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文学
经典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侯爷的小撩精又在作妖了最新章节 侯爷的小撩精又在作妖了免费阅读

小说:侯爷的小撩精又在作妖了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苏澜一

简介:“若我让你有梦可依,有树可栖,那我可算得上夫人心里的如意郎君?”顾凤青在萧梓瑶耳边轻柔的说。

萧梓瑶心想,她竟然嫁给了一个禁欲侯爷,虽然他拥有一张绝美容颜,但他却是半身不遂之人。

她说:“自然算不上,因为你……”

“因为我这残疾的双腿?如果我能站起来,是否就能成夫人心中的良人?”

说完,顾凤青突然从轮椅上站起来,将萧梓瑶一把抱起,往床边走去……萧梓瑶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面前这一幕……

角色:萧梓瑶,贺馨兰

侯爷的小撩精又在作妖了

《侯爷的小撩精又在作妖了》第2章 请你吃耳光免费阅读

府里相当安静,玲珑带萧梓瑶偷偷回了房间,赶紧关上门。

房间里空荡荡的,没什么家具,只有一张床。这哪像是将军府小姐的闺房呀,这怕是连丫鬟的房间都不如吧。

想来,又定是出自那嫡母的手笔吧。这杜含双,活得这么憋屈的吗?

找了个地方坐下,萧梓瑶习惯性的抬起左手,想看看时间,却发现手腕上空空如也。

她问玲珑:“玲珑,现在几点了?”

玲珑迟疑,问:“小姐,这几点,是何意?”

好吧,这才想起了,这个时代没有几点的说法。

“算了,这个一句两句也说不清楚。我的意思是,现在是什么时辰了?”萧梓瑶有些无奈。

“现在应该快到丑时吧。”玲珑想了一下,开口道。

这子时大概是凌晨12点到1点左右,这丑时,怎么也得凌晨两点多了吧?

“小姐,你今日逃婚,估计渊北侯府定是气坏了,也不知道有没有迁怒于将军府。您此番回来,怕是免不了又要被夫人狠狠打一顿的。”玲珑有些心疼的说道。

还要被打?萧梓瑶心想,我留下是想玩玩这穿越的游戏的,可不是来挨打的。想打我?有本事就来啊。

她拍着胸脯说:“玲珑,别怕,我看谁敢打我!”

玲珑嘟着嘴,表情有些为难。

萧梓瑶看着她,脖子一偏,问:“怎么了?”

只见她眼睛忽闪忽闪的,粉嫩的脸上充斥着无辜,她说:“小姐,您这,怕是真的忘了,自将军走后,您几乎每天都要被夫人打的。”

每天都要被打?

“啊?我为什么每天都要被打?”萧梓瑶一脸疑惑,心想,这杜含双还挺惨。

“因为,夫人就是处处针对您,不管您做什么,她都会找到理由罚您。”

萧梓瑶低头沉思着,自己得想个办法,总不能总留在这将军府挨打吧。这虽然打的是杜含双,可是会痛的,还是她萧梓瑶的灵魂呀。

“好了,玲珑,你赶快回去睡觉吧。今天累了一天了,明天的事情明天再说吧。”萧梓瑶打了个哈欠,脱掉身上的嫁衣,爬上了床。

玲珑虽有些无奈,但也悄悄出了门。

翌日。

“什么?那丫头没死?”一个尖锐的女声响起。

“是呀,我刚刚经过那丫头的房间,看见她房门外有些碎泥土,定是昨晚入夜后偷跑回来的。而且,我刚刚在厨房看到玲珑了,她说在给小姐做早饭呢。”崔姑姑在旁边附声。

“哼,那死丫头命可真大。从马车上摔下来都没死,果然,贱人命硬。”贺馨兰从椅子上起来,重重拍了旁边的桌子,一脸怒气。

“夫人,我们派去的人,可是亲眼看着她断气的,怎么,她这是佛光返照,死而复生了吗?”崔姑姑说起来有些瘆人。

“胡说,这世间哪有这等荒唐的事,我倒要去看看她是人是鬼。崔姑姑,我们走。”贺馨兰说完便气冲冲朝杜含双的房间走去。

萧梓瑶已经起床了,看着桌子上这香喷喷的包子和蒸饺,心情大好。

“小姐定是饿坏了,赶快趁热吃吧。”玲珑站在一旁,眼睛都快笑得眯成了一条线了。

萧梓瑶拉着玲珑坐下,说:“玲珑,谢谢你。赶快一起吃吧。”

