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文学
经典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开天纪》小说角色封平安,陈莞兰全文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开天纪

小说:都市

作者:季玄

简介:人各有志,上天注定乎?
当末世天灾来临时一切法理人伦崩坏,人们又何去何从!
当地球重回神话时代,异兽外族横行!人类的出路又在哪?投降依附?亦或是逆天而行!
平凡青年封平安大梦一纪十二载,先人一步知天命!他又当如何选择?独善其身还是兼济天下?
一场大雾过后,他眼前的世界彻底变了!都市异人,北海大妖,雪域神庙!山村古武世家,湘西巫蛊尸王,各国神秘部队……
神的世界他准备好了吗?
诸君!且听龙吟!

角色:封平安,陈莞兰

开天纪

《开天纪》第1章 雾锁连城免费阅读

2021年2月30号,华夏国南湖省江怀市陵城某半山腰,大雾弥漫,一间两层老房子,一楼是一小当铺,近前一瞧,依稀可见一破帆布招牌,上书“平安当铺”。有一对联,上:南北客商客南北,下:当铺解有忧之急。横:爱当不当。

店门半开,内有杂物少许,破酒瓶子二三,一曰雪花,二名漓泉!墙上裱了副萧何月下单车追韩信,还有一《兰停集》序!

“下面继续播报天气预报,目前全球天气依然大雾,专家称或与2月初银河系一未知黑洞爆炸产生某种蝴蝶效应有关,根据预测还将会持续一段时间,各国气象部门已经成立联合研讨会,经研究后大雾无有害物质,呼吁市民不必过度紧张,保持正常作息即可,莫造谣,莫信谣,莫传谣……”

一个二十三四岁白衣少年躺在当铺内柜台后边太师椅上,不高不胖不瘦,长相平平无奇,无精打采看着老大脑壳彩电播报的天气。

“娘希匹,去你奶奶个腿儿,一个月了,足足一个月了这银河系崩个屁竟让地球一个月了还大雾弥漫,能见度最多不过二十米,我这生意还要不要干下去了?”少年看了六点半的天气预报后伸着懒腰吐槽道。

店子虽是杂物破烂多,但还算整洁,柜台还有烟酒饮料出售,同时也是维持店铺的主要来源。

“帅哥来电话了,帅哥来电话了!”铃声突然响起,少年又从垃圾桶捡起被他一天玩腻了的手机。

“喂妈,吃饭了啊!”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温柔的声音:“哎,平安赶快回来吧,今儿个你爸生日,早点吃饭,大雾天气路上小心啊。”

“行嘞,知道了妈,蛋糕我订好了,再整瓶酒鬼回来吧!”

“莫要浪费钱,你赶紧回来哈,锅糊了,就这样啊!”

少年姓封名平安,23岁半,四流大学毕业生,下东莞厂里实习了半年多便跟周扒皮经理闹翻了,自以为年轻不愿当厂狗,向往诗和远方,进过传销,反向洗脑了二把手带大家吃空饷最后组织倒闭了……年初回来用父母亲留下的老房子开了当铺,如今,已在倒闭边缘……

封平安一想起那在工地小包工头的父亲五十岁生日又来了些气力快速起身关电视。

“哎,老板等下关门!”正在拉卷闸门的封平安被一声音叫住了。

这是今天来第一单生意。

“哦?叔买烟?”来人是一四五十岁中年。

中年人从雾中跑来,手里拎着一个红塑料袋子,一把丢柜台上:“不买烟,看看这值多少?”

封平安见来了生意,忙笑去打开袋子,里面却是块塑料石头和一个酒瓶子,还是空的。

“叔,咱这不收酒瓶子。”封平安眼珠子一转朝这有些醉意的中年婉拒。

中年兴是仗些酒意,又或是真的懂行:“行了别装了,咱不会讹诈你的,乡里乡亲的,说吧,这个空毛台瓶子值多少?53度飞仙,14年的,包装无损,能换包华子不?还有这玉石,我前些天从泰山上捡回的。”

“额,我看看这石头。”封平安其实还是第一次收石头,至于酒瓶子,这行懂的都懂。

封平安拿起这块九边形不规则石块,巴掌大,略轻,一股塑料感,但却又有些许冰凉,仔细回味又有温润感,石头通体洁白如这外边的雾气,似乎再白点便要化玉了,内部有一小团紫色烟丝,像极了小时候玩的玻璃弹珠内部,说白了就是工业产品。

“一包华子,不能再多了。”封平安倒是老道,这与他从小生活环境有关。

中年醉汉似是假醉:“不不不,这可是泰山上的奇石!”

