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婿(墨千风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天婿

作者:墨千风

简介:为报亲恩入赘苏家,却眼睁睁看着母亲服毒自杀,穷苦出生的洛云备受屈辱,凭借自身得天独厚的能力忍辱负重,一步步踏上巅峰之路。

支持正版阅读:番茄小说

天婿

《天婿》第1章 母亲自杀免费阅读

“如果我儿这样对我,自杀死掉算了。”

碎瓦颓垣,满目荒凉的破屋,一个中年妇女安详的躺在木床上。

少年洛云满脸泪痕,跪在床边止不住哭泣。

洛家村是个贫困的村庄,洛云父亲洛远很小时候家里在村庄出了名的穷,欠了不少外债过日。

母亲裴霞含辛茹苦将他拉扯大,每次别人前来要债来势汹汹,总是以泪洗面,看得洛云非常难受。

在这个穷苦的村庄,穷也要被人看不起。

母亲裴霞深深明白这个道理,为了早点还掉债务,每日起早贪黑,抚养洛云长大。

只可惜好景不长,三年前外祖母摔伤脚瘫痪在床,病情愈重,四个儿子谁都不肯照顾。

外祖母和母亲都是劳累命,一生都在不停干活,为了儿子娶妻生子外祖母可谓做到了死。

结果瘫痪后儿子们不肯服侍,个个推卸责任。

回到娘家的母亲看到自己娘死前这般痛苦的离去,控制不住情绪,哭着对丈夫洛远说,儿子要是这样对她,自杀死掉算了。

本就孝顺的洛云听到后更是牢记于心,每日每夜为母亲分忧。

然而最后母亲还是选择自杀了。

两年前洛远外出干活,被路上悍马一脚一脚活活踩死,就连一起同行的母亲也残废了一只脚。

在这个命比草贱的年代,又能找谁去诉苦抱冤。

何况踩死父亲悍马上坐着的,可是庞然势力若元宗少宗主赵星宇。

失去丈夫和一条腿的母亲裴霞之后生活更是艰苦,拉扯洛云长大成人。

不幸的是,一年前母亲病情加重,眼睛也不好使,根本没有办法继续干活。

家庭重任担在身上,洛云独自照顾母亲,其中繁琐裴霞看在眼里,心中些许安慰,却又黯然神伤。

只有这么一个儿子,作为母亲自然希望儿子能够成家立业。

可这么贫苦的家庭,又有谁会愿意嫁进来呢。

唯一庆幸的是,大伯去世前是个江湖术士,知道洛云一家困苦艰难,早在十几年前胡言乱语跟不少人说过洛云将来是他们家女儿孙女最好的选择。

这两年确实是有几个来找过洛云,但打听到一家情况都趋而辟之。

为人父母,哪个愿意让自己女儿嫁出去受苦。

更让人难以接受的是,洛云还有时时刻刻都要照顾的母亲。

本就艰巨的家庭,加上一个病秧子,更没人愿意了。

半年来有两个姑娘看洛云长相性子不错,可一见到母亲裴霞这般模样,都没了那份意思。

这让裴霞心里难受,觉得自己就是儿子成婚的障碍。

记得最后一个姑娘看上洛云,裴霞还哭求着姑娘留下,奈何被其父母狠心拒绝。

为了好好照顾母亲,洛云无奈选择入赘,刚准备接母亲,却亲眼看到母亲服毒自杀。

不想连累儿子,作为一个母亲,裴霞选择自杀的方式,给了儿子最后的爱。

“洛云,你个畜生!”

走进屋来的大舅裴光耀气急败坏:

“你娘辛辛苦苦把你养大,就是这么孝敬她的?”

洛云哭求:“大舅,求你借我点钱看病,娘刚服毒还有救。”

村里有个尖锐刻薄又蹩脚的灵药师,有钱治病娘或许还能赶得及。

“救什么救,你娘肯定死了,我没钱给你!”

裴光耀狠狠踹了一脚,大骂:“整天就知道借钱,除了借钱你还会什么本事,跟个废物一样,能不能有点出息。”

“从今以后我跟你再没有半点关系,别叫我大舅。”

裴光耀甩门而出,门外老者见状,连忙走进房间。

老者是苏家老管家苏景富,洛云入赘,按照习俗苏景富当然是跟洛云一起来接裴霞。

此刻见到裴霞面色苍白如纸,苏景富赶忙拿出一枚丹药,放进裴霞嘴里。

“令堂还有得救,姑爷快跟我回府。”

洛云听了激动,抱着母亲匆匆赶回苏家。

紫丰城。

巨大的城池高大宏伟,街道熙熙攘攘,酒肆林立,锦绣繁华。

苏家在城中也算有名的家族,听到母亲裴霞中毒的消息,一个貌美的少女急忙跑来。

苏家小姐苏盈盈。

肤如凝脂,明眸皓齿。

苏盈盈是紫丰城中出了名的佳人,如今是洛云的妻子。

听说苏老家主,也就是苏盈盈祖父临死前总念念叨叨自己遇上了活神仙,希望孙女盈盈能嫁给苏家村的洛云,保证苏家世代昌盛。

老家主年纪大糊里糊涂,作为儿孙一辈当然不相信有什么活神仙。

家主苏鸿在老家主过世后就已经给女儿定了一门婚事,不过一次生日宴会上答应女儿一个愿望,苏盈盈毅然找了洛云这个上门女婿。

这让苏鸿像吃了瘪一样的难受,明面上谁看不出来,小姐是想退了家主这门婚事。

可苏鸿偏偏反对不了。

且不说自己答应女儿一个愿望,女儿还口口声声说为了完成祖父的遗愿。

若是拒绝,不仅要被人说不守信用,还要被戴上不孝的骂名。

“管家,伯母怎么样?”

