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文学
经典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小说《谁说人生无再少》秦成虎,许有德在线全文阅读

小说:谁说人生无再少

小说:都市

作者:勾干

简介:【架空+种田+轻松+暖心+励志+商战】
三穷三富过到老!
没有系统,没有金手指,人生就不开挂了?
且看宝成、淑芳、小凤等一众山沟沟砬子缝里走出的年轻人,来在大都市根源,是如何凭借各自的才智和胆识,从开小吃部、买馒头包子、倒卖山货做起,最终建构出属于他们的商业帝国,一步步走向人生巅峰的。

角色:秦成虎,许有德

谁说人生无再少

《谁说人生无再少》第3章 贵客临门免费阅读

“娘把腿肚子都吓软了当时,以为家里遭了绺子(土匪)了,那时屋外北风烟儿雪的,贼啦啦地冷,吐口唾沫都能马上冻上,这伙绺子(土匪)却衣衫单薄,可能是被林子里树枝刮的,身上的衣服一条子一缕子的,一个个胡子拉碴的,脸上魂画的好像几辈子都没洗过,娘心想这伙绺子(土匪)日子过得也忒惨了点儿,一个个从外表看跟活鬼似的,因为同情,娘倒把心里的害怕降低了好些。”

“也就是在那伙绺子(土匪)刚进到这里,”宝成娘用手比划了一下外屋地(厨房)的一个地方,接着说道:“你爹听见动静也到这来了,见了家里男人,其中那个绺子(土匪)头儿,就现在和你爹正唠嗑的那个秦队长才开口说话,告诉我和你爹说别怕,他们不是坏人,是专打迟暮族强盗的山地旅突击小队的,有一个星期没咋吃东西了,其中两个兄弟没熬住,已经冻饿而死了,现在到你家来,请帮忙给搞点吃的吧。”

“秦队长边和你爹说着话,边拿眼睛看咱家的那两口正冒热气的大锅,其他六个人自打进屋,眼睛就没从咱家的饭锅上离开过,那种眼神娘现在想起来都觉瘆得慌。”

“你爹见状,奔儿都没打(一点儿都没迟疑),赶忙招呼各位英雄好汉吃饭,那伙山地旅早等不及了,你爹话音刚落,他们一个个拿碗的拿碗,盛饭的盛饭,也不管烫不烫嘴,站那里啼哩吐噜地狼吞虎咽起来,看来是真把他们饿得不轻。”

“你爹突然想起你奶奶来,问我‘娘哪,她不是跟你一起在外屋地(厨房)吗,咋现在不见了’,娘也觉纳闷儿,刚才明明是你奶奶叫娘去应门的,怎么转头的工夫她就不见了。”

“见娘迟愣,你爹就有些着急,让娘赶紧找,结果还没等娘找,你奶奶从高桌子地下慢吞吞地爬了出来,两条腿半天都站不起来,纯属吓的,你奶奶是让真绺子(土匪)给吓着过的,留后遗症了。”

“工夫不大(时间不长),那七个山地旅就把你奶奶和娘起大早做的两锅饭菜造个溜光(吃个干净),临了秦队长还问你爹,家里要是有干粮方便的话给带点儿,这一走又不知道哪天能吃上一顿正经饭了。”

“你爹忙说有,然后就和娘一起到外面的囤子(用整根荆条编成的类似于缸一样的容器)里给他们装了满满一袋子煎饼和粘火勺(一种用粘高粱米或是黏玉米磨面包成的用豆沙作馅儿的饼),交给秦队长时,把秦队长感动得无可无不可的(不行不行的),连说谢谢谢谢,等打完仗一定回来报答恩情。”

“你爹答道,你们都是敢打迟暮族强盗的英雄好汉,替老百姓撑腰出气的,相比于你们提着脑袋干的事情,我们给你们提供点吃食实在是算不得啥的,以后有需要就尽管来,细粮(大米白面)没有,苞米碴子管饱。”

“七个山地旅没敢多待,对着你奶奶你爹和娘一顿千恩万谢后,趁天还黑着,从咱家门前山那里又钻林子跑了,那情形娘现在想想还觉心疼,他们中有的比现在的你也大不了几岁,大冷的天儿钻那深山老林子,个把时辰就能冻透,拿的干粮不知道能不能找地方热一下再吃,真是可怜不识件儿的(怪可怜的)。”

宝成娘说完,用手在眼眶上快速地划拉了一下,淑梅、淑兰和淑芬三个都听得眼泪巴嚓的。

淑芳和宝成两人却听得热血沸腾,一副只恨自己晚生十年的样子。

只听宝成说道:“那是我没赶上,要是赶上了,我也去当山地旅打迟暮族强盗去。”

淑芳在一旁努嘴点头,很罕见地对宝成的说法表示大力赞同。

“呦,看把我大儿子给能的,还敢上阵去打迟暮族强盗了。”宝成娘用锅铲子铲了一小块鸡蛋炒韭菜里的鸡蛋递到宝成嘴边儿:“儿子,替娘尝下咸淡儿。”

宝成“吭哧”一口咬住锅铲子,把那小块鸡蛋快速吞进口中,细细地咀嚼一番,方才咽下,说道:“真香!还想吃,娘!”

