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文学
经典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完整版《玄门狂妃:摄政王,放肆宠》顾灵渊,萧延昭txt下载

小说:玄门狂妃:摄政王,放肆宠

小说:

作者:积云渴雨

简介:玄门满级大佬顾灵渊一朝穿越,居然在新婚之夜被活埋,还要练成煞尸镇宅?
这怎么能忍?
顾灵渊不过动动手指,就虐得人家抱着大腿求饶,只是一边看热闹的摄政王……
您不是来帮忙的吗?
怎么帮着别人啊!

角色:顾灵渊,萧延昭

玄门狂妃:摄政王,放肆宠

《玄门狂妃:摄政王,放肆宠》第2章 天生有缘人免费阅读

“啊?什么故事?”顾灵渊愣了一下。

过了一会才想起来,她特意来前院,就是为了除去原主身上,杜家人的身份的。

旁边的宾客却议论纷纷:“不是说娶来冲喜的,是顾家那个天生痴傻的大小姐吗?”

“这看上去不傻啊?”

闻讯而来的杜三少见到顾灵渊,心头也极为惊震。

那交杯酒里放的是术士给的穿肠毒药。

他亲自喂进顾灵渊嘴里,还确认过气息和脉搏,确定已经断气了。

这才让下人趁着众人都在前厅赴宴,在子时前埋入那事先挖好的坑里,怎么没死,还不傻了?

不过现在也不是想这个的时候,杜三少沉喝一声:“顾氏!新婚之夜,乱跑什么,还不快回房去。来人,还不快把三少奶奶拉回去!”

顾灵渊瞥眼看着对面同样一身喜服的杜三少,将那块镇尸的血玉在手里掂了掂,眯眼沉笑。

这杜三少长得人模狗样,却能亲手将带毒的交杯酒喂进新婚妻子嘴里,也是个狠人啊。

不过狠人才好,这样报复起来,她心里才没有压力啊!

眼看着杜家的下人,闻声来拉她,顾灵渊的眸光一闪,就往萧延昭身后一躲。

攀着他的腰,惊叫道:“岐王,救我!”

眼睛却盯着他腰间扣着量魂尺的白虎扣,目光闪了闪,攀在他腰上的手慢慢往量魂尺上摸去。

“你放开,成何体统。”萧延昭感觉她攀在腰上的手,身体不由的一僵。

忙伸手想将她手扯开,可双手交握,入手一片温滑,又忙将手收了回来,只是侧身避开。

“呵呵。”顾灵渊见他的动作,心头暗笑:这位岐王,看样子还挺好玩。

一边杜家人却催着赶来的大夫,要拔杜四少嘴里插着的筷了,哭着吵着要先救人。

萧延昭忙沉喝道:“不能动。”

“岐王说得对,不动,人还能拖上个半天,一动就是个死。”顾灵渊目光扫过萧延昭腰间的玉尺。

双眸一转,也不再和萧延昭拉扯了。

拉了把椅子,大大咧咧的坐下,掂着那块血玉玩:“除了我,没有人能救他。不过我有两个条件,你们如果同意,我就救他。要不,你们就看着他死。”

萧延昭看着她一脸笃定的模样,不由反手摸了摸腰间的量魂尺。

就算她不是国师嘴里那个有缘人,可量魂玉尺,是圣洁之物,并不是人人都能摸的。

“顾氏。”杜三少盯着顾灵渊,沉喝道:“你现在不是傻,是疯了吗?你一介新婚妇人当着宾客面前,大放厥词,像什么样子。来人……”

他话音一出,顾灵渊立马抬眼看了过去。

杜三少只感觉,好像一下子岔了气,舌头牙齿打了架,居然咬到了自己的舌尖,痛得他尖叫一声:“啊……”

“哟。这是风大,闪着舌头了。”顾灵渊看着杜三少痛得扭曲的脸。

“你……”杜三少捂着嘴,盯着顾灵渊,气得直颤。

萧延昭疑惑的看着顾灵渊,刚才杜三少咬着舌头前,好像看到她手里那块血玉闪了一下。

顾灵渊却直接对上他的目光,笑嘻嘻的道:“岐王,我好看吗?您看得这么入神?”

