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文学
经典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小说徐朗假装大神外卖:这一单的地点竟然是地府?在线阅读

书名:外卖:这一单的地点竟然是地府?

作者:假装大神

主角:徐朗假装大神

简介:外卖:这一单的地点是地府?
   “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
自从徐朗绑定了万界外卖系统,他可算理解了这句话的含义
  【宿主您好,此次的送单地点地府
请尽快送达,超时将影响评分】
  【宿主您好,此次的送单地点七侠镇
请尽快送达,超时将影响评分】
  【宿主您好,此次的送单地点古墓
请尽快送达,超时将影响评分】
每当徐朗完成一单,且没有差评的条件下,都可获得奖励
五星好评时,奖励翻倍!
   从此徐朗化身万能外卖小哥

外卖:这一单的地点竟然是地府?

《外卖:这一单的地点竟然是地府?》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第10章 午夜花园10

依旧是没得到回答,林依只能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她深吸一口气,想和吴燃说先回去,等雾散一些再说。

可是她刚侧过头,声音直接蓦然卡住,只见被她抓着的哪里是什么吴燃,一张腐烂不堪的鲜红脸正咧着嘴对她笑!

“啊!!!”

与此同时,两道人影匆匆在两个方向跑来。

李浩严眉头紧锁,显然心情不佳:“还是没找到?”

一直都很沉默的吴燃点了点头:“她没有回花园。”

“艹!”李浩严忍不住骂道:“真特么麻烦,一个女的瞎跑什么,到头来还连累老子!”

吴燃听着没说话。

到最后,李浩严沉声道:“先回去吧,在这里丢了恐怕也凶多吉少,我们总不能围着她一个人转!”

季谈和温朝行回到花园时,所有人都已经回来,只是气氛极度沉闷,有些不对劲。

看到他们回来,陈禾走过来,问道:“你们回来的时候有看到林依吗?”

他语气有些沉,温朝行唇边弧度轻微平了些:“没有,发生什么事了?”

一直在靠着栅栏没说话的李浩严走过来:“人丢了,当时我们三个在一起,莫名其妙人就没了。”

其他人脸色都有些不好,在这里最不适合单独行动,更何况林依还只是玩过两次的玩家,若是遇到什么事,当真是凶多吉少。

有人担心她,也有人担心自己。

他们谁也不知道林依为什么失踪,又或是触发了什么,他们根本没想过林依是自己离开。

季谈突然开口:“你们去哪里了?”

李浩严语气有些不自然:“池塘西南角那边,不过都这么久了,谁知道出了什么事,在这里死亡太正常,你们不用太情绪化。”

他这话一出,大部分玩家都沉默下来。

在这里,死亡确实是常事,但在他们的意识里,刚见过没多久的人也许已经死了,多少都有些感触。

“诶,季……温朝行,你们打水准备浇花?”林飞出声打破沉闷过头的气氛,见地上放着一桶水,他原本想问季谈,但话到外面还是转了个弯。

只是还没等人回答,只听旁边一声冷哼,李浩严瞥了一眼季谈和温朝行,说道:“都说了这里的水不能浇花,有这时间还不如找点别的线索。”

说完,他直接冷着脸转身去了吴燃那边。

林飞自动净化这丝尴尬。

“这水不会腐蚀玫瑰种,林飞你试下你的种子。”温朝行开口说道。

“啊?好!”林飞连忙掏出锦囊袋,十分大方的倒出一把丢进水桶。

“我靠,终于有正常的水了!”林飞脸上露出喜悦,他随口问道:“你们在哪里抬的啊?我们也去整点。”

“没事,用这些就行。”

林飞连连摆手,义正言辞:“那怎么行,我们可不想不劳而获。”

他一副必须要亲力亲劳的样子,温朝行也没坚持,温笑道:“季谈在水牢借来的。”

林飞:“???”水牢?

其他人:“……”水鬼?

哦吼~

世上最快打脸就在这里了吧。

所有人都一人一勺水把种子埋起来,只剩李浩严无声强拉着吴燃独立一方。

面子这东西吧,有时候真不是东西。

季谈把最后一抔土埋上,准备再把唐柯的那份种上,他刚起身,就看到林飞一脸复杂的站在旁边看着他。

他眼神太过伤感,季谈眼尾微扬:“有事?”

林飞抓了抓头发,他第一次觉得自己不会说话:“唐柯他……”

季谈:“他在水牢。”

“啊?节、节哀……”林飞只想抽自己两巴掌,这三人一起离开的只回来两个,另一个怎么回事谁都猜得到,结果他还来再问一下!

季谈挑了下眉,觉得他这话不能细品。

没过多大会儿,他眼前突然出现一只透明灵体在半空徘徊,在他不远处的温朝行也同样看到。

“怎么了?”

灵体散去,季谈把水勺丢桶里,嗤笑道:“发现个有意思的地方。”

陈禾他们还在研究种花的先后顺序,李浩严可能出于老玩家自尊心理,带着吴燃不知道跑到哪个犄角旮旯找线索去了。

所以季谈和温朝行出去时没有一个人发现,此时外面的场景和之前完全就是复制粘贴。

季谈按照灵体记录的路线带路,很快又回到一个熟悉的地方。

和以前的干燥相比,此时外面周围地段潮湿不少,这一切都在告诉他们在之前这里经历了一场大水。

只是这次季谈没有过去的打算,他在屋子背光的那面停下。

四周都是光秃一片,只有这里有些沿着正圆生长的绿草,空心,还是突然长出来的。

这一块给人的感觉只有一个字。

荒。

被草围着的是一块圆形木板,上面还渗着水,长了一层薄薄的绿苔。

季谈蹲下用指腹在绿苔上轻轻一抹,上面留下嫩绿的水渍。

他手搭在板子边缘,刚要动作却突然顿住,回过头看向在身后的温朝行,想说什么,长睫颤了下,他淡声道:“退后。”

等温朝行退了几步后,季谈手下使力直接一把掀了木板,他及时退开,所以没有被木板带起的灰尘袭击。

灰尘有些重,季谈抬手挥了挥,过了十几秒才渐渐散去。

这是一口井,其中无数大小裂纹在其口出蔓延,里面未知的感觉散落出来,黑且深,完全看不到底部。

季谈比量了一下井口,一个比较瘦弱的成年男子完全可以下去。

见他认真看着井口,温朝行唇边的弧度淡下,眉头也不自知蹙起,他嗓音发沉:“季谈。”

“嗯?”听到声音季谈回过头。

“过来。”

季谈有些诧异,旋即啧了一声:“那我们温先生是打算亲自上阵,不用我这保镖了?”

他没等温朝行回答,继续道:“下面有人,活的。小姑娘运气不错,遇到个好的绑架犯。”

到现在见他没有要下去的意思,温朝行蹙起的眉头微微松下来。

季谈起身拍了拍没有灰尘的衣袖,懒洋洋道:“该看的都看了,去看看我们唐柯小朋友和古欣兰女士吧。”

第1章 第2章 第3章 第4章 第5章 第6章 第7章 第8章 第9章 第10章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