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文学
经典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萧拭雪,孟凌峰小说《明月逐人归》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明月逐人归

小说:玄幻

作者:一枕江风

简介:天下太平,盛世当道,天外楼的两大楼主却不知所踪,如今天外楼群龙无首,各自当道,在江湖中掀起了腥风血雨;秦淮河边,茶馆的老板本不问世事,却被强行卷入了纷争之中,无奈之下,他只好再次步入江湖之中……

角色:萧拭雪,孟凌峰

明月逐人归

《明月逐人归》第1章 秦淮河畔免费阅读

“锦瑟微澜棹影开,花灯明灭夜徘徊。一池春水胭脂色,流到前朝梦里来。”

六朝风月,十里繁华。

烟雨江南,金陵城,秦淮河边。

金陵自古繁华,特别是这秦淮河边,无论盛世,亦或乱世。

两岸闹市云集,多的是酒楼和烟花之所,众多文人雅士齐聚于此,更令这秦淮河增添了几分韵味。

秦淮河岸,立着一个茶馆,与这周围的繁华格格不入,文人不屑,庸人不入,进到这茶馆的多是一些消闲的老百姓。

茶馆之内,人影错落,白眉老者烹茶说书,正说到那百姓向往的江湖。

顺着楼梯走上楼去,窗边的木桌旁,一个青年正眺望着窗外风景,绝代风华。

“掌柜的,咱这茶馆这月又亏到姥姥家了。”店小二走到男子身旁,面露难色。

确实,在这秦淮河边,茶馆又如何争得过那些人来人往的酒楼和胭脂地,再加上那望尘莫及的店面租金,这茶馆能坚持到现在,已经算是一个奇迹了。

男子缓缓地转过头,即使这不是什么好消息,他仍旧微笑着。这男子正是这茶馆的掌柜,萧拭雪。

秦拭雪微微一笑:“我不是跟你们说过了吗,竞利逐名本是杀身之由,安贫乐道方为远祸之法。”

店小二不禁露出苦笑,自己的掌柜也太乐观了些:“掌柜的,你看看下面,咱再不变通,怕是连来的人都没有了。”

“变通?我觉得现在挺好的,图个清净。”萧拭雪摇了摇头,“你看下面的那些听众,不还是听得很开心吗?”

店小二被整不会了,开店难道不是为了挣钱?这掌柜的却要去当那个冤大头。

“你看,赵老伯说的故事,不也是很好听吗?”

赵老伯正是楼下说书的老者,如今他正说到故事里的少侠轻狂不枉年少,仗剑天涯御风行,围坐着的听客们纷纷叫好。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在这秦淮边上,只有我这小茶馆,才有那种江湖气。”萧拭雪仿佛忆起了往事一般,双眼深邃,幽沉,再次望向窗外。

店小二并不理解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掌柜他应该自有他的道理,这茶馆这样子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自己不过是个店小二,这种事还是留给掌柜的去操心吧。

“小二,问你个事。”萧拭雪突然转过了头,“最近这金陵城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发生?”

刚想下楼去的店小二止住了脚步,挠了挠头:“好像也没什么大事啊?”

萧拭雪眉头一皱,疑惑道:“那为什么这附近的酒楼突然多了这么多人?”

店小二似乎想起了什么,恍然大悟:“哦,掌柜的你说这事呀,就是临安灵隐寺的悟尘大师到咱这金陵来讲学了。”

萧拭雪若有所思:“不对呀,就一个和尚过来讲学,怎么是个人都想过来听?”

“差点忘了,我听别人说那悟尘大师还带了劳什子的大因佛经,要沿路送去西域的菩提寺。”

这就说得通了,若是一个和尚在江湖中引起了骚动,那他身上多半带着什么至宝,这大因佛经多半就是了,然而萧拭雪还是不明白,他既然要送东西,那就老老实实去送,来这金陵弄得大张旗鼓的是个什么意思。

想来定是有所图谋,不然他没理由将自己置于危险之中。

“风雨将至,这天要变了。”萧拭雪摇了摇头,喃喃道。

店小二听得云里雾里,自从他来到这茶馆当伙计这么久以来,他能理解掌柜说的话的意思屈指可数,店小二叹了口气,看来自己道行还是太浅,走下楼去接着干自己的活。

这时,一个身着锦袍的少年突然走了进来,他这服装布料一看就是上等货色,面容也端的是俊逸非凡,在这茶馆里显得格格不入,不过他并没有打扰众人,而是寻了个位和众人一起听着说书。

“只见那天外楼副楼主一人一剑独闯敌营,剑影纷飞之下,敌人皆化作一抔黄土……”

赵老伯正讲到精彩的部分,众人听得皆是痴迷万分,可那少年微微一笑,说出了让旁人为之一怔的话语。

“天外楼又如何,如今不过湮灭于红尘之中,天下英雄出我辈,现在该是我们的故事了。”

这少年的声音慷慨有力,楼上的萧拭雪闻言不禁哑然,这少年好气魄,挺有意思的一个人。

“这么说,这位少侠现在应该小有名气了?”萧拭雪不知何时已经走到楼下,这少年是为数不多吸引他兴趣的人,他想亲自过来会一会。

少年看着萧拭雪,心中不禁感叹,这人怎么长得人模狗样,还要胜于自己一筹。

萧拭雪并不知道少年心中在想什么,只觉得他的眼神有股异样,但又说不出来有什么不对。

赵老伯的说书早就被少年打断,现在茶馆里的众人都好奇地看着少年,想看看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他们都认识萧拭雪,能有理由让他愿意迈动他的玉腿走下楼可实在不多见,这少年是一个。

“虽然我现在还没有名气,但不代表我未来没有。”少年直视着萧拭雪,鼓足了气势说道。

“好,年轻人当如此。”萧拭雪很赞赏这个少年,在这个年纪能有这种魄力的人可不多见,“不知少侠来自何方?”

