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文学
经典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白禹,白禹所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系统,你良心不会痛吗最新章节

小说:系统,你良心不会痛吗

小说:都市

作者:公子扶苏

简介:香车用买?兑换出来的无限动力离子飞车它不香吗?美女用追?兑换个绝世妖艳女帝做丫鬟难道不美吗?什么你居然有游艇,这么嚣张!我只有这个会飞会潜水的超核能航母,是不是有点儿寒酸了,要不给你弄颗星球玩玩,一颗不够两颗够不够……

角色:白禹,白禹所

系统,你良心不会痛吗

《系统,你良心不会痛吗》第3章 谁啊?你?免费阅读

列车轰鸣声响彻四野。

窗外美景依旧,车厢里乱作一团,时不时有人从被破开的车窗往外跳下,被摔成一滩肉泥。

“叮!死亡第十人,累计扣除兑换币10”

“叮!死亡第十一人,累计扣除兑换币11”

“叮!……”

白禹直接忽略了脑海里的提示声。

能救的人他已经尽力。

而那些跳车找死的人,白禹还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更何况他自己本身的情况并不容乐观。

前方的异变体离他越来越近,火车依旧没有要停下的痕迹。

若是毫无顾忌,白禹现在肯定会选择逃走,毕竟以他藤蔓的能力,包裹住路边的树,虽然还是会在惯性作用下再次受伤,但应该足以保住性命。

可系统把他逃亡的路封死了!

整列列车怎么也得小一千人,如果放任异变体屠杀,就算逃下列车,他之前存的那一点兑换币根本不足以抹平被扣除的数额。

妈蛋!

沙雕系统敢不敢抹杀宿主!

白禹不敢赌!

“既然横竖都是死,那不如我们来赌一赌谁先死!”白禹舔了舔有些腥涩的嘴唇,右手从腰间掏出一块铁片,眼角露出一丝寒芒。

铁片颜色和普通铁片差不多,呈现黑色,巴掌大小,但铁片上却是被刻着些许梵文。

不知道是不是梵文的原因,看似很普通的铁器,却是散发出令人胆寒的森森寒意。

这铁片是白禹第一次任务结束后的一个特殊奖励,他在系统里查过,这玩意叫‘一刀两断’,名字挺唬人,而且在兑换系统居然也没办法兑换,看介绍效果应该还不错。

但这铁片也有局限性,用过一次就会消失,而且只能近战使用,也算有些鸡肋。

要是扔出去就能把异变体一刀两断那该多好!

白禹也曾如此意·淫过。

但这已是白禹身上仅存的杀手锏,之前多少次生死之间,白禹都没舍得用,这招如果再无法击杀异变体,白禹就真的是一只待宰的羔羊。

捏着铁片,白禹脸色惨白,脑海里则一直计算着与异变体间的距离。

“缠!”

眼看异变体已近到身前,白禹身体中再次延伸出无数藤蔓向着四周蔓延而去。

密密麻麻藤蔓近乎淹没整个车厢!

异变体似乎看出了白禹的垂死挣扎,原先不紧不慢的步伐开始变得急促,两只巨大肉掌带着呼啸的破空声从两侧拍击向白禹的脑袋。

这一击若中,白禹脑袋只怕瞬间便会变为一摊肉泥。

异变体身后。

白禹身体延伸出的藤蔓一分为二,一部分缠住了异变体身后的固定物,另一部分从异变体身后弯折回来,再由异变体脚跟向上蔓延。

须臾之间,手指般粗细的蔓条已将异变体下半身全部包裹,如同蝉茧。

而白禹的身体则在其余藤蔓的拉力之下,以极快的速度向着异变体飞去。

咔咔咔!

完全包裹异变体的蔓条才刚收紧,竟就被它鼓胀的肉块寸寸挣裂,一段段往地上掉去。

伴随着藤蔓断裂,白禹的脸色更惨白一分,白禹却丝毫不理会,双眼依旧直勾勾盯着异变体。

所有的动作都在一瞬间发生,但也恰是这么一耽搁,白禹脑袋向左一偏,躲开异变体双掌攻击,身形诡异的飞向异变体,手里卧紧的铁片朝着异变体脖颈划去。

嘶啦!

呲!

两个声音前后响起。

铁片如其名般飞速划开异变体的脖颈,将其一刀两断,然后化为点点碎末消散在空气中。

但是,就在白禹完全切断异变体脖颈的同时,异变体一只手掌也已收回,虽然失去了脑部控制,但五根锋利如剑的指甲在强大的惯性下贯穿白禹后背。

“叮,击杀……”

朦胧间,白禹似乎听到了击杀异变体的系统提示声。

只是白禹来不及发出任何声音,身体和异变体的尸体一同直挺挺的倒了下去,再无任何知觉。

……

修罗历101年6月29日。

华国,枫林市。

枫林市和琴岛市同属华国一线城市,这里簇拥着上千万人朝九晚五的为生活奔波。

其东南方向一所没有名字诊所内,冷冷清清,偶尔三两个穿着白大褂的医护在过道里一晃而过,便再无其他人影。

其中一间病房里,全身裹满绷带的白禹浑噩中醒来。

睁开眼,强烈的阳光让白禹感觉有些不适,他挣扎着想要起身。

“啊!”

白禹刚动了动手臂,可还没抬起,嘴里就发出一声痛苦的哀嚎。

“醒了?”

陌生但富有磁性的声音传来。

白禹没有着急搭话,而是艰难侧目环顾四周。

第一时间摸清四周情况,是白禹这段时间里学到的生存法则。

这是一个简陋的病房,房间近乎刷成纯白,旁边一扇开着的窗户阳光正好照了进来,暖洋洋的。

房间内,四面空空荡荡的,除了白禹所躺着的病床,病床两侧放着两把椅子和一张桌子,还有正前方镶在墙壁上的电视机,再无其它。

要不是白禹看到身旁的吊瓶,还有那种刺鼻的医院专有的药剂味,白禹都不愿相信这会是病房。

此时白禹病床两边凳子上笔挺的端坐着两人。

刚才的声音就是其中一人发出。

“姓名?”

见白禹没有回答,那人再次开口。

白禹依旧没有回应,而是暗自观察起自己的身体。

如今他全身上下缠满白色纱布,包括四肢,就连是脑袋都被纱布所包裹,仅留一双眼睛露在外面。

他能感受到现在他身体状况十分糟糕。

白禹再次尝试着想要起身,可他每动弹一下,浑身上下仿佛被千万细针扎透那般疼痛。

既然动不了,白禹干脆也懒得动弹,就这么四仰八叉的躺在病床上,活脱脱像一条洒满盐的咸鱼。

“姓名?”

那人再次开口,但言语间带着一丝恼怒。

“你谁啊?”

刚醒过来的白禹根本不想搭理任何人。

更何况白禹如今还有点懵,他只记得自己前一刻还在回家的火车上和一坨裸体巨型阿姨近身肉搏,下一刻就躺在了这里,还被人莫名其妙的审问。

审问?

两人一人一个小本子,上来就问名字,那可不就是审问!

>>>点此阅读《系统,你良心不会痛吗》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