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文学
经典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完整版《我追的CP每天按头喂糖》祁瑞泽,祝妍txt下载

小说:我追的CP每天按头喂糖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只想吃青菜

简介:(多对CP向+甜宠+悬疑+重生)
作为圈内冉冉上升的女团主唱,居然被自己的绯闻对象祁瑞泽推下海!
重生后的桃旎决定要跟对方势不两立!
没想到,CP系统来了句——
1、推你的另有其人
2、CP继续组,发糖越多生命越长。
桃旎泪流满面,祁少!我能抱紧你大腿吗?
我来个泰式假摔你能接住我不?

角色:祁瑞泽,祝妍

我追的CP每天按头喂糖

《我追的CP每天按头喂糖》第2章 他居然撩我…的头发?免费阅读

“吃糖?”推门进来的慕嘉谊诧异地看着祁瑞泽,一起工作那么多年没想到一向高冷的老大突然想吃糖?

祁瑞泽没有继续这个话题,向刚刚进来的慕嘉谊问道:“座位表拿到了吗?”

“这么点小事怎么可能难倒我。”说着顺手把手中的表递了过去。

祁瑞泽看到两个组合并排而坐的安排,对于电视台的目的了然于心。

“会不会吓到了小家伙了?”祁瑞泽回想起刚刚站在她旁边回答问题时,桃旎连眼睛都没眨,直愣愣地看着他,觉得有点好笑。

“嘉谊,你去跟电视台说一声,我们换个座位。”

作为圈内顶级流量的存在,像换座位这样简单的事电视台一般不会拒绝。

“我们坐哪?”向远州随口问了一句。

“坐后面。”

————————————-

随着各家爱豆进场,坐在后面观众席上的粉丝们欢呼声一浪接过一浪。

直到压轴出场的NIMILS和QOTOS先后入座,进场音乐都被粉丝们的尖叫声所盖过。

看着祁瑞泽和队友迈着大长腿坐到后面,桃旎的心有点忐忑起来。

前后座?要不要做点啥发点糖?

五天的生命值虽然解决了燃眉之急,但那也转瞬即过。如果能趁着现下的机会制造点什么,多发几颗糖,起码接下来一段时间都不用发愁了。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生命值1个月。

桃旎暗暗给自己鼓劲,“到底怎么做才能发糖呢?”

总不能直接过去抱住他吧?真这样做了估计她还没走出这个大门就被他的粉丝围攻死了。

正当她苦思冥想怎么制造点粉色事件时,后脑勺一撮发尾好像被扯了一下。

以为是不小心勾到了衣服后面的扣子上,她随手拨了一下头发,没想到牵扯的力度依然没有减退。

“不会是缠在一起了吧?”桃旎顺着牵扯的方向摸过去,没想到居然碰到一个温暖的软软的…?

那一刻,桃旎意识到什么,瞬间收回了手。

一旁的祝妍见她神色不对,忙问:“怎么了?”

桃旎轻轻摇了摇头,勉强笑道:“没事。”

发尾被牵扯的感觉还没消失,她心跳得有点快。

刚刚,指尖传来的那种触感,分明是人的手指!

这一下子,桃旎是真的不敢动了。

如果没有记错,刚刚QOTOS进来的时候祁瑞泽走在最前面,也就是说他现在坐在最里面,也就是她的正后方。

那就是说…他…他居然在玩她的头发!?

怎么会?

怎么敢?

现场那么多粉丝,艺人席前面还有3个摄像师不断移动拍摄,他怎么可以?被人发现了怎么办?

祁瑞泽看着浑身僵硬的桃旎,低下头,额前的刘海遮住眼中的笑意。

还真是吓到了呢。

看到座位表后,他的脑海里就浮出一个想法。

很大胆,但未尝不可。

艺人席的设置是阶梯级,前后挨得很近,再加上每个艺人都会发一条毛毯,种种因素加起来脑海里那雏形的想法越发成熟。

果然。

她那大波浪卷发的触感真好。

就像上好的锦缎,柔顺丝滑,微翘的发尾顽皮地绕过指肚,如同野蛮生长的藤曼缠绕上他无名指上的戒指。

调皮。

私下无人的时候,她是不是也会如这段秀发,缠上自己?

眼神一黯,祁瑞泽深呼吸了一口,有点不舍地放开手中的秀发,抖了抖一直拿来遮掩动作的毛毯,摊开放在腿上,身体往后靠了靠,仿佛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感受到发尾的牵扯力散去,桃旎感觉自己才敢大口吸气。

吓死了。

祁瑞泽到底怎么回事?

桃旎脑海中搜索重生前关于他的记忆,但是没什么特别的地方。

重生前他们的绯闻就炒了三个月,同台的机会屈指可数,私下里更是没见过面,可以说他们就是一直存活于粉丝口中的CP。她到临死前都不知道为什么双方公司会安排他们炒作。

可如今,祁瑞泽不仅主动配合发糖,而且还主动撩她…的头发,这到底是几个意思啊?

