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文学
经典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求小说免费资源 书名名叫法师下山在哪看

小说:法师下山

小说:

作者:凡心圣道

简介:“师父,你看我修炼的雷法如何?”
无名道观上空,一团雷云轰隆。
明黄色闪电劈落而下,整座道观化为一片瓦砾。
大化真人身体颤抖,大吼一声。
“孽徒,你我师徒缘分已尽,你下山另谋出路去吧!”
那是个艳阳天呐,法师他下了山啊,山下的女人是老虎,可是都挺好看啊!
施主留步先别走,我为你算一算啊,疑难杂症都不算啥,出手见效乐无边!
降妖伏魔最拿手,举手投足法师范,一身道法行天下啊,逍遥自在小剑仙!

角色:

法师下山

《法师下山》第2章 把人从火葬场救回来免费阅读

外面已经有十几名警员严阵以待。

司机和所有乘客则是乱成了一团,被警员驱离到了远处。

许琳萱咬牙切齿的攥着小拳头。

“那三个果然不是什么好人!”

说完却是一愣,陈子熙哪儿去了?

陈子熙已经靠近了警员的包围圈。

刀疤脸挟持着女警,身后两名同伴和他成三角形状。

一人手中握着一把匕首,面目凶狠。

“你们是故意来抓我们的吧?

全都给我离远一点,给我一辆车,否则现在我就干掉她!”

警员投鼠忌器,不得不放任刀疤脸他们离开。

眼看已经到了准备好的车辆边上。

刀疤脸的同伙首先上了车,启动了车辆。

“大哥,车没问题!”

刀疤脸嗯了一声,墨镜下的眼中闪过一抹寒光。

把女警往前推了一把,手中的匕首却是朝着女警的后心刺了过去。

“混蛋!住手!”

四周的那些警员愤怒大喊,却是来不及救援。

眼看匕首就要刺入女警后心,一道黑影嗖然而至。

啪的一把拍在了刀疤脸的手腕上面。

哐啷的一声,匕首应声落地。

刀疤脸眼神一寒:“我记住你了,等着死吧!”

嘴上说着狠话,脚下却不敢停留。

飞速的上了车:“快开车!”

四周的警员立刻开始分头行动,大部分警员乘坐警车进行追捕。

剩下几个人负责安抚群众,让下车的乘客重新回到大巴车。

带队的一名队长走向陈子熙。

“你好,我是这次任务的领队马河军。

多谢你刚才救了陈瑶。”

“谢谢!”陈瑶到了陈子熙面前,情绪不是很好。

陈子熙打量陈瑶,微微皱眉。

“刚才那三个人,你最好离远一点。

五行相克,难免有血光之灾。”

陈瑶蹙眉:“我很感谢你刚才救了我,但你年纪不大神神叨叨的,可不是什么好事!”

陈子熙无奈摇头:“我算卦一向很准,绝不打诳语。

道门慈悲,这张符送你。

危急时刻或许能救你一命。”

陈瑶向来不相信这些,自然更不会接受陈子熙的符纸。

尴尬之中,马河军笑呵呵的接过陈子熙的符纸,塞给了陈瑶。

“小兄弟也是好意,你就当留作纪念。”

陈子熙指了指远处的大巴车。

“如果没有其他事,我要上车了。”

不等两人答应,陈子熙风一样的跑了。

看着陈子熙的背影,陈瑶微皱眉头。

“功夫很好,可惜是个神棍,这东西我不要。”

马河军一声苦笑:“你就是脾气太直,人家好歹救了你,你就不能少说几句?

至于这张鬼画符,当做纪念好了。”

听到这里,本打算扔掉符纸的陈瑶迟疑一下,不大情愿的把符纸装进了口袋里面。

江海市客运站,长途终点站停车场。

许琳萱和陈子熙挥手道别。

“等一下。”陈子熙突然叫住许琳萱。

“你这段时间犯小人,小心你身边的人,平常关系越好的越危险。”

许琳萱先是愣了一下,随即笑的前仰后合。

“说的和真的是的!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神棍。

不就是防火防盗防闺蜜吗?让你说的神神叨叨的。

我记下了,你有时间可以去医院找我,交流心得。”

许琳萱笑呵呵的走了,显然没把陈子熙的话放在心里。

陈子熙摇了摇头,道家的事情讲缘分,对方不信他也不会强求。

于是站在出口旁边的站台一边,手指不停掐动。

之前用来锁定江海市黄锦辉大概位置的手段叫做玄光术。

现在则是用六爻卦术来进一步的缩小范围。

“嘶,不对,气息飘渺不定,那人不是要死了吧?”

