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文学
经典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小宝,杨朔小说《吾携神药治世》在线阅读

小说:吾携神药治世

小说:历史

作者:2b13c嘟嘟

简介:跨越千年的医术,横空出世的药丸,救了这个腐朽颓败的王朝,新王继位想拥护一个史无前例的医相,但他却拒绝了,他宁愿留恋烟花柳巷,那才是妇科男医生的战场!
娇妻美眷,锦绣山河,逍遥自在……

角色:小宝,杨朔

吾携神药治世

《吾携神药治世》第3章 杨朔设计,让舅母苦苦哀求免费阅读

杨朔丝毫不生气,反而笑盈盈的蹲下身,用手摸了摸小宝的脑袋,抚了抚他的胸口,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笑容更甚了,满脸亲昵的说道:小宝,你唱的太好听了,只是表哥没怎么听懂,谁教你的,能不能再吟唱一遍给表哥听呀!

此言一出,杨父杨母的表情错愕,朔儿这是怎么了,难道跌入了井中,摔伤了脑袋!

“表哥你怕不是个傻子吧,居然听不懂,这可是我母亲教我…哦不对 是村里传的,自然好听!“小宝终究年纪还小,不会说谎,一不留神就把母亲教的事实,顺嘴给露了出来。

杨父杨母这下全明白了,原来在外面败坏儿子的名声,造谣重伤的就是眼前这位亲舅母。

杨老三忍无可忍,再忍就不是带把的男人了,杨老三撩起袖管,抡起拳头就要朝着母老虎冲过去…

可这时杨朔却意外的一把紧抱住了杨老三..

“痴儿,快放开,这母老虎辱你太甚,爹爹这就替你出气…”杨老三喊道。

“爹,小宝的歌舞甚是好看,你咋不等他跳完呢!\”

说着用眼角瞥了一眼张莉芳,眼里冷冽的寒光迸发,让母老虎不由得心中一惊,这是十来岁孩子的目光吗,怎么看得她背后发冷,心发慌啊,一定是自己的错觉,他只不过是个花楼的小龟奴而已。

“是呀,杨老三,你还不如你儿子懂事,我家宝儿歌声如此动听,也不知道静心欣赏,既然你的傻儿子听不懂,我就让我家小宝再唱一遍给他听哈哈哈“母老虎继续嘲讽道。

杨朔却丝毫不为所动,满脸堆笑,好像母老虎讥讽的对象和他毫无关系一样,甚是诡异!

小宝这边得到了母亲的鼓励,更是欢欣鼓舞,一边唱来一边跳…

杨家郎,做龟奴;

年方十二,入花楼:

呼来喝去当牛马,端茶洗脚不如狗;

……..

张家后门口,四五个成年人围着一个七八岁的孩子,看着他又唱又跳,可是气氛却异常凝重。

可能是有些倦了,小宝的声音也没有之前那么大声了,气息也有些不稳,偶尔还伴着几声干咳…

冬天早晨的风总是有些清冷,偶尔还夹杂些许雪花,空气也有些冰冷稀薄…

小宝声音细微的变化,并没有引起众人的注意,但却被杨朔捕捉到了,他刚刚还笑容满面的神情,此时却开始渐渐凝结,他缓缓转身对着杨老三夫妇说道:起风了,我们回家吧!

杨朔的语气冷到了极致,给人的感觉像极了一个没有情感的机器人,冷冰冰的,没有一丝人情味…

杨老三一头雾水,刚刚还吵着闹着要看小宝唱歌,怎么忽然又要回去了,表情更是喜怒无常,这和往日的杨朔简直判若两人。

杨家二老被杨朔的反常弄得有些楞神,可杨朔已经独自转身准备离去。

小宝的歌声在高潮处,忽然戛然而止,众人疑惑的朝他望去,只见小宝他双手撑膝,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呼吸频率加快,表情异常的痛苦。

母老虎第一个反应过来,一个箭步冲向了小宝,没想到如此肥硕的身躯,此时居然如此灵活,一把抱住了小宝,道:闺女,你咋啦这是,哪里难受,快告诉为娘!

“我….我….娘…我…喘不上..气…胸口…难受…..呼呼呼,咳咳!“小宝说话断断续续,脸色也越来越青紫。

“胸口难受…..喘疾!!!!”母老虎张莉芳喃喃自语,一下想到了小宝患有小儿喘疾,也就是现世所说的小儿哮喘。

可平时小宝定时服药,喘疾早已经日渐平稳,很少发作了,怎地今日会突然发作,还愈演愈烈呢,她百思不得其解…

可现在不是考虑病因的时候,她一把抱起小宝,对着门后的王秦汉扯着嗓子吼道:死鬼!你还愣着干啥,快去把喘疾的汤药端来啊!

王秦汉见小宝命悬一线,也是慌了神,张口答道:没了!早没了!早上的药刚喝完,重新煎的话,至少半个时辰,来不及了,要不我去请齐大夫过来?

