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文学
经典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求齐小白,肉丝小说免费资源 书名名叫2005丛林部落生存指南在哪看

小说:2005丛林部落生存指南

小说:都市

作者:指点文字

简介:一个未婚的青年跨国进行工程设计施工,意外被丛林部落捕获,开启了不一样的人生,这中间,他经历了自我奋斗,迷茫,战胜部落坏人,回到祖国

角色:齐小白,肉丝

2005丛林部落生存指南

《2005丛林部落生存指南》第3章 外迁的部族免费阅读

大概在三四百年前,这个殷族的人口达到了最多的时期,人口大约到了六七百人的样子。

就在这个时期,部落的长老会又想起了那个人口强盛时期必有一次瘟疫的传说。

据现代的一位学者研究,这个部落的祖先应该是殷人,在周武王伐灭殷纣王时可能有殷人渡海逃亡,途中遇到暴风,被吹到这个地方的说法。

“国之大事,在祀于戎。”几千年流传下来的两件大事,在这个部落里依然进行着传流。

面对即将发生,而又不知道何时发生的瘟疫,部落的长老会人心惶惶,不停地聚在一起进行商讨。

他们决定,要搞一次盛大的祭祀,力求免除这个未来的灾难。

可巧的是,那年,他们的这个部落里在与南部的风族的战争中,俘获了几个战俘,长老会的一个长老在俘获战俘后,据这个长老说,他夜里做了一个梦,梦见森林神给了他一个启示,森林神要选一个侍从。于是,听过这个长老的叙述,长老会经过讨论,就从战俘中选了一个个头健壮的战俘进行了献祭。

神奇的是,从用活人献祭后,那场众人惴惴不安的瘟疫始终没有到来。

虽然瘟疫没有发生,但是和风族的仇恨却结下了。在接下来的几百年中,殷族和风族的冲突不时发生,最厉害的一次就是一百多年前的一次战争,当时,殷族的五百多持矛和风族的八百多持矛发生战斗,殷族全军覆没,风族也死了四百多人,但从那时,殷族一蹶不振,剩下了一帮老弱病残,至今,殷族的人口才只有不到二百人。而且,当时战胜者风族给殷族规定,每年必须要向风族呈贡五十筐肉。另外,每五年要选送五个年轻女人到风族,分配给一些族里没有家室的人。

为了避免再用相邻的部族的俘虏,也就是活人献祭引来战争,后来,有个长老会的长老提出了去抓“游人”,所谓游人,就是丛林中游荡的单个人,也许是从外部误入丛林探险的人。这些人被抓住后,为了防止误抓,一般殷部落会把这些抓住的人关押个一个多月,如果没有其他周边的部落来认领和查找,就被认定为游人,从而被用于祭祀。

齐小白他们的施工队伍自从到了这个地方后,他们中的人就被这个部落的人给盯上了,因为这些衣着装饰完全不同于当地的人被抓后,完全不会引起和其他部落的矛盾。

但是,这些现代人的实力和背景完全不是千年以来生活在丛林中的部落人所能想象的,也只能说,贫穷限制了他们的想象。

齐小白被抓来后,在他昏迷的时候,长老会的人已经集体来参观过这个俘虏了。

齐小白醒来的时候,其实,围观的很多人都已经散去了。

现在,面对齐小白微笑的面容,麦显得有些莫名其妙,他不知道怎么应对。

麦知道,眼前的这个人,如果没有其他意外,一个月后,他就要被送上祭祀台了。

眼下,麦看着一直对着他笑的齐小白,也只能是对着齐小白回复了一个笑容。这个笑容实在是很勉强的。

但这个笑容对齐小白来说,却是一个转机,这个转机对这个部落的未来发展走向起到了不可估量的作用,就是这个麦也不知道,眼前的这个人,未来会成为这个部落的首领,并且会带领他们开辟了一个庞大的帝国。

未来的事情,谁也不可预料。

齐小白看到麦对他回复了一个笑容,就好像多日阴霾的天气里忽然现出了一线阳光。

齐小白接着对麦说:“有吃的吗?”

