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文学
经典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小说《宫主,王爷说逮你回家》小主子,言一在线全文阅读

小说:宫主,王爷说逮你回家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耳冬月

简介:传闻“得流火羽衣者,兆国运,启绝世秘境,可得天下”。东立国境内,皖花宫宫主华素,在少宫主华榕即将出宫进行历届宫主历练之时,让其寻回失踪的流火羽衣的其他三块碎片。江湖各方势力蠢蠢欲动。机缘巧合下,女扮男装的华榕沦为了万福宝酒楼的跑堂伙计,而江州最大权势的林王府即将文武招亲前夜,巧遇出逃的郡主林如岚,在华榕奇思妙想的帮助下,成功的在文武招亲中变得无能人可嫁,并由此掀开了文武双道的变更…

角色:小主子,言一

宫主,王爷说逮你回家

《宫主,王爷说逮你回家》第2章 启程免费阅读

翌日天还没亮,华榕就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惊醒。

睡眼朦胧的打开门,只见五师父付子烟站立在大门口对她说道“昨晚的行囊收拾好了?启程了!”

“什么!行囊?还是昨晚的行囊?您昨晚也没有说呀!不对呀,我要行囊作甚?”华榕一脸懵圈状态下的一系列问题都被五师父付子烟无视,转身走时还不忘调侃的说道“昨晚你跑的太快,也没给我开口的机会。”

这样的答非所问已经让华榕见怪不怪。

她关上门,简单的打包几件练功的清爽劲装,找出梳妆台的檀木盒。

这是娘亲留给她的唯一的玉簪花,也是她此生珍宝。

她打开看了看盒子内的玉簪花,眼里微微湿润,心里默默的说道“娘亲,我要启程了,开始我的江湖之路了,也许未来坎坷,前路艰难,我想我应该能行吧,你会为我默默的加油打气的,对不对?”吸了吸鼻子,揉了揉泛红的双眼,念念不舍的盖上玉簪花盒,放入了行囊。

就在关上门转身的那一刻,她看见了知言直勾勾的望着自己,眼神里充满了乞求,好像知道她要去做什么一般,华榕点了点头,便关上房门,,知言跟在她的身后一同赶往谷口峡。

谷口峡位置位于芍落谷的另一个山头偏西方位,这里重山众多,山势显拔,峡口口小且水流湍急,往往被人忽略,所以成为了皖花宮进出口的天然屏障。

渡口上波涛汹涌,水声浩大,远处的亭台里站着付子烟和一位头戴斗笠,身穿蓑衣的老者,华榕带着知言走近了才赫然发现老者白须过膝,三千银丝飘舞,定睛一看,童颜炯目。

“水前辈,人齐了。”付子烟轻声在老者身边说道。

“还不叫水伯伯?”付子烟抬眼看向走来的华榕,蓦然又突然发现身后还跟了知言,又望向眼前的华榕,喝道“你可还知规矩?”

“我知,甘愿受罚。”躲在华榕身后的知言早已面露怯色,她却一下子从华榕身后扑通一下跪在付子烟的跟前,眸里充盈着泪水的说道“知言自知不应如此,但是知言心里知道,少主就是知言的心中的天,她若出宫,留我一人在这皖花宮虚度韶华,还不如将知言就地杀死,一了百了。”

付子烟的目光望向身旁的老者,小心翼翼的问道“水前辈,您怎么看?”

华榕也把目光转向站在自己对面的老者,只见老者摸了摸自己那长长的胡须大声的笑道“你们这些人呐,就是活的太规矩,太刻板!通透一些,又有何不可呢?”

一句反问,让在场的付子烟华榕此刻面面相觑,知言听后,连忙三叩头以示心中感谢。

华榕一把扶起身后的知言,默默的跟随在老者身后……

“进去坐稳了!”老者说完解开了船绳,一把将长竹篙插入湍急的水中将船推入了水流里。

水势由上而下,船只飞速的前行,水中的暗石与旋涡,成为了前行的最大障碍,站在船尾的老者熟练的撑船技术让船只稳稳当当的在水中前行。

船篷内,三个人对立而坐,一旁放着四个行囊,华榕问道“怎么这么多包袱?”

