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文学
经典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魏云桃,祁天冥小说《病娇王爷他又来偷心了》在线阅读

小说:病娇王爷他又来偷心了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杨白苏

简介:魏云桃重生回来后,就被某个厚脸皮的缠上了。
人人都说他是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战神王爷,厉害得一塌糊涂,可他却说自己是个病人,需要人养着照顾着。
他三天两头往她院子里跑,还要她按头按身帮他舒展筋骨,魏云桃每天都有忙不完的事儿,还要伺候这个祖宗,终于有一天发飙了。
“身子骨弱就去看御医,别整天来烦我,我忙着呢!”
某人好看的眉宇轻轻一挑,委屈巴巴的说:“难道不是你一开始先来缠着我的吗?”
“……”

角色:魏云桃,祁天冥

病娇王爷他又来偷心了

《病娇王爷他又来偷心了》第3章 这男人,有意思!免费阅读

让她走?

魏云桃浅浅一笑,上一世她并不爱祁天冥,有的,只是在临死之前知道一切后,对他的愧疚之意。

有愧于他对自己的深情,痛恨自己的愚蠢,让亲者痛,仇者快!

可今世,乍一见面,她竟有点喜欢这男人的性子了。

“你确定让我走?倘若我走了,你这伤势来不及处置,累及根本,那可就得不偿失了啊?”

魏云桃悠然笑了笑,目光望向山洞,那里头漆黑一片,而她说了这些,里面的男人似乎也没什么反应。

既然不领情,那就算了。

她转身准备离去,眼看就要走下山路时,忽然背后传来男人清冷的嗓音。

“等等!”山洞里的声音多了几分柔和,他幽幽地问,“你……懂医术?”

“略懂一些。”

魏云桃这么说其实是谦虚了,她们母女被驱逐到这乡下老家的七年里,她跟了一个当地隐世不出的老先生学过不少东西,其中医术更是主修课程。

再加上两世的记忆和经验,魏云桃的医术不能说是神乎其神,但也绝对不是“懂一点”那么简单。

不过她才刚重生,凡事都要谨慎小心,太招摇不好。

“那你进来吧!”

山洞里的男人大概是自己的身手很自信,或者这里荒山野岭,想找大夫疗伤也不现实,只好妥协。

魏云桃望着那处幽黑的山洞,美眸转了转,这一次救他,就当是,报答上一世他对自己的情义吧!

进入山洞,血腥味越加浓重了,魏云桃往里走去,看见一名如玉一般的男子,静静靠在石壁上,他紧闭双眸,面色苍白,身下垫着一件衣袍,袍子上已经染红了大片。

腹部有一个伤口,血正从伤口里不断渗出,哪怕缠着厚厚的纱布,那血依旧不要命地往外渗透。

“你中毒了。”

只看了一眼,魏云桃知道他血流不止的原因!

男人面色是失血过多后的苍白,本不想动弹的他,却因为她的这句话,惊讶地睁开眼。

“是什么?”他低声问。

“化雪!它对普通人倒是没什么,可对于受伤的人来说,那就是致命的!中了此毒,会流血不止,直至流尽最后一滴血!”

“那有解决之法吗?”

“有,化雪的解药并不难,这附近一些普通的药材就能解!”

“多谢!”

没有过多的话语,仅仅两个字,便看出这男人沉稳的心性,临危不乱,处事不惊!

魏云桃深深凝望他一眼,越发觉得这男人深不可测,上一世因为听信谗言对他厌恶至极,这一世,倒要好好与他处处,把这男人,读懂!

魏云桃应了声,便出去找药。

化雪的解药配方其实简单,但一般人根本想不到,魏云桃也是上辈子无意间知道的。

这附近药材很多,她除了采了解毒的草药外,还有镇痛消炎止血的,不一会儿她就捧着一大堆草药重新回到山洞。

山洞里条件很差,什么都没有,魏云桃只能出去取来一大片芭蕉叶,把那些解药清洗后咀嚼成一团集中起来,然后让他解开衣服,把草药敷到伤口上。

“男女授受不亲。”

眼看着魏云桃要去解开他的衣襟,男人忽然别过头,冷冷道。

嗯?

