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文学
经典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小月,萧叶小说《快穿:这波操作有点骚》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快穿:这波操作有点骚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方休一醉

简介:阎王旧疾复发灵魂破碎,巨大的鬼力干扰了地球磁场,致使一架乘载着国际上百来名科学家的飞机失事,无一人生还。
什么!只有穿梭各个位面集齐阎王的灵魂碎片才能重新撰写生死簿,让一行人重返人世?
作为华夏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化工博士后,萧叶很荣幸的被委以重任,与死神开启了位面之旅……
【戏精男萧叶vs阎王大大的那些事儿,懂的都懂~】

角色:小月,萧叶

快穿:这波操作有点骚

《快穿:这波操作有点骚》第003章 战神,请留步(三)免费阅读

宽大柔软的香床上,两个人大眼瞪小眼,谁都没有率先开口说话的意思。

萧叶浑身都冒着鸡皮疙瘩。自从刚刚这个男人把“她”拍下来之后,就一直用一种包含了多种复杂情绪的眼神深情的望着他,直盯得他发怵。哪怕被妈妈和一众姐妹们推搡着回到房间,这个变态也没有将视线移开分毫。

【大爷,你确定阎王大人眼睛没病?怎么一个劲看着我,我都被他看得起鸡皮疙瘩了……】

【所以你快点打破这份沉寂吧,我在这个世界找了份兼职,要去收割一下亡魂,就先不陪你了,你自由发挥啊!】

说完,大爷毫不留情地消散了。

萧叶:……我有句妈卖批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勉强挤出一个妩媚动人的笑,萧叶还是决定打破这个诡异的氛围。

“这位公子,需要奴家服侍您休息吗?”

呕……差点被自己嗲里嗲气的声音恶心吐的萧叶却惊奇的发现对面那个男子眼眸弯了弯。

“小月,我找了你十年了……你过得还好吗?”

先不说小月是谁吧,我都当妓女了你问我过得好不好,看来脑子也有病啊。

吐槽归吐槽,聊天要继续。

“公子怕不是认错了人?奴家是梦晚,并非什么小月。”

“我不会认错的,你脖子上有月牙印记,你就是小月!”

萧叶的手不由抚上了自己的脖子,之前梳妆时他就有注意到,林梦晚的脖子上确实有一个月牙印记,还挺漂亮的。但那时候他并没有太放在心上,以为只是什么类似于刺青的东西,为了增添美感而弄上去的。

【怎么难道这玩意还有故事?】

微微收敛心神,依旧笑靥如花。

“这印记奴家自有记忆起便有了,怎么,公子可是觉得有什么不妥的?”

“小月,对不起……七年前说好要来找你的,是我食言了。后来我回到林府,才知道你竟然已经失踪了。我寻了你很久,但我找不到你,怎么也找不到你……无数个日日夜夜想起那次失约,我就心如刀绞。不过还好,老天还是待我不薄的,让我重新找到你了。你放心,我一定会替你赎身的,我现在是这封越国的定安王了,没有人可以再伤害你逼迫你……”

【呱呱呱……】

萧叶只觉得头顶有什么呼啸而过,这什么听起来牛逼哄哄的王爷怎么这么话痨,一直叨叨比比个没完没了了还。这么会说实在有损我心中的阎王形象啊喂!

不过从宋锦城这一连串不带停顿的话语中,萧叶也获取了不少有用的讯息。

原身林梦晚和宋锦城的父母是至交好友,所以两人从小总是一起玩。因为一出生便有一个月牙胎记,于是林梦晚就有了诸如“月儿”“小月”“月月”的小名。宋锦城就总是叫林梦晚“小月”。

在那段童言无忌的快乐岁月里,八岁的宋锦城和五岁的林梦晚玩家家酒的时候拉钩约定长大后也要做夫妻。

后来,宋家遭逢突变,一夜之间上下百来人全都被灭口,只有在林家留宿的小宋锦城逃过一劫。那段时间,小梦晚总是寸步不离地陪伴在他身边,是他绝望岁月里唯一的光。

再后来没多久,宋锦城外祖家想要接他回去。彼时十岁已经有点小俊俏的宋锦城看着一张娃娃两眼脸泪汪汪的七岁林梦晚,只留下一句“小月,等我!明年你生辰的时候,我一定会回来看你!”便决然而去。

哪想计划赶不上变化,阴错阳差的机会,宋锦城误入了逍遥门,被一堆胡子花白的老顽童关着强行拜师,说他是什么天纵奇才绝佳根骨。接着就开始了几年不见天日的封闭式训练,也就华丽丽错过了林梦晚的八岁生辰。