“路途遥远,三天水路,干粮得充裕。”叶子烟闭目养神的样子,让人都不觉得自己是在赶路的一员。

就在华榕盯着她的时候,付子烟冷不丁的睁开了双眼,像想起来什么一样,松开了插在胸口的双手,打开了其中一个包袱,拿出了她的宝贝——银针。

华榕看着眼前的阵仗,又看了看坐在身边对等下即将要到来的惨痛时刻而不知情的知言,一脸同情的眼神自然而然的流露出来。

知言也看着华榕,用同样的眼神望向华榕,感觉少主好像还没有意识到自己的眼神暗示,便好心用手指朝着空中戳了戳。

华榕顺着她手指的方向望去,只见迎面而来的银针便扎进了自己脸上!

“怎么会是我!”华榕好生绝望。

这一套针扎下去的迅猛,敏捷,娴熟,重点的是,猝不及防!

华榕是怕疼的,是那种怕的默默眼睛憋泪的女生,若不是练功是此生必学所需要经历的,若不是一宫少主,她应该是世间那个最简单最真实的女孩吧!

“好了,三个月需要来我这换药维稳你的新面皮,不换药,这张就废了,把你左右手胳膊全部露出来!”付子烟命令式的说话语气让华榕抵抗不了,乖乖的挽起衣裳上的水袖,知言转过头,不忍直视……

华榕眉头紧皱,心中一紧,忍着痛暗自祈祷赶紧结束!

“好了!你试试。”

听着付子烟的话,华榕又云里雾里了。

“试试?”

“试试!”付子烟又重复了一遍。

“试哪里?”华榕一脸认真的问道。

“你是不是傻?我是让你试内力!”付子烟被眼前的问的认真徒弟弄得哭笑不得。

华榕不假思索放下水袖,全身心的运功,聚集内力。

华榕暗叫不好,内力无法运转,根本无法聚集,为什么感觉自己像被强行散功了一样。

“师父!你是不是弄错了,你不是应该增益我的内力吗?为什么要用银针封住我的几处重要穴位,那我的丹凤朝阳心法根本无法运功。”

“没有武功才是最安全的生存之道。”付子烟深深的看了一眼华榕,继续说道“虽然被我强行散功九成,但是我还是给你预留了一层功力呢!”

“那我是不是还得感谢你啊,师父?”华榕有点置气的小声反问道。

“你这样,我姥知道吗?”华榕嘟嘟囔囔的竟被耳尖的付子烟全部听清了。

“这主意就是她们拿定的,不然,你以为?”付子烟一下子突然就笑出了声,其实,她从来不爱坑她的爱徒,但是有时候的确看着她被其他姊妹坑的不要不要的,总是会忍不住笑出声又心中暗暗心疼。

听完这话,又看着自己小师父笑的那么开心,心头暗暗把她那几个师父轮流嫌弃了一遍。

在发现自己无力更改目前的状况下,华榕也放弃了想要说服小师父解开穴位的想法。

就这样船行了半日,到了河流平稳的河段,就将进入了长江中游。

“少主,你喝水吗?我出去给你接一些。”知言话音刚落,便起身出船篷到船头弯腰用竹水筒打水。

在起身站稳的时候,知言被眼前的景色迷住,平静的河面两岸百花盛开,远处的高山重峦叠嶂,鸟鸣声声,花香暗流。

“真美啊!”知言不禁感慨道,一身惬意让她沉闷的心情突然间变得开朗起来,闭上了双眼,真想好好感受一下,要是能有个竹林小屋,再美美的睡上一觉,人间多值得啊!

