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文学
经典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慕少盛宠小福妻(主角关柏柏慕云笙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慕少盛宠小福妻

主角:关柏柏慕云笙

作者:柒夜

类型:总裁豪门

简介:为给过世的奶奶买墓地,关柏柏做了一把冲喜新娘,她只知道对方双腿残疾坐轮椅,需要人照顾,却不知对方竟是融城第一豪门慕家的实际掌权人——慕云笙。
新婚夜丈夫无情把她扔出去:“选我做结婚对象,你会后悔。”
后来……慕总裁真香了。
慕总裁:结婚选我我超甜,又有颜值又有钱,沾花惹草我不行,宠爱老婆第一名。

慕少盛宠小福妻

《慕少盛宠小福妻》第1章 屈辱的决裂免费阅读

华丽的后现代摩洛哥风格别墅内,巨大的旋转吊灯从天花板上垂落,一颗颗水晶在晨曦中闪着微光,水晶折射出来的璀璨迷离投在真皮沙发和漂亮又贵的波斯地毯上,将一切融合的非常有格调。

这栋别墅处处透着贵的气息。

站在客厅里的关柏柏穿着旧亚麻格子裙,旧布鞋,与这里格格不入。

沙发上,父亲关庆年点了支雪茄:“你妈在你出生之后,就跟别的男人跑了。我养你成年,已经仁至义尽。从今天起你,我们父女缘分已断,你以后也别再来关家了。”

他有张严肃的国字脸,五十岁了却依然不肯服老,头发用发胶擦的油亮,西装笔挺还特意打了领带。

他抽雪茄吐烟雾的样子,像是要把她这个便宜女儿一起吐出去一样。

关柏柏攥着双手,样子乖顺温和:“我来只是想知道,奶奶的骨灰安置在哪块墓地,问完我马上离开,以后也不会再来。”

她明明是关庆年的亲生女儿,却从小不受待见。

刚一出生,母亲就消失不见,父亲想扔了她,是奶奶极力留住她,一手带大。

奶奶虽是父亲的继母,可也是抚养父亲长大的至亲,却因为执意要养自己,被赶到了五十平的筒子楼里。

关家人住着奢华的别墅,开着豪车,关庆年却吝啬到每月只给他们八百生活费。

八百,在这个物价飞涨的融城,够谁生活呢?

要不是奶奶把自己当年的嫁妆当得当、卖的卖,风里雨里推着小车在地铁口卖煎饼,强撑着这个家,靠关庆年给的这点儿钱,祖孙俩恐怕早就饿死了。

关庆年撵她走,关柏柏一点儿也不伤心,她巴不得和他断绝关系,她今天来这里只是想知道奶奶葬在哪里。

“安置什么?骨灰当然要拿去撒了。那老女人和关家一点血缘关系没有,赖着我们养了她大半辈子,死时也给风光大办了葬礼,还想要我们给她找墓地?融城寸土寸金,墓地那么贵,谁买的起。”

开口的是姜丽娟,关柏柏名义上的继母。女人慵懒的靠在关庆年身上,妆容精致的脸上此时满是尖酸和恶毒。

关庆年眉头蹙了下,显然不喜欢妻子这副市侩劲儿。

姜丽娟能跟在关庆年身边这么多年,察言观色的本领自是厉害,关庆年眉毛一皱,她靠在关庆年身上的身体又软了几分,在他耳畔轻声道:“老公,我一想到这么多年,那老太婆和你对着干,非要养着这个扫把星就替你生气!说到底,没有血缘关系就是不行。”

关庆年最忌讳的就是这点。

想到这里,看着关柏柏的眼神都冷了几分:“现在都流行环保丧葬,撒到大海里有什么不好。”

关柏柏脸白了好几分,小手攥的死紧,才勉强控制住想扑上去撕碎眼前这两个人的冲动,压抑着低吼道:“不能撒到大海里去!奶奶年轻时落过水,她惧深水,很怕海,活着的时候都不敢去海边,你把她的骨灰撒在海里,是要杀人诛心啊!”

“你住口!”姜丽娟斥道:“你爸做什么决定,轮得到你来指手画脚吗!你以为这是什么地方,你又是什么东西?也敢在这儿撒野——”

踏踏的高跟鞋声这时从二楼传来,娇气不悦的女声不耐烦的响起:“一大清早的吵死了!”

