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文学
经典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余念,周玄小说《善人师父恶人徒》在线阅读

小说:善人师父恶人徒

小说:玄幻

作者:棘剑

简介:安世宁民四捕神,将军府上三千剑,建灵七子天下英,不过余某一念间!
仙神妖魔,宁有种乎!
一剑斩其首,一言诛其心,一计灭其族,一镜覆其国。

角色:余念,周玄

善人师父恶人徒

《善人师父恶人徒》第2章 潇潇雷雨夜免费阅读

白天还是艳阳高照,傍晚就是狂风大作了,到了晚上天空已是下起了倾盆大雨,还时不时打起来响雷,时而几道歪歪斜斜的闪电把夜空照亮。

余念不顾大雨淋身,失魂落魄的向家走去。

一道之字形闪电撕裂夜空,这道闪电不偏不倚正好击中雨中的余念。

……

余念猛地睁开眼睛,居然发现此时的自己正躺在一破庙中。

什么情况,这是在哪儿?我这衣服怎么破破烂烂了,还这么黑?

“你醒了。”一个青年男子声音传来,只不过这声音显得有些有气无力。

余念这才注意到旁边的这个跟自己差不多一样狼狈的青年男子。

不过这青年男子和余念凡的狼狈又有些不同,青年男子面色惨白,嘴角带血,一身青衣也破了多处,但破口整齐,像是利器划开的,破口处还有鲜血不断流出。

余念现在还是一脸懵,这是在拍戏吗?

嗯?不过怎么有血腥味,这血,呸,这番茄酱真逼真。我们剧组现在道具都这么逼真了?

那青年男子从怀里拿出一个镜子,目光停留在这个镜子上。

道具是更逼真了,但这演员怎么拍戏的时候还随身带了个镜子,还在拍戏的时候照镜子!这也太不敬业了吧。

导演人呢?这是在拍戏还是在休息呀。

青年男子把镜子递给余念凡说道:“这是玄空镜,你带着它去玄空门,一定要亲手交给我师妹顾晓寒。”

余念有些懵逼的接过玄空镜,然后目不转睛的盯着那青年男子。

什么情况?我就一跑龙套的,难道导演良心发现了?让我来担任个重要角色,或许,额,这也只是个跑龙套角色。

那剧本呢?至少得有剧本吧,我剧本都没看过呢,怎么演?

也不知道导演和摄像师在哪里偷拍。

是不是让我临场发挥?导演这是在考我能力吗?好的呢,我出道的机会要到了。

那青衣青年继续说道:“当然,我不会让你白跑一趟。”

然后青衣青年又从腰间拿出一个刻有“玄”字的金色令牌,说道:“这是我玄空门掌门令牌,你将玄空镜给我师妹,她看到这个令牌后自然明白我的意思,她一定会助你登上我玄空门掌门的。”

我靠,听起来还真是个重要角色,我余念发达的机会要来了吗?

余念点了点头,深情说道:“好,我一定不会负你所望的。”

青衣青年满意的点了点头,指了指手中的金色令牌道:“你滴一滴血放令牌上。”

别说是一滴血,滴一杯血都值啊。

余念咬破手指,滴了滴血到金色令牌上,血一落在金色令牌之上,金色令牌金光一闪。

余念心中略微一惊,想不到这剧组道具居然还是高科技。

青衣青年随后也滴了滴血,然后一手握令牌,一手放在令牌上方5厘米左右,掌心对着令牌,淡淡蓝色光晕从青衣青年手心飞向令牌。

我去,剧组这是用3D特效吗?我们剧组什么时候这么奢侈了。

过了几分钟,面色苍白的青衣青年停了下来,把令牌交给余念凡,虚弱的说道:“一定,一定要把那面镜子亲手交给我师妹,最好不要让任何人看到,免得遭受杀生之祸!”

余念连忙点头道:“一定,一定。”

青衣青年说完这些,无力的倒下,闭上了双眼。

余念东张西望,导演呢?这个时候不应该喊“咔”吗?然后换场景啊。

难道所谓的玄空门就在庙外?

余念想到这,也不再含糊,不疾不徐的走出破庙。

此刻已是清晨,放眼望去,哪有什么建筑物,连个人影都没有,全是郁郁苍苍的绿树青草,树叶上时不时有水滴滑落,水滴似有些不舍,在叶尖停留,但最终还是落在松散的湿泥之上,渐渐消亡。

虽然远处地平线已现出淡淡黄光,但眼前的景象宣告着昨夜下了场大雨。

还有一条杂草满布的泥巴路,一眼望不到尽头,只依稀可见这条泥巴路似乎是往山下走的。

余念折回庙内,对着还在地上躺着的青衣青年道:“兄弟,玄空门在哪?导演组人呢?”