“大儿子,想吃也不能再给你吃喽,客人还没吃哪。你去那边锅上笼屉里拿个饽饽(玉米面饼子)先垫垫吧。喂,淑梅,那锅水开了,你们姊妹几个把你弟采的山菜先挑一挑,在开水里面撩(此处读料,意同汆)一撩,撩好了再用水拔一拔,再炸个鸡蛋酱,然后咱就好张罗开饭了。”宝成娘说道。

当时关东农家房屋陈设没那么多的讲究,一间石头磊起黄泥勾缝的起脊大筒子屋,上面缮着既保暖又防雨的洋草,房门开在紧东侧,一进房门是外屋地(厨房),往西进二道屋门内便是卧室,人口多的家庭会在长筒屋中间打上一至两道间壁,隔出两个或是三个卧室。

所有的卧室盘的都是对面炕,中间用帐幔分割遮挡,炕上顶多有个里面放衣服上面放被褥的炕衾柜,地下一张八仙桌,几把椅子,这些就是普通农家屋里的全部摆设了。

这种对面炕的居住格局,应是因关东山地人家生活艰辛所致,公公婆婆与儿子儿媳住对面炕是家家户户普遍存在的事儿,在生存面前,文明礼仪就得暂时让位。

一般来说,进入房门后往西进的第一间屋子通常会间壁得稍微大一些,供家里辈分大的人居住,来人待客(音且)也都是在这间卧室兼餐厅的房屋内进行。

此刻,许有德便与秦成虎分宾主坐在屋中间那张八仙桌旁,正在大声地谈笑着。

秦成虎身穿一身银灰色制服,左侧胸前绣着一个圆形的山地旅标志,是一头张牙舞爪的猎豹。

在他身后,一名同样装扮的年轻人身躯笔直地站在他的背后,武装带上,手枪军刺子弹袋一样不少。

秦成虎直鼻阔口,身材壮硕,相貌甚是威严。

他跟许有德此前虽只是一面之交,今日相见,却跟阔别多年的相知故交似的,心情格外激动和亢奋。

自打重见许有德后,秦成虎“谢谢”二字都不知说了有几十上百遍了。

直到最后,许有德拉下脸来,说你老弟只要再说一个谢字,哥哥我从现在开始就再也不理你了,秦成虎才算停住口。

可见,当年那一餐饱饭,在秦成虎心目中的份量有多重。

山地旅在关东省扎下根后,秦成虎所部奉命在北方军事经济重镇根源市布防,屯垦戍边,上马管军,下马管民。

根源市自古以来就是兵家必争之地,物阜民丰,经济繁荣,迟暮族强盗侵占关东省近二十年,他们的恣意妄为,抢掠烧杀,使得根源市的地方经济遭受严重的破坏。

秦成虎一到根源,便着手恢复城市经济,重建家园,待一切都大致捋出个头绪来,便趁着今天休息带着两名贴身侍卫马不停蹄地往许有德一家所住的许家窝棚赶来。

秦成虎对这一带的山山水水沟沟坎坎熟悉得就像看自己手掌纹路一样清楚,那么些年,他带领山地旅突击小队队员们,尽在这一带的深山老林里和迟暮族强盗周旋了。

今天,他们三人一路快马加鞭,足足跑了能有三个多小时,才在接近正午时赶到许家窝棚,见到了当年对他们有一饭之恩的许有德一家。

抵抗异族侵略的年代,讲不了许多的,秦成虎他们整天把脑袋拴裤腰带上与强盗进行殊死搏斗,有时候连睡个囫囵觉都让人感到十分奢侈。

现在和平了,可以安安心心好好地睡上一觉了,他却睡不踏实了,一闭上眼睛,一些陈年往事就像开闸的洪水一样不断地往秦成虎心头上涌。

在他多年的戎马生涯中,曾遇见许许多多的人和事,经受过千千万万的艰难困苦,这些经历他一度感觉都快被自己遗忘了,现在,却成了令他每天晚上都挥之不去的梦靥。

对许有德一家的感恩,就是众多令他时刻记挂在心的事件之一。

>>>点此阅读《谁说人生无再少》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