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文学
经典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渣了邪尊之后,我失忆了(陶闻歌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渣了邪尊之后,我失忆了

作者:陶闻歌

简介:【超宠☆超甜】她是苍月国最尊贵最受宠的公主,却在一朝被最信任的人杀父灭兄,还将自己逼下了悬崖。原以此生只得含恨而终,不想却被高人所救,待学成下山当日,上天竟一声不吭送了个超宠她的未婚夫,正当她受不住他日日的逼婚焦头烂额时,老天再次送来个娃娃亲对象,还一个比一个无悔深情。本以为这些都是上天对她的补偿,可当她得知真相时才明白,她不过是别人早早安在棋盘上的一颗棋子罢了……

支持正版阅读:番茄小说

渣了邪尊之后,我失忆了

《渣了邪尊之后,我失忆了》第1章 宫变免费阅读

浩渺大陆,苍月国,永安五十七年。

六月初六,晴空万里。

月安城内,一片繁华喧嚷。

今日是苍月国国主的宠女,灵溪公主的及笄之日。

天将要明,宫内便四处可闻急促的脚步声来来回回,管事宫娥有条不紊的安排宫人各行其事。

惊鸿殿内,月灵溪一早便被贴身宫婢催起,梳洗打扮,种种事项,一样不落。

待安排妥当,已交辰时。

月灵溪随着宫婢,收起平日的孩子气,跟在领事宫娥后放缓了脚步,慢悠悠行着。

一头黑直莹亮的头发被梳成双鬟髻,今日的服色颇为素雅,将少女的活泼衬得沉稳了些,却掩不住她眼里明亮的光芒。

今天,不光是她的及笄之日,更是父王允诺要将她许配给竹马萧问清的日子。

月灵溪一路到了沧澜殿,平日边跑边跳半刻钟的路程,在宫娥的引领下,愣是走了一刻还多。

“溪儿给父王请安!”

月灵溪有别往日的随意,表情认真,动作完美的给久候多时的月孝仁行了标准一礼。

见皇后宁氏也在宫内,只得挂着笑再次行礼。

“溪儿今怎如此懂礼了?”月孝仁扶起女儿,眼里满是慈爱。

月灵溪趁势挽上他的手臂,好不容易装进去的机灵好动又给搬了出来。

“瞧父王说的什么话?溪儿何时无礼过?”话落,露出白白两排牙齿,笑的一脸狡黠。

“倒是父王,答应溪儿的事可一定不能忘了哟!”

月孝仁先是愣了两秒,后在月灵溪毫不掩饰的笑中反应过来。

长叹了口气,对着宁氏道:“怪不得民间常说,女大不中留,本皇的溪儿长大了。”

“溪儿虽非本宫亲生,却是看着长大,欢喜的紧,谁知弹指功夫便到及笄之年了。”宁氏自是明白二人话中意思,苍月国只这一位公主,本就生的娇俏可人,又嘴甜如蜜,叫谁见了都呼欢喜。

加之,若按民间叫法,月灵溪还是她的姨侄女,关于月灵溪的动态,她可没少关注。

月灵溪俏脸一红,低头道:“才没有!溪儿就算嫁人也要一直伴在父王和娘娘左右!”

月孝仁定定的看着月灵溪,眸里闪着不知名的光。

“萧问清虽是武将出身,样貌性情却颇为儒雅,又任御前统领,身居要职,其父身为大将军,更是为我苍月立下不少汗马功劳,你既如此中意于他,本皇自不拦你,只是你尚年幼,先定下婚约,其他待过两年再言如何?”

月灵溪听着父王话里对萧问清的认可,内心不觉飘飘然,她亲自看大的人,怎会错得?

苍月国女子居多,十三便可婚配嫁娶,至二十未出阁者,便有被双亲轰出家门之危,所以全国上下未婚女子,都会赶在及笄前便定下婚约,以免被人截了去。

至于父王口中所说的年幼,她只得在心内吐吐舌,面上却不能露半点急。

“全凭父王安排!”

