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文学
经典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最强牛婿最新章节 最强牛婿免费阅读

小说:最强牛婿

小说:都市

作者:阅明49

简介:忽有一日,A市首富上门,要穆苍连当他的孙女婿,穆苍连在养父要求下只得答应。
三年间穆苍连饱受欺凌,被所有人瞧不起。
沐老猝死后,整个沐家一落千丈,沦落到要靠拍卖沐老生前千叮万嘱交代不能卖掉的一件藏品来填补资金窟窿。
殊不知这藏品里面大有玄机。
这个玄机激活了穆苍连的上古血脉,自此能力觉醒,并在拍卖会至关重要时刻,力挽狂澜!
但他们不知道,穆苍连的开挂和复仇之路才刚刚开始……

角色:柳莺莺,穆苍连

最强牛婿

《最强牛婿》第3章 极度失望免费阅读

沐庭豪没想到刚出了门,一眼就看到楼上的穆苍连正鬼鬼祟祟趴在卫生间门口。看到他这副样子,顿时气得捂住了胸口。

他深深叹了口气,既然蓝蓝已经答应和这小子离婚了,就权当没看到吧,反正很快就会分道扬镳。想罢,转身就下楼去了。

那马晓全在洗手间隐隐听到外面嘲笑的声音,知道自己占了上风,于是更理直气壮躲在里面和柳莺莺亲热起来,他想就凭穆苍连也敢坏他的好事儿,想想气不过,更使劲儿和柳莺莺交缠在了一起。

五楼本来就没什么人,洗手间的另一侧有个比较隐蔽的更衣室,他心里想着一会儿让柳莺莺换上沐子蓝经常穿的衣服再做,那别提多带劲儿了。就算暂时得不到沐子蓝,但有柳莺莺这个表面和沐子蓝交好的表妹在,早晚一定能得手。

气氛差不多了,他得赶紧转移阵地再战,柳莺莺娇喘着,上半身衣衫早已褪尽,有些不情愿地扒拉上衣服。

马晓全一边哄着她,一边打开了洗手间的门。

“呦,马总?您这坨屎拉得够久的啊!”

几乎是本能性的,马晓全砰的一声关上了门,和柳莺莺二人在这一瞬间被吓得欲望全无。

马晓全郁闷到了极点,已经两次了,他真怀疑会不会被一个无脑废物搞得日后都举不起来了。

柳莺莺也面色惨白,幸好马晓全眼疾手快关上了门,否则自己这副衣衫不整的尊容就要暴露在那个废物面前了。

她赶紧将自己的衣服重新穿好,马晓全也连忙将自己从里到外整理得一丝不苟。

“马公子,你干嘛呀?拉完屎了就出来呗,看到我干嘛躲起来啊?是不是我刚才打扰你看小黄片了?那片子看多了对身体不好,您可悠着点儿啊!”

穆苍连大声嚷嚷道。

这下宾客们的注意力又回到了穆苍连所在的五楼洗手间处。

刚刚下了一层楼的沐庭豪也仰头看向了五楼的穆苍连,同时皱起了眉头。

一些人听完偷偷笑了,尤其几个和马晓全玩儿过的人,多少都知道他风流成性,没女人简直会死,但在长辈面前又极其能装,骗到了不少人。

躲在卫生间的马晓全整张脸都绿了,该死的穆苍连,要不是自己想竞逐沐子蓝老公人选,他怕什么避讳!

等你穆苍连和沐子蓝离婚以后,老子第一个弄死你,马晓全心想,今天的好事儿算是彻底泡汤了。

穆苍连算准此时马晓全是断不敢从卫生间出来的,他偷偷将五楼能躲的几个房间全部锁了起来。好歹也是挂了名的女婿,几个房间钥匙他还是有的。

随后他转身离开,再不找个坑位,就真的要憋不住了。

谁知走到三楼和岳父撞了面,沐庭豪面色阴郁地看着他,这女婿,他是多一秒都不想再看到了。

然而穆苍连却瞬间察觉到沐庭豪面色异常,忙说:“爸,你脸色不对啊,是哪里不舒服吗?”

沐庭豪强横地甩开他的手,“哼”了一声,头也不回地下楼了。边走边愤愤地想:这还不是被你给气的,你走后,我什么毛病都好了。

穆苍连因为肚子疼痛加剧,管不了那么多,连忙找了个坑位尽情释放起来。

等到穆苍连释放完毕从卫生间出来的时候,宾客们已经围在一处,注意力全放在了即将拍卖的藏品上。

据说,这件藏品是沐佬创业成功后收入的第一件贵重物品,这件藏品极为特殊,它象征着事业的成功和财运的亨通。

沐老得到它以后,身价一路看涨。

过去多年,很多人都想得到它。奈何沐老坐拥,财力雄厚,那时候没人敢觊觎,谁都不敢得罪这位A市首富。如今,终于有了机会。

这时候,马晓全和柳莺莺已经趁大家不注意,悄悄下楼混入人群中。柳莺莺还挽上了未婚夫马相国的手臂,两人看起来甚是亲昵。

穆苍连简直又被开了眼界。

这马晓全和马相国可是同父异母的兄弟,二人都是A市某制造业老板马东国的儿子,只是马相国是正妻所出,而马晓全则是五年前才为人所知的私生子。

但私生子也有继承权,而且马东国加起来也就这么两个儿子,一个虽为私生子,但其母亲这么多年将马东国牢牢勾在身边,正妻等于是个摆设,所以马晓全也没少受宠。私底下马晓全和马相国水火不容,马晓全更是仇恨马相国,恨不得将他的一切都夺过来。

