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文学
经典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皇后童养媳(凌时安君玉逸百芷清吕福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皇后童养媳

作者:朱一

简介: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被一国之君养大的凌时安以为遇到了世界上最美好的爱情,结果前脚皇上抱着她许下一生一世一双手的诺言,后脚就和别人生下了孩子。撕渣龙,打绿茶,那是不可能的。本小姐要独自美丽!你们自己去宫斗吧。没想到,天降异象,一切另有隐情……

支持正版阅读:番茄小说

皇后童养媳

《皇后童养媳》第一章 一尸两命免费阅读

“咚、咚咚、咚。”香烟缈缈,一位女子跪在佛前敲着木鱼,女子睁开双眼,一双水汪汪的大眼望向站在旁边的丫鬟,“怎么样了?”

穿着水绿色宫装的丫鬟回道:“还没生呢,泠月说不折腾一晚上生不出来。”女子又闭上了眼睛敲着木鱼,只是这咚咚咚的节奏又快了点。

小丫鬟看着敲木鱼的自家娘娘,心里轻叹一声,娘娘明明喜欢红色的襦裙,衬着娘娘活泼可爱、古灵精怪。现在穿着这碧蓝的石榴裙,虽然也好看,但颜色浅着啊!和发丧的时候穿着孝服有什么区别。哎,不就是宫女出身的陈美人怀了皇上的孩子吗,皇上的第一个孩子不是陈美人生也会是别人啊。娘娘怎么就这么看不开呢。

永秀宫,一套二进门的小院子,没有雕栏画栋,亭台楼阁。

深秋时节落了满地叶子,让整个院子显着更加破败。五六个穿着华丽宫装的年轻的女子坐在正厅里,有的闭目养神,有的打着哈欠,有的瘫坐在椅子上,看起来都很疲惫。

“啊。”一声惨叫从左边的卧房里传来,几个女子全身一抖,吓了一跳。

坐在主位上的女子端起一旁的茶杯,用茶盖撇了撇茶沫,喝了一口道:“都别睡了,快到子时了,一会儿皇上该来了。”

女子穿着黛紫色暗花细丝褶锻裙,挽着一个随云髻,略施粉黛的脸上有着与年龄不符的睿智。

“德妃姐姐,还要多久,陈美人都叫了三个时辰了。”

“对呀。”

“还让不让人睡了。”底下的女子一个个抱怨起来。

红唇轻启,刚想说话的德妃还没出声,一个男声传来,“不想在这儿的都可以走,以后不要出现在朕的面前。”

说话的几个女子立马跪地,恐慌地说道:“皇上恕罪,臣妾再也不敢了。”

德妃走到皇上面前,看着皇上温怒的脸安慰道:“几位妹妹也是无心之言,而且陈妹妹还在里面生产,皇上要为小皇子积德啊。”

穿着玄青色如意云纹衫的皇上坐了下来,收敛了神色:“都起来吧,今天饶了你们。还有下次你们直接三尺白绫了断吧。”

众人诚惶诚恐地磕头谢恩。

皇上虽然年纪不大,但是雷厉风行、言出必行,以后一定要谨言慎行啊。可心里也在嘀咕,凭什么永福宫的那位贵妃娘娘就可以不到无罚,难道有个丞相爹真的可以横着走。

“啊,啊。”

“娘娘,用力啊。”

不断有热水端进端出,太医也进进出出,惨叫声传来,正厅里的气氛也开始紧张,好像一堆干柴,只要一个火星就能燃起熊熊大火。一刻钟、两刻钟,惨叫声越来越小,屋里的每一个人心里都咯噔了一下,神色各异,这是要难产啊。

太医从卧房出来,跪在皇上面前,道:“皇上,小皇子胎位不正,娘娘体弱恐怕坚持不住了,再耗下去恐怕大人小孩都不保。臣有罪,斗胆问一句,是保娘娘还是保皇子?”

太医跪在地上低着头,虽然没有抬头但是也知道皇上冷冽的目光一直盯着自己,秋高气爽的季节汗都要流下来了。

皇上盯着太医,被衣袍盖着的手摸着腰间宫绦不断收紧,道:“保大……”话音未落,只听“嘣”的一声,宫绦上的玉佩突然断裂,一个红色身影从脑中闪过,“保孩子。”

“是,臣领旨。”

握着宫绦的手不断收紧,几乎要把宫绦上的玉佩再次掰断。

各宫娘娘没有发现皇上这一小动作,心里唏嘘一片,这陈美人可是皇上身边的大宫女,打小就伺候皇上,那情谊不是一般的娘娘能比的,可现在居然要孩子,不要大人。哎,最薄情的还是皇家人,在后宫最重要的还是生下孩子啊!

卧房里的哭叫声越来越弱,不一会儿声音就没了,太医们从卧房出来,跪倒一片,“皇上赎罪!娘娘没了。”

皇上还是稳如泰山的坐在那儿,只是眼睛里多了一些悲伤,“怎么回事?”

“臣刚才出来的时候,娘娘还有些力气,应该可以把孩子生下来。但是臣进去的时候,娘娘就不行了,所以孩子出不来,胎死腹中。还有就是……娘娘怀孕的时候,短时间内吃了大量的圣山阿胶,营养过于丰富,导致胎儿过大,难产……”

太医望向皇上,只见皇上脸色阴郁,面露阴狠之劲,吓着太医不敢再往下说。而坐在最末尾的林昭仪跳了出来,指着太医道:“谁都知道圣山阿胶是贡品,皇上只赏赐过贵妃娘娘。你这么说,是想污蔑贵妃娘娘害死了陈美人和小皇子。你是何居心?”

众位娘娘看着林昭仪,她神情激动,小脸绯红,不知道的还以为她和贵妃娘娘多亲近呢。而且穿着水红色散花百褶裙,和贵妃娘娘还有三分相似。不过谁都知道贵妃娘娘不喜与人交往,通常都是在永福宫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林昭仪现在站出来也不知道安了什么心。

皇上没有看林昭仪,直接朝着门外一喊:“泠月,把你家主子叫过来。”泠月走到门前,朝皇上行了宫礼,回道:“是。”转身向门外走去。

众人一惊,贵妃娘娘身边的冷面宫女是什么时候来的,听到多少。林昭仪面色一沉,这贵妃娘娘不简单,身边的宫女样貌、气韵都如此的不凡,看来不好对付啊。

已是深夜,只有一轮明月挂在天空中,月明星稀,无星无风,是一个赏月的好天气,但这庭院深深的宫闱之中却要掀起血雨腥风。

泠月走到永福宫,打开房门,一股烟雾飘出,泠月不禁皱起眉头,扇着烟雾轻咳。“这是烧了多少香,闭月你怎么不开窗?”说着打开了窗户。

“不是我不开,是娘娘不让开。”闭月的声音从烟雾深处飘来。

过了片刻烟雾散去,泠月才看清穿着水绿色宫装的闭月。哎,看来娘娘是真生皇上的气了,红色的衣服谁都不能穿了。不知道听了这个消息,娘娘如何发疯!

银铃般清脆地声音响起,“怎么回来了,生了?”

“一尸两命,都死了,太医说是娘娘送去的圣山阿胶害死了陈美人。皇上让您过去一趟。”泠月回道。

跪在佛前的女子眉头一皱,把木鱼一扔,“走,看看热闹去。”

第1章 第2章 第3章 第4章 第5章 第6章 第7章 第8章 第9章 第10章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