好不容易有一个可以投奔的人,居然要死了!

大化真人居然不靠谱如斯,枉为人师!

不过卦象显示,虽然大劫将至,但还有一线生机。

“小伙子去哪儿?坐车吗?”

一辆出租车停在陈子熙的身边揽客。

司机是一名四十多岁的中年大叔。

“东北方向,四十里范围之内,有一个叫黄锦辉的。

你要认识我就上车。”

陈子熙嘿嘿一笑,纯粹就是开个玩笑。

“哈哈,问对人啦,上车吧。”

两双眼睛四目相对,陈子熙嘴角抽搐,不会这么巧吧?

骗子?不是。

对于精通相术的陈子熙来说,判断一个人是不是说谎并不困难。

司机的眼中有得意和惊讶,但绝没有骗人的意思。

“咳咳,确实好巧,走吧。”

“哈哈,小伙子看你这装扮,从乡下来的吧?

我跟你说啊,要说在城里什么人消息最灵通,莫过于出租车司机。

每天接触的人形形色色,熟悉城市每一个角落。”

司机侃侃而谈,眼看有停不下来的趋势。

陈子熙赶紧咳嗽一声。

“大叔,先说说那个黄锦辉,你很熟吗?”

“黄锦辉可是江海市的名人,著名的老中医。

尤其是针灸手段,神乎其神。

号称什么一针在手,天下我有。

不过那是过去式了,以后可就翻篇了。

昨天刚死,现在人已经躺在灵堂!

小伙子你是去奔丧吧?”

陈子熙蓦然瞪大双眼,已经死了?

不可能!

对于自身卦术,陈子熙还是有信心的。

明明显示还有一线生机,是枯木逢春的卦象。

得赶紧过去看看,这枯木逢春的卦象,说不定还要落在他的头上。

黄锦辉的宝霖堂,此刻封门谢客。

三间仿古式的门面房,在高楼林立的江海市显的有些特立独行。

门面房的右侧,是一道偏门,连通着后面的一个大院。

此刻哀乐声响,一片悲痛,临时灵堂就设立在院落之中。

宝霖堂的门外,陈子熙一脸肉疼的把百元巨款拿了出来。

“小伙子,你可不能乱说,我这怎么叫做坑人?

起步价十五,三块钱一公里,这是二十三公里,一共五十三块六毛七。

我还少收你六毛七,怎么就成坑人了?”

好吧,陈子熙第一次对于物价有了一个清晰的认识。

原本以为一百块巨款够他生活很长一段时间。

这特么打个车一多半就没了,早知道还不如跑过来。

“找你的钱,可要收好,四十多呢。”

司机戏谑的说道,一脚油门儿跑了。

陈子熙朝着小院走去,他必须要把黄锦辉救回来,不然可就要流落街头了!

迎客的把陈子熙看成了吊丧的朋友,领到了灵堂前面。

嗯!灵堂内除了跪着的几个年轻人,空空一片?

“棺材呢?”

“哪有什么棺材?现在都是火化。

灵车刚走了十几分钟,会把骨灰盒带回来的。”

我擦!陈子熙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这尼玛要是烧成了灰,道祖在世也休想救回来!

“你们谁能带我去火葬场?快点儿!”

黄锦辉的两个儿子都跟着灵车去了火葬场,现在守着灵堂的是黄锦辉的几个远房侄子。

黄明志上下打量陈子熙:“你跟我叔叔,就是死者是什么关系?”

“娘家人!呸呸,我师父是黄锦辉的朋友。

我师父千叮万嘱要我必须替他看老朋友最后一面。

你赶快带我去,不然来不及了。”

黄明志没有怀疑,这种事大概没有人会冒充。

他的叔叔生前朋友很多,出现生面孔并不稀奇。

黄明志的车就停在门外,拉着陈子熙直奔火葬场。

“你能不能开快一点?”

陈子熙坐立不安,晚了就只能捡骨头了!

火葬场二号厅,黄锦辉的尸体已经进行了最后的遗体告别仪式。

下一个环节就是遗体火化,一众家属哭声震天。

“今天有点忙,需要排队。”

黄锦辉的两个儿子为之一愣,随即有些恼火。

老大黄明海已经是四十岁的人,还算稳重。

老二黄明江一向脾气急躁,直接一瞪眼。

“凭什么要我们排队?我们可是先来的。”

“另外一家没有进行遗体送别仪式,直接火化。”

信你个鬼啊,分明是另外一家给钱了!