玩弄柳莺莺,也不过是为了报复马相国。

穆苍连暗暗叹气,来到富人的世界几年了,他仍然无法适应。

“穆苍连,那边地上被几个小孩弄脏了,你去收拾干净。”

穆苍连的岳母陈玲梅说,说完就朝着她的“舞台”走去,今天最重要的拍卖时刻到了。

穆苍连叹了口气,丈母娘的命令不得不听,这几年没少被当成佣人使唤,但想到沐佬的嘱托和沐子蓝对自己的好,他就只好任劳任怨了。

陈玲梅走上拍卖台,拿起话筒,激情澎湃地说:“各位亲爱的朋友们,现在,我们将为大家展示今天的最后一件藏品,尽情欣赏。”

说着朝着藏品搬过来的方向做出了一个请的手势。

随即一个四四方方被红布包裹的东西由两个专业人士小心翼翼搬上了展架。

陈玲梅故意卖了会儿关子,没有马上去揭开红布。

等大家有些心急的时候,她才缓缓将红布揭开,情绪高亢地说:“看,这就是带给沐老爷子一生好运的传说中的画家奇冥所画的《天命》!”

红布揭开的一瞬间,整个屋子都沸腾了起来。

众人对着画啧啧赞叹,直道沐家不愧是曾经的A市首富,瘦死的骆驼比马大,随便拿出件藏品都是市面上找不到的宝贝,而且这幅画,明显是有市无价。

关于那位叫奇冥的画家,身上有许多传奇性的故事,有人说他的画会诅咒人,有人又说他的画能让最倒霉的人一夜翻身,也有人说他的画有着他本人超强的意念,如果那幅画想表达什么,就会带给拥有那幅画的人相关的气运。

甚至能直接影响拥有者的命运!

在场所有人都眼红了,说真的,沐老的经历是这幅画魔力的最好证明。

沐庭豪一个什么背景都没有从山沟沟走出来的人,单枪匹马打下了自己的一片江山,说出去,谁信?如果说只是赚到点小钱倒是不奇怪,但把事业做到成为A区首富,没有贵人的帮扶和好运加身,普通人哪儿能这么随便就能成功,早被有势力的同行打压掉了。

看着下面那帮人对着这幅画如饥似渴的样子,陈玲梅感到无比心塞。

在一旁助阵的沐震霆则更加肉痛不已。想到父亲生前千叮万嘱不要卖掉这幅画,强烈的愧疚感堵满了整颗心。

可是公司急需一笔庞大的资金填补窟窿。除了卖画找不到任何办法。

自从出了车祸后,他就有了间歇性头痛的毛病,记性也变得很差,很多原本能轻易处理好的事情现在做变得很费力。过去办事效率极高的他,对员工也极为严苛,如今连听员工报告反应都十分迟缓,暗地里已经有许多人对他不满了。

现在沐家表面上由他代理做主,实际上两个叔公暗中动手脚,想联合公司董事会踹掉他,他现在的地位可以说是岌岌可危。

沐庭豪感到一丝凄凉,在这么困难的时候,却没有可以帮助自己的人。

自己的两个亲弟弟原本都才华横溢能力强劲,可惜二弟沐大海意外去世,三弟沐沁林远去海外不见踪影。女儿沐子蓝虽然能力被老爹最为看好,但还是个小女生,过于单纯,加上经验不足,根本对付不了那些会使下三滥手段的豺狼虎豹。

而自己的女婿……

想到此,沐震霆心中忽然说不出的难受。他想,自己要是有个优秀的女婿能在这个节骨眼上帮扶一下就好了。

可女婿却是个什么都不会的废物。

他感到极度的失望,这幅画是父亲生前最喜欢的收藏,如果他有个给力的女婿,何至于将父亲的为数不多珍爱的宝贝给卖了。

“起拍价多少?赶紧的吧,我已经迫不及待了!”

这时候传来一个年轻男子的声音,是马相国。

沐震霆看着紧紧挽着他胳膊的柳莺莺,再看看他的未婚夫马相国,心中的醋味迅速变大。

这柳莺莺明明姿色学历各方面远不如自己女儿沐子蓝,却也能嫁个制造业大佬的儿子,自己女儿那么出色,竟然……嫁给了一个……

沐震霆越想心里越不是滋味。

“我出五千万!”

又是马相国的声音,中气十足,自信大方。沐震霆想,看啊,这才是个男人的样子,所谓的青年才俊就是如此。

一回头,看到穆苍连正在角落里拖地……

“七千万!”

“八千万!”

“八千五百万!”

他耳边不停传来出价的声音,他一点也高兴不起来,或者说出价越高他反而越是不开心。

因为父亲曾说,家里以后万一出了什么事,不管再难再穷,也不能卖了这幅画,只要这幅画在就还有翻身的可能。父亲始终坚信是这幅画给自己带来了长久的事业运。

“我出一亿!”

当马相国的“一亿”在耳边响起时,沐震霆再也忍耐不下去了。

他慢慢退离拍卖区,走到角落正在打扫的穆苍连身后,说:“穆苍连,你跟我来。”

>>>点此阅读《最强牛婿》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