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文学
经典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豪门争怨:危险关系娇宠妻最新章节阅读,徐青,苏一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豪门争怨:危险关系娇宠妻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千思君

简介:苏一二十二岁那年嫁给了青梅竹马的徐青,手握捧花的她迎来了温润如玉的新郎,他说:“苏苏,我会照顾你一辈子。”
然而苏一却是知道,自己与徐青并无爱情。
婚后苏一被人设下陷阱,危难之际,出现在身边的依旧是徐青,只是此时的他眉目间仿佛布满寒霜,他说:“动我老婆者,死!”
苏一此后才慢慢释然,原来,她从一开始便是喜欢徐青的。

角色:徐青,苏一

豪门争怨:危险关系娇宠妻

《豪门争怨:危险关系娇宠妻》第1章 入局免费阅读

入秋,天色微凉,丝丝寒风拂来令人寒噤生来,冷意逐渐入侵体内,恍悟间原本炎热喧哗的夏日匆匆离去,随之而来的是凄凉的秋。

苏一趁着天边还有最后一丝日光,匆匆指挥搬家公司的人员将家具摆放整齐后便熟练的套上围裙,进入厨房开始忙碌。

苏一今日着一身青色为底淡黄碎花的长裙,裙摆与袖口镶嵌着少女的蕾丝,胸口点缀着圆润剔透的珍珠,耳垂上戴的精致而不高调的绿玛瑙耳钉,显得端庄又不失亲和。

算来苏一年芳二十有五,本应该在这花开正好的年龄肆意玩耍,却不得不在家族压力下选择婚姻,还好丈夫也是青梅竹马。相对知根知底的人,苏一原本也不是个忤逆长辈的人,顺从惯了,便不觉得有何过分,乖巧懂事的做一个贤内助——也就是家庭主妇,每日每夜的事情又多又杂,倒是没有时间让苏一有出门上班的想法。

苏一望了望窗外黑尽了的天,擦了擦湿漉漉的手,打开了灯,灯光乍现,瞬间寒湿阴冷的房屋开始有些暖意。

此刻墙壁上的时钟恰好指向了下午六点半,苏一淡淡的望着满桌子的菜,突然有些恍惚,仿佛一切都自然地不大真实,身体却惯性般的走向玄关,在门外钥匙响起的一瞬间打开了门,映入眼帘的果不其然是西装革履的丈夫,徐青。

徐青年轻有为,作为家族企业的唯一继承人,早早就不得不放弃同龄公子哥一般玩耍的时期,从而进入家族企业开始逐步接手,因此同样与苏一二十五的年纪,面容却沉稳异常,硬朗却柔和,轻易瞧不出喜怒之人。

苏一顺手接过徐青手里的手提包,递过拖鞋,刚要转身离去便听得徐青关怀道:“近日,可都还好?”

语毕,苏一身形一顿,可算是知道为何会有些恍惚。

原本说好搬家之后到现在为止,苏一与徐青都未曾见面,倒也不算长,一个星期左右。对于整日里忙于家族企业的整顿,出差常事的徐青来说,一周不回家再正常不过。

苏一把手提包放进书房,一边轻飘飘回答:“不是每日电话里都说过了?”

此话一出,徐青便知道苏一多少是有些怨气的,不免得被苏一的小性子给逗笑,在玄关挂好脱下的西装外套,右手松开领带,规规矩矩的交给苏一,方才回答:“那不是每次让你开视频你都不肯,没亲眼瞧见我不放心嘛?”

苏一嘟了嘟嘴,接过领带,转身又进了洗衣房,道:“自己盛饭。”

徐青望着苏一的背影,乖巧的回答:“遵命,老婆。”

其乐融融的晚饭以及相处,如若不是晚上再一次久违的同床共寝,苏一险些忘记为何自结婚三年来度日如年,甚至愈发郁结,尤其是独自在家时,苦闷在心头仿佛快要窒息。

月上中天,苏一头枕着徐青的胳膊却迟迟无法安睡。

徐青容貌绝不算差,与苏一可以称之为天造地设,家世背景容貌才能,站在一起曾经也是被称作天作之合的存在,只是如今同床却安静得如同一汪死潭。

夜深人静,苏一艰难的阖上双眼,身旁仿佛不复存在的徐青令她心中郁结。

此事一直以来都是苏一心中的刺,这颗刺自结婚当日便被种下,当夜也是如同今夜一般,月华如水,甚是冰凉无情。

苏一记忆犹新,徐青温柔的替她卸妆,紧紧掖好被子,双手拥入怀中,嘴边绽放出柔和的笑,轻声道:“老婆,晚安。”

旋即,轻缓的呼吸声在整个静谧的房间里显得十分刺耳。

苏一恍惚,怔怔的瞪大了双眼,呆呆的望着近在咫尺的徐青,耳边嗡嗡作响,明白为何交往以来为何徐青一次也未提出过同床,为何出嫁当她双方家长看向苏一的表情略微愧疚,似乎是做了亏心事一般。

