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文学
经典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张虎,李大宝小说《夺心狂探》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夺心狂探

小说:悬疑

作者:辛白

简介:刑法之祖皋陶留下遏邪八卷,其中摄心古术能夺人心魂、操控人心。摄心术的现代传人竟是杀人犯的遗孤仇允,仇允虽生于黑暗,长于磨难,却有一颗坚强正义的心。身怀绝技、身心俱刚的狂探行走都市,挑战世上最阴险最狡猾的罪犯!

角色:张虎,李大宝

夺心狂探

《夺心狂探》002章 神秘老人免费阅读

吃过早饭,老人给仇允煎了副药,叫他喝。

仇允木然地答应,喝药,心里却在想:糟了,这老人的儿子是被他爸爸害死的,如果让老人知道自己就是杀人犯的儿子,肯定会报警的。

仇允幼稚的心中并没有太清晰的是非观,但他懂得利弊,“杀人犯的儿子”这个称号让他吃过太多太多的苦。

谁想当杀人犯的儿子,谁想!?

他明明都没见过自己父亲,更不知道母亲是谁,可是在那些人眼中,他就是邪恶、卑鄙、下贱的存在,根本不值得像一个人一样被对待。

“去洗个澡吧,然后休息一会。”仇允喝完药,老人起身走了。

他洗完澡,睡了一觉,感觉身体舒服许多,咳嗽的症状也减轻了,又在这儿吃了晚饭,还帮老人做了些简单的家务。

虽然心里一直在琢磨赶快离开,可这儿有热饭热菜、有热水、有床,和外面比就像天堂一样,而且老人几乎从不与他交谈。

老人大部分时间都呆在书房里看书,每天出去溜达一会,吃饭睡觉,遵循一套严格的作息规律,仇允的到来,对他来说就像一只野猫无意中闯入,给口吃的就是了。

这条僻静的老街就像一汪古井,死气沉沉,街坊与老人打招呼,都带着几分敬畏的神情。

仇允决定,暂时就赖在这儿,反正不让老人知道自己是谁就成了。

每当夜深人静,仇允躺在床上,总能听见地板下面传来一些奇怪的动静,有一天夜里还听见外面传来沙沙声,好像有人在门口走动,仇允吓得用被子捂住头。

一晃七天过去了,仇允的身体已经康复大半,这天半夜他去上厕所,突然被一只手捂住嘴,仇允惊恐地瞪大眼睛,注意到身后有两个男人,他拼命试图挣脱。

入侵者把仇允反剪双手捆了,用布条塞住嘴,仇允呜呜地求救,希望有人来救他。

“该去收拾那个老的了。”

“下手轻一点,还要问他钱在哪呢!”

“放心,我自有分寸!”

说话的二人都蒙着脸,穿着黑衣,似乎是两个盗贼。

“咚咚”的声音传来,老人杵着拐杖出来了,一脸波澜不惊,两个强盗竟下意识地后退几步,其中一人亮出明晃晃的刀子,他眉角有一个痦子,低喝道:“不许喊,不然弄死你!”

“哦?”老人淡淡地扫过二人,又看看地上的仇允,“真有出息啊,大半夜来抢一个孤寡老人。”

“少废话!”痦子扬了扬手中的刀,“乖乖听话就不杀你,家里钱藏哪了?”

“你觉得我像有钱人吗?”老人坐在太师椅上,平静地问。

“哼,我的耐心是有限的。”

“你应该是个很有耐心的人呀,毕竟是蹲过十年大牢的人了。”

“什么!?”痦子震惊,看向同伙,“他……他怎么知道咱们的底细的?”

同伙道:“这老不死的诈你呢,跟他废什么话……”

“哼!”老人冷笑,“张虎,你这个兄弟真是讲义气,李大宝才释放出来半年,你就花言巧语拉上他做‘买卖’,自己又不动手,你好聪明呀你!”

李大宝大惊,也就是那个有痦子的男人,“你……你认识我们?”

“不但认识,我还知道你家住在哪,因为坐牢你老婆跑了,留下一个刚刚上小学的儿子。至于你,张虎,你有个姘头就住在这条街上,你观察到我住在这栋老宅子里,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老人,所以叫上李大宝来发财!”

张虎抢下李大宝手中的刀,目露凶光,“本来只是谋财,知道我们的底细,我更不能留你了!”

老人不紧不慢地念道:“四平江水水长流,无脚船夫请你喝酒,三人渡江两人回,切活切活!”

张虎吓得刀掉在地上,李大宝抓住他问:“这老头说了什么?我怎么一句听不懂?”

“老……老前辈,晚辈有眼无珠,多……多有得罪!我们马上就走!”张虎态度一转,抱手行礼。

“你们不是要钱吗?这样吧,你们哪个先去自首,把另一个揭发了,剩下的来我这里领十万块!”老人把一根细金条放在桌上,“这个值十万块吗?”

“不不,老前辈,别耍我们了!李大宝,快走,快走啊!大水冲了龙王庙,多有得罪!多有得罪!”

二人灰溜溜地跑了,仇允都看呆了,这位爷爷难道会妖术吗,三言两语就把两个强盗吓跑了?

老人为他松了绑,仇允问他是怎么做到的,老人淡淡地说:“睡觉去吧,明天我再告诉你!”

隔日,警察来到这条街,因为巷口出现了两具尸体,分别是张虎和李大宝,经警方仔细调查发现二人似乎是发生了冲突,先是打架,然后发展到动刀子,最后一起毙命。

这俩都不是什么善茬,一个劣迹斑斑,是个地痞无赖;另一个蹲过大牢,既然是自相残杀,狗咬狗,警察也就没有深究下去的必要。

唯一知道真相的仇允惊讶不已,再次向老人发问,老人说:“前两天我注意到门上有一些记号,那是窃贼踩点留下的,我就留意了一下出现在街上的陌生人,注意到了那个张虎,我听到他打电话,知道了他俩的名字。他们那些情况,一半是我推理出来的,一半是打听到的,我说的那句怪话是江湖切口,威胁的意思。”

说着老人把“金条”放在桌上,原来只是烧给死人的金箔纸折出来的方块,那晚天太黑才被认错,“我注意到这二人关系一般,各怀心思,所以用了摄心术中的‘二鬼争金’。唉,可能做的有点过火了吧!”

仇允惊诧极了,“爷爷,什么是摄心术呀?”

“一种控制别人内心的手段!”

仇允情不自禁地说:“可以教我吗?”

“你学这个干嘛?”老头将那古怪的瞳孔转向仇允。

“我……我想变强,我想保护自己。”

“先吃饭吧!”

仇允格外殷勤地去盛饭端菜,今天老人炖了一锅排骨,很鲜美,就是有点淡,老人用下巴指指柜子,“那里有瓶酱,可以拨到汤里面吃。”

仇允去打开酱瓶子,给自己和老人各挑了一点,尝了一口,很香。

他好奇地问:“爷爷,您到底是干嘛的?”

“你看呢?”

“像一位大侦探。”

“哼!”老人笑笑,“你怎么确定我是好人?”

“因为……”

仇允突然感到腹内一阵绞痛,一张嘴,吐出的鲜血把汤全部染红了。

老人平静地用调羹喝汤,仿佛没看见一样,仇允生怕他也中毒,一把将老人的汤碗扫到地上,然后他昏死了过去……

>>>点此阅读《夺心狂探》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