再次出来已经是三年后了,一出关的宋锦城马不停蹄地赶往林府,却得知一年前小月就已经失踪了。

那时候的他快疯了,只感觉深渊里唯一的一盏灯,就那么灭了。

苦寻无果的他变得冷漠起来,在师门指令下他投身军营,一路杀到将军之位。为了更好的领兵,他遮掩容貌,从此封越国多出了一位令人闻风丧胆的鬼面战神。因为战功显赫,他也成为开国以来史上唯一一位异姓王。

但其实,就连最好的朋友皇甫奇也没有察觉看似风光无限的宋锦城内心是有多么孤寂。

这些年来,利用权势他一直没有停下寻找小月的下落以及宋家灭门的线索。但哪怕他花再多心思也找不到他的小月,只能知道小月失踪绝非偶然,并且与宋家灭门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没想到今日只是心思烦忧被拉出来竟是寻到了小月,说来还真得谢谢皇甫奇那不正经的……

想着想着,宋锦城眼角飞快滑下一滴晶莹的泪珠,随即莞尔一笑,将木愣愣在思考的萧叶又一次揽入怀中。死死箍着,像是生怕眼前好不容易失而复得的珍宝会再次消失不见一样。

挣扎无果的萧叶也只能随他去了,明了前因后果以后也总算知道十岁前的大概记忆了。那么凭借这个身份,任务应该很好完成吧?

“你是锦城哥哥吗?”

样子还是要装一下下的。萧叶利用这副皮囊,硬是挤出几滴猫尿挂在眼角要落不落。

这在宋锦城眼中就是一副委屈加震惊加喜悦加不可置信加等等等等情绪的表情。

“是啊是啊,小月你认出我来了!”

宋锦城抬手拭去萧叶眼角的珍珠,嘴巴都要咧到天上去了。

【像个二百五,真是毁形象没眼看啊……】

心里默默抚额,面上还是要一脸动容地继续表演。

“锦城哥哥,呜呜……我好想你,想阿爹阿娘……但是我回不去,每次我一跑他们就拿鞭子打我,拿冷水泼我,还把我关起来不让我吃东西不让我睡觉……我还被他们逼着学这学那,还要对着那些男人们笑……不笑的话他们就虐待我……”

一边抽噎着断断续续讲述自己的经历,一边拿眼角余光偷偷打量旁边的少年。

宋锦城只觉得自己的心随着女子的诉说一阵阵的绞痛。身上不由自主散发出想要杀人的寒气。

感觉男子眼中的杀气几乎要化为实质,某人终于不再作妖,两只大核桃眼一闭,假装哭晕过去,就倒在了男子结实的胸膛上。

【要徐徐图之……那些电视剧小说没白看,我可真是个小机灵鬼,真想给自己点赞……(以下省略萧某人关于自恋的一万字碎碎念)】

……

再睁眼,萧叶揉了揉脑壳,用力过猛加上宋锦城的怀里挺舒服,居然就这么不知不觉地睡着了。

“小姐,可是需要洗漱?”

旁边一个丫鬟恭敬地垂头询问。

“呃……”

萧叶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好像不在林梦晚的房间。

清一色的深蓝色装扮,没有任何繁琐的花式点缀。桌椅摆件等等都是工工整整,“她”自己也是一席清爽得体的大家闺秀会穿的衣裙。再看刚刚问话的丫鬟也是利落干净小家碧玉。

【啧,我这是又换身体了?】

萧叶正黑人问号脸,听见声响的宋锦城便大步流星踏门而来。

“小月,你醒了!”

看着眼前一身整洁长袍,墨发高束的俊俏少年,萧叶估摸着自己是被他带出了挽月楼到了他的府邸。

“锦城哥哥,我这是……这是在哪儿?”

“这是我的府邸定安府,你放心,我已经帮你赎身,以后你再也不用回挽月楼了。可以开开心心的生活,再也没有人可以逼迫你做什么了。”

果然如此……

“真的吗?谢谢锦城哥哥!”

“林梦晚”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然后起身和他一起去吃早膳。

一旁将一切收入眼底的丫鬟眼里闪过什么,但没有开口,默默跟上主子的脚步。

用过早膳,正准备带着小月四处走走的宋锦城就听见了大门口重重的敲门声。

得~听声音就知道是他那不省心的小师兄皇甫奇。

本不想理会,但想想昨天晚上自己丢下他有些不厚道,还是准备去见见他。于是转身对着萧叶。

“小月,我去去就来,你可以叫念晚带你先逛逛。”

“好,你快去吧,听起来那人很着急呢。”

萧叶伸手推了推他,示意他快走。

念晚也就是那个丫鬟,在一旁等着宋锦城没了影子才道。

“小姐,和我来。”

“嗯。”

萧叶微微点头,颇有兴致地跟着在定安府溜达起来。

还别说,这古代的建筑物就是有种说不出的韵味。一砖一瓦,一亭一院都有股历史沉淀的味道。漫步其间,莫名舒服。这种感觉让萧叶的心情都不由自主的放松了。

走过了小花园以及多个什么“忆晚亭”啊,“思月园”啊,“慕月阁”啊的庭院,萧叶嘴角已经抽搐到抽筋了。

他现在有充分理由怀疑宋锦城叫他逛逛这府邸的主要目的就是彰显自己对原身的深情,并且他已经把握了证据!