“东海,移花宫。”少年答道。

众人皆是惊奇不已,这移花宫可是个大门派,教出来的弟子可很少是庸才,当然,也是因为移花宫每一代收的弟子寥寥无几,人不在多,而在于精,因而移花宫弟子在这江湖之中都小有名气。

萧拭雪微微一笑,仰首问道:“早闻移花宫心法,剑法一绝,但不知这位少侠的佩剑在何方?”

“今日起兴游玩,故而佩剑留于客栈之中。”少年微微一笑,“若是各位不嫌弃,明日我可来茶馆露两手。”

茶馆众人一听大喜过望,他们只在赵老伯的言语里听过江湖,哪能想现在就有一个机会让他们见识到名门剑法。

“这位少侠,你说的可是真的?”一个客人满脸的激动,抓着少年的手急切地问道。

少年笑得十分爽朗:“既然各位大哥想看一看,那在下怎敢推脱?”

众人皆大声叫好,就连这剩下的说书也无心再听,作鸟兽散。

这茶馆本就没有什么烟火气,如今就更为冷清了,少年暗暗叫苦,不会是因为自己影响了店家的生意,掌柜的该不会怪到自己头上吧。

然而此时的萧拭雪只是笑着看着这少年,自己当年也如同他一般意气风发,如今那种感觉却再也找不到了。

“坐。”萧拭雪抬手示意,坐到了刚才众人围坐着的椅子上。

少年其实也想离开,但又不好拂了萧拭雪的意,只好坐在他的面前。

萧拭雪给自己和少年各倒了一杯茶,问道:“不知少侠如何称呼?”

“孟凌峰。”

“好名字。”萧拭雪赞叹道。

“那掌柜的又如何称呼?”孟凌峰见萧拭雪一直待在这茶馆里,想来应该就是这里的掌柜了。

“萧拭雪,拂拭的拭,落雪的雪。”

“掌柜也端的是个好名字,就先前那老伯所说的天外楼副楼主,也和掌柜同姓。”

萧拭雪微笑着摇了摇头:“天外楼副楼主可是一方巨孽,我一个小小的茶馆老板可不敢乱攀关系。”

“玩笑而已,掌柜不必当真。”孟凌峰笑得十分和煦,温暖人心。

可谁知,一伙人突然闯入了茶馆之中,萧拭雪眉头一皱,十分不喜。

“你们的爹娘没跟你们说过。”萧拭雪起身怒视着这伙突然闯入的人,“出门在外,要谦逊些吗?”

领头的是一个极尽富态的中年男子,他的腰带很长,因为他的肚子可不比家家户户装水的水缸要小,他笑呵呵地站在他们的面前,眼睛几乎快眯成了一条缝。

“是我们冒昧了。”中年男子惺惺作态,令人感到恶心,“我们只不过是看见这茶馆没什么人,过来热闹热闹。”

他们话说得倒好听,不过看他们这架势,怕不是来喝茶的,而是来砸场子的。

“所以呢,你们可以走了。”萧拭雪冷笑一声,“我这小茶馆可招待不了你们这帮贵客。”

中年人哈哈大笑,紧接着脸色一变:“既然你们无力招待,不如将这茶馆让予在下,不知您意下如何?”

这伙人果真不怀好意,看样子是想强占这茶馆,敢在这金陵城闹事,怕是其中的背景也不一般。

萧拭雪当然不会说让就让,他还是要面子的,他拍了拍孟凌峰的肩,说道:“这位少侠可是移花宫的弟子,你们若是不长眼可以试试。”

孟凌峰眉头一皱,怎么这掌柜就将矛头引向自己了,虽说自己也看不惯这种强买强卖之事,但是如今佩剑不在身边,若是赤手空拳面对这一群人还真是有些难。

“掌柜可真是会给我出难题,我赤手空拳怎么跟他们打?”孟凌峰无奈的说道。

闹事的众人闻言相视一眼,紧接着就是哄堂大笑。

“哈哈哈!你们还真以为守得住啊,笑死人了。”中年人笑得弯下了腰,在他看来萧拭雪二人脑子多多少少有点问题,正常人遇上这种情况应该想着怎么逃跑。

“掌柜的,接着!”

失踪了许久的店小二突然出现在了楼上,他将一柄剑扔了下来,好在萧拭雪反应快,及时地躲开了。不然他得被这出鞘的剑先刺死了。

萧拭雪拾起了落在地上的剑,递给了孟凌峰。

“孟少侠,我这茶馆的安危,可就仰仗你了。”

>>>点此阅读《明月逐人归》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