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文学
经典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十万大乘弟子最新章节阅读,林小毅,刘老太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十万大乘弟子

小说:

作者:江中月

简介:“林小毅!你作恶多端,今日必死无疑!”一个大乘期的修士义正言辞地指责道。
“哼,徒儿们出来接客了。“林小毅满脸不屑。随手一挥,天空中顿时出现了乌压压遮天蔽日的人群。
大乘期修士惊恐万分地看着眼前起码一万化神期,两三万元婴期,六七万金丹期的修士冷汗长流……
“年轻人不讲武德啊……”

角色:林小毅,刘老太

十万大乘弟子

《十万大乘弟子》第1章 黑帮喽啰的一天免费阅读

卯时三刻,林小毅睁开了眼。外面天色已是大亮,同伴邓阿四已经打好了洗脸水,正在洗脸。

林小毅微眯着眼睛,开始思量今天该怎么度过。

作为丰州城最有前途的黑帮分子中的一员,想要过上吃喝嫖赌抽的美好生活,那就必须努力的出去坑蒙拐骗偷,这自然是每天必须坚持做的事情,一天都不能耽搁。拿老大张二虎的话来说,那就是今天要是少赚了十个铜板,那咱们的堂口可能就因为这十个铜板晚一天成立,咱们的知名度就会晚一天打出去,到时候损失可就大了。

林小毅的帮派有一个响亮却雅致的大名–“香飘飘”!

嗯!是不是很耳熟?没错,正是来自于前世的某一款奶茶。能起出这么惊世绝伦的名字的除了林小毅还能有谁?按他的话来说,咱们立志是要发展成为一个有素质,有理想,有抱负的帮派,怎么能在名字上和别人一样取得这么粗俗,让人一听就不是什么好玩意儿。

咱们要对自己的乡亲父老们关怀备至,他们能赚三钱银子,就绝不能给他们只留一钱,至少也得两钱啊!细水长流才是经营之道嘛。如此一来,咱们的仁义之举必将声名远播,让人一听便如醉香居的老酒,香气四溢,浑身舒坦。

听到他这鬼话连篇的一番胡扯,大字不识一个的张二虎摸着下巴上的胡渣子,连连点头,他一拍大腿,笑道:“还是毅哥儿文化高,读过书的人就是不一样。好!那咱们从今天开始就把‘香飘飘’的名气给打出去!”

林小毅本是信口胡诌,哪知道张二虎居然欣然同意了,顿时让他惊得合不拢嘴。

邓阿四随手把一块烂衣服上撕下来的破布做成的洗脸巾扔在林小毅的脸上,说道:“毅哥儿,再不起来,等下李老头的铺子可就收摊了,虎爷和憨子都出去老半晌了。”

林小毅撇撇嘴,叹息道:“阿四啊,可不是当哥哥的说你,作为一个有素质,有理想的帮派分子,怎么能够逮着一只羊蓐毛呢?这样是没有前途滴。”

邓阿四回头看来,揶揄道:“怎么?你还想去刘老太婆的摊子上混吃的?不怕她把你祖宗给骂醒了!”

林小毅神情为之一滞,随即颇为不屑地说道:“切,那是老子我不屑与她计较,你等着吧,等老子把她孙女弄到手,看我怎么甩脸子给她看。”

邓阿四顿时仰天大笑三声:“毅哥儿,你还是先把刘老太婆摆平了再说吧。”

辰时一刻,林小毅收拾干净出门。

一身灰色的紧身短打,脚上蹬了双昨天新收来的棉布鞋,一头长发在脑后一扎,本就长相俊俏的他若不是那一双猥琐,四处游离的眼神,旁人见了,非得赞一声:“好个俊俏的翩翩佳公子。”

林小毅可丝毫没有做一个翩翩佳公子的觉悟。他背着手,一步一摇地走在大街上,脸上总是带着不怀好意的笑容,四处张望。邓阿四则紧紧跟在他旁边,同样的四处张望,只是脸上却是一片寒霜,见谁都像欠了他几千两银子没还的样子。

两人走到李老头的铺子前停住了脚步。生意不错,临时撑起的小摊前围满了人。李老头正忙前忙后地张罗着,他的小儿子–一个七八岁的小屁孩儿则在旁边洗涮碗筷。

邓阿四斜眼看了下人群,用手半掩着嘴假装咳嗽了两声。

李老头回过神来,脸上的笑意顿时变得尴尬,连忙招呼道:“两位小爷,今天想吃点什么?”

