得更加的晶莹剔透。众人只看到这过分漂亮的少女毫不留情的舍弃了价值连城的大衣,只因无法容忍那一点点的脏污。

提着裙摆,跨过了少年。

少年感受到身上的温暖以及淡淡的香味,入骨的疼痛与严寒被这突如其来的温暖所覆盖。睁开双眼,看到了纯白的身影从他头顶而过。

被无数人践踏的他,唯有这一次感受到了人命的贵贱。

燕璃披上了新的狐裘大衣,看着倒在雪地里面一动不动的少年的身影,红唇,轻咬,有几点的惶恐。

这人,该不会死了吧?

地府被外来势力入侵,镇压在诛魔录中的极恶妖魔恶灵全部破关而出,纷纷涌入人间重生,唯恐这些天性邪恶的妖物祸乱人间,她燕璃受师尊之令,前来降妖除魔。

这具身体同样名为燕璃,是燕氏一族的大小姐,不过从小体弱多病,不被外人所知。

燕璃附身在这具身体还没有几天,很快的就感应到了她来这个世界的第一个任务目标。

冥府之蛇。

冥府之蛇原本是远古大蛇,血脉尊贵,堪比神族

然而修炼人形后却误入魔道,祸乱百姓,为害苍生,被众神诛杀,身体被封印,灵魂流入地狱封入诛魔录中,被冥王罚永世看守忘川河赎罪。

逃入这个世界,成为了刚刚那个可怜至极的少年的冥府之蛇,应该己经忘却前尘,法力全失。

可是要怎么收服这些妖魔恶灵,毕竟都己经转世重生了。

师尊并没有说明降服恶灵的方法,这真令人头疼。

“燕柏,这就是你常常挂在嘴边的妹妹?不给大家介绍一下?”贵族子弟们惊艳的看着传闻中的燕大小姐。

清冷高贵,出淤泥而不染,让人忍不住的想要拥有。

燕柏混迹在狐朋狗友之中,放荡不羁,但唯独对自己的妹妹宝贵得紧。

当下露出了凶狠的表情,危险的警告在场所有人:“你们不配。”

是的,不配。

不是贬低,而是诉说一个事实。

有自知之明的人都知道,他们不配靠近她,不配接触碰她,不配觊觎她。

别墅里面开着宴会,成排的香薰蜡烛,生活昂贵的红酒,香槟,梦幻迷离的七彩霓虹,醉生梦死的男女们,还有捧着果盘跪在地上服侍的佣人们。

上流贵族的奢靡如同古代的皇室,人命的贵贱在这里一律不值得一提。

少年换上一身衬衫马甲,端着托盘来到了燕璃的身边。

少年闻着她身上散发出来的如同冰雪一般淡淡的香味,清甜似果子,甘美似红酒。

“跪 下!”管家一脚用力的踢到了少年的后膝,双手紧紧的握着托盘,浑身都在开始发颤。

男儿膝下有黄金,哪怕这个少年不再拥有冥府大蛇的记忆,身为男人的尊严也不该被如此践踏。

燕璃明白这个道理。

她不知道要如何降妖除魔,或许是杀了他吧?

可是被杀之后灵魂会重新回归地府,到时去了地府她该如何面对冥府之蛇的怒火?

头疼。

看着跪地端着托盘的少年,燕璃只能伸手拿起一颗葡萄。

纤纤玉指,比白玉葡萄更加的晶莹剔透,看不到一丝一毫的血脉的指尖,圆润的让人恨不得咬一口。

少年死死的盯着放到面前的指尖,身体颤抖的厉害。

在外人看来或许是害怕,或许是愤怒。

却不知他双眸微红,脸上是隐忍的兴奋。微微的喘息不是愤怒,是欲望的叫叫嚣。

指尖拿着葡萄慢慢的放入了口中,微微张开的樱桃小嘴,如玉般洁白的牙齿,汁液在口中绽开的甜腻,让人想要狠狠的尝上一口,想要证实是不是如眼前这般的甜美可口。

燕璃仿佛感受到了什么,低头看着跪在身边的少年,却对上了对方,来不及收回的视线。

他身体跪的直直的,目光痴 痴 的看着她,仿佛看着神明一样专注。

“第二轮赛马游戏开始。”

一声欢呼,跪在地上的仆人们乖巧的放下果盘,然后跪趴在地上,像是马儿一样等待着被人骑乘。

践踏他人尊严的游戏让贵族子弟们乐此不疲,他们都爱极了这些低贱平民那敢怒不敢恨的眼神,绝望又死寂,像一条听话的死狗任人践踏。

包括了燕璃的哥哥燕柏,也毫不犹豫的骑上了身边侍女的后背。

或许,在他们的世界之中,这样做根本就没有所谓的对错。

这些低贱佣人们为了钱财甘愿受人践踏,又何必心疼这种没有骨气的人?

管家用银质的托盘线上的一根马鞭,似乎也希望她能参加这样的小游戏来愉悦心情,同时管家目光阴狠的瞪着跪在地上,没有作为的少年。

幽幽威胁:“容镍。”

原来,他叫容镍。

>>>点此阅读《快穿:在病娇大佬的心口撒盐》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