封平安计算了下这单没啥赚头也没什么兴趣了:“叔,这瓶子估摸现在也就我还收了,还不知真假呢,还有这石头,泰山塑料厂边捡的边角料吧?”

中年人一下子不服了:“这还会是假酒不成?老喝酒人的事,能喝假酒?不信你闻闻我身上这味儿,看是不是毛台!至于这玉石嘛,嘿嘿,意思意思,我也没骗你,确实泰山上捡的。”

“一包华子两瓶雪花!”封平安直接拿出了烟酒放柜台上。

中年醉汉这时有些为难了起来,大雾天气他跑长途货运的,失业一个月了,房车俩货哪还抽得起华子,在心头暗自挣扎了下,咬了咬牙饥渴道:“我要三瓶。”

“得得得,今天第一单也是最后一单,当是交了友这个朋友了!”封平安顺手拿了瓶漓泉放那红袋子去递给中年。

中年一愣,醉眼看了看真诚笑着的封平安,叹息一声也就接过走了回去,顺道又隔壁买了包咸花生。

封平安将瓶子随手丢一角落拿起石头,一边上了二楼一边感叹:“唉,我这是造了什么孽啊,人到中年还没初恋,一无所有学人创业,赔了个精光,同学已月入七八千!”

二楼是一个大单间,老实木家具已经泛黄,老式绿台灯摆在书桌上,近前有许多书,什么军事历史诗词心理甚至玄学都有,爱好较广,可以看见阳台上还有个立式沙袋,被打凹了。

封平安随手将石头丢窗前书桌上,上面也有些乱七八糟的石头,窗没关便急着下去了。

当关好当铺门时,发现雾气又重了些许,能见度不过十七八米。

封平安推出一辆旧电动车,这是他高中时包工头父亲送的,插上钥匙戴好头盔放眼望去又不免骂了起来:“什么鬼劳什子雾气,就是保气,我这改装能跑两百码的小刀在这竟毫无用武之地了,幸好当时明智没买大奔!”

封平安发现雾气越来越浓了,平时车水马龙的大街道也只有些电动车在称霸,买了保险的货运车也不敢挂上二档!

“倒是安静了些。老板,蛋糕好了没?”封平安走进一家欧麦阳光蛋糕店,店里倒是忙活,人毕竟一闲吃就成了主流享受。

取了蛋糕之后他又慢慢骑了回去,原本十分钟的路近期他硬是骑了二十多分钟不止。

“妈,我回来了!”

一回到家便闻着炖红烧肉味道了。

母亲陈莞兰从厨房探过头来见他手里酒笑骂:“叫你莫要浪费,这酒不便宜吧,这么大了还不知道存钱娶媳妇。”

陈莞兰是个四十多岁瘦瘦的很有气质的女性,平时应该是会做些简单的保养像三十多岁,一头半短发,眼角有鱼纹声音极近人。

封平安放好蛋糕顺手抓了块桌上的酱猪蹄,嘿嘿一笑:“浪费啥,五十大寿哩!妈手艺果真是天下一绝!”

“以后别整这些花里胡哨的,赶紧去收拾下,你爸快回来了。”

“欧了!”

少倾,一辆哪都响的皮卡声传来,三五分钟后一个五十岁壮汉便走了进来。

“爸,生日快乐啊!”封平安看向他开心眯眼笑着。

“臭小子。”壮汉没多说什么,但眼里神色极为复杂感动。

陈莞兰端出红烧肉道:“别愣着了,正德赶紧去洗把脸吃饭了,一身灰头土脸的,平安可是给你买了好酒。”

“哈哈,平安就是懂事,知道我好这口!”