月孝仁很是满意的点头。

“你父王从小就疼你,舍不得你受半点委屈,难得你又懂事,要是姐姐在世,定和我一样欣慰。”

宁氏拿着帕子擦了擦眼角,月灵溪这才注意到她的眼眶不知何时竟红了。

宁氏是月灵溪生母蓉妃的孪生姐妹,二人长相约八分似,当年兰夫人与月孝仁感情正浓,有了身孕,却因难产逝世。

月孝仁悲恸不已,幸有宁氏善解人意的伴在左右,才不至长痛至今。

提起蓉妃,月孝仁看着月灵溪的眼神更显慈爱。

有宫人进来通传,宾客皆已入席,宁氏连忙道:“王上,今日是溪儿的及笄大礼,家常我们改日再叙,可莫要误了吉时。”

月孝仁点点头,任月灵溪挽着胳膊出了沧澜殿。

罗云宫内,宾客早已到齐,因是公主及笄,无一人敢怠慢。

月灵溪一双眼刚进大殿就锁定了萧问清,今日的他着一身朝装,更显英气逼人,趁着群臣叩拜行礼时,冲他吐吐舌眨了一眼。

萧问清为人一向低调,说话做事十分注重场面,纵是无人注意,月灵溪这一出也让他着实尴尬,生怕父王瞧见,赶忙低了头,跟上群臣的脚步。

在月灵溪看来,萧问清为人有点君子过了头,张口男女授受不亲,闭口非礼勿听非礼勿言,这么多年的关系,任她怎么死缠烂打,也愣是没瞧见他半点失仪逾越,活像个木疙瘩。

倒是爱脸红的毛病实在讨喜,这苍月国她反正是没再找出个比他更好逗的男子了,想来日后成了婚,也定能克己守礼,不拈花惹草,与她携手,伴她到老了吧。

这番想着,月灵溪不禁对与萧问清未来的生活产生了极高的期待,脚下没注意的踩上了裙摆,幸得贴身宫婢扶的紧,不至于摔个大跟头,在众臣面前失了颜。

大臣们强忍着笑意,待月孝仁坐定,叫了起,才敢重新坐回位子。

吉时已至,由月孝仁说下几句场面仪式便正式开始了。

要说宫里办大事礼制可比民间繁冗多了,前期事项已毕,月灵溪提裙站在苍月皇与宁氏身前,刚要行下拜礼,感念父母的养育之恩,便听得门外有侍卫冲入。

“王上,宫内突现无数精兵,已杀入罗云宫,请王上移驾!”

此话一出,无人不惊,月孝仁深知事态严重,可身为御前统领的萧问清怎可能一点风声都不曾收到?当下狠厉的望了眼萧问清,纵有再多疑惑,眼前只能先保安全,再做定夺。

事出突然,萧问清知多说无用,请命而去。

月灵溪自知事态紧急,未敢出言在护卫的护送下随着月孝仁去了沧澜殿。

看着无数禁卫军将沧澜殿层层护住,月灵溪心内拧作一团,久久得不到舒展。

月孝仁坐在殿中一言不发,似在想着什么,不到一柱香的功夫,侍卫便来通报三次。

“王上!盛王带着一万精兵增援!”

“王上!叛军早有准备,萧统领带领的一队禁卫军溃不成军!”

月灵溪听罢不由担忧起萧问清的状况,与宁氏互望了望均不敢开口。

“王上,叛军头领乃是盛王,萧统领已被擒,盛王正朝着沧澜殿而来!”

听到这句,月孝仁不禁大笑出声,月灵溪与宁氏纷纷上前。

只见他快步走到案前,拿出传国玉玺,放在月灵溪手中。

第1章 第2章 第3章 第4章 第5章 第6章 第7章 第8章 第9章 第10章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