轻呼出一口气,前面的小丫鬟念晚却突然停下了脚步。

萧叶正打算询问怎么了,还没说出口就听见小丫鬟的声音。

“小姐,前面就是王爷的院子了,一般下人除了每日的洒扫其他时候都是不能入内的。所以还请小姐自己去里面等待王爷,奴婢就不同小姐一起了。”

萧叶抬头,入眼就是“晚城院”三个大字。

好呗!萧叶不疑有他,直接迈步入内,所以他没有注意到一旁小丫鬟的嘴角悄悄上扬,露出一个不怀好意的微笑。

府上的人都知道,王爷的院落可是连四皇子都不能进的。平日里洒扫下人但凡敢弄乱或乱瞅到什么东西,那等待他们的就是生不如死的下场。没人比她更清楚,王爷是一个多么狠厉又迷人的人!这个女人,不过是个勾栏女子,怎么配让她心中的神明如此呵护?

整个封越国,大概只有定安府上的人可以近距离地接触到这个守护他们的俊美无俦的神明。

念晚是战场上被王爷救下的普通百姓,当时敌方来袭,她的父母皆丧命于那些蛮族之手,是王爷,从天而降,救下了奄奄一息的她。当时即使王爷带着可怖鬼面,但那骁勇的身姿也叫她深深着迷。更何况后来她被王爷带回府中赐了新名字,才发现鬼面之下的王爷并不像外界传言的那般丑陋可怖,而是俊美无双,那颗芳心就再也收不回来了。她自知身份卑微,但即使为奴为婢,只要能够侍候王爷一辈子,她就心满意足了。

王爷一直都是清冷不染纤尘的,身边从来没有女子,除了她。

她是幸运的,整个定安府只有她一个丫鬟,她以为一切都会就这么下去。直到昨晚,她被王爷派人叫去了最好的厢房,那时候是什么感觉呢?激动、欣喜还是……

她以为王爷想要发泄,虽然入府几年都没见王爷有这方面的需求,但毕竟是血气方刚的年纪,可能王爷的冲动来的比较晚呢?她不敢奢求名分,但她愿意成为王爷的女人……

一路上,她的脚步急切又紧张,乱七八糟的思绪填满了她的脑海,她的脸火烧火燎的红到了脖子根儿。

但一切的羞赧都被进门后看到的一幕给刺痛了,她的脸刹那间变得煞白。她从没见过王爷那般温柔缱绻的眼神,那注视着床上女子的眼神里面的爱意几乎灼伤了她的眼。王爷修长好看的手指轻轻抚在那女子的脸上,那小心宝贝的样子,就像是刀子一样一下下划在了她的心上。

她站了半晌,王爷好像才注意到多了个人,于是对她轻声吩咐着,给床上的女子换身衣裳然后以后就跟在女子身边好好伺候她。说罢又摸了摸那女子的长发,才不舍的起身出去。在这个过程中,王爷甚至没有施舍给她一个眼神。

王爷出去以后,念晚按照吩咐给那个女子换了身衣服,然后就一直站在一旁,一动不动地盯着沉沉睡去的女人。她当然注意到了那换下的衣服是勾栏院的风尘女子才会穿的,哪家正经小姐会穿这般伤风败俗的衣服呢?目光如毒舌一般扫过女人的寸寸肌肤,除了有张摄人心魄的狐媚脸蛋还有那不知道被多少男人骑过的浪荡身子,这女人的身份地位,哪里配的上王爷,哪里值得王爷那般温柔的对待?!

一整夜,她就那么站了一整夜,心情大起大落,对于这个不知廉耻的女人,她怎能甘心!

念晚狠狠的攥紧手心,指甲深深地嵌入肉里,才收回了看着萧叶那恶狠狠的目光。收回了复杂的心绪。她慢慢变回了那个温温婉婉的小家碧玉,刚刚那狰狞的样子仿佛错觉。

念晚等到萧叶完全没了身影,才迈着匆忙的步伐,直奔着大门的议客厅而去。她知道,王爷和四皇子一定还在那里。

>>>点此阅读《快穿:这波操作有点骚》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