猛地,苏一心悸,疼痛感带动全身,兴许是结婚当日过于劳累,夜晚多思多虑再次消耗体力,苏一来不及质问便沉沉睡去。

此事不了了之,徐青从未提起,苏一未经人事,并不清楚此事究竟应该如何提起,竟就这般不清不楚的度过了三年之久。

次日清晨,苏一醒来时发现枕边人早已消失,右手伸进整齐的被子里也没有一丝余温,想来徐青早已离去。

“呼……”苏一无奈的扒拉着缭乱的发丝,瞥眼瞧见床头闹钟指向八点,不由得心生酸涩:果然,徐青又把闹钟给按掉了。

每次只要徐青回家同苏一同床,徐青总是那个先起来的人,并且会把苏一订好的闹钟偷偷按掉——苏一曾经问过徐青原因,徐青只淡淡的笑,轻柔地揉了揉苏一的头,宠溺的语气环绕在苏一耳旁,时至今日,他说:“不过是见你睡那么香,不忍心吵醒而已。”

苏一心口异样的情绪开始一点点喷涌而出,回忆起徐青来,总是些美好甜蜜的话。但凡苏一不小心犯错也会被徐青满眼心疼的看着不忍责备,甚至一边替苏一收拾烂摊子一边无奈道:

“老婆,我该拿你怎么办呢?”

苏一扒拉了眼泪,问:“啊?”

徐青总是会伸手拭去苏一的泪水,亲吻眼睑,柔声道:“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

语毕,苏一忍不住“噗”地一声笑出来,嗔笑道:“怪肉麻的。”

徐青也跟着笑,将苏一拥入怀中,缓缓道来:“只给你听。”

只是时隔三年回想起当初的点点滴滴,心情复杂许多,苏一脸上此刻并没有当初感到幸福和被宠爱的笑容。有的只是憔悴和无尽的悲凉。

思索片刻后苏一最终还是起床洗漱,像这般次日清晨便不见人影的情况,徐青多半是又要开始连续出差不回家了。

苏一走进客厅,望着餐桌上的早餐眼里也没有任何波澜,果然是徐青亲自下厨。

苏一一手擦着头发,一手拿起餐桌上的纸条,是工整的楷书:

老婆,闹钟我帮你取消了,多睡会,记得吃早餐。

爱你的老公

只淡淡瞥一眼苏一便把纸条扔进了垃圾桶,这么多年来如出一辙,再也没有当初带来的感动。不是苏一适应不了细水长流的爱情,也不是苏一不知道徐青无微不至的关心与耐心的照顾——苏一一直都知道,嫁过来之后什么都是徐青在打理,不仅仅是工作上,甚至在家钟点工不在时也是徐青在做家务。

久而久之苏一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嫁过来究竟还能有何作用,索性辞掉钟点工,开始自己做起家务来。

徐青也是任由苏一,应该说没有什么要求徐青不会答应,除了不愿意接受苏一的身体之外。

早前苏一也并不是没有刻意诱导徐青做这件事,毕竟新婚夫妇有名无实无论在何时何地都是不可理喻的事情,然而徐青只冷冷的不愿接受。

苏一性子柔软,见不得徐青冷冰冰的模样,整张脸都沉下去,双眼下垂不去看苏一,即便是她穿得再性感诱惑、再曼妙的身姿也无法引得徐青的青睐。

苏一忘不了,徐青冷得眼角泛冰的模样,更无法原谅这样对待自己的徐青,即便平日里徐青对苏一再宠溺和宽容,也无法得到原谅。

午后,苏一在新家也转悠够了,觉得这个冷冰冰的房子越大越透不过气来,决定出门透气,刚打开门,映入眼帘的便是一袭红衣长裙的女子,艳气逼人,媚而不俗,精致的妆容让苏一知道这是位活得潇洒的女人。

“请问你是?”苏一警惕的抓紧了门把手。

“新来的,我是你邻居,我家先生姓复,你叫我复夫人就好。”红衣女人爽朗的笑道,右手伸出,纤长的手指夹着一张黑色的请柬,说,“我们在开下午茶会,你来么?”

“复夫人?”苏一小心翼翼的结果黑色请柬,触碰到复夫人的鲜红指甲时,浑身一个激灵,仿佛心口被悄悄撬开。

苏一尚且还在犹豫,谁知复夫人根本不等苏一开口,一把搂过苏一的肩膀,戏谑道:“你肯定会来的,对么?”

猛地,苏一下意识要反抗,发现复夫人远比苏一要高,再加上恨天高的红色高跟鞋,苏一陷入了弱势。

苏一忍不住揣测:真的只是下午茶?可这位复夫人的穿着完全就是刚从舞会上回来的模样啊?

“我会来的。”苏一微微叹了口气,望着尚且有着微弱光芒的天空,感叹道:冬天,是不是也快来了呢?

复夫人展开笑颜,绚烂异常,侧身松开苏一,道:“下午三点,等你喔!”

苏一下意识低头看了看手表,指向一点十分,苏一也转身关门,把黑色请柬随手放进挎包里,准备外出:或许找份工作来能够转换一下心情也说不定呢?

>>>点此阅读《豪门争怨:危险关系娇宠妻》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