那双眼睛里,带着狡黠,却又笑得如同三月春风。

冷哼一声转过眼去,正好看着杜家的大夫正要去拔了杜四少嘴里插着的筷子。

萧延昭正要阻止,却听到身后传来女子轻轻的叹了一声。

一转头,就见顾灵渊握着那块血玉好像又闪了一下。

跟着已经昏迷的杜四少,全身骨头好像“咯咯”作响,又跟原先一样,四肢反转,胸腹朝上,桀桀怪笑朝外爬去。

吓得一边的杜家人连滚带爬,哇哇大叫。

“呵呵!”顾灵渊看着杜家人出丑,不由的低笑。

却感觉一边的萧延昭,瞪了她一眼,跟着抽出量魂尺,又走了过去,依旧将附在杜四少体内的冤魂抽走。

“这是怎么了啊?岐王啊,您一定要救救我儿啊!”杜老爷看着又昏迷倒地的杜四少。

几乎抱着萧延昭的腿,哀嚎道:“岐王,救命啊!”

“我救不了他。”萧延昭将量魂尺收好,看着掂量着血玉的顾灵渊。

伸手轻轻一指:“只有……只有这位三少奶奶能救。”

“她?”杜三少立马惊叫。

在外围观的宾客也纷纷议论:“这顾氏原先不是个傻子吗?这会还疯疯癫癫的,一会哭一会笑,会治人?”

“就是,万一治死了,她一个傻子给杜四少赔命都不够。”

顾灵渊听着宾客的议论,只是低头摸了摸手里的血玉。

她指尖轻轻滑过玉里的血痕,地上昏迷的杜四少,突然张嘴,“哇”的吐出一口黑血,整个人不停的抽搐。

浓黑的血不停的从他嘴里涌出,双眼飞快的跳动,腿脚四处乱蹬,好像随时都要身子一挺,断气了一样。

“我的儿啊!”杜老爷接连丧了两子,眼看杜四少要死了,哀嚎一声,直接就晕了过去。

萧延昭看了一眼坐着的顾灵渊,慢慢走过去,一把就将她手里的血玉抓了过去:“别玩了。”

血玉一离手,杜四少立马瘫在地上。

顾灵渊呵呵低笑了两声,抬眼看着萧延昭:“你说不玩,就不玩了。听你的!”

萧延昭被她一笑,只感觉握着的血玉带着她的体温,微热。

就好像刚才他反握住的那只手,温润滑腻。

“岐王!”杜三少忙让人将杜老爷扶起,盯着对视的两人。

隐隐感觉不对,可眼看杜四少真的要撑不过去了。

只得朝萧延昭拱了拱手道:“不知道,岐王殿下为何认为顾氏一个先天痴傻之人,能救舍弟。”

萧延昭听他一口一个“痴傻”,不由皱了皱眉:“你既然不信本王,还有什么好问的。”

“就是。”顾灵渊附和着低笑,双手托腮看着萧延昭:“岐王说得对啊,信不信由你啊?反正死的又不是我弟弟!”

“顾氏!”杜三少沉喝一声。

连萧延昭的身份都不管了,大步跨过去,一把扯住了顾灵渊的手腕。

沉喝道:“你既已嫁入杜家,是杜家的人,就该为杜家操持,阿四是我弟弟,怎么就不是你弟弟了。”

顾灵渊被他一扯,正要发力,却突然感觉腹中一阵绞痛,好像断肠一般。

心里暗叫一声不好:这原主喝的毒酒,还没清,这会居然发作了。

身体直接就要从凳子上摔了下去,却感觉肩上一紧。

萧延昭一手扶住她的肩膀,一手拍开杜三少的手:“杜三少,本王还在呢?”

>>>点此阅读《玄门狂妃:摄政王,放肆宠》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