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文学
经典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求宫主,王爷说逮你回家小说免费资源 主角名叫沈天清和,江风在哪看

小说:宫主,王爷说逮你回家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耳冬月

简介:传闻“得流火羽衣者,兆国运,启绝世秘境,可得天下”。东立国境内,皖花宫宫主华素,在少宫主华榕即将出宫进行历届宫主历练之时,让其寻回失踪的流火羽衣的其他三块碎片。江湖各方势力蠢蠢欲动。机缘巧合下,女扮男装的华榕沦为了万福宝酒楼的跑堂伙计,而江州最大权势的林王府即将文武招亲前夜,巧遇出逃的郡主林如岚,在华榕奇思妙想的帮助下,成功的在文武招亲中变得无能人可嫁,并由此掀开了文武双道的变更…

角色:沈天清和,江风

宫主,王爷说逮你回家

《宫主,王爷说逮你回家》第3章 下注免费阅读

就这样,华榕带着沉闷的心情,一行人等就着所带干粮水路又行走了两日多。

到达目的地的时候已是第三天的傍晚时分,停泊在江州的渡口上。

付子烟劝说水伯一同下船饱食后借宿休息,明日再启程回去也不迟,被水伯直言拒绝。

无奈下,目送水伯撑船离去。

华榕望向远处江岸的众多船只,其中就有一艘船是她生前所未见过的大,上面灯火通明,仔细一听,好似还有歌舞以及阵阵的叫好声传来,船的头尾两端站立了许多人影。

虽说已是阳春三月,莺飞草长的时节,可能由于地势低,江州这里的气候的确是要比皖花宫要暖和很多,但是此刻傍晚的江风仍旧会吹的人有些湿冷刺骨。

付子烟送完水伯后才发现此刻的华榕正目不转睛的盯着远处的花船,心里暗自好笑,只怕她都不知道如何解释那是一处怎样的地方。

“我们走吧!”子烟拍了拍爱徒的后肩,又将她的行囊丢给了她,便抬脚向着江州城内走去。

华榕寸步不移紧跟在付子烟身后,没过多久,便陆陆续续看见了几户人家,再多走了一会便进了城内。

城内几乎是灯火通明,商贩是络绎不绝,商品满目琳琅,远处不断传来叫卖声,江州的夜市都如此的热闹,不知道那贵为都州的金州街道该是何等的繁华啊。

“好吃的鱼糕鱼丸,现蒸现炸,香喷喷的正宗江州特产咯!”

“金城最新流行发钗,一银两个,买到就是赚到!”

“下注啦!下注啦!林府千金文武招亲,你是赌文胜还是武胜?买一赔三,买一赔三!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哟!”

华榕看着这个伙计在赌坊门前的桌前眉飞色舞,好奇的凑了上去,只见桌上用墨粗略的写着一个文,一个武,纸张上堆满了大小不一的石头,周围上站满了人群,一个个都赌红了眼,争论不休。

眼看都要争论的打起来了,赌坊的伙计一把收走桌子上的小石头,说道“大家请静待佳音,不日后便会有结果,我这里已经登记在册,到时候无论多少,我们如意赌坊也会如约赔付!祝你们好运!”

人群中瞬时就安静了下来,但是双方的眼神都不顺眼,可能这就是赌徒心目中觉得自己一定能赢谁都不服的心态吧!

“你,能等一下吗?我也想要下注!”华榕突然大声的喊道,引起了周围人的注意,大家的眼神齐刷刷的盯上了她!

“好,还有一个要下注的,多一个不多,来,多少?”伙计一看来活了,又兴冲冲的折了回来。

“我想赌一个不一样的,成吗?”伙计一听这话,一下子面露难色,刚笑得跟花儿一样的眼神,一下子就黯淡了下去。

“这个我得问一问!“说完立马跑到赌坊内,没过多久又折了出来说道“我家头说可以,但是你想赌什么呢?”

作为同样好奇的目光,又一起聚集到了华榕身上,思索片刻后,华榕平静的开口说道“我赌,她嫁不出去。”

身边的人差点惊掉了下巴,包括的赌坊伙计在内,全场瞬间鸦雀无声。

身边的付子烟这时掉头找寻了过来,刚好看见这个情形,内心暗叫一声大事不妙,刚出来就惹上事了,就这一溜烟的功夫。

子烟深入人群拽住华榕就要拖着她往外走,突然一阵拍手声从赌坊内传来,然后一声低沉而又有力的声音响起“赌的好!这东立国敢这样下注的可绝无仅有!你可真是胆大,那老夫就允你赌!我如意赌坊遍布整个东立国,无人敢下此赌!后生,你下多少?”

一听见对方的问话,华榕才突然意识到自己好像并没有值钱的东西,那些大小不一的小石头也没有,她扭头望着身旁的付子烟,求助的眼神让子烟摸了摸行囊里的钱袋。

最后,子烟磨磨唧唧的掏出了三块小石头放在桌上,旁边的人一下子哈哈大笑起来,在他们眼里看来,这两个人就是个穷光蛋,还嘚嘚的没完。

其实,华榕也不太懂周围人在笑什么,因为她初来乍到,对金钱这块没有任何实质性的概念。

在皖花宫也从来不用这种好看的小石头,她只是在翻阅书籍时,知道外面的世界人们常用固定的东西交换买卖商品,眼下,这奇怪又好看的小石头应该就是现在流通的货币了吧!

