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文学
经典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仲柏传(张二狗,丁兴旺)最新章节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仲柏传

小说:玄幻

作者:壶边儿烧酒

简介:打开尘封的典籍,翻动岁月的旧书。
一段段荡气回肠的故事,一首首沁人心扉的诗歌。
少年向命运抗争,殊不知这一切都在命运当中。
当风吹过山谷,当叶落在荒凉处。
得到的究竟是自己想要的,还是命运之轮遗留在原地的回响?
亦或是两者……本无分别?
这是一个少年与天地,与世界,与命运,乃至与自己斗争的玄幻仙侠类故事。
抗争的究竟是那个少年?
还是阅读着故事的众生?
也许,抗争的那个人……
是你!

角色:张二狗,丁兴旺

仲柏传

《仲柏传》第3章 无忧门门丁兴旺免费阅读

说时迟那时快,耳听得一声“孽畜,敢尔!”,凌厉的宝剑化作一道银光狠狠地刺在了野猪的身上。

“吼——!”野猪吃痛,一声哀嚎脱口而出。

男孩怔怔地看着眼前痛苦嚎叫的野猪,他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事,只看到一道银光闪过野猪就开始嗷嗷叫,不过他知道他应该是得救了,而且救他的很有可能是“仙人”!

“孩子,你没事吧”伴随着柔和的问候声,打天上落下来一个人,是个看样貌很年轻的男子,周身云雾缭绕,细细观瞧,剑眉秀目英气十足,一袭白衣不染凡尘,一看就不是个普通凡人。

“没……没事。”男孩站起身来,掸了掸土,对白衣男子作揖,随后跪了下来身体紧贴着地。

“谢谢仙人救我性命,还请仙人授我法术予我缘法!”

白衣男子招手收回宝剑,又摆手散去身前云雾。

“我可不是什么神仙,倒不如说,我可远远算不上神仙。”

“啊这……腾云驾雾、仙气缭绕,而且能一下就打得那像猪一样的大怪物,您还不是神仙吗?”男孩没有抬头,仍旧紧紧贴着地面,生怕有一丝不恭,那白衣“神仙”就不收他了。

“嗐,爬云之术,小道尔,跟真正的飞天遁地比相差甚远,更不足称为仙家本领,那你口中的‘像猪一样的大怪物’也不过就是一只野猪罢了,而且这只体型算不上大,来几个樵夫也能收拾得了。”白衣男子笑了笑,随后又说:“孩子,你且站起来与我说,你姓甚名谁家住何处,因何来此又意欲何为!”

“回……回仙人,我……我姓张,也没个大名,家里给起的贱名叫‘二狗’,说是好养活,别人叫我全名也就是叫我‘张二狗’,不过大多时候也就直接叫我‘二狗’或者‘狗子’了。”说着,张二狗就站了起来。这会儿名字也出现了,咱家也就不好再继续男孩男孩的讲了。

“我不知道我家在哪,我只知道那儿叫卧虎村,我很久没回过家了,我也不知道,我是不是没有家了……”二狗继续说着,话越说越含糊,倒不是他有意如此,而是他越说眼泪越止不住流,人在哭的时候喘气都忙活,哪顾得上嘴里说话啊。只能从他支支吾吾的话语中听到什么苦爷爷什么仙人的。

“唉……可怜的孩子,既如此,不知你愿不愿意跟我上山?”白衣男子见二狗泪如雨下,心尖一软,就想带二狗一起走。

二狗听了此话不禁大喜,蹦起来与那白衣男子说:“好啊好啊,仙人肯收我走!仙人肯收我走!那真是太好了!”

“你这孩子,说了几次,我不是仙人,这山上的也不是仙人。”

“那……您与山上的几位是?”

“我们不过是一些修炼身心以求得道,也就是修士,按照凡尘的话来讲,我们与道士差不许多,这样,你也愿意与我上山吗?”

“好极!好极!只要……只要有个家收留我……就好!”二狗的话语中没有半分犹豫。

此话一出,白衣男子心中的同情与哀伤杂糅在一起,让他的鼻子有些酸。

“好极!好极!你放心,我无忧门门丁兴旺,上下一心,待你定如同亲人一般!”白衣男子大袖一挥,几朵白云飘下,将二狗和他自己包裹起来就飞走了,插在野猪身上的宝剑自然也拔了出来,被白衣男子收在袖中。

“今日且饶你一命,日后敢再伤害人命定斩不饶!滚吧!”一声大喝,野猪如梦方醒,哪顾得伤口疼痛,径直奔走逃得远远的。

就这样,白衣男子带着张二狗一路来到寿春山山顶处,这里没有想象中的仙鹤宫殿,也没有宫女仙音,有的只是十几间隔开的瓦房,和两座石台,和一些兽圈农田。

此处,便是无忧门!

无忧门中,两位老人正坐在石台前对弈。

“师兄你多少是有些耍臭无赖了,人老了得要脸!”执白子的那位瞥了一眼执黑子那位。

“为兄使些手段哪能算是赖嘛,让让师兄有何不可!”执黑子那位也是收回了准备偷偷摸摸改棋子的手。

“我让你一次罢了、两次罢了,今天这一早上到现在你偷偷摸摸改了三十二回这棋盘上的棋子,你当我瞎吗?”

“这世界上,只有零次和无数次,三十二次不就是一次嘛,又有何分别!”

“嘿你个老不修,为老不尊!”

“呔你个小赤佬,不敬兄长!”

“看剑!”

“看刀!”

吵着吵着,二位老人纷纷祭起了法器,一边是金刀肆虐,另一边是银剑飞舞,两把兵刃在空中打作一团,难分伯仲。

“师父,师叔,弟子回来了!”就在二位老人打得是不可开交之时,一把宝剑驮着一个白衣男子和一个小男孩落了下来,白衣男子拱手作揖道。

“哼,老不修,今天且先放过你,我的乖徒儿回来了,我可没工夫搭理你!”老者收回银剑,缓缓下落,向白衣男子走去。

“哼,小赤佬,看在轩儿的面子上我饶你一回,否则我今天定用这口金刀将你胡子斩下做成毛笔使!”另一位老者也是缓缓下落,收回金刀,走向白衣男子。

前文书没有细讲这白衣男子,他就是无忧门年青一代的弟子——孟长轩,师从这位使银剑的老者,如今已有初阳境后期的修为,并且有一只脚已经迈入了初阳境大圆满。

再说这金刀银剑二位老者,他俩便是无忧门现任门主天忧子的弟子,也是无忧门仅有的二位长老,修为皆是阳午境大圆满。

“二狗见过二位!”二狗听了孟长轩的话,拱手作揖便要下跪叩拜,可是他却怎么拜也拜不下去。

再看另一边,金刀银剑二位长老都是满脸笑意,金刀长老手中光芒闪烁,正是他施法拖着张二狗不让他跪下。

“如此大礼拜师时再行也不迟。”扶正张二狗,金刀长老收回法力笑着说。

“再加上掌门师爷,就是我无忧门的全部成员了。”孟长轩也是笑着说道。

张二狗有些激动地说不出话来,这无忧门有四口人,他家也才四口人,还没人生孩子!刚过来的时候二位长老还有打有闹的!

嘿!果然是无忧门门丁兴旺!上下一心!

若是此时金刀银剑二老得知二狗的内心所想,当真是脸都要臊红了!

>>>点此阅读《仲柏传》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