几个人循声望去,关可可顶着漂染过的樱花粉色波浪卷走下楼来。

她画着妆,眼睛画的很大,卧蚕被描的很明显,鼻子上高光更是亮的下人,趾高气昂的扬着整过的尖下巴。

姜丽娟赶紧起身,脸上挂着慈母笑意:“可可啊,吵到你了吧。都怪这个扫把星,一大早来惹你爸爸生气。”

关可可挑眉看了眼关柏柏,勾起唇来嘲弄一笑:“爸,你何必生气呢,她这么孝顺,就拿走好骨灰好了,自己去买墓地呀。”

关柏柏的手一下子攥紧了,她知道融城的墓地有多贵,她是买不起的。

但她今天若是不把奶奶的骨灰拿走,放在关家,一定会被随便处理掉。关柏柏开口:“好,骨灰给我,我来安葬。”

与其祈求这无情无义的人,不如她自己想想办法。就算是卖身,她也要给奶奶好好安葬。

事至此,关庆年对关柏柏的不耐也到了极致,便对佣人道:“去给她拿骨灰,让她赶紧走,晦气。”

骨灰盒很快就塞在了关柏柏手里。

关可可傲慢的抬抬下巴:“滚吧扫把星,以后别再舔着脸来了,我爸可不想要你这个女儿!”

关柏柏倔强的站在那里,吸一口气说:“我会走,你们把我的东西还给我,我就走。”

关可可好笑道:“你的东西?这家里有什么是你的东西?我劝你你别给脸不要脸,惹我们全家不痛快。”

关柏柏看向姜丽娟,坚定的开口:“奶奶已经告诉我了,我妈妈走的时候留了块玉佩给我,是你们拿走给关可可戴了,现在我要拿回来。”

关可可一愣,她的确是有块从小戴的玉佩,因是父母给的物件,现在不戴了也被好好的收了起来。

骤然听到关柏柏竟说是她的东西,关可可当即恼了:“呸!你个扫把星!什么你妈给你的玉佩,你那个不要脸的妈跟着男人跑了,连你都不要了,怎么会留东西给你!”

关柏柏指尖发抖,她知道事实不是那样的!但她和关可可说不着。

她看向关庆年:“我妈既然是跟别人跑的,她的东西你留着也嫌脏吧,你给我我就走。”

关可可见自己被无视了,恼的不行,伸手扯关柏柏的胳膊:“是在我这里又怎么样?你想要啊,行。你妈的东西的确脏,你也是你妈留下来的,你说二十遍‘我是贱人生的小贱人’,我就给你。”

关庆年听了,微微蹙眉。

他是不喜欢女儿说话这么粗俗的,但想到关柏柏那个胆敢不声不响跟着别的男人跑掉的妈,关庆年就觉得名为自尊的伤疤隐隐作痛,也就沉默任由关可可去了。

关柏柏知道关可可在羞辱自己,抱紧骨灰盒,指用力到泛着青白,努力反驳:“关可可,你不要欺人太甚,我妈不是贱人,那玉佩本来就是我妈留给我的,你该还给我!”

“你妈就是贱人,你妈刚生下你,就把你扔了和男人私奔不是贱人是什么?你是你妈生的,所以你也是贱人!”关可可尖锐的叫嚣:“还有在我这里的东西就是我的!你不按我说的做就别想要回去。”

关柏柏双眸瞬间红了,屈辱感油然而生。

“呦,要哭了?”关可可盯伸手恶毒的捏她的脸,一脸的恶毒:“你梨花带雨楚楚可怜的给谁看?我真是看到你这张脸就恨不得撕烂!真是贱人的女儿,看着就一脸的下贱样。”

凭什么你长得这好看?你算个什么东西,一个不受待见的扫把星,也敢长得比我好?

“不准你说我妈!”

“啪!”

关柏柏忍无可忍,这一巴掌也是用尽了全力,关可可的脸肉眼可见的肿了起来。

被打的关可可先是一愣,下一秒就捂着脸凄厉的尖叫了起来。

姜丽娟哀叫一声:“可可!我的可可呀,让妈妈看看,有没有被打坏!”