正在知言陶醉在美轮美奂的景色中时,危险却在靠近,丛林的远处树林的群鸟惊飞,一声“啾”的长音在空中显得格外的突兀。

知言睁开双眼的时候,正好奇是哪里传来的奇怪鸟声,却没想到这个奇怪的生物已然近在咫尺,船尾的水伯一下子飞上船篷,手握长竹篙,对着空中迅猛的巨大秃鹰猛的拍打它的那双翅膀,秃鹰吃痛的躲闪,却在被打的间隙中用双爪抓住了惊慌失措的知言,掉转了方向向高空飞远。

等付子烟与华榕发觉异常时,她们出来的太晚,华榕情急下拔下固定发髻的简易发钗向着秃鹰的心脏刺去,仅仅只是伤到了右翅上,可能,这就是被封穴位的华榕投偏的真正原因吧。

华榕来不及想那么多,本能的反应是去追赶,知言一定不能被带走,她是她带出来的,为什么自己没能够保护好她?

就在她思绪混乱之际,付子烟拉住了她,轻声说道“追不上了,等落地了再找线索。”说完,转身进入了篷内。

水伯又重新拿着长竹篙回归原来的站位,继续撑着他的小船。

华榕站在船头,无心欣赏眼前的风景,她还在自责自己的无能,还在回想刚刚知言被秃鹰抓走时在空中的惊慌失措的大叫少主。

华榕心中的不安与痛,一点点涌上心间,知言的多年陪伴是她在皖花宮唯一的伙伴,虽名义上是主仆,但是实际上情同姐妹。

“对不起……知言”华榕的眼泪不受控制的流淌了下来,这么多年的辛苦都没有难受成今天的样子,仿佛自己的道歉就像是知言在身边能听见了一样。

华榕的望着远处的高山,思绪一下子回到六岁那年。

练功场内,幼小的华榕在烈日的暴晒中扎着小马步汗流浃背。

姥姥笑盈盈的牵着一个看着跟自己年龄不相上下的小女孩走了过来。

这个小女孩脸上脏兮兮的,但是眉目间的清秀可爱的遮挡不住,她小心翼翼的问着身边的这位老人,“这位就是我将来要追寻的小主子?”

“小主子?”老人听完不禁笑道“在这里,我们都是自己的主子,你们都是朋友,是伙伴,以后会是亲人!”

“朋友,伙伴,亲人……”小女孩的眼睛红润,她被几经周折的买卖,最后来到了陌生的这里,很久没有听见有人会跟她说能做自己的主子,会有朋友,甚至是亲人。

华榕看着眼前的一切,在姥姥和师父没有喊停止的时刻是绝对不可以私自停下练功的,华榕看着姥姥,姥姥示意她过去。

一走近,姥姥就牵着那个女孩子的小手放在了她的手心中,说道“我的小榕,你比她大几个月,以后可要保护好她,她体质天生不佳,不适合练功,不过做你的小姐妹和照顾你起居读书应该是可以的,你带着她去洗澡吧!”

华榕手心握着这个同龄人的小手,开心的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呀?”

“我叫……”小女孩一下子陷入了沉思。

“我好像有很多个名字,我自己也记不得了。”小女孩不好意思的又用另一只小手挠了挠后脑勺。

“那我给你取个名字好不好?”华榕满脸恳求,生怕对面的女孩拒绝。

没想到,小女孩很爽快的点点头。

“那你就叫知言吧,最近我在研读《论语》,《论语》中尧曰“不知言,无以知人也”,这句话我非常喜欢,你觉得怎么样?”华榕一脸期待的看着女孩。

“好像不错”小女孩中肯的点头。

“那行,知言,我们一起去洗澡吧,我带你去,终于不是我一个人咯”小华榕拉着小知言就开心的跑走了,竟一时忘记同姥姥告别。

思绪不断的被拉扯成片段,像极了一本回忆录,一点点的生活累积,细节的回忆不是华榕的最痛,而是在自己眼前却丢失了最重要的亲人,这是让华榕最不能接受的。

>>>点此阅读《宫主,王爷说逮你回家》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