回答余念的是寂静无声,余念凡顿时有种不祥的预感。

余念走近青衣青年,蹲下身子慢慢将手放在青衣青年鼻前。

真没有呼吸了!

余念吓了一大跳,连忙收回手,身体后倾,双手撑地。

余念深吸了一口气,又鼓起勇气,颤抖着右手慢慢摸向青衣青年的脖子。

没有跳动感,他真死了。

我这是穿越了?

余念叹了口气,既来之,则安之。

余念又掏出金色令牌和那面好像叫做玄空镜的镜子。

余念见镜子上有着血迹,于是用袖子抹了抹。

镜子上微光一现,镜子上竟然像电视一样现出图像。

天空下着大雨,时而有雷声响起掩过雨声,闪电撕裂夜空,依靠着闪电的微光照亮了周围景象,这是一片丛林。

嘈嘈杂杂的声音传来:“都追快点!周玄此人,伪面君子,竟然屠灭石惊门,杀了北海四侠。”

“枉我当初还把他当作正道翘楚,要不是世宁府查出来,我还真不敢相信是他做的。”

“这年头伪君子还不多的是,都搜仔细点,还要注意夜空,如有亮点,定是那厮御剑飞行!”

……

看到这儿,余念慢慢转头看向倒地不起的青衣青年,这个青衣人不会就是这镜子里面说的大魔头周玄吧。

余念又转头看向镜子,不过境中画面已是另一场景。

青衣青年被众人包围,身上已有数道伤口。

其中一人率先对青衣青年喝道:“周玄!你作恶多端,灭了石惊门满门,杀了北海四侠。”

又有一人大声道:“周玄!交出玄空镜,饶你不死。”

忽然一蓝衣年轻男子御剑飞到周玄身前,转身面对众人。

蓝衣男子声音不大,却带着让人寒冽的威严和杀气,“今日我倒要看看,谁敢动他!”

一老者冷道:“江亦寒,你贵为北域名门北寒门少主,你难道要包庇魔头周玄不成?”

蓝衣男子江亦寒冷哼一声:“若今日诸位敢为难周掌门,那么他日,诸位的大名将被我北寒门上下所牢记,并视为死敌!”

众人听闻此话有些退缩,江亦寒的确不是吹牛,北寒门下任门主非他莫属,所以日后让北寒门全门上下追杀他们也并非难事。

但就在此时,远处数十道五颜六色的光点由远及近飞来。

光点越来越大,渐渐显现出这群穿着统一服装的御剑修士,他们一身土黄色长袍,胸前有一白色圆圈,白色圆圈中写着一个金黄色的“宁”字。

为首之人乃一英俊青年,嘴角一直挂着让人难以揣测的微笑。

为首之人微笑道:“江少主义薄云天,竟然想和周玄周门主共赴黄泉!”

世宁府司府,窦宁!

宁国近些年的开疆扩土,大半都是靠着这个司府打出来的,权势滔天,修为深不可测,被称为宁国的“假王”。

众人见世宁府的人前来,像是有了主心骨一般,又叽叽哇哇叫嚣道:“对,把江亦寒杀了,你不说,我不说,谁知道是我们杀的!”

周玄眉头皱道:“亦寒,今日之事与你无关,毕竟这里是中域不是北域。”

江亦寒眉头紧皱道:“可你……”

周玄不等江亦寒说完,身形跃向半空,手中玄空镜放出一道光柱射向那位叫嚣最厉害的老者。

周玄也不想恋战,不去看这一击效果如何,身形化作一道清光,向远处遁去。

众人也不再管江亦寒,纷纷追向周玄。

怎么黑屏了?这就像用手机看电影,然后快到高潮时,手机突然没电了。

余念又擦了擦玄空镜,镜中图像终于又显现出来,不过此时的图像有些模糊。

瓢泼大雨中,电闪雷鸣。

周玄面无血色,单膝跪地,手中仙剑倒插在地上,大口喘息着。

周玄虚弱的说道:“窦宁,你为何要诬陷我!周某扪心自问从未做过任何伤天害理之事,你世宁府建立的初衷不是‘扶四方之正道,除八荒之邪魔;定世间之公平,还百姓之安宁’吗?为何今日要置我于死地!”

听着周玄的话语,窦宁嘴角的微笑弧度越来越大,直到最后,窦宁仰天大笑:“哈哈,匹夫无罪,怀璧其罪!我杀了你,拿着你的玄空镜匡扶天下,这不矛盾吧,你也算是死得其所了。”

余念正看得津津有味的时候,玄空镜彻底熄火了,变成了一个再正常不过的镜子。

这下随余念怎么擦拭摆弄,玄空镜再也没了反应,这就像是一面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镜子。

>>>点此阅读《善人师父恶人徒》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