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文学
经典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卢博文,张红秀小说《祸国妖后的咸鱼生活》在线阅读

小说:祸国妖后的咸鱼生活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墨竹凉

简介:【咸鱼+锦鲤+甜爽+男女强+马甲】
  前世征战沙场,问鼎皇后只有一步之遥,却被阉人断送性命。
  今生换号重来,她不想努力,只想咸鱼。
  爹娘没钱保住弟弟,这好办,她挖个坑儿,埋点儿土,数个一二三四五,小钱钱就自己飞来啦!
  啊嘞嘞~
  这位英俊的小少年怎么一见面就晕倒?
  来碰瓷儿的?

角色:卢博文,张红秀

祸国妖后的咸鱼生活

《祸国妖后的咸鱼生活》第2章 自卖其身免费阅读

“阿娘,还疼吗?”

霍大丫在屋里不安的转来转去,时不时跑出去看一眼阿爹回没回来。

张红秀张张嘴,还没回答,大女儿又跑出去。

“春芽儿,害怕吗?”

大女儿跳脱躁动,小女儿在不遇到她奶奶的时候,安静内敛,不太爱说话。

“不害怕!”霍云春的手轻轻放到了阿娘的肚子上,“阿娘不疼!”

张红秀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春芽儿的小手放到她肚子上,好像就不那么疼了。

“大夫来了!大夫来了!”

霍大丫兴冲冲的拉着大夫的药箱子往里拽。

“大丫儿,你慢着点儿!”霍和平歉意的看着大夫,“对不住啊!我家大丫儿有点莽,您别见怪!”

“不会!”

这两个字如同炸雷一般响彻霍云春的耳边,身子微微抖了抖。

她低头慢慢退到一边,把床边的位置让出来。

“夫人,麻烦伸手!”

“哦!”

卢博文隔着锦帕为张红秀诊脉。

“夫人心绪不宁,宜静养,情绪不要有太大起伏为佳。”

卢博文从药箱里拿出一条半干的帕子擦手,空气里飘散着淡淡的酒香。

“大夫,我婆娘要吃药吗?”

霍和平问的战战兢兢,生怕大夫的薄唇里吐出“要”字。

“可以不用!”

“多谢大夫!”

霍和平脸上露出了放松的笑容。

“大夫,我阿娘肚子里的孩子是男孩儿吗?”

霍云春低头询问,卢博文愣了愣,遂蹲下身子与她平视。

小丫头底子不错,瓜子脸上水汪汪的杏核眼,眼眸流转,如星子落尘。

“如果我告诉你,你阿娘肚子里的孩子是个女孩儿,你会劝她打掉孩子吗?”

“不会!”

霍云春稳住情绪,抬眸与他对视。

多年过去,他依旧是这副潘安貌,不知迷了多少女人的心。

“呜!”

张红秀呜咽一声,转头默默流泪。

霍和平张嘴想劝,最后又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

“你阿娘肚子是个儿子。

她从怀孕开始情绪就不太稳定,导致肚子里的孩子坐不稳,很容易滑胎或者早产。”

卢博文环顾众人惊愕的表情,满足了自己低俗的恶趣味。

“大夫,你说的怎么和刚才不一样?”

霍和平冲到大夫身边,伸手要拽,却被大夫冰冷的眼神冻住了手脚。

“我说你夫人需要喝保胎药到生产,以你家的情况喝得起吗?”

卢博文转头看了眼炕上哭泣的孕妇,嘴角的笑容更冷。

霍和平咬着牙问,“大夫,喝药保胎得多少钱?”

“一月至少一两银子。”

“什么?”

霍和平倒吸一口凉气。

一两银子差不多他们一家三个月的嚼用。

今年交完税赋,给爹娘养老钱,他们这个冬天都不知道怎么过?

“大夫……你确定是儿子吗?”

霍和平因为没有儿子在村里抬不起头来,爹娘也总用这事指着他婆娘鼻子骂“连个带把的都生不出来”。

他是真想要个儿子堵住这帮人的嘴!

