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文学
经典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求茅山道长传小说免费资源 主角名叫穆桂英,古人云在哪看

小说:茅山道长传

小说:悬疑

作者:酒入愁肠

简介:行走在人鬼莫辨的江湖,讲述一段稀奇古怪的民间鬼事。世人都知道有这样一个群体,他们能够断人生死,点破天机,下阴曹过地府,拘鬼灭灵,历经过许多平常人闻所未闻的凶险离奇的事件。我叫王狗蛋,叔叔早年在茅山学道,是一位阴阳先生。我幼年时看到一个个的苦主找到叔叔,又亲眼看到叔叔是如何化解灾厄,使人度过难关。而随着我的长大,守护一方平安的重任也渐渐落到我的肩上……

角色:穆桂英,古人云

茅山道长传

《茅山道长传》第3章逃离免费阅读

叔叔悄悄地领着我,绕过那个转角。我转过山体,向前看去,立时吓得眼神都呆了。

眼看着有一个戏班子穿着花花绿绿的戏服,在一个土台子上伊伊咋咋的唱戏。

而台下还有几百号人正在津津有味的听戏。不对,或许说成几百号鬼更为合适。

叔叔一边提醒我机灵点,一边牵着我的手往那戏台子边上走去。等我们快走到那人群中时,只听见一个苍老的声音从后边急迫地叫住叔叔,仁杰,你怎么到了这里。

我当时也是吃了一惊,心想着这不还没到那观众群中吗,怎么还有鬼在这边上。

哪知叔叔转头一看那人,倒头便跪下,随后又规规矩矩地叫了一声爹。我此时大为疑惑,并不知道那个老人正是我的爷爷。

那老人逐渐走到我和叔叔跟前,笑眯眯地打量着我俩说,你们两个兔崽子,这里可不是好玩的地方,这是给鬼唱戏的地方,不是给人唱戏的地方,来这里干什么。

叔叔见我还是疑惑,便对我笑着说,狗蛋快叫爷爷啊,这是你的爷爷,他老人家在世的时候你还不记事,所以也不认得。

我一听是已经逝世的爷爷,恐惧便消散的一干二净,跪下磕了三个头,欢喜地叫了一声爷爷。

爷爷也是很高兴,应了一声,说自己多想见我,但叔叔总是不肯,怕是吓到我。又说,你看爷爷虽然是鬼,但狗蛋这不是叫的很亲嘛。

叔叔没有接话,严肃地问爷爷说,爹,这鬼唱戏是怎么回事。那连锁在村里好好的,怎么给勾引到这深山了,给取了魂魄。那些鬼戏子也没必要害他啊。

爷爷这是恍然大悟,原来我们是因为这才来看鬼唱戏的。

爷爷看着前面的唱戏的,长叹了一声,说不是那鬼戏子想让连锁来,而是他的家人们想让他来啊,哎!真是造孽。

叔叔又问怎么回事,爷爷不答他,说连锁就在前面,让我们一看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叔叔不在追问,转而又问爷爷在此间过得是否顺心。爷爷笑着说道,亏你给我找的好墓穴,冬暖夏凉,住着很是称心。

叔叔和爷爷又说了几句闲话,期间爷爷也问过我的情况,我都一一回答他,看得出他很是开心。

叔叔和爷爷谈了一会,便对爷爷说,爹,咱们先别谈了,我去那里看看是怎么回事,能不能把连锁救回去。

爷爷苦笑着说,难啊,这件事本不是外人可以干涉的。叔叔又说,连锁年纪那么小,还没长大呢,这么死了着实可惜。

爷爷见他不听劝,就对叔叔说,你的脾气从小就硬,这样的话你就去吧。

叔叔对爷爷告了别,便带着我往戏台子中间走去。叔叔从地上抓了两把泥土,说是让我含在嘴里。

古人云:入土为安。我知道这种做法能够隐藏自己活人的生气而不被那些鬼发现,于是便接过了叔叔抓来的泥土含在嘴里。叔叔此时也一把将土含在嘴里,并示意我跟紧他。

那个戏台子被群山围绕,周围没有一点人烟,可当中却是热闹非凡,若是不知道的人见了,肯定会吓的半死。

转眼间,我和叔叔就来到那鬼听众的中间,我两个各自找了一个土堆坐下,叔叔显得也不着急,在那细细地品味戏曲。

台上唱的正是杨家将的故事,好的刀马旦往往是一亮相就是满堂彩,眼看着穆桂英这个角色登台,就引得台下有着一片喝彩。

我睁眼来看,那艳明的铠甲,美轮美奂的扮相,技艺超所以群的武功,还有那直透人心里最深处的唱段……渐渐的使我沉醉不已。

后来叔叔告诉我说,这鬼唱戏和人唱戏在表演上从来都是不敢含糊,因为你一换上古代人的戏服,就会有真正的神灵来看你扮演的怎么样,所以也能回答现在的戏曲表演即使没有人听,也会表演到最后,因为保不准会有神灵来听呢。