“你个蠢货,齐大夫在村外,就算你跑着去一来一回也要半个时辰,万一齐大夫出诊不在家中,你不是白跑,你个没用的东西,要是此时父亲在家中就好了,还能给我们娘俩拿个主意,呜呜呜呜!”平时张牙舞爪的母老虎此时竟然急的眼泪都下来了。

六神无主的王秦汉更是急的来回踱步,唯唯诺诺没个主张,只能期冀的看着杨老三。

本欲离开的杨父杨母,也停住了脚步,所谓因果循环,报应不爽,刚刚还欺人太甚的母老虎娘俩这就立马得报应了,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现世报吗,这也太快了吧!

杨父杨母真的很气之前母老虎的所作所为,可看到小宝岌岌可危,青紫的小脸蛋上满是狰狞和痛苦,即使再大的仇此时都放到了一边,毕竟那只是个七八岁的孩子!

“舅哥,你快去熬药,朔儿年纪小脚程快,我让他去找齐大夫,咱们分头行事!”杨老三是个能拿主意的人,立刻对王秦汉吩咐道。

“诶~好~我这就去…”王秦汉感激的对着杨老三作了揖,然后跑进了厨房。

一听杨老三愿意帮忙,母老虎眼神里闪着精光,仿佛又看到了希望,心下感激想说些什么,可一想自己刚刚还毫不留情面的损过人家,拉不下面子,只能低头不语。

明显听到声音的杨朔却依旧温丝未动,站在原地,杨朔只是淡淡道:爹!娘!回家!

\”回家?\”,这两个字好像给小宝判了死刑一般,张莉芳彻底崩溃了,失神的跌坐在雪地上,眼泪像决了堤的洪水,哇哇大哭起来,引得村里人都出来看热闹。

可是平日里母老虎仗势欺人惯了,村里人都恨得牙痒痒,此时竟没有一个人愿意站出来帮忙。

母老虎的哭声已经近乎嘶吼,那声音听得让人心烦…

“张莉芳你给我闭嘴,哭什么哭,孩子还没死呢,你哭什么,这怪谁,不是你之前百般欺辱,我儿子怎么会不帮你的忙,归根结底是你自己把孩子作死的,怨不得别人!“杨老三指着母老虎大声骂道。

母老虎一下被训的没了声响,只剩下低低的抽泣哽咽着…

杨朔其实早已经察觉出小宝的异样,揉鼻子,面色青紫,张口呼吸,鼻翼煽动,槐树下的中药味估计也是小宝怕苦,偷偷把药给倒了,再加上冬天的早晨气温降低,环环入扣,这些都是引发哮喘的前兆。

杨朔借着靠近小宝,轻抚他的胸口肩膀,其实是在不经意间用手指触摸,胸骨上窝,锁骨上窝,肋间间隙三处,发现了略微的凹陷,明确了“三凹征“! 杨朔这才确诊了小宝的哮喘马上就要发作。

但是母老虎的讥讽,再加上那首恶毒的小调,让杨朔决定狠下心来,教训他们一下,这才有了故意让小宝再唱一曲,装傻充愣听不懂的戏码。

母老虎当然不知道这一切都在杨朔的预料之中,他只知道现在只有杨朔把齐大夫找来,才能救小宝一命,她拉下脸皮哀求道:外甥…舅母….舅母对不起你…我保证以后再也不在外面诋毁你了,呜呜呜呜,我不是个人,不是个东西,可你表妹终究是个孩子,她是无辜的!“一边说一边啪啪啪的抽着自己的嘴巴子。

杨朔看着母老虎那丑恶的嘴脸被抽出一个个鲜红巴掌印,心中一口恶气才消散了一点,但这还不够,远远不够……

“你要不想表妹死,就给我老老实实的把嘴闭上~”杨朔一刹那身上迸发出慑人的气势,竟然震的平日里作威作福的母老虎,一时间不敢言语,这还是那个没出息的花楼小龟奴吗?这还是村里那个受了欺负也不敢言语的杨小郎吗?怎么感觉完全变了个人!

杨朔终于动了,转身来到小宝身前,全神贯注一手搭脉,一边俯下身体,侧着脑袋,耳朵贴着小宝的胸口静静的听着。

难道他还会医术?杨朔的动作干脆利落,丝毫不拖泥带水,不像是装模作样,杨朔专注的神情,凌厉的气势,让众人噤若寒蝉,竟不敢发出一丝声响,怕打扰到他。

“小宝的病是一种喘疾,而且是急症,稍有不慎,就会因气息不畅而亡,就算是我现在跑去找齐大夫,时间上也来不及,可能我还没回来,小宝就英年早夭了!\”杨朔道。

母老虎一听,立马回忆起齐大夫的叮嘱,似乎和杨朔说的大致无二,难道我儿真有性命之忧!

>>>点此阅读《吾携神药治世》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