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文学
经典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仲柏传(许多)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仲柏传

小说:玄幻

作者:壶边儿烧酒

简介:打开尘封的典籍,翻动岁月的旧书。
一段段荡气回肠的故事,一首首沁人心扉的诗歌。
少年向命运抗争,殊不知这一切都在命运当中。
当风吹过山谷,当叶落在荒凉处。
得到的究竟是自己想要的,还是命运之轮遗留在原地的回响?
亦或是两者……本无分别?
这是一个少年与天地,与世界,与命运,乃至与自己斗争的玄幻仙侠类故事。
抗争的究竟是那个少年?
还是阅读着故事的众生?
也许,抗争的那个人……
是你!

角色:许多

仲柏传

《仲柏传》第2章 赶上饭点儿了免费阅读

也不知过了多久,男孩爬到了山腰处。

这期间男孩始终三步一跪五步一拜七步一叩首,口中喊的话也都始终如一,仍旧是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按说一般人做到这样已是不易,该放弃的也就放弃了。可这男孩却始终没想过打退堂鼓,或许也是因为,这男孩退无可退吧。

就在这时,打远处来了一个中年男人,背着个竹筐,手持一把埋了吧汰的斧子,嘴里也不知哼着什么歌,就这么走向男孩。(也不知道我这说东北话读者能不能看懂)

“你这小孩儿胆子可真大,这荒山野岭的也没个大人领着你,你就敢一个人在这里瞎转悠?也不怕让狼给你叼走。”中年男人走近了对男孩说。

“我是来寻仙缘的,请问您是神仙吗?”男孩轻声回道。

“嗐,我哪是什么神仙,我就是个上山砍柴的樵夫,如今这柴也背满了刚好下山回家了。”樵夫拍了拍背后的竹筐笑着答道。

“那好吧,那我继续上山寻仙缘了。”说是要道别,男孩转过头来不再看那樵夫,而是继续对着山顶拜了下去,边拜着边喊:“跪求仙人收留,引我踏仙途!”

见到男孩这般,樵夫随即大笑道:“傻孩子,这山上哪来的什么仙人啊!我在这山中砍柴二十余载,都没见过仙人!更何况你这般喊,我刚才在那边 都听不见音,即便山里有仙人他又哪里听得见?还是早下山回家去吧,也不是哪家的爹娘能放心你一个娃跑来这山上寻什么仙人,也真是够没溜的。”

男孩摇了摇头。

“山上有仙人,苦爷爷说有!”

樵夫有些愣住了,因为此时的男孩正盯着山顶处,他的目光灼热而又坚定,仿佛他曾亲眼得见这山里有仙人一般。

道了声“无趣”,樵夫就往山下走了,可越走越觉得这孩子可怜,便从怀中掏出半块手掌般大小的地瓜走回来递给男孩。

“还没吃饭吧,这是早上剩的,虽然凉了些,但总好过饿着肚子。”

男孩想了想自己先前吃的一些杂草树叶,那应该算不上是一顿饭,接过地瓜来连声道谢,然后便一刻不停地吃了起来。

“山高路远,祝你好运吧。”说罢,樵夫便走了。

有了这半块地瓜,男孩的状态好上了许多。不过这孩子很是奇怪,寻常孩子这半块地瓜足以吃饱,可这孩子仿佛就是垫了个底一样,吃完还想吃,也不知道如果说敞开了吃,这孩子能吃多少地瓜。

吃完了想继续拜,却是有些拜不动了,一路跪拜早就把膝盖跪破了,本身他穿的衣服本就有些破损。

更何况这是个孩子,孩子的皮都嫩、薄,容易划破,这一路三步一跪五步一拜七步一叩首,都到了半山腰了,那还能好得了啊。

可即便如此,他也是强忍着疼要上山,因为这些疼痛比起他曾经的经历来说那就是九牛一毛罢了。

“拜不动了也要拜!”男孩体内似乎是有一股子火升腾了起来!

他不想放弃,也不甘心放弃,这份不甘化作一团火焰,在男孩心中掀起一阵狂浪。

就这样带着心中的熊熊烈火一路跪拜到晌午时分,正是吃饭的时刻。

可眼前发生的一幕让男孩一点食欲都没有了。

在男孩右方,能有三十几米外,一只野猪正在埋头不知在做什么。

男孩没敢靠近,但隐约能听到“哼哧、哼哧”的声音,要是有人近前观瞧便能看清,那野猪的头下,准确来说是嘴下有一只猴子,野猪正不断在猴子身上撕扯着什么下来在嘴里嚼来嚼去。

这猴子也不知死没死,反正随着野猪的撕扯,猴子的四肢在不断抽搐,像极了一些人喜欢吃的田鸡死后还没下锅时候的模样。

“啊!这……这是什么东西!”看着眼前这只野猪,男孩有些慌了,他今年七岁,也才一米一的个头、三十多斤的体重,这只野猪与他对比来说简直就是庞然巨物。

而且他只见过寻常的家猪,虽说对比男孩来说家猪也很庞大,但家猪大多都劁了,劁完的猪不爱动,所以也就不怎么吓人。

可眼前这只不一样,一米多长的大野猪,没有一百斤也有八十斤,獠牙虽然不长但似乎沾着猴子的血,更添了几分骇人的色彩。

要搁一般人不说吓得腿发软吧,但也都得心脏扑通扑通地跳,更不用说一个六七岁的小男孩了,没尿裤子那都多亏了这几天水喝得少。

不多时分,野猪把这猴子吃了个大概,鼻子动了动,转头看向了男孩。

有时候形容人瘦,都说人瘦得跟个猴似的,那这猴子能有几斤肉啊,野猪哪吃得饱啊。

男孩似乎也反应过来了,刚刚腿软跑脱不得,此时恢复了几分,男孩没有犹豫,也顾不上什么三步一跪五步一拜七步一叩首了,这时候活命最重要!

但见男孩站起身来,迈开双腿,垫步拎腰是撒腿就跑。

野猪一开始也没追,就是看了看男孩,它可能也是寻思,这三十几米跟到嘴边的肉没什么区别,就没往前追。

可谁曾想这小孩跑得这么快啊,快得野猪都一愣,男孩都得跑出去有一百多米了。

紧跟着野猪就也跑了起来!

男孩跑得再快,他也跑不过野猪啊,就是个成年人想跑过一只野猪,都有些费劲,更何况这么一个六七岁的小孩,腿才多长能跑多快,再加上那野猪还没吃美呢,眼瞅着嘴边的美食跑了它追得那可叫一个起劲啊,速度更比往常。

不多时,一百多米的距离就剩下不到二十米,男孩是越跑越怕、越怕越跑,可就是怎么也拉不开距离。

或许是忙中有失,亦或是天命至此,小男孩绊到一截树根上整摔了个狗吃屎,一下就栽在地上了。

男孩想要爬起来,可野猪的喘息近在咫尺,吓得男孩双腿发软,哪还跑得起来。

一时间男孩万念俱灰,只得下意识得双手抱头,将自己蜷缩起来,像极了那只猴子临死前做的最后一个动作。

一声叹息也从山间传来,声音有几分苍老……

就在这野猪即将下口的那一刻,一把凌厉的宝剑自远方飞速刺来,伴随而来的还有一声厉喝!

“孽畜,敢尔!”

>>>点此阅读《仲柏传》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