魏云桃微微一愣,讶然第看着他,这男人之前一副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结果竟然会因这等小事而露出羞态?

有意思!

“病不忌医,你难不成想流血而死?”

男人沉默了一会儿,淡淡应道:“你随意!”

说完闭上了眼睛。

魏云桃没再多说,开始帮他处理伤口。

“唰!”

一道黑影突然蹿了进来,看见魏云桃就依靠在男人身上时,那黑影惊呼一声:“有刺客!”

“铿锵!”

长剑出鞘,男人的眸子猛地睁开,喝道:“住手!”

“主子,她……”

黑影怔愣,仔细一看,才发现这女子竟然在给主子治疗伤口,心里稍微松了口气,可他又不敢大意,抱着长剑站在一旁,盯着魏云桃,生怕她对主子不利。

没理会身后的人,魏云桃继续给男人处理伤口,整整过了一炷香时间,才将伤口包扎好。

等到这会儿,她才有时间回过身,打量那个进来的黑影。

那是个少年,十八九岁的年纪,和地上的男人差不多的岁数,长得很清秀。

这人叫封择,是他身边最忠心的护卫之一,后来被自己诬陷轻薄自己,被他五马分尸了。

如今再次看见活生生的他,难免有一些唏嘘。

这辈子,定不会再害他!

于是她对封择道:“我已经帮你主子解毒并处理好伤口,但他受此重创,需要静养。当然,这些就要靠你们这些属下了。”

封择见此女对自家主子确实没威胁,这才抱拳道:“多谢这位姑娘,方才是小人无礼了。”

“没事!”

魏云桃看着封择过去给男子穿好衣袍,看着他气色比之前好了许多,确定无恙后,伸手上前。

旁边的封择一愣,“姑娘,您这是……”

“我是大夫,给人看病得要诊金!看公子衣着华贵,不是贫苦之人,总不至于赊欠小女子这一点诊金吧?”

好歹是大乾九皇子,南征北战战无不胜的御王殿下,搜罗多少异国珍宝?肯定很有钱,不敲一笔竹杠怎么行?

看着那只白嫩嫩的小手,祁天冥愣了好一会儿,显然对她向自己讨要钱财有点应接不暇。

之前觉得这小丫头片子非比寻常,可现在……不,不对!

这丫头,呵,有意思!

竟是想放长线钓大鱼!

“没有。”他眯着眼,清冷道,“我不带这些俗物。”

魏云桃眨巴眼,嬉笑道:“可我就喜欢俗物!公子身上,总不至于一件值钱的物件都没有吧?”

祁天冥笑了笑,从腰际取下一枚玉佩扔了过去:“钱财没有,玉佩倒是有一枚,你拿着它,他日去了盛京,可以去财源滚滚当铺找个叫婉娘的人,她会给你你想要的!”

魏云桃眼疾手快接过玉佩,摸着那温润的玉面,打趣儿道:“这么珍贵的玉佩,你随手扔,就不怕我接不住摔地上碎了?”

“东西已经给你,接得住接不住,那是你自己的事。”

他淡淡说道,重新闭上了眼。

啧啧,这男人,越来越有意思了!

魏云桃难得瘪了瘪小嘴,知道他这是下逐客令了,于是把玉佩揣进怀里,转身离开。

来到洞口,发现下面已经来了不少黑衣暗卫。

“主子,我们的人来了,您看……”

“嗯!”

祁天冥淡淡应声,眸光转向往山洞出口下去的少女,忽然道:“叫什么名字?”

这女孩儿医术不错,他现在已经没之前那么痛苦了。

魏云桃脚步轻顿,转身道:“夭夭,你呢?”

“灼华。”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有趣!

“好,灼华哥哥,再见!”

封择看着蹦蹦跳跳远去的少女,苦笑道:“主子,她没说真名。”

他知道主子的性子,这少女医术精湛,问她名字,肯定是想收为己用,可对方只是说了个假名。

祁天冥眯眼而笑:“无碍,若是有缘,肯定会再见,我们走!”

>>>点此阅读《病娇王爷他又来偷心了》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