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文学
经典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修仙狂少混都市(灌坛令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修仙狂少混都市

作者:灌坛令

简介:当秦千寻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一切都变得不同了,九尾天狐、吸血鬼、土地老爷、十二翼魔尊纷纷现世,原本平淡无奇的都市忽然变得如此精彩,那么,就让我逆流而上,当一个真正的强者。

支持正版阅读:番茄小说

修仙狂少混都市

《修仙狂少混都市》第1章 苏队的秘密(一)免费阅读

公元2001年5月19日,夜。

跨国毒枭老枪潜回龙州市,至星辉夜总会会见几个重量级人物,龙州警方秘密组织人马抓捕。

是夜,老枪莫名消失。

刑警老刘牺牲,被自己的手枪打死,枪柄上只有自己的指纹。

刑警秦千寻重伤,现场没有打斗痕迹,没人知道他怎么受伤,案件陷入重重迷雾之中。

……

半年以后,时间已至初冬季节,凛冽的寒风卷起满地的枯叶、尘土漫天飞舞。

下午五点左右,医院特护病房,到处弥漫着来苏水的气味,秦千寻双目紧闭,躺在床上一动不动。

胡子拉碴的苏大海队长又坐到病床旁,与其说是对秦千寻说话,还不如说是自言自语:“千寻,你他娘的倒躺得舒服,可老子已经火烧眉毛了,半年多了,你们要都能活过来,老子就不当这个队长也行,咳,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小子,快醒来阿,老子心口疼,疼得厉害……”

苏队说着说着,眼泪不由自主地流了下来,门轻轻地推开,一个年轻的队员快步走了进来,突然,惊讶地指着苏队说道:“苏队,你,你哭了。”

苏队猛然惊醒,他一向以硬汉自居,自然不肯轻易承认:“谁,谁,我,不可能,眼睛里进虫子了,娘的,什么甲级医院,连个虫子都搞不定。”

说着话儿,赶紧擦掉眼泪,问道:“说,什么事儿。”

队员递上一摞材料:“城南警察所报称,左家庄村又有一名七岁女孩失踪。”

“去现场。”苏队连忙站起,双目中闪烁着坚定的光芒。

两人开门出发,

住院部大楼外,一辆黑色的的桑塔纳轿车驶入夜色,向左家庄村出发,

左家庄村属城南警察所管辖,离市区大约二十多公里,位于一带青山脚下,村里数十户人家,顺路上山,错落排布,一家离一家也不是太远,鸡犬相闻,民风淳朴。

一路无话,大约半个小时后,苏队他们在城南警察所所长的陪同下,来到报案的村民左狗剩家中,左狗剩家在村子正中,也就是紧挨着山脚的一家,一院青砖大瓦房,显示这户人家的殷实富裕,房屋正对着山墙,院中一个花圃,堆满了枯枝败叶。

苏队他们进屋的时候,左狗剩一家正沉浸在巨大的悲痛之中,媳妇坐在炕上,双目无光,满脸泪痕,显然是承受不了意外的打击,脑子已经有些不正常,七邻八舍正手忙脚乱的帮忙,左狗剩则蹲在地上,一个劲儿地抽烟。

警察所所长介绍了苏队他们的身份,左狗剩如见到救星一般扑了过来,悲悲戚戚地诉说事情的经过:

“昨儿个晚上六点多的时候,妞妞(左狗剩的女儿)一个人在堂屋(正房)里看电视,我和媳妇到厨房里做饭,饭做好端过来的时候,妞妞就找不着了。

刚开始还以为上茅房去了,也没管,过了半个小时还没回来,我们想着不对劲儿,赶紧到处找,房子里不在,院子里不在,外面也不在,村子上谁家都问了,就是找不着。

不知道是哪个天杀的把我的娃娃拐走了,警察同志,你们一定要为我们作主阿。可怜我三十多岁才得了一个娃娃,要是妞妞出什么事儿,我可咋活啊。”

左狗剩说的声泪俱下,苏队一边劝慰,一边断断续续的问了些有关情况,随后到院子里勘察地形,厨房紧挨着堂屋,院子一面是山,七八米内,天然形成九十度山墙。

从理论上讲,不可能有人从上面下来,而且还能带着孩子从容离开,其余三面皆有人家,虽是有高有矮,有远有近,冬天夜长不假,然而六点到七点之间,带着孩子不管从哪面离开,都不可能没有人看见。

办案从走访调查开始,这是最原始的破案手段,事实证明,也是最有效的侦破方法。

一连走访十来户人家,所有的人都说没有见过陌生人出现,苏队并没有放弃,在坚持不懈的启发询问下,最后终于有一户村民想起了一个奇怪的现象,孩子失踪的那天晚上新闻联播刚开始,也就是七点的时候。