玲珑摇摇头,说:“小姐吃吧,玲珑已经吃过了。”

萧梓瑶抓起一个包子,朝口中喂去,咬了一大口。

突然门外冲进来一个人,径直就走到她的面前,一个巴掌利落的落在萧梓瑶的脸上,她脸上瞬间就感到一阵火辣辣的刺痛,她下意识的用手捂着被打的脸颊,眼看着手中那个只啃了一口的包子一路滚远……

她缓缓抬头,面前那刚刚打了人的那个女人稍稍后退了两步,站在另一个女人的身后。

萧梓瑶看着此刻面前站着的女人,衣着光鲜亮丽,头上的金钗还闪着金光,一副雍容华贵的样子。正是昨晚在将军府门口喊着要“开棺验尸”的人。

玲珑在一旁半蹲行了个礼,口中喊着:“夫人。”然后弱弱的走到萧梓瑶旁边,缓缓扶着她。

萧梓瑶明白,眼前这位就是自己的嫡母,这一大早的就特地过来送她一个耳光。

她拍了拍衣襟,站起身,看着面前这位盛气凌人的杜家主母,佯装礼貌的说了句:“母亲大人,您这一大早就来请女儿吃巴掌,请问是何缘故?女儿这是哪里做错了吗?”

“哪里做错了?你毫无礼数,行为不端这也就算了,还在出嫁途中逃婚?你把大将军府的颜面置于何地?”贺馨兰面带怒色,冲着她说。

大将军府的颜面?这大将军都死了,你还在乎颜面?

“那母亲让女儿代替姐姐嫁去渊北侯府的事情,渊北侯可知情?这李代桃僵的事情若是东窗事发,那请问母亲又将这大将军府的颜面置于何地呢?”萧梓瑶目光凌厉,面带浅笑说。

贺馨兰没想到她会顶嘴,竟然有些语塞。

自杜楚衡死后,杜含双自知府中再无人替自己撑腰,行事便开始谨小慎微,她知道贺馨兰的脾性,对于贺馨兰的打骂责罚,她若是越反抗,她就会被打得越狠。

所以,一直都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她知道,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贺馨兰听她这么一说,略微有些慌张,这若是渊北侯真的追究下来,她的确也难以交代,便语气缓和了些:“哼,杜含双,你别不识抬举,让你嫁给渊北侯你就该烧高香了,渊北侯府祖上那可是屡立战功,你嫁过去有享不完的福。”

萧梓瑶放下抚摸着脸颊的手,说:“那母亲为何不让姐姐去享这福?是不是因为这渊北侯常年缠绵病榻,母亲怕姐姐也身染恶疾?”

贺馨兰伸出手,朝着萧梓瑶又一个巴掌下去,萧梓瑶立马抓住她的手。这刚刚她在吃包子的时候稍不注意没躲过那一巴掌,这次当着她的面,她怎会再受她那一巴掌?

“你,放肆。”贺馨兰厉声喊道。

“母亲大人莫怪,我这要被人打了,这是条件反射的自救。”萧梓瑶笑笑。

玲珑呆呆地看着萧梓瑶,一个劲的朝她摇头,示意她“不要”。

“来人!给我把杜含双绑起来!”贺馨兰大喊一声。

门外几个家丁欲走上前来。

“我看谁敢?!”萧梓瑶朝那几个家丁大叫一声。

>>>点此阅读《侯爷的小撩精又在作妖了》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