“我确定!”

“那就用药,只要能保住儿子!”

霍和平发了狠,借钱也要把儿子生下来。

“那你先准备好银子吧!”

“大夫,能不能……”

“不能!”卢博文双手交叉,环抱于胸,“本店利薄,概不赊欠。”

霍云春拽着他的药箱,“我帮你种五裂黄连抵债。”

“小丫头,你这是空手套白狼啊!”

五裂黄连是解毒圣品,野外极难采摘,人工更难培育。

卢博文缺这一味主药配齐解毒药方。

他微微眯了眯眼眸,上下打量只比他小腿高一点的小丫头。

霍云春言之凿凿的承诺,“不空手,我家出地,培育期两年左右。”

“还说不是空手套?”卢博文摸了摸她细软的小黄毛儿,“两年后,你弟弟都一岁了。五裂黄连种不出,你们家也没什么损失。”

不知为何,他从这丫头眼里看到了故人的影子。

“两年后五裂黄连种不出,我就卖给你做药童,什么时候种出来,什么时候你放我离开。”

“春芽儿,你别胡闹!”

张红秀着急拦下小女儿做蠢事,霍和平上前扶她,却被一把推开。

“阿娘,我没胡闹!”

霍云春扶着阿娘坐下,转身看向卢博文,

“我们可以签字立据,两年后交不出五裂黄连,我跟你走!”

卢博文挑挑眉,“你要自卖其身,为你阿娘换药?”

“是!”

“行!”

卢博文“唰唰”落笔,拿起字据给小丫头看。

霍云春一目十行的看完,淡定的接笔签字。

“小丫头,你可看好了?”卢博文捏着笔不松手,“两年后你交不出五裂黄连,我可是要把你卖到扬州当瘦马的。”

“我识字!”霍云春一把拽过毛笔签字画押,“大夫,今天让阿爹陪你回去拿药吧!”

“小丫头倒是心急!”

卢博文拿过字据,看到她签名的时候,眼眸紧缩了一下。

“生病的是我阿娘,我自然心急。”

“行!”卢博文小心收好字据,“霍郎君,你跟我回去拿药。”

霍和平晕乎乎的跟卢博文回去拿药,出门的时候差点儿被门槛绊倒。

“春芽儿,什么是扬州瘦马?”

霍大丫凑到小妹身边,好奇的看着小妹手上的字据。

“阿姐,我解释不太清楚。”

六岁的娃娃就这点儿好,不想说的话可以搪塞过去。

“大丫儿,你在门口迎迎你爹,别走太远!”

“好!”

霍大丫蹦蹦跳跳的出去。

“春芽儿,咱把字据要回来吧!”张红秀伸手抱住小女儿,“阿娘,没事儿!”

“我想要个弟弟。”

霍云春埋首在阿娘温暖的怀抱里。

她听到卢博文敷衍的话就知道阿娘的身体怕是要不好。

当年她身披挂甲征战沙场,卢博文还是个少年军医,他们两个见面就掐,嘴里的刀光剑影就没停过。

她那时横冲直撞受过不少伤,他一张嘴,她就知道自己的伤严不严重?

“春芽儿,你知道扬州瘦马是做什么的吗?”

“知道!”

“那你还……”张红秀绝望的闭上眼睛,“是阿娘不好!”

“没有人能在我奶的攻势下过的好,更何况阿娘你还怀着弟弟。”

卢博文提醒她“扬州瘦马”的时候,爹娘没有第一时间出来反对,她心里就结了个疙瘩。

现在听见阿娘让她取回字据,疙瘩慢慢顺开了。

“春芽儿,别恨你奶!”

百善孝为先。

张红秀不想让春芽儿落下什么不好的名声。

“阿娘,我不恨奶奶。”

家里的事儿,不好分谁对谁错,她只希望阿爹能做个顶门立户的男子汉。

上辈子忙忙碌碌、打打杀杀,这辈子她想换个活法儿!

>>>点此阅读《祸国妖后的咸鱼生活》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