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文学
经典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小说《三十年华》在线阅读

小说:三十年华

小说:都市

作者:抚琴生

简介:一份亲子鉴定书改变了我三十岁的人生。我以为的爱,不是爱;我以为的真相,最终不过是个天大的陷阱;当一切都渐渐走向水落石出,我只有无穷无尽的追悔。好在,她并没走远;她其实,一直就在身边;一切都还来得及!

角色:

三十年华

《三十年华》第3章 保证完成任务免费阅读

我心头在滴血。

我恨不得从电信网络穿过去,找到她跟那个男人,将这对狗男女捉奸在床。

但这不现实。

更何况,从来,我都是听杨雨嫣的话的。

她的话,我句句都听,哪怕,有时,她喜欢我做只狗,我也会连眉头都不皱一下,便乐滋滋的把我的舔技发挥得淋漓尽致。

我怎么可以不答应她去接雪儿?

怎么可以忽然问她点别的。

比如,可以从中捕捉到她和那个男人究竟在哪里的蛛丝马迹之类的东西?

如此,势必会引起她的怀疑。

她都欺骗了我整整十年了。

我都被她欺骗了整整十年了。

她跟那个男人都整整瞒着我十年了。

我又何必急在一时?

我更多的是,需要冷静,需要从长计议,需要把对手戏演好。

否则,我怎么报复她和那个男人!

我怎么找得回这十来年我的付出和损失!

“好的,遵命,保证完成任务,老婆大人!”

我一如既往的对电话那边搞笑而又信誓旦旦的道。

“切,永远都跟个长不大的孩子似的。”

杨雨嫣在那边道。

一如继续的被我逗得笑了起来。

就仿佛,这句我说了整整十年,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说了多少次的话,对于她,百听不厌,每一次都是新鲜的那般。

我都能想象出她在那边娇好的身子,微微有些花枝乱颤得有多动人心魂。

只可惜,更可恨的是,她那花枝乱颤动人心魂的娇好身子,此时此刻,一定正在那个男人怀里,被那个男人一双极不安分的手搂着。

然后,她挂断了电话。

十年来,跟她通话,我就从来没主动挂断电话过,都是等她先挂。

我看了看手机,早已过了放学时间。

我忙打了辆车直奔雪儿学校。

出租车快到雪儿学校门口时,远远的便看到雪儿跟她们班主任老师站在那里,一边说着什么,一边向我这边张望。

我能很明显的感觉到,在这所有同学都早已离开,只剩下雪儿一个人的时候,虽然有班主任陪着,雪儿那双如山泉般明澈的笑眼,却也有着太多的孤独和失落,以及对我的望眼欲穿!

如果是以往,我看到雪儿这样的眼神,我该会有多么的愧疚和怜惜!

可此时此刻,我的心除了痛,除了耻,除了怒,便是在一点一点滴血!

这可是我老婆跟别的男人的种啊!

这可是我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比呵护什么还呵护了差不多整整七年的我老婆跟别人的种啊!

出租车很快在校门口停下。

雪儿一眼便看到了我。

雪儿叫了声“爸”,便跟班主任老师挥手告别,一如往常那般,欢欢喜喜的跑向我。

她连蹦带跳,体态轻盈,白衣飘飘,红领巾和脑后扎成马尾的长发摇曳,就仿佛一只翩翩而来的蝴蝶。

我心里一阵莫名滋味,只觉堵得慌。

我没有给雪儿打开车门。

我第一次,没有主动迎接雪儿。

不知道是心里抗拒,还是难受得忘记了主动迎接雪儿。

雪儿似乎并没有察觉到什么异样。

或者,她小小年纪,还单纯得远远没有成人这般复杂和敏感吧。

她主动拉开出租车的门,上来,近近的坐在我身边,迫不及待的便给我分享她今天在学校的精彩生活的点点滴滴。

一路上,我都只是听着,没有说话。

她越是快乐,越是叽叽喳喳个不停,我心里就越是难受,越是堵得慌!

这可是我老婆跟别人的种啊!

她越是快乐,她的每一个快乐就越是对我特么的讽刺,越是如蛇蝎一般咬噬着我的内心!

如果不是碍于出租车司机在旁,如果不是怕露出破绽,如果不是我要从长计议,要报复她妈妈和那个男人,我都不知道,我还能如此什么话也不说的坚持到多久,我会不会突然就忍不住暴发,会不会吓得雪儿看着我就像不认识我那般!

一路内心痛苦而又矛盾的挣扎着。

到得小区大门,下了出租车,我也没有如往日那样,取下雪儿肩上的书包自己帮她背上。

雪儿还在叽叽喳喳的兴奋的讲个不停,依然没有察觉到什么异样,小小的身子就那么背着重重的书包蹦蹦跳跳的走在我身边,就跟只欢快的小燕子一样。

有时候,我常想,要是人不长大该多好。

就不会有太多的痛苦和烦恼。

就会如雪儿一般,天大的事也会任它去,半点也察觉不到。

进得小区,坐电梯上楼,到得家门的时候,想着杨雨嫣这个时候,也不知道是在那个男人的家,还是某个酒店的房间里的大床上,正跟那个男人风流快活,而我,却在这做冤大头,接了他们的种回家不说,接下来,还要给他们的种做饭,辅导作业,哄她睡觉,就跟他们的男保姆一般,我心里忽然便更加又痛又怒的涌起一阵咬牙切齿的仇恨!

对着雪儿的背影,我甚至,脑子里突然冒出个念头,我要不要不仅报复杨雨嫣和那个男人,更还要报复在他们的孽种身上?!

雪儿这时却叽叽喳喳的讲到兴奋处,突然不经意的便抬头看了我一眼。

我和她眼神相撞。

我的眼睛满满的都是痛苦和邪恶的仇恨。

雪儿的眼睛,却是那么的欢快和清澈,如梦中童年时故乡丽日下跳跃的山泉。

“爸,怎么了?”

雪儿愣了愣,终于捕捉到了我眼神的不对。

我回过神来。

我被自己刚刚那莫名的邪恶的想法吓了跳猛的。

雪儿虽然是杨雨嫣和那个男人的孽种,可雪儿是无辜的呀!

就冲她那声“爸”,就冲她单纯而又无辜的眼神,我怎么可以对她下得了手!

“没,没什么。”

我忙一边慌慌的道,一边闪避开眼睛,掏出钥匙,急急的开门。

我都没敢再看雪儿。

我掩饰着自己。

门很快打开。

下一秒,对着眼前所见,我却忽然呆住了。

>>>点此阅读《三十年华》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