七点半,外面雾天已经大黑,但透过一些点点灯光还是能够知道雾有多大。一家子坐桌前吃喝着,液晶电视里播放着新闻,基本全都是大雾造成的影响,最直观的便是国家经济损失每月达几百亿,虽然正常生活没问题,还有些国外的,例如南极观测站传来消息,极地雾气较小,但动物却异常活跃,甚至有北极熊袭击了美利坚国的科研人员。

然后便是引用外网一段视频,一个70多岁小胖金发老头,系个红领带双手弹风琴似的在白宫里发言:“这场大雾没有任何危机,对我美利坚国人们的自由造成不了任何阻挡,该聚就聚,这场大雾将在六月彻底消失,没有人比我更懂大雾!什么什么专家?这是个坏记者,来人把他叉出去。”见他双手一摊,画面又转去了国际联合专家的采访了……

“娘希匹,这大雾一个月了怎么还不散,今天干活差点撞了车。”父亲大口吃了块红烧肉极为享受。

封平安有些担心,父亲之前干大工地的,现在因为大雾只能接些相对安全的地面工程,但他还是不放心:“爸,要不先停几天吧,别出了安全事故那一夜回到解放前啊!”

“唉,我也不想啊,可手底下一众兄弟要饭吃呐,房贷车贷孩子老人都指望他们呢,这干了是有可能,但不干那是一定回到解放前呐。”父亲仰头喝了半杯感叹。

陈莞兰也是了解这其中难处,直无奈摇头,给封平安夹了筷子菜抱怨道:“这鬼雾气,简直闻所未闻,那黑洞爆炸影响这么大嘛,隔了这么远。”

“专家说兴许是产生了什么引力震荡,影响了大气层,让地球自己转几个月就恢复没事了,问题应不大。”封平安说道。

这些天多了许多闲人,成天都在讨论这雾气,二月初观测到一个未知黑洞爆炸,三天后便下了倾盆大雨一天一夜,随后全世界人们便发现生活在了雾中。近期还发现手机论坛一些闲人组织了什么团体,尽是些末世论,封平安也挺感兴趣……

“爸妈,待会儿给莹莹打个电话吧,看她大学挺忙的,很少跟我聊天了。”虽然因天气影响了许多事,但通信倒是完全没问题。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天空也尽是茫茫混沌,父子俩都喝得有些许醉了,父亲看着封平安感慨万千红着眼胡乱说着什么:“嗝!平安,这十多年来你待我和莞兰我们都看在眼里,你是个好孩子,我杨正德能有你这儿子也三生有幸,况且鹤年兄弟与我家有救年之恩,他和素素当年无缘无故失踪,我没能力找到他,但一定要把你亲儿子待的!”

陈莞兰打了杨正德一下:“喝多了就别喝了,说这么多干嘛,平安的真心咱还不知道不成,唉,只是希望素素俩没事才好。”

“爸妈,说这些干嘛,我就是你们的儿子,别想太多,来,吃菜。”

封平安笑得很自然,内心却不是滋味,是的,杨正德和陈莞兰不是他亲生父母,而是他亲生父亲封鹤年的朋友,有过救命之恩。在他十岁那年,父亲封鹤年和母亲林素素是国家特殊部门考古学家,接到了一个任务,将他寄养在杨正德家,从此便没了音讯,只留下封平安和两层老房子。

在封平安举目无亲时,杨正德夫妻便把他当亲儿子对待,供他上学。

“不说那么多了,我给莹莹打个电话吧。”封平安毕竟二十多岁人了,也懂得所有,拿出华米手机便给妹妹杨莹打出Q视频。

杨莹前天便去了江怀读大二,长得高瘦可人,一个马尾淡裙活脱脱校花。

深夜,封平安盯着窗外心情十分难过,想哭,曾经恨过亲父母,后来懂事了便只想他们没事能回来,曾经叛逆打架过,但杨正德夫妇用真诚的爱感化了他。

现如今生意场失意,手头缺钱枕头缺人,同学一个个打工人上人,唯有自己前路茫茫。

想着想着便睡了去。

——

作者有话说:

写的老套无奇,大家见谅见谅哈!小生才识浅溥大家有什么问题都可以指出鞭策一二!由于想到啥写啥,进度也较慢,啰哩啰嗦的还请诸看客饶恕一二,嘿嘿,谢了谢了!

>>>点此阅读《开天纪》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