洛云刚准备走进母亲躺着的房间,就听到苏盈盈的声音。

老管家苏景富说道:“叫了灵药师过来,已经无碍了。”

太好了,听到母亲活着的消息,洛云激动。

“小姐,恕老奴多嘴,姑爷一无是处,就算要搪塞家主,为何委屈自己找个废物进门,城里那么多人会怎么笑话小姐。”

本想进去的洛云听到老管家这么一句,如同一根刺插进了心里,难受却怎么也拔不出来。

“这是我自己的事,不劳管家费心。”

“老奴告退。”

苏景富哀叹一声,从房间走出来,看到洛云停住脚步沉默。

尴尬气氛萦绕二人身边。

不管怎样,苏景富都救了母亲性命,洛云深吸口气,躬了躬身:

“谢谢苏管家。”

“不客气。”

苏景富淡淡一声,默然离去。

房间里面,裴霞安静地躺在床上,呼吸均匀。

洛云刚走进去,苏盈盈轻声道:“伯母刚救回来,后院宜香房柜子上有疗伤药,去拿过来给伯母用吧。”

听到这话,洛云匆匆忙忙,向着后院跑去。

路上,一个少年在此练武。

梁丘尘,家主苏鸿新收弟子。

看到洛云跑来,梁丘尘一跃而起,伸出脚将洛云绊倒,发出一声冷笑:

“呦,这不是我们的上门女婿吗,怎么连走路都不会。”

苏盈盈是紫丰城出了名的美人儿,对于师父的女儿,梁丘尘自然极为上心,一直都希望能成为师父的女婿。

可没想到,这场美梦被打碎,还是被一个废物打碎。

“你别太过分。”明显感觉到恶意,洛云起身,愤怒不已。

“就是过分怎么样?也不看看自己什么德行。”

梁丘尘咧嘴,踹了一脚,差点让洛云跌倒在地。

“一个废物,打你都嫌手脏。”

自小干活帮母亲一起分家庭的重担,哪是一个练武之人的对手。

洛云心中气极,梁丘尘依旧没有罢手,还想继续再打。

“你做什么?”

不远处,苏盈盈赶来。

梁丘尘一阵心慌,失笑道:“我正跟洛云比划比划呢,没想到他是个没练过武的废物。”

先元大陆强者为尊,不说修炼,连武都没练过的人着实让人看不起。

而且洛云没有能力,成为上门女婿,生出来的孩子都要跟苏家姓,更加让人鄙视。

“洛云是我夫婿,还请你以后放尊敬一点。”苏盈盈冷道,一旁梁丘尘却是嗤之以鼻。

外面的人不知,苏家人怎么可能不清楚,洛云只是苏盈盈挡箭牌罢了。

平日睡觉也是分房睡,更让人可笑的是,两人之间连婚宴都没有。

“小姐,不好了。”

院子外,一个女婢匆忙跑来,慌张道:“赵家的人来了。”

赵家?洛云脸色微变,苏盈盈梁丘尘神情顿时沉重起来。

说起这个赵家,还得从水源和开路说起。

赵家苏家联姻繁多,各自家里都有不少亲戚,而赵家在山势更高的地方,占据着水源优势。

多年前苏家在赵家山上留下不少药田,两家都有用水权力,可这么多年过去药田荒废,苏家开路想要用水却遭到了赵家极力反对。

山本来就属于赵家,如今水不让用确实让苏家难堪,关键还花了不少力气上山牵水下来。

而赵家以破坏风水,用水困难为由,说苏家要用水可以,只能灌田,不能牵水进苏家。

据说这次水源对苏家非常重要,然家中不少都是赵家亲戚,碍于颜面都不说话。

就连其他不是亲戚的人也不想得罪赵家,让苏家家主很是心寒。

在跟赵家争论水源问题弄得整个苏家就几个人跟赵家争,这让苏家怎么争得赢。

“不好,赵家带了这么多人。”

苏家大堂,远远见到赵家一堆人来势汹汹,苏盈盈花容失色。

洛云跟着二人走了进去。

整个大堂,赵家来了三十几个人,而苏家却只是五六个,气势上明显输了一大截。

这样吵下去,让苏家怎么争得赢。

苏家总人口比赵家多了一大截,如今却是这一番景象。

此事闹得这么大,没有争下来,让苏家在紫丰城颜面何存。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1年1月22日 pm12:38
下一篇 2021年1月22日 pm12: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