所以我听着那刀马旦穆桂英的唱段时觉得和人唱的没什么区别,这些鬼戏子生前都是戏曲的行家,即使是变成了鬼也能将功夫发挥的淋漓尽致。

其实,这些鬼戏子也值得尊敬,他们放弃了投胎转世的机会,就是为了保留对戏曲的热爱,又能为台下的这些孤魂野鬼带来欢乐,何乐而不为呢。

我看叔叔时,他也在细细品味着戏曲,但是他又趁着间隙,往周围瞟。

我猜他是在找寻连锁的所在,我明白了叔叔的意思后,也暗自自责,狗蛋啊狗蛋,你是来干什么来了,戏什么时候听不行,连锁的命可只有一条。

于是我不再听那戏曲,仔细地寻找连锁是不是在周围。叔叔个子高,坐下的时候也比我看的远。

我看他紧紧盯着前面的一排鬼,我顺眼看去,依稀有连锁的影子,心想必是连锁无疑了。叔叔拉拉我,示意我跟他过去。

连锁坐在那个戏台下的正中位置,叔叔拉我到那戏台子的左边,正好能看见连锁。

刚才在后边看不清连锁,到了那个位置才能看清。见他面如土色,呆呆地看着那戏子,而旁边一男一女则满脸笑容拉着连锁的胳膊,让他动弹不得。

此时的我大为疑惑,不明白那对男女为什么要抓着连锁不放。

而此时叔叔才全明白了爷爷的意思,原来是连锁的父母将连锁引到这里来的,我问叔叔那两人是谁。

叔叔告诉我是连锁的父母,说完又叹了一声气。

我听了此话也是震惊不已,心想天地下还有这样的父母,竟然忍心把孩子带到这里来“听戏”?

叔叔见了此景,也是沉默着思量对策。叔叔此时三十岁,离家的时候是十岁,那时一定是见过连锁的父母的,或许二人还是小时候的好朋友。这下故人相见,却有着一件极为棘手的事。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只是看着叔叔,看他有什么办法。叔叔煎熬了一会,对我说道,一会狗蛋跟紧我,千万别乱说话。

我答应了一声。叔叔又带我绕到后面,慢慢走到了连锁和他父母的的身边。

叔叔平心静气,换了一脸笑容,拍了拍连锁爹的肩膀,连锁爹回过头来,当然也是十分惊讶。

他看着叔叔自然是很熟悉,想了一会,惊喜地叫道,你是土生!土生自然是我叔叔的小名了。

叔叔悄悄把连锁爹引到一边,笑着说,你说咱们这多少年没见了,可巧今夜就就碰见了。

连锁爹看着叔叔,问他说,土生你怎么也死了啊,还跑到这来看戏。我当时没敢说话,

连锁爹所以也没注意到我。叔叔听他问,就随便的含糊了两句,编了几句谎话,又趁机提起连锁的事。

在两人说话的时候,连锁妈好像没有听见似的,仍然在那哄着十岁大的连锁,从眼神中可以看出作为母亲的柔情。

叔叔假意问连锁爸说,连锁那孩子怎么也下来了,连锁爸支支吾吾的,对着关系很好的发小也是说了实话。

原来是连锁妈不忍心让连锁在人世间孤苦伶仃的,便拜托戏班子里的一个成员把连锁勾了过来,好长久地陪着他。

叔叔一听此话,气就不打一处来,连声骂连锁爸糊涂。只把连锁爸骂的抬不起头来。

这时候,连锁也听见了我叔叔的声音,急得哭出来,想挣脱了他妈妈的手跑过来,又大声地叫道,叔,狗蛋,我在这,呜呜,快救我回家!

这时,连锁妈一听见连锁说出此话,猛然间脸色突变,一个巴掌打在了连锁的脸上,只疼的他哭也哭不出来,又把他拉进怀里哄着。

我看见此情此景,真正是让我当时幼小的心灵难以承受,世界上竟然还有这样的父母啊,竟然为了一己之私,把孩子囚禁在这狭小的空间,而剥夺了他广阔的天地。

叔叔看见时也是十分心疼连锁,又劝连锁爸说,这孩子在阳间生活的好好的,你们把他弄到阴间,岂不是太自私了吗?应尽早让连锁还阳活命,晚了就来不及了。

连锁爸也不知道如何回应,只是说是孩他妈的意思,自己做不得主。

我当时听见这话真是气的不得了,心想着还有这样当爸的。孩子妈想念孩子,多回去看俩眼也就罢了,怎么能狠心以这样的形式把他带到自己身边呢。

叔叔看劝不动他,正想着怎么把连锁带回去。哪知这时传来一个老太太的声音,撕心裂肺的说,今日我看谁敢把连锁带走。

我和叔叔回头看去,我倒是不认识,叔叔却认得是连锁的奶奶,一把垂暮之年。

哪知连锁他奶奶这么一喊,周围的鬼听众都齐刷刷地往这边看,戏台子上的演员也都停下,直勾勾眼神看着台下发生的事。

而这时,叔叔还想对他们分辨是非,哪知那些鬼突然都变了模样,一个个的仿佛都变成了去世时的模样。

连锁他爸是被山贼杀死的,当下也是脖子上流着鲜血,眼珠子瞪得楞大,嘴中淌着口水和血。

其他人也有死状极惨的,一瞬间,一个热闹的戏场仿佛变成了一个修罗场。

叔叔一看此景,知道说理无用,便一把拉着已经惊呆的我,又奔到连锁妈的面前,想从她的手中抢过来连锁,而连锁妈此时竟然没有阻止,反而把连锁往我叔叔怀中一扔。

叔叔来不及多想,从包袱中抽出法剑,大喝一声“敕”,只见一阵金光闪过,众鬼都被挡住。

叔叔一个胳膊夹住我,一个夹住连锁,又把剑往半空一置,一个箭步冲了上去,御剑飞离了这险恶的地方。

在还未飞走时,我看到连锁妈并没有变成死时的模样,还是如生前那样,满目慈祥地看着连锁。

我又同时看到连锁妈和连锁都流着无声的眼泪,而这其中的意味可能会让人一辈子去体会。

随着飞剑的远离,我看到鬼唱戏并没有受到什么影响,依旧的欢天喜地,底下的喝彩声不断,仿佛我们从未来过。

而那些戏子又在为那些孤魂野鬼继续讲述着人世间的悲喜故事。

——

作者有话说:

>>>点此阅读《茅山道长传》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