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文学
经典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婚债:女人三十而立》小说角色程言墨,李晗茉全文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婚债:女人三十而立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炎昕西

简介:三个已婚女人的故事。钱钟书说婚姻就是围城。
李晗茉面对出轨的丈夫,是为了孩子忍气吞声还是潇洒转身开始新生活。
冷浸月面对自己虚荣欠下的债务,是选择向丈夫坦白还是自己发奋图强?
洛微雅面对软饭硬吃的丈夫该何去何从。
婚姻就是女人最好的一本教材!

角色:程言墨,李晗茉

婚债:女人三十而立

《婚债:女人三十而立》第1章 一地鸡毛的生活免费阅读

李晗茉如果知道现在会过成这个样子,她当初肯定不会答应程言墨的求婚。

每天早上最放松心情的时候,那就是在程言墨上班之后,闪闪还没有醒来之前。 她到卫生间上蹲着马桶,刷刷手机。

这难得片刻安宁,她很珍惜。

隐隐的,她似乎听到哭声。她疑心是自己听错了。

可是这哭声越来越清晰,近在咫尺。 下一秒,眼前的磨砂玻璃门被推开了,她的宝贝闪闪,正赤着双脚,跌跌撞撞地跑向她,他活动着四肢,像一只小崽子那样爬到她的腿上。

她看着泪流满面的孩子,于心不忍,只得匆匆起身。

她经过洗水槽时,碗筷堆积如山,有昨晚程言墨喝的咖啡杯,水杯,今天早上盛三明治的盘子,喝了一半的刚榨好的橙汁以及一塌糊涂的榨汁机。

她叹了口气,心里抑郁不快的情绪立刻就浮了上来。

她为什么要结婚?如果当初自己的立场坚定一点,也就不会过上现在这种蓬头垢面的生活。

她替孩子穿上衣服,套上袜子。闪闪才一周岁多一点,很是依赖她,如果醒来看不到她就会哇哇大哭。现在刚学会走路了,总是一个房间一个房间跌跌撞撞地找她。

但是她想到昨天早上去超市的事,一点心情也没有了。

她已经变得这么沧桑了吗? 在超市里她推着婴儿车,背后有人喊她,用很凶的口气。

她惊愕地回头一看,原来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小伙子,用很凶的口气让她让路,不要挡着别人。

这还不算什么。

问题是那位小伙子喊她阿姨。

天呐,她都已经老到这种地步了吗?她不是还没有到三十岁吗?

如果她不是年轻漂亮,程言墨为什么会对她一见钟情。

她给孩子穿上衣服又泡奶给他喝。头绪却像马达一样转动着。她不明白,自己不到三十的年纪,怎么就成了阿姨了。

孩子用自己胖乎乎的小手抓着奶瓶,用力地吸吮着。

她暂时有了脱身的机会。

趁这一时机,她忍不住跑到化妆台前打量自己。 在灯光底下,她整个人都像没穿衣服那样在镜前一览无遗。 她上身是浅蓝色宽松的长袖t恤,腰的部位褶皱着,也挡不住她微微突起的小腹。尽管她不像大部分的育龄女人那样,担心自己变得肥胖不堪。

她四肢仍然纤细,可腹部却怎么也瘦不下去。 她记得程言墨以前是很迷恋自己的身体,可如今遇到房事时,他总是避免抚摸自己的小腹。

她的下身随意地套了一条松松宽宽的束脚运动裤,当初买它是贪图舒适柔软。

这些还不是最严重的。最为明显的是她的脸,她生怀孕之前,经常被人赞叹她的少女感。她那略嫌婴儿肥的脸颊,不知道怎么回事,生完闪闪之后就不见了。

她的皮肤虽然白皙,可显得苍白,连嘴唇都没有一点血色。

她看到空空如也的化妆台,已经记不清自己有多久没有化妆了。

她眼睑底下微微地镶着一圈青色,那是睡眠不足的证据。 孩子现在大一点,喂夜奶的情况才稍微好转了。 可是她因此留下了失眠的毛病。

床头还挂着她与程言墨三年前拍的结婚照,那个洋溢着笑容,充满着活力的女人真的是自己吗?

到了晚上七点多的时候,程言墨回来了。

那时的她与孩子已经早早地吃完了晚饭。

程言墨站在门口脱鞋的时候,他的脸色已经是相当低沉的。

一只着深蓝色袜子的脚伸入了早已准备好的拖鞋里,但他的脸色并没有因此而好转,而是用另一只脚将地板上的一只球给踢走了。

“怎么家里也不好好收拾一下?到处都是东西,真不知道你一天到晚在家里做些什么!”

他叨叨地念起来。

她怔了一怔,但还是直起身子往厨房走去,将闷在锅里的饭菜一一的端上来,将碗筷在他的面前摆放好。

这时的他已经走了卫生间,猛然发出一阵吼叫:“这是什么鬼!”

“发生了什么事。”她闻讯赶来,发现她的唇膏已经断成二截,正丢在垃圾桶里。

“好好的唇膏一年到头也没见你化过妆,为什么新的又要丢掉?”

他口气很凶,眼里流露出嫌恶。他的态度令她想到了超市里那个年轻小伙子。

“啊,这个不是我丢的。“她急急的解释道。

程言墨已经步出卫生间,走向卧室,嘴里还不停歇:“我真后悔当初送你这送你那,你分明就是不珍惜。再买好的给你,那也是多余的了。”

她又怔住了。程言墨的言下之意会不会连她都是多余的。但她还是把委屈忍下了,尾随他进了房间。

“天呐,你这是让我发疯吗?”

他抱住脑袋,用不可思议的口吻喊叫道。

她也被眼前的景象愣住了。

程言墨一向喜欢白色的床品,所以她竭力地按照他的喜好布置着。

可这白色被子上到处都是血渍斑斑。家里有谁受伤了吗?不可能是自己,那应该是闪闪了。想到这里,她的心骤然地揪紧了。

“这唇膏!”他上前从被子上食指轻轻的沾了一下上面的痕迹,火气登时就上来了,“送你的唇膏你就用来做这个?”

她看到那些鬼画符似的痕迹,顿时明白过了。一定是闪闪干的好事。

不知道他怎么就把这支唇膏给拿出来,趁她做晚饭的时候,偷偷地破坏他们的卧室。

“小孩子不懂事而已!”她赔着笑脸说道,”没事,我等下换一床就好了。你先去吃饭好不好?“

”小孩子是一张白纸,还不是你教得好!“程言墨再也掩饰不住对她厌恶,他大步流星地走出房间。

这时客厅里传来孩子的哭声。她揪着心匆匆地返回客厅。

原来闪闪不小心从沙发上掉下来了,四脚朝天地躺在地板上。其实他并没有摔疼,只是用大声哭喊来吸引她的注意力。

”你说说看你整天呆在家,也不出去赚钱,也不好好做事,家里搞得一乱糟不说,孩子也是天天哭天天闹。你到底在干什么!“

孩子哭得那样厉害,程言墨也并不去扶,而是径自走到餐桌前,拿起筷子,面覆寒霜地对她吼道。

她咬了咬牙,将火气压下去,把闪闪抱起来,柔声地安抚了一会儿。

>>>点此阅读《婚债:女人三十而立》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