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文学
经典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戏精农女上位史(倪三月,蛤蟆人)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戏精农女上位史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独偶

简介:她钊令作为百业集创始人,没想到有生之年竟然会工作失误,冒险遇车祸,魂穿成幼童,爹死母无能,还有两个拖油瓶弟妹?好吧!这都不是事儿,可又来个疯子老公,不过短短十天竟然让她又成了寡妇?这还让不让人活?好,天若亡我,我便和天斗!人若阻我,我必杀之!
没成想,天无绝人之路,老天爷竟派美男搭救?
呀!还是个专情妖孽的凤凰男?那我若是不上位拿下,且不辜负了这良辰美景?

角色:倪三月,蛤蟆人

戏精农女上位史

《戏精农女上位史》第3章 张家独子名神佑免费阅读

这一定不是鬼。

她深呼吸了几次,平复心底悄悄生根待命的恐惧,缓缓睁开眼来……

瞳孔猛然放大,眼前……

这是……什么东西?

四周不知何时齐齐点上的蜡烛,让这间原本漆黑的屋子,褪去了那层诡异与恐惧,古色古香中却透着股无形的压力。

借着这烛光,倪三月总算是看清了眼前的东西……不,是眼前的……人……

如果这能算是一个人的话……

这人,带着铁黑的面具,眼神阴冷玩味,面具下露出来的脖子上,却满是疙瘩,像癞蛤蟆身上那样恶心的疙瘩……

三月顺着他挑着自己下颌的手看去,看到的便是这样一副景象。

而来人,看清了她的模样后,似乎是愣怔了,正一动不动的打量着她。

三月捂着头的双手渐渐不再颤抖,她平复下来,让自己直视着他铁黑的面具下,那双冰冷的眼睛,那双眼睛似乎带着嗜血的笑,正直勾勾的盯着她……

如果你体会过死亡前拼命拍打车窗的无助,感受过胸腔因为窒息而剧烈跳动的心脏,和死神一点点慢慢撕扯你生命的恐惧,你就该知道,活着经历的恐惧与死亡前的恐惧相比,并不值一提。

“是你呀!”癞蛤蟆想了许久以后,声音中似乎有了一丝波澜。

怎么?还认识?

倪三月不自觉的皱起眉头,并未立即搭话。她可从来没见过眼前的这个蛤蟆人,那肯定就是这具身体以前的主人见过了!

可遗憾的是,别人穿越还会继承原主的记忆。她却什么都不知道!更不知道原主为什么会死!

只是听说,那是原主跟着秀才爹第一次进城,被人送回去的时候,自己的这具肉身就已经血肉模糊昏迷不醒了,那秀才爹则死硬了。

所以,七岁之前,她到底经历了什么?

“你就是我爹给我买来的玩具?”他的声音,恢复到没有一点起伏,因此听上去,便是没有温度的。

蛤蟆人仔细打量着她,然后满意的笑起来:“倒是比前两次的顺眼多了。”

“你……”见过我?

三月张张嘴,却发现自己不知该说什么,及时收住了想要问的话。

那些传言,或许并不是空穴来风。

“呵……”他冷然长笑一声,凑近她:“怎么,你也怕我?我告诉你!那些都是真的,都是真的!她们都该死。”

倪三月呆呆看着眼前的人,见他语气有了癫狂的意味,伸手恶狠狠的摘掉了自己的面具。

面具下,依旧满是疙瘩,不同的是,因着常年的病痛,因着常年的不见天日,惨白得仿佛一张疙疙瘩瘩的面皮,又像是被水泡涨的烂肉,有些地方被他大力擦到,还流出浓血来……

那些疙瘩,像是麻风病人的那种疙瘩,又不太像。

加上这人本就肿胀得不像话,看上去便更加恐怖。

她的胃里,开始翻腾,仿佛刚刚被他摸到过的下巴皮肤都开始在溃烂,被万蚁啃噬一般让她想要去挠挠……

那种无言的恶心和恐怖感,又来了。

“她们都是我亲手杀的。”他再凑近她一点,面无表情的陈述,眼里冰冷得可怕:“很恶心对不对?”

“没……”她辩解。

“是吗?”他再次挑起她的下颌,冷然笑着:“那你证明给我看。”

“证明?”她往后挪了挪,下巴被他捏得更紧。

“我们不是夫妻了吗?”他继续笑:“我爹不是让你来和我生孩子?”

“……”眼前的人,面目狰狞起来!

“他是不是还说,只要生个孩子,你要做什么都满足你?”

“……”三月想起张员外命人殴打李诺,绑了母亲和弟弟妹妹威胁她的那个夜晚,也如此刻一般寒冷。

“那你证明。”他的大拇指开始抚摸她鲜艳的红唇,嘴角弧度跟着放大:“证明你愿意和我生孩子。”

“……”她的胃里翻江倒海,面上却不动声色的望着他,漆黑的凤眼中没有表露出一丝惊恐。

“不愿意吗?”他的手猛地扼住她的脖子,“你跟她们一样,嫌弃我是不是???是不是??那你也该死!都该死!”

“咳咳……”她伸出手去,使劲掰他的手,可是他的手,像铁钳一般,钳住她细嫩的脖颈。

“不行,不能这么轻易让你死。”他突然神秘的笑起来,松开她的脖颈,转动轮椅朝着里屋走去。

倪三月这才看清,这个人竟然还是个瘫子,而他坐在轮椅上,滑动间竟没有一丝声响,难怪那时候,他能悄无声息的出现在她身后。

必须离开这里,立刻,马上。

她爬起来,凭着感觉向着门边跑去,可是门呢,门在哪里?门在哪里?

眼前全是门,摸上去却是冰冷冷的触感,哪里都是门,哪里都没有门……

不,一定有门的……

她摸索得急,被一只低矮的凳子绊倒,爬起来继续顺着门一扇一扇的摸。

“你出不去。”身后,蛤蟆人又滚动着轮椅悄无声息的返回来,手里多了一根长长的皮鞭。

看到三月站在“门”前,他的声音带着喜悦与自豪:“你看,这些门,全是我画的,我棒不棒?”

倪三月停下来,回头就看到轮椅上的人,冰冷的眼中透出嘲讽,淡漠又期待的看着她。

“呼……”深吸一口气后,她冷静下来,眼里恢复先前的冷然与镇定。

是她乱了方寸,此刻,便应该以静制动。

“画得可真逼真。”她面上露出笑容,伸手摸着画,很客观的评价道。

见对方收起了手里准备扬起来的鞭子,三月试着蹲下身子,然后拾起刚刚自己绊倒的那把小凳子,坐下来,直视着他:“刚刚是我失态了,对不起,我叫倪三月,你呢?”

“张神佑。”他静看着她,眯了眼。

这个女孩儿可真有趣,明明那么害怕,却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内让自己保持镇静,比之前那几个只会大喊大叫的,好玩多了。

不过,他长这么大,这竟然还是第一次被人主动问起名字:

“我爹说,会有神眷顾我的,哈哈!会有神眷顾……”

张神佑说着说着,转而大笑起来,接近癫狂地,“你看,你看,你看!”

——

作者有话说:

>>>点此阅读《戏精农女上位史》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