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文学
经典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李翰林,刘氏小说《明朝:我真的没想带朱棣造反》在线阅读

小说:明朝:我真的没想带朱棣造反

小说:历史

作者:浊酒老仙

简介:苦逼毕业班教师工作猝死重生洪武末年担任新化县令,本以为是高端开局,结果还是摆脱不了上辈子的命运——苦逼!
算了,老子罢工!朱棣小儿,建文帝削藩迟早会把你玩死,小爷我带你造反如何?

角色:李翰林,刘氏

明朝:我真的没想带朱棣造反

《明朝:我真的没想带朱棣造反》第3章 无头尸免费阅读

翌日,李翰林早起去了县衙客房,客房之中住着的正是王家父女,这件事情从头到尾都是宁恒之错,但即便官府明察秋毫也照样收拾不了宁恒。

李翰林虽是穿越而来,但明朝官府中的道道他又何尝不懂?只是这宁恒太过嚣张,竟然想利用官府撑腰帮他强抢民女,简直是丧心病狂,猪狗不如,真当县令是傻子?

入室强奸事后还想要官府给你发个结婚证?这世间哪有这个道理。

从一开始李翰林就没有想收监宁恒的意思,只是在招供中打了他几板子,收监可用钱财免,但活罪难逃,这就是两面为人。

如果真收了宁恒的监,不但会得罪全县GDP贡献最大的宁家,而且刘氏父女也会遭来杀身之祸,为了保全刘氏父女和不得罪宁家,这一回他扮演了和事老的角色。

从头到尾刘氏父女都是受害者,宁老爷所给之钱银李翰林也肯定会如数转交,三十两纹银可是六万铜钱,完全可以让其离开新化县城到别处安家。

客房转角便到,见县令亲自到来,老汉父女战战兢兢的跪拜迎接,甚是防范。

“王老伯!今日前来还是为了昨日之事。

这里有三十两银子,还请您拿上银子速速离开本县,最好是离开宝庆府。”

李翰林脸上挂着关怀与担忧,平静的说道。

“离开?我们祖祖辈辈都在这里,离开……”

离开新化王老汉都十万个不愿意,更别说离开宝庆府,人离开容易,最难割舍的血脉亲情。

“大爷,您听我说。

此案证据确凿,本县完全可以将宁恒收监,但接下来遭殃的是您和王宝玉。

宁家既然能控制新化县的漕运,难道没有特殊手段?相比于背井离乡,活命才是更重要的。

县衙能保护你一时,保不了你们一世。”

老汉的脸色一瞬间变得乌黑,手脚也不自觉的颤抖,双脚不自然的下跪:

“谢谢青天大老爷,谢谢青天大老爷,您是个好官啊!”

开始还看不透其中缘由,但李翰林这么一提醒老汉终于知道了其中的利害关系,这才知道眼前的这位大人是个好官。

“好了,多谢之言就莫要多讲了,日后若是有缘我们定能再见。

刘小女遭宁恒玷污,十里八村恐怕都已知晓,以后还如何嫁的了好人家,离开新化对她来说不是坏事。”

古代贞洁这东西看的很重,失去贞洁的女人会被人嫌弃,若是换到现代也就那么回事,毕竟还有老实人做接盘侠。

……

后衙。

假山险峻陡峭,凉亭小巧精致,绿植茂盛美丽,后衙花园虽小但五脏俱全,偶尔游览行走,令人心旷神怡。

“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

宁恒案告一段落之后,这几日李翰林便无事可做,每天是琴棋书画乱搞一通,没有手机的日子着实难过。

闲,闲的蛋疼。

送走王家父女的那一刻,看到父女俩那感激的眼神,李翰林是满足的、快乐的,这就是人民群众的纯朴感情。

“大人,出命案了!”

或许是品读李白大的作太过投入,衙役到了身边李翰林都未曾发觉,听到声音,闲情雅致立马散到了九霄。

“命案?死人了?”李翰林后背一凉,吓得一哆嗦。

什么都不怕,怕的就是死人,而且还是被人杀死的。

“哪里?”

“栗山附近,一老一小,尸体已经发臭,死了好几天了,而且还是无头尸。

尸体藏匿极好,尸臭漫天,才被上山劳作的农夫发现。”

“一老一小,无头尸!”

李翰林似乎想到了某种可能,但这种可能立马被否决,因为地点对不上。

不管情况怎么样,还是得去现场看一下,既然是杀人,那凶手可能在现场留下了蛛丝马迹。

“立即封锁现场,通知仵作先行,我随后就到!”

栗山地处新化西南,山高地少,交通闭塞,人口稀少,土地贫瘠,除了土生土长的本地人,鲜有外人到来。县衙近十年的卷宗之中,栗山案件也最少,即便是有也是丢牛丢鸡的小事。

李翰林骑快马两个时辰才到达凶杀案现场,下马之时众人已经是口干舌燥,一到现场尸臭便扑鼻而来,让人倒胃。

“这不就是前几日的王家父女吗?怎么会在栗山遭了难?”

不用衙役确定身份,李翰林通过着装一眼便识破了二人身份,凶手之所以砍去二人首级想必也是为了让官府无从查起。

难道是宁家?这有点不太现实。

宁家掌握了漕运码头,区区三十两纹银还不足以让其杀人灭口,更何况还有自己做中间人,但不管怎么样宁家的嫌疑最大。

“大人,查清楚了,栗山这几日无失踪人口,这两人是外地人。”

来报的是张兴,也是捕快的头役,负责捉拿罪犯、搜集证据、传唤被告、证人等工作。

听了王兴的汇报,李翰林点了点头,似乎对结果已经有了判断。

“张头,此案复杂,任何蛛丝马迹都不要放过,既然此案无从查起,那我给你几个建议。

第一,这里肯定是第二现场,你务必查出凶手来去的路线,看路线上是否有蛛丝马迹。

第二,去附近的河塘湖泊碰碰运气,看死者的头颅是否被丢弃在附近。”

无头尸的主人很有可能是王氏父女,但王氏父女当初是往南而不是往西,从方向来说已经反了。

既然是杀人肯定会有搏斗的痕迹和大量血液,很显然这里不是第一现场。

“是!”

天色不早,王兴带着身边弟兄领命而去,不敢耽搁片刻。李翰林鼓起胆子蹲下身子掀开草席仔细的打量着这两具无头尸,本来未抱什么希望,但在女尸的胸口却意外发现一块樟木牌子,牌子之上还刻着一个“肆”字。

这不像是女子之物倒更像是一种特定身份之人持有的物件,极有可能是凶手之物,可光凭一个刻字的牌子是无法断定凶手身份的。

李翰林没有细想只是叫身边的仵作将此物收集,趁着王兴外出搜寻线索,他又在现场闲逛,但无所获。

“大人,您果真是神机妙算,有大发现。

>>>点此阅读《明朝:我真的没想带朱棣造反》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