话一出口,齐小白就感觉不合适,这个原始部落的人绝对不会听懂汉语,但死马当成活马医,姑且这么一试吧。

果不其然,眼前拿矛的这个矮子丝毫没有反应,这下,齐小白没有气馁,活人不能让尿憋死。

于是齐小白又张开嘴,“嗷、嗷”了两声。

这下,矮子似乎看懂了,与旁边的高个子对视了一眼,“喔喔于提那。”高个子点了点头,于是,矮个子就向不远处的草房子走去。

旁边远远围观的人看着齐小白和矮子说话,感觉没什么意思,慢慢散去了。

等了大约十分钟的样子,矮子回来了,手里拿着一个不知什么壳做的水瓢,还有一块不知什么的方形东西。

来到齐小白跟前,矮子把水瓢喂给齐小白,齐小白看去,只见是一瓢浑浊的脏水,上面还飘着类似虫子的东西。

齐小白哪里喝过这样的水?第一眼就让他有些干呕。

但没有办法,肚子里火烧火燎,齐小白一闭眼,喝了一口水,却总在嗓子里咽不下去,最后,他硬伸了脖子,勉强咽下去了这口水。

看到齐小白喝水,矮子又把那块方形的东西送到他的嘴边,他仔细一看,原来是块肉。

但不知是什么肉,好像是在火上烤过一样,肉丝粗大,黑红的颜色,一些地方还烤焦了,变成了黑色,闻一闻,有些肉香,但更多的是酸臭气。

不知道这块肉在烤后又放了多长时间。

齐小白不愿意吃,他刚想把脸扭过去,但肚子里又一阵咕咕响。

饿肚子的滋味可不好受,齐小白一想,自己还要想办法逃脱这个地方,不吃点东西怎么行?于是,他用嘴使劲咬了一口,没想到这东西还很硬,半天才撕下来一条,嚼在嘴里如同吃一段麻绳。

好在他的牙口很好,慢慢混着唾液泡软了这个肉丝,咽了下去。

矮人看到他吃了下去,又让他咬了一口肉块,就摘了一片树叶,把肉块扔在了旁边。

肚子里有了些东西,齐小白的肚子里不那么咕咕响了。

这时,他才有心思好好看看周边的环境。

现在,时间已经是到了中午,除了眼前的这两个看守他的人外,从齐小白的角度看过去,这个部落也是一个大的部落,他的方位是在西边,向东有一块大的场地,约有三四亩地大小,场地中间是一个土堆的高台,约有三四米高。以高台为中心,北面是一处大草房子,东边由于土堆高台的遮挡,看不到建筑物,南面是一片鼓起的如同土包的东西,不时有人从土包里进进出出。

齐小白明白了,这就是这个部落的居住区。那些土包似的东西,就是他们这个部落的房子,原来这些人都是住在半地下室的房子。

这些房子建在半地下,就省了建墙的材料,光盖个屋顶就可以了。

屋顶就是用树枝盖个上盖,铺上茅草,再用当地特有的红泥抹在上面,打平、弄光滑,就可以了。

屋子里面的情况齐小白没有看见,不知道是怎么一种情况。

而他所在的这个西面,他坐在地上,扭头向后面看了看,他要观察一下周边的情况。他看到,除了身后的一棵大棕榈树外,后面还有几十棵棕榈树,但奇怪的是树下却没有多少灌木和茅草,地面上光溜溜的,树上挂着几个灌木编的草蒲团,有几个还订着几支箭。

齐小白忽然明白了,这地方是部落的训练场地。

正当他观察着的时候,从北面的茅草房里出来了一个人,就是原来从这个地方去茅草房里的那个光头,那个满脸横竖道道的光头,光头拿着长矛,气势汹汹地朝齐小白走来了,齐小白惊恐地看着光头一步步走进,手里的长矛眼看朝他刺来了。

大概在三四百年前,这个殷族的人口达到了最多的时期,人口大约到了六七百人的样子。

就在这个时期,部落的长老会又想起了那个人口强盛时期必有一次瘟疫的传说。

据现代的一位学者研究,这个部落的祖先应该是殷人,在周武王伐灭殷纣王时可能有殷人渡海逃亡,途中遇到暴风,被吹到这个地方的说法。

“国之大事,在祀于戎。”几千年流传下来的两件大事,在这个部落里依然进行着传流。

面对即将发生,而又不知道何时发生的瘟疫,部落的长老会人心惶惶,不停地聚在一起进行商讨。

他们决定,要搞一次盛大的祭祀,力求免除这个未来的灾难。

可巧的是,那年,他们的这个部落里在与南部的风族的战争中,俘获了几个战俘,长老会的一个长老在俘获战俘后,据这个长老说,他夜里做了一个梦,梦见森林神给了他一个启示,森林神要选一个侍从。于是,听过这个长老的叙述,长老会经过讨论,就从战俘中选了一个个头健壮的战俘进行了献祭。

神奇的是,从用活人献祭后,那场众人惴惴不安的瘟疫始终没有到来。

虽然瘟疫没有发生,但是和风族的仇恨却结下了。在接下来的几百年中,殷族和风族的冲突不时发生,最厉害的一次就是一百多年前的一次战争,当时,殷族的五百多持矛和风族的八百多持矛发生战斗,殷族全军覆没,风族也死了四百多人,但从那时,殷族一蹶不振,剩下了一帮老弱病残,至今,殷族的人口才只有不到二百人。而且,当时战胜者风族给殷族规定,每年必须要向风族呈贡五十筐肉。另外,每五年要选送五个年轻女人到风族,分配给一些族里没有家室的人。

为了避免再用相邻的部族的俘虏,也就是活人献祭引来战争,后来,有个长老会的长老提出了去抓“游人”,所谓游人,就是丛林中游荡的单个人,也许是从外部误入丛林探险的人。这些人被抓住后,为了防止误抓,一般殷部落会把这些抓住的人关押个一个多月,如果没有其他周边的部落来认领和查找,就被认定为游人,从而被用于祭祀。