黄明志的车上面,陈子熙的屁股一直没有坐实。

“能不能快点?还有多远?”

黄明志额头的汗都出来了,颇有怨气。

“我已经够快了,你再催咱们就和我二叔作伴去了!”

终于到了火葬场,陈子熙拉着黄明志往里面跑。

“去哪儿找?快一点!”

陈子熙暗中掐动指节,还有生机,不算太晚。

二号厅,终于轮到了黄锦辉进火化炉。

在悲痛的哭声中,送别黄锦辉,工作人员已经接过了遗体。

二十秒钟之后,黄锦辉的肉体即将得到人生中最后的璀璨升华。

“慢着,把人给我留下来!”

炸雷般的喊声在二号厅炸响,眼看黄锦辉即将进入火化间。

陈子熙顿时爆发出了最强爆发力,以不可思议的速度追了上去。

在场众人的眼神甚至都跟不上陈子熙的速度。

终于在遗体进入火化间的最后一刻拦了下来。

“他是谁?干什么的?”

“是不是有人故意捣乱?”

黄家的亲属乱作一团,第一次见到来火葬场喊把人留住的。

黄明志这才气喘吁吁的到了人群中。

“明志?你不是在家里守灵堂吗?

那边那个人怎么回事?”

“是。”黄明志喘了一口气“是二叔朋友的徒弟。

来吊孝的,非要替他师父见二叔最后一面。”

黄家众人本来悬着的一颗心这才终于落了下来。

虽然很出人意料,但也在情理之中。

但是很快,黄明海瞳孔一缩,整个人哆嗦了起来。

“怎么回事?他怎么把遗体推回来了?”

陈子熙终于松了一口气,习惯性的去摸黄锦辉的脉搏。

“你要干什么?”

工作人员不满的去推陈子熙,就像推在一棵大树上一样。

“呼,还好来的及时,不然就烧成灰了!”

陈子熙呵呵的笑着,一股真元透过掌心劳宫穴,打入了黄锦辉的脉搏之中。

“住手,你在做什么?”

工作人员着急的呵斥,也让赶来的黄家众人心头一惊。

“我当然是救人啊!再晚一步就被你们烧死了!”

众人感到一阵头皮发麻,随即怒不可遏。

尤其是黄明海兄弟,更如同受了侮辱一般。

“胡说八道!心脏早已经停止跳动,没有了任何的生命体征。

你到底是什么目的?是不是我父亲生前的仇人故意来捣乱的?”

黄明海的话让众人恍然大悟,也不是没有可能。

黄锦辉一生救人无数,但也得罪不少同行。

难免有居心叵测之徒,想要在黄锦辉死后羞辱他!

顿时激起了公愤,二十几个人瞬间将陈子熙团团围住。

脾气暴躁的黄明江更是一拳朝着陈子熙砸了过去。

“住手,我说救人就是救人。

要不然我让他起来说句话?”

黄明江的手腕被陈子熙紧紧握住,用尽了吃奶的力气也纹丝不动。

“你混蛋,死人怎么会说话?

大哥你们还不动手教训他!”

眼看就是一场群殴,陈子熙赶紧伸手在黄锦辉的胸口拍了一巴掌。

“咳咳!”

黄锦辉的咳嗽声让众人如同中了定身术一般。

全都站在原地不动了,随即有人惊恐大喊。

“诈尸了!快跑!”

有胆小的跑的比兔子还快,就连黄明海都选择了逃跑。

火葬场的工作人员胆子要大的多,扭头看见本来已经是死人的黄锦辉正在缓缓的睁开眼睛。

登时身躯一震:“不是诈尸,这是活了!”

活了?

一个个全都如同石化,脸上充斥着不可思议的表情。

随即所有的眼神汇聚到了陈子熙的脸上。

黄明江大喊出声:“你到底做了什么?”

“当然是救人啊!我就说他没死。

真要被推进去,你们可就是谋害亲父!”

四周死一般的安静,全都看向了黄明海。

黄明海既是黄锦辉的长子,也是黄锦辉的弟子。

虽然医术不能比肩黄锦辉,但也是实实在在的宝霖堂坐堂医生。

“大哥,你去看看。”

这个时候,急需要权威的鉴定。

毫无疑问,现在最适合做这件事的人就是黄明海。

黄明海身躯一震,有些紧张。

但在众目睽睽之下,还是走向了黄锦辉。

“父亲你真没死?”

黄明海惊呼出声,看着黄锦辉在微微转动的眼珠颤栗不止。

>>>点此阅读《法师下山》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