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文学
经典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夺爱最新章节 夺爱免费阅读

小说:夺爱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默瞑

简介:他捡到毫无记忆的她,给她起了个名字:宋爱家。
她爱上了这个并不霸道的总裁,却不敢向他表白,因为她的善良。
可是他说:我不在乎你是谁,只要你愿意,我可以为你赴汤蹈火,因为我的名字叫赵鸣铎(明夺)。

角色:赵鸣铎,小王

夺爱

《夺爱》第3章 我是谁?我在哪?免费阅读

“嘶!”剧烈的疼痛让她睁开了眼睛,映入眼帘的是一片惨白的天花板。

“这是哪儿?我为什么会在这儿?我这是怎么了?”头痛得受不了,她下意识地抬起右手,想去摸一摸,却发现手上扎着针头,针头连着旁边的输液瓶。

她换了左手去摸,却摸到头上缠着的纱布。看来她这是在医院里。不顾头上和肚子上传来的剧痛,她茫然张望着想要找个人问问。

这间病房布置得很温馨。果绿色的窗帘,让透进来的阳光都带着一丝清凉,窗边靠墙摆着一张沙发,沙发前的茶几上,一只白瓷花瓶里插着一束鲜花。

从花朵鲜艳欲滴的颜色上看,应该是早上才插的,床边的洗手间里传来一阵细微的水流声。

她这边正打量着,水声一停,随着轻悄悄的开门声,一个看上去50多岁的妇人走了出来。

“宋小姐,你醒啦?”她惊喜地说着。“哎呦,我这几天还一直担心来着!小王每天一个电话来问你醒了吗?还好,你总算醒过来了,不然我就要被他吵死了。”

“请问…,您是谁?我怎么啦?”她有些迟疑。

“哦,你叫我珍姨好了。你被小王的车撞了,是他和少爷把你送到医院来的。你都躺好几天了…”

她嘴里絮絮叨叨地说着,走到床头边去按呼叫铃。

“宋小姐?是说我吗?小王是谁?少爷又是谁?还有这个阿姨,我认识她吗?她是我什么人?”

这么多的问号在她脑子里叮叮响着,她脸上的神情更茫然了。

珍姨看着她皱着眉头发呆,担忧地问:“宋小姐,你感觉怎么样?还痛是吗?你再等等,护士马上就来。”话音未落,一个年轻的护士小姐推门走了进来。

护士小姐询问了一下她的情况,又给她做了一些简单的检查,然后转身离开了。

她挣扎着想坐起来,可是腹部的疼痛,让她抽了一口冷气。

“别动,宋小姐,你想起来是吗?我来帮你!”

珍姨走到病床旁边,把床头升了起来,给她找了一个舒适的角度,让她斜躺着。

“珍姨,我姓宋吗?我怎么什么都想不起来了?”她轻轻摸着头。

“别着急,你撞到头了,医生说你脑子里有一大块淤血,越想头就会越痛的,慢慢来吧!哦,对了,我还要给小王打个电话,不然他又要来问了。”说完她出去了。

过了一会儿,她回来了。

“宋小姐,下午医生会来给你检查,到时小王和少爷都会来的。你要不要吃点水果?要不我给你削个苹果吧?”

她摇摇头:“珍姨,我真的姓“宋”吗?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们也不知道你姓啥呀,你当时还昏迷着,少爷就说叫你‘宋小姐’好了”

珍姨是个健谈的好阿姨,她的热情让她感觉自己一瞬间比警察还了解珍姨的社会关系。

她说她的少爷名叫赵鸣铎,是一家大型上市公司的老总,开车撞到她的小王叫王宇阳,是赵鸣铎的司机。

而珍姨本人则是赵鸣铎家的保姆兼厨娘,在赵鸣铎很小的时候就在他家帮佣了,她的丈夫老李是赵鸣铎的管家。

至于她的车祸,珍姨了解的倒是不太详细。

“你是从一辆车里冲出来撞上小王的车的,当时跟你在一起的还有三个男的,少爷要小王把你送到医院的时候,那几个人却跑了,现在小王和警察都在找他们呢。”

“唉,这男人再不是东西,你也犯不着做傻事啊!还好你遇到我们少爷,他可是个好人!” 珍姨用这一句充满自豪的话作为她的总结陈词。

是啊!比起她口中那几个弃她而跑的男人,她的少爷真是个大好人。

可她真的是被抛弃的吗?听珍姨话里的意思,她是想不开才朝小王的车子撞去的,那她为什么要自杀呢?她到底是谁呢?

脑袋里一阵一阵的刺痛和肚子上火辣辣的灼痛让刚醒来不久的她浑身不舒服。

珍姨看到她脸上露出痛苦的神色,忙安慰道,“别着急!医生说你脑袋里的瘀血消掉了,就能想起来了。”

看到她醒了,护士小姐来给她安排了几项检查。

下午上班的时候,病房的门开了。一个穿着白大褂,戴着眼镜,脖子上挂着听诊器的老大夫走了进来,他的后面还跟了好几个人。

她自从醒来后就一直头痛欲裂,身体困得想睡觉,可脑袋里却像是有个锤子在里面敲。

老大夫先询问了几句,又从身后助理的手上拿过各种检查的结果翻了翻,随后让她侧过头,扒开覆盖在头部伤口上的纱布看了看,接着撩起她的衣服下摆,查看了一下她肚子上的伤口结痂的情况。

“赵先生。”他转身面向后面的人。

“宋小姐的伤口愈合的不错,过几天拆了线就可以出院回家了。不过宋小姐腹部的伤口有点深,为了保险起见,我建议最好多住几天。”

“好的。”

赵先生?她这时才注意到老大夫的后面还跟了两个穿西装的青年男子。

一个清雅俊逸、气宇不凡。另一个稍微矮一些,但是一副精明干练的样子。

注意到了打量的目光,赵鸣铎转过脸来对她微微点点头。

“这位小姐,您能跟我们说一下当时的情况吗?虽然调出了监控,警方对我们描述的车祸现场也赞同,可是警方需要双方当事人的证词。因为您一直在昏迷…”

“可是我…我什么都想不起来…”她痛苦地皱眉。

这时门又被推开了,两个警察走了进来。

一个警察对赵鸣铎点头示意了一下,然后掏出警官证对她亮了亮:“这位小姐您好!我姓李,您能配合我们做一下笔录吗?”

“可我什么都不记得了。”她摸着头,头更痛了。

“那您能说一下您的姓名,家庭住址,身份证号或车牌号吗?当时和您在一起的还有三位先生,我们需要找到他们了解一些情况。”

“我真的想不起来。你们别问了,我什么都忘了!”

看着她痛苦地捂着头。李警官抬头与赵鸣铎对视一眼,然后双双把眼睛看向老大夫。

老大夫了然地说:“从片子来看,她头部的瘀血有一部分已经被吸收,但还有一点压迫了她的一部分脑神经,这会让她造成短暂性的失忆。”

“那她什么时候能想起来?”李警官急急问道。

“瘀血被吸收完了自然就能想起来了。”

李警官失望地站起来,嘴里喃喃道:“这可怎么结案呢?只能先按交通事故处理了。”

——

作者有话说:

灵魂三问,还有一问是啥?

>>>点此阅读《夺爱》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