桃旎很想立即转过头去当面问问他的想法,但她也知道那不现实,只能继续装作若无其事地看着台上其他艺人的表演。

只是,他们都没有想到,某一处暗角,有人把这一幕录了下来,随后立刻把这条片子匿名发送给另一家报社。

当即,原本网上还在为祁瑞泽采访时暧昧不明的回答吵得热火朝天,下一刻就被这条短片瞬间炸开了锅。

“QOTOS的粉丝算是求锤得锤了吧!人家都已经这么光明正大地撒狗粮了。”

“天啊!我就知道,祁瑞泽没否认就是承认!”

“懂了,以后公布恋情就是两个字:你猜。”

两家的团粉和唯粉们见势纷纷反击——

“这么暗的灯光,这么近的艺人席,我家爱豆还手冷捂着毛毯,你们这么造谣有意思吗?”

“众所周知,角度问题,散了散了。”

“请问拍摄的人是在什么情况下拍的?这个角度只有工作人员才会看得到吧?要炒作不提高自家节目的质量,反而揪着我家薅羊毛,呵呵~”

还在观看舞台的两人对此毫不知情,只是【发糖颗数】突然增加了的提示让桃旎很是不解。

【发糖颗数】2

【生命值】10天

???

怎么又增加了?

想起祁瑞泽刚刚的举动,桃旎知道这是糖,但是没有人知道啊,只有她知道,这样也行?

“别发呆了,快轮到我们上台表演了,先去后台准备吧。”莫萤拉着桃旎的手跟着前面队友走去。

舞台上,奋力演出的四个女生绽放出闪耀的光芒。

当桃旎唱到高音时,祁瑞泽扰了扰耳边的碎发,实际上捂住了一边的耳朵,摒除了大部分场外嘈杂的声音,更准确地捕捉到桃旎的音准。

漂亮!

一如既往地稳,就像听CD一样。

祁瑞泽面上不显,眼中却不由露出赞赏的神色。

每年出道的女团不计其数,能唱高音的不少,能把高音唱得这么漂亮并且一直保持高水准的却凤毛麟角。

忘记了从何时开始关注她,或许是某次在车上听到电台播放,或许是打歌时后台电视的放送,又或许是更早。

只是当他开始察觉时,他的心里再也记不住其他女生的歌声,唯独她,前奏一起,他就知道是什么歌了。

摆好ending post,舞台前方按照预定的计划喷出烟花。

“嘣!”

桃旎前面的烟花突然蹦得像人一样高,四周喷洒而出的烟火范围骤然加大,一下子弹到她面前。

“啊!”桃旎吓得低喝一声,下意识用手遮住脸部。

旁边的祝妍连忙拉过她退后,恰好灯光此刻转暗,其余两人立即围上去查看情况。

“旎旎,怎么了?”

“有没有受伤?”

桃旎感到手背一阵刺疼,借着昏暗的灯光看到手背上有一个红印,正隐隐发疼。

“没事什么大事,我们下台再说。”

艺人席实际上离表演舞台很近,所以就算坐在靠后的祁瑞泽也能看清舞台上的事故。

意外?

轻蹙了眉头,脑海中浮现一些片段,心中有一丝不安的感觉闪过。

此时,在后台接受伤口处理的桃旎正忍受着消毒药水的刺疼,手背上被烟花弹出一个硬币大小的红印,刚刚还不觉得什么,回到休息室一看才发现起了个水泡。

“还是得送去医院才行,伤口发炎就麻烦了。”莫萤皱眉开口道。

一旁的诗楠说道:“刚刚经纪人已经去沟通了,电视台说可能是工作人员不小心放多了烟花。”

年末的颁奖典礼时间紧凑,手忙脚乱出点差错在所难免,桃旎也没打算去追究,“没事,我先去趟医院吧。”

G市私立医院。

“消炎药一天三次,明天记得准时来换药。”戴着口罩的白大褂医生帮桃旎包扎完伤口后,吩咐道。

桃旎看着包得像个木乃伊的手,有点不解问道:“医生,我这个伤口那么小,还要每天过来换药?”

她以为在家里自己随便涂一涂贴个纱布就可以了。

戴着金丝眼镜的医生托了一下镜框,语调平静解释:“你这个伤口可大可小,万一发脓就麻烦了,你也不想留疤吧。”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听到可能留疤的桃旎顿时不再嫌麻烦,拿完药就走了。

在她走后不久,医生关上门,拨通了电话,依旧是波澜不惊的语气,“我这清誉都要被你毁了。”

电话那头传来低低的轻笑声,而后才道:“请你吃饭。”

“除了喜酒我不接受任何形式的饭。”

喜酒吗?