村民出门小解,发现左狗剩家升起一道红光,一闪即逝,吓得连尿尿都给忘了,刚开始以为是幻觉,可是现在看来,孩子失踪,一定和那道红光有关,肯定是鬼把孩子带走了。

对这种近乎荒诞的说法,苏队无言以对。

走访调查似乎毫无收获,天色已晚,苏队他们沉重的在左狗剩充满希望的目光中,离开左家庄村。

一路细想起来,从老枪逃跑到现在,半年多的功夫,这样的失踪案还发生过五起,分别在卸甲岭、凤凰营、郭店村、黑川镇、红柳沟村,失踪的都是七岁女孩,都是在人们毫无察觉的情况下消失不见,现场毫无线索,都有村民看到奇怪的现象。

想着这些稀奇古怪的事情,苏队苦恼的揉着太阳穴,不知该从哪里下手,当了十来年刑警,第一次这么茫然无措。

心情沉重的回到局里,吩咐队上的兄弟谁也不许打扰,然后将自己锁在办公室里,坐在办公桌前,蹙着眉头思考所有案件的前因后果。

所有离奇的案件都是在老枪潜回龙州市之后发生的,先是老刘和秦千寻,当时,负责正面抓捕的自己没见着人,负责外围策应的老刘和秦千寻,却莫名其妙的死了一个,重伤了一个,老刘是被自己的手枪打死的,然而枪柄上只有老刘的指纹,秦千寻虽然抢救过来,却一直陷入深度昏迷,随后便是离奇的失踪案,都没有找到任何有价值的线索,一直悬而未破。

这些奇怪的案件汇总到一起,苏队心里产生一个古怪的想法,老枪肯定不是一般人,世界上也许真有鬼神存在,因为这些案件无论从哪个方面讲,都不是普通的人类能够做出来的,这个想法在脑海中盘旋良久,一直不断地否定,否定的原因自然和他自小接受的唯物主义有关,但否定之后,又找不到其他合理的解释。

想啊想啊,到一连抽了半包香烟之后,三十年前发生在他身上的一件怪事从记忆深处浮现出来。

那时的他也就是二十一二岁,在离城区大约100余公里之外的天平山警察所当一名普通的管段警察,天平山警察所辖区面积大约有九百多平方公里,山大沟深,一共几百户人家稀稀拉拉的分布在大大小小的山峁上。

当时所里条件差,不像现在动不动汽车、摩托,甚至连飞机都有了,交通工具顶天也就一辆二八男式加重自行车,下一阶段,什么事都不干,每家转一遍,大约需要半个多月的时间,有一年夏天下乡搞人口普查,只顾着赶进度,忘了时间。

回所走到半道上,天已经黑了,夜路不敢走,到处沟沟坎坎,有四五米、甚至十来米深的悬崖不说,晚上再遇到狼啊、蛇啊什么的,怎么着也够喝一壶的,想着随便找个地方,天亮了再赶路。

主意拿定,自行车连骑带推,在前不着村,后不搭店的地方,大约走了一个多小时,才到山顶找到一座古庙,古庙隐藏在稀疏的树林之中,只有一间房屋,却已墙坍壁倒,破败不堪,当中供奉的神像,也看不出是谁,金色的衣裳剥落殆尽,神座前的香案踦斜欲倒,早已无人主持。

这座古庙虽然不怎么地,但怎么着也算个歇脚的地方,比露宿强,于是,推着自行车走过去,稍微收拾收拾,准备靠着香案将就一宿。

这人要倒霉,喝口凉水都塞牙,山里的天气说变就变,本来还明月高照,清辉万里的世界,突然雷鸣电闪,暴雨倾盆,年轻的苏队无法可想,硬生生的困在雨地里,大夏天的,他穿着一件短袖,披着一件备用的外套,冻得浑身哆嗦,上下牙齿仿佛有了深仇大恨,不停地捉对儿厮杀。

轰,对面山梁上一道巨雷劈下,劈掉半个山头,大自然的伟力让苏队目瞪口呆,心想不能在这窝着了,不然待会雷劈过来,铁定的尸骨无存,想到这里,也不管三七二十一,推起自行车就要跑,没走两步,突然感觉身后有什么东西挂住裤腿。

这一次吓个半死,连忙回头,才松了口气,原来是只浑身纯白的狐狸,正咬住他,分明是不让走的意思,紧甩几下,狐狸却紧咬不放,口中呜呜连声,似乎在诉说着什么,苏队蹲下身子,想将狐狸拉开,这才发现,狐狸浑身都是血,他想,人们都说狐狸有灵性,莫非缠着我是要我救它。

心里有这个疑问,就随口问了一句,出人意料的是狐狸轻轻点了点头,乖乖地伏在地上,苏队也没有其他想法,只觉得这个小家伙挺可怜,脱下外套,将狐狸抱起来,正准备带它下山,天上又有一道巨雷劈下来,这一回,端端正正地劈在他刚刚离开的地方,将本来就很破旧的神庙变成真真正正的废墟,苏队近距离的体会到了巨雷的威力。

虽然没有被波及到,但耳朵被震得几乎要聋了,再也不敢多呆,急急忙忙的向山下走去。说来也奇怪,走了没几步,云开雾散,又成了风晴月朗的好天气。

第1章 第2章 第3章 第4章 第5章 第6章 第7章 第8章 第9章 第10章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