齐小白他们的施工队伍自从到了这个地方后,他们中的人就被这个部落的人给盯上了,因为这些衣着装饰完全不同于当地的人被抓后,完全不会引起和其他部落的矛盾。

但是,这些现代人的实力和背景完全不是千年以来生活在丛林中的部落人所能想象的,也只能说,贫穷限制了他们的想象。

齐小白被抓来后,在他昏迷的时候,长老会的人已经集体来参观过这个俘虏了。

齐小白醒来的时候,其实,围观的很多人都已经散去了。

现在,面对齐小白微笑的面容,麦显得有些莫名其妙,他不知道怎么应对。

麦知道,眼前的这个人,如果没有其他意外,一个月后,他就要被送上祭祀台了。

眼下,麦看着一直对着他笑的齐小白,也只能是对着齐小白回复了一个笑容。这个笑容实在是很勉强的。

但这个笑容对齐小白来说,却是一个转机,这个转机对这个部落的未来发展走向起到了不可估量的作用,就是这个麦也不知道,眼前的这个人,未来会成为这个部落的首领,并且会带领他们开辟了一个庞大的帝国。

未来的事情,谁也不可预料。

齐小白看到麦对他回复了一个笑容,就好像多日阴霾的天气里忽然现出了一线阳光。

齐小白接着对麦说:“有吃的吗?”

话一出口,齐小白就感觉不合适,这个原始部落的人绝对不会听懂汉语,但死马当成活马医,姑且这么一试吧。

果不其然,眼前拿矛的这个矮子丝毫没有反应,这下,齐小白没有气馁,活人不能让尿憋死。

于是齐小白又张开嘴,“嗷、嗷”了两声。

这下,矮子似乎看懂了,与旁边的高个子对视了一眼,“喔喔于提那。”高个子点了点头,于是,矮个子就向不远处的草房子走去。

旁边远远围观的人看着齐小白和矮子说话,感觉没什么意思,慢慢散去了。

等了大约十分钟的样子,矮子回来了,手里拿着一个不知什么壳做的水瓢,还有一块不知什么的方形东西。

来到齐小白跟前,矮子把水瓢喂给齐小白,齐小白看去,只见是一瓢浑浊的脏水,上面还飘着类似虫子的东西。

齐小白哪里喝过这样的水?第一眼就让他有些干呕。

但没有办法,肚子里火烧火燎,齐小白一闭眼,喝了一口水,却总在嗓子里咽不下去,最后,他硬伸了脖子,勉强咽下去了这口水。

看到齐小白喝水,矮子又把那块方形的东西送到他的嘴边,他仔细一看,原来是块肉。

但不知是什么肉,好像是在火上烤过一样,肉丝粗大,黑红的颜色,一些地方还烤焦了,变成了黑色,闻一闻,有些肉香,但更多的是酸臭气。

不知道这块肉在烤后又放了多长时间。

齐小白不愿意吃,他刚想把脸扭过去,但肚子里又一阵咕咕响。

饿肚子的滋味可不好受,齐小白一想,自己还要想办法逃脱这个地方,不吃点东西怎么行?于是,他用嘴使劲咬了一口,没想到这东西还很硬,半天才撕下来一条,嚼在嘴里如同吃一段麻绳。

好在他的牙口很好,慢慢混着唾液泡软了这个肉丝,咽了下去。

矮人看到他吃了下去,又让他咬了一口肉块,就摘了一片树叶,把肉块扔在了旁边。

肚子里有了些东西,齐小白的肚子里不那么咕咕响了。

这时,他才有心思好好看看周边的环境。

现在,时间已经是到了中午,除了眼前的这两个看守他的人外,从齐小白的角度看过去,这个部落也是一个大的部落,他的方位是在西边,向东有一块大的场地,约有三四亩地大小,场地中间是一个土堆的高台,约有三四米高。以高台为中心,北面是一处大草房子,东边由于土堆高台的遮挡,看不到建筑物,南面是一片鼓起的如同土包的东西,不时有人从土包里进进出出。

齐小白明白了,这就是这个部落的居住区。那些土包似的东西,就是他们这个部落的房子,原来这些人都是住在半地下室的房子。

这些房子建在半地下,就省了建墙的材料,光盖个屋顶就可以了。

屋顶就是用树枝盖个上盖,铺上茅草,再用当地特有的红泥抹在上面,打平、弄光滑,就可以了。

屋子里面的情况齐小白没有看见,不知道是怎么一种情况。

而他所在的这个西面,他坐在地上,扭头向后面看了看,他要观察一下周边的情况。他看到,除了身后的一棵大棕榈树外,后面还有几十棵棕榈树,但奇怪的是树下却没有多少灌木和茅草,地面上光溜溜的,树上挂着几个灌木编的草蒲团,有几个还订着几支箭。

齐小白忽然明白了,这地方是部落的训练场地。

正当他观察着的时候,从北面的茅草房里出来了一个人,就是原来从这个地方去茅草房里的那个光头,那个满脸横竖道道的光头,光头拿着长矛,气势汹汹地朝齐小白走来了,齐小白惊恐地看着光头一步步走进,手里的长矛眼看朝他刺来了。

>>>点此阅读《2005丛林部落生存指南》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