祁瑞泽低头看了眼左手的戒指,那丝滑的触感仿佛仍在眼前。

连他自己都不知道的是,此时他眼眸尽是一片常人不能触达的温柔。

“这个医生到底靠不靠谱啊?”桃旎走出医院门口后问旁边的助手。

那医生看上去好像很年轻,这么小的伤口都要每天去换药,这也谨慎过头了吧?该不会是刚毕业的实习生,怕出事儿所以那么紧张。

前面带路的助手一脸惊讶地回头看着桃旎,“你不知道他是谁?”

桃旎满脸疑惑,“我该认识他吗?”

助手一脸震惊回道:“他是咱们G市最有名最年轻的外科医生瞿溪安,之前满大街都是他的报道。听说他是医院好不容易高新聘请回来的,人称外科圣手。”

助手恨铁不成钢地看着桃旎,“别人要挂他的号还得一早排队,这好不容易才加到的号,你居然还怀疑人家的能力。”

桃旎抬手再次看着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的左手,不由感叹一声,天才医生的包扎我看不懂。

第二天,她准时来医院换药。

今天的医生比昨天更加沉默寡言,自她打招呼后整个诊疗室安静地掉根针都听得到。

“该不会昨天怀疑他医术,今天连话都懒得跟我说了吧?”桃旎偷偷觑他一眼。

只见他今天不仅戴着口罩,还带着一顶白色帽子,只露出架着金丝眼眶的双眼。

不知怎的,桃旎越看越觉得这双眼睛有点熟悉。

莫名地感觉很像某个人,但就是想不起来。

昨天光顾着处理伤口,她都没仔细留意医生的眼睛。正当她想多看几眼,他却低下头开始帮她拆绷带。

敛下的双眸专心致志地注视着她的伤口,手上的动作轻柔如同羽毛拂过一般,那专注的模样仿佛在看一件稀世珍宝,桃旎顿时觉得有点局促。

轻咳了一声,开始打量起四周的环境。

今天的诊疗室跟昨天不一样,远离了医院吵杂的前区,在住院部后面一个隐蔽的小院里。

桃旎觉得有点新奇,虽说是私立医院,但是居然有个假山流水的小庭院,难道是平时给住院的病人散步用的吗?

庭院内的小屋类似日式榻榻米的装修风格,从敞开的门可以看到画一般的美景,听着小鸟时不时传来的几声欢快的鸣叫,桃旎觉得整个人都放松了不少。

“嘶”手背突然刺痛了一下,桃旎下意识地缩了缩手,才发现医生正在帮她涂上碘酒,怪不得会痛。

医生见状立即停下手中的动作,沉默了一会儿,放下棉棒,在桃旎诧异的目光下开始用手帮她扇风。

???

桃旎呆住了。

现在医生都这么温柔吗?

不对,扇风能减轻痛感吗?

虽然不是医学生,但是该有的常识她还是有的。医生是把她当三岁孩子吗?

“难道他以为我以为他是故意的?”桃旎有点被自己绕晕了。自己看上去也不是那么小气的人吧,怎么感觉医生好像对她总有点小心翼翼过了头?

桃旎欲言又止,其实她很想说她不是那么不耐痛的人,只是刚刚没准备才缩了手。

只是没等她开口,医生便停止了扇风的动作,开始帮她重新包扎。

这时桃旎才注意到医生的眼睫毛真的很长,又浓密又上翘,凭借多年的化妆经验,她敢肯定绝对没有刷任何睫毛膏。

她戴假睫毛都没那么长!

居然被一个男生比下去了,好气哦!

桃旎心里默念道:真是睫毛精!

睫毛精?脑海里突然灵光一闪,对了,祁瑞泽另一个别称就是睫毛精!

不涂任何的睫毛膏就自然上翘的睫毛被多个报刊曾经多角度截图解析过,她还记得那个标题——真·天然·无添加·睫毛精。

觉察到桃旎的目光一直在自己身上,医生藏在口罩下面的薄唇微微勾起,眼中不自觉露出的温柔更甚。

绑上最后一个结,医生轻声说了句:可以了。

原本低沉的声线裹在口罩里显得更加模糊,桃旎觉得自己快疯了,她居然还是觉得这个声音在哪里听过。

今天是怎么了?这医生怎么看怎么都觉得是个自己认识的人呢。

可是她真的不认识瞿溪安啊。

桃旎匆匆道了谢就离开了,再不走她怕自己忍不住跟对方说一句:咱们是不是哪里见过?

想想都觉得臊得慌,她好歹是当红女团成员,还用这么老套的方式去搭讪。重点是万一医生以为她想撩他怎么办?

>>>点此阅读《我追的CP每天按头喂糖》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