“你只赌三块碎银?”赌坊伙计不敢置信的眼光让华榕突然心里上不舒坦起来。

“怎么?还要求我得下多少吗?“华榕有点没好气的反问道。

伙计也没敢多说,登记在册后又不屑的撇了撇嘴,因为他觉得她一定输定了。

“如果你赢,我如意赌坊赔付你百倍!”那个磁性低沉的男性声音再一次响起后,人群再一次炸开了锅。

华榕也没管这人群突然沸腾的原因,可能是因为倍数太高,让赌徒叹为观止。

拉着付子烟一溜烟就从人群的间隙中跑出了包围圈。

还没等付子烟开口骂她,她便撒娇卖萌的把小脑袋靠在了子烟的肩头,轻声说道“师父,我饿了……”

“那就赶紧去找吃的!”子烟又好气又好笑说道“你呀,你呀,让人怎么办才好!每次犯错都惯用这招,真是拿你一点办法也没有。”

此刻的子烟的目光充满了温柔与宠溺,华榕当即听到这话,心中一阵暗喜,果然还是撒娇再厚着脸皮卖个萌这招对小师父管用!幸亏这次出来陪同的不是大师父沈天清和三师父沈天晴!

说起这个大师父沈天清和三师父沈天晴,华榕的小脑袋瓜也想不出用怎样的形容词来形容这一对双胞胎师父之间微妙的关系。

从她记事起,就从未看见过这对师父出现在同一个饭桌。大师父总是在三师父回宫的时候避而不见,一般在姥姥没有特殊交代时,同框出镜的机率屈指可数。

要问这中间到底因为什么,又发生了什么,宫里老一辈的人也没有谈及过,至于真正的原因,可能除了她们俩自己知道以外,也少有人能知晓。

小时候他也好奇的问过姥姥,但是姥姥每次都用讲好听的故事将她哄弄过去。

随着时间的推移,华榕也慢慢长大,理解了姥姥的避而不谈,以及妈妈死因的过往,不开口言语的,必是不想让她知晓的。

华榕猛然的收回思绪,甩了甩头,怎么想起了那铁面又冷冰的一对冰山师父了,着实吓了自己一跳。

当下便迈开了潇洒的步伐,揉了揉自己干瘪的肚子,去找寻美食才是当务之急。

没走几步,眼前便出现了一座小楼,小楼牌匾上赫然写着五个大字“万福宝酒楼”,小楼里外人声鼎沸,门口的小二跑到她的跟前,用热情洋溢的笑容迎接着她。

这小脚就不听她的使唤,大脑也不随控制的,就跟在了店小二进入到了客栈的大堂就餐。

在店小二的热情推荐各种本店特色江州招牌美食必吃的情况下,华榕也傻呵呵的点头,结果,小二看见她的头捣蒜似的肯定,就介绍的更带劲了!

华榕就这样在人声鼎沸的一楼大堂内听着店小二口若悬河的大声对她不停的说着,她这生哪里经历过如此闹腾的场面,除了点头她也没太听清,左顾右盼的看了好几圈周围人桌上的菜色,这几桌都有重复的菜色,可能这就是所谓的本店招牌特色菜?

刚收回目光便瞅着店小二用满脸期待的眼神望着自己,华榕说道“那就点吧!”

看着店小二兴冲冲的朝后厨跑去,桌上的茶杯又被另一个店小二续上,想出去喊师父进来吃饭的脚步又被热情给按了回去。

没片刻功夫,大门口迎来了找寻她的付子烟,两人被安排坐在一起拼桌。

“两位客官,你们真的好巧哟,刚好你们俩都是单人,店内现在人多,委屈两位了!“小二陪着笑脸。

“我们刚好也认识,好巧哟!”华榕一下子突然的调皮调侃了店小二,店小二当即一愣后也跟着哈哈大笑起来。

就这么一会功夫,华榕和付子烟的桌上被店小二麻溜的传菜速度堆满了。

真的没有地方再摆盘了,随机应变的店小二当即收拾好隔壁吃完的餐桌后立马又多出了一倍桌宽。

付子烟看着眼前菜色堆积如山的阵仗,脆弱的心灵如同雷击一般,她这时候再去给爱徒普及一下银两的概念是不是有点晚了?

付子烟心中暗自叫苦不迭,等下结账的时候可怎么办才好?总不能叫店家打一顿,扫地出门吧?

付子烟又在桌底摸了摸行囊里的钱袋,看着满桌的美食,却高兴不起来。

“快吃啊,师父!”华榕高兴的喊她一起做个快乐的干饭人。

终于等到菜上齐了,华榕终于耐不住美食的诱惑,一屁股坐在木凳上,狼吞虎咽起来。

周围的吃客偶有几眼看向她,她也同样无视了,反正现在是男儿身,这种饭量顶多是能吃而已,至于吃饭规矩嘛,抛之脑后,当然得是左手一只鸡腿,右手一只鸭翅啦!

>>>点此阅读《宫主,王爷说逮你回家》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