关庆年脸上风云骤变,起身大步流星的走过来抬起手就给了毫无防备的关柏柏一巴掌。

这一巴掌很重,打的关柏柏头晕眼花,身子一歪摔倒在地。

关柏柏倒下时,还下意识护着骨灰盒,脸就这样硬生生的被骨灰盒的边划了一道口子,脸上火辣辣的疼了起来。

不知道是被划伤的疼,还是巴掌的疼。

关庆年声音冷的像腊月的寒冰,带着女儿被伤害的愤怒,对关柏柏说:“你奶奶怎么把你教的这么恶毒,赶紧滚,别再让我看到你!可可戴你块玉佩怎么了?我养你这头白眼狼这么多年,这玉佩就当你还给我的抚养费了,别再让我看到你!”

姜丽娟怨毒的剜了她一眼:“你住的房子也是关家的,赶紧给我搬走!你这种歹毒的丫头,多让你住一天都脏了我们关家的房子!晦气!”

关柏柏紧紧的抱着骨灰盒,强撑着起身咬牙道:“我奶奶把我教的很好,轮不到你们说三道四!我会搬走,你们关家的便宜,从此以后我一分都不占。”她抬起头来,看着关庆年一字一句认真的说:“这么多年你给的抚养费,你给的学费,我一笔一笔记着账。等我赚钱了,我会来赎回我妈的玉佩,那是我妈给我的东西。早晚有一天,我会拿回来。”

关可可冷笑:“这么有出息啊,那你可得快点赚钱,要是哪天我心情不好,可就把玉佩卖了,到时候你就永远拿不回你妈留给你唯一的东西了。”

关柏柏转身离开关家,身后的门关上的瞬间,强忍着的眼泪就扑簌簌的掉了下来。

抱着骨灰盒一路走了一路哭,花了一个半小时,才从别墅区走到公交站。

心脏抽疼的厉害,像刀子在一下一下剜。

她恨自己的没用,只能被人如此蹂躏欺负,连母亲给她的唯一的信物都要不回来。

她又无可奈何,从小到大她都是这般霉运相随,在她的身上没有发生过一件好事。

因为怕吓到路人,她用自己的包裹着骨灰盒蜷缩在了最后面的位置。

哭了一路,人也稍微冷静了一点。

现在首先要做的是筹钱买墓地安葬奶奶。

*

半小时后,关柏柏与男友在咖啡厅。

她小心翼翼的把骨灰盒放在身边,用包挡住。

赵青阳显得十分高兴,清俊的脸上满是笑意:“柏柏!你终于肯嫁给我了?太好了,我真是梦寐以求的想娶你。”

关柏柏有些尴尬,小声道:“青阳,你之前说你家里给你准备了彩礼钱是吧。你能不能先借给我二十万。”

赵青阳灿烂的笑脸稍微打了点折扣,他好似这个时候才看到女朋友脸上有伤,蹙眉,他问:“柏柏,你怎么受伤了?发生什么事了吗?”

关柏柏掩饰的遮挡了下,小声说:“发生了点事,不要紧,这钱你能借我吗?等我结婚后慢慢还你。”

赵青阳眉头簇了一下,抓住了关柏柏话里的重点:“结婚后还?你家里不给你准备嫁妆?”

关柏柏迟疑了下,要和赵青阳结婚,自己的事情也不好瞒着对方,便和盘托出:“青阳,我和家里人断绝关系了,我……没有嫁妆,但我可以陪你婚后一起奋斗。”

赵青阳脸色有点不好,但紧接着又笑了:“呵呵,柏柏,你别闹。你是不是和家里闹矛盾了,一家人闹再大的矛盾,也不至于结婚都不给准备嫁妆。”

关柏柏头越来越低:“他们一向不拿我当家人,我一直和奶奶相依为命的,现在奶奶刚刚去世,家里人不肯给买墓地,连骨灰盒都让我带出来了,这样的家人怎么会给准备嫁妆。青阳,我需要借二十万买一块墓地。这彩礼我不要的,我可以和你裸婚。向你借的钱我也会还,不是白拿,我只是想赶紧让奶奶入土为安。”

赵青阳脸色渐渐变了,由难看变得铁青,最后咬牙切齿、面目狰狞的拍桌而起:“关柏柏你耍我?你和关家断绝关系了还想让我娶你?!二十万?你值二十万吗?”

第1章 第2章 第3章 第4章 第5章 第6章 第7章 第8章 第9章 第10章 第11章 第12章 第13章 第14章 第15章 第16章 第17章 第18章 第19章 第20章 第21章 第22章 第23章 第24章 第25章 第26章 第27章 第28章 第29章 第30章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