林小毅往旁边李老头休息的小凳子上一坐,清了清嗓子,语气淡然:“来四根油条,一碗豆浆,多加糖。我这兄弟跟我一样。”

李老头忙不迭得答应了,转身从铺子下面的箩筐里,拿了还热气腾腾的八根油条出来,用纸包好,又从木桶里打了两碗豆浆这才一一送到两个帮派小混混的手上,脸上带着谦卑的笑容:“二位爷,多担待。”

邓阿四冷冷地从鼻腔里“嗯”了一声,算作回应。

等到两个人慢条斯理地把早餐吃完,李老头铺子上的早点已经卖完了。就见他把钱袋里的铜板一枚一枚的数了好几遍,这才心痛地数了五十枚捧在手里,恭恭敬敬地走到两个人跟前,脸上带着谄媚,低头哈腰地说道:“二位小爷,这是今儿个的例钱。”

林小毅抹了抹嘴角的残渍,慢悠悠,懒洋洋地接过了铜钱,赞叹道:“还是李老板爽快,你放心,既然咱们收了你的钱,有什么困难尽管说,包管给你摆平了。”

林小毅本是胡吹大气的一句话,李老头却犹豫了片刻,似乎不知道该不该说。邓阿四冷冷地说道:“怎么?难道还有人找你收保护费了?你就没报咱们‘香飘飘’虎爷的名字?”

李老头连忙摇头道:“那倒不是,有二位爷罩着,自然没有不长眼的敢来找麻烦。只是街尾的刘老太今天也开始卖油条了,往常咱们可都知道行规,她卖她的馍馍,我卖的我油条互不想干,可是她今天这一弄,小老儿的生意可就比往常差了不少。二位爷的例钱自然也就少了。”

林小毅满不在乎地摆摆手,信誓旦旦地说道:“放心,小爷我这就去给她说道说道。”

两个人晃悠悠地朝着街尾走去,期间少不了在什么瓜果摊,菜蔬摊子,杂货铺子上威胁恐吓一番。可怜这些个老实本分的乡下人毫无办法,只好苦着脸交足了例钱才打发了两个瘟神。

等到了街尾的馍馍摊子上,刘老太已经在开始收摊了。林小毅笑嘻嘻看着在一旁收拾碗筷的张小莲,如同在欣赏绝世美画一般,甘之若饴。

张小莲十五六岁的模样,长着一张瓜子脸,水灵灵的眼睛的好似湖光荡漾,一头乌黑的头发扎成了马尾辫。娇小瘦弱的身子如同三月里的柳絮,仿佛风一吹就会随风而去。

不得不说,在丰州城这个偏远小城里,张小莲确确实实算得上是个少有的美人了。饶是林小毅在前世的网络上看了无数国民女神,也对她心心念念。

张小莲察觉到了他的眼神,抬眼看来,瞧见林小毅饱含深情,灼灼逼人的目光,脸上顿时一红。弱弱地对着刘老太叫了一声:“阿奶。”

刘老太回过头来,连忙把张小莲拉到身后。深吸一口气,对着二人就破口大骂:“两个不得好死的兔崽子,今天又想打什么主意?老婆子告诉你们,要钱,一文钱都没有。年纪轻轻就学那臭流氓到处坑蒙拐骗,也不知道是哪个破瓦窑子里的贱货生出来的,整日里丢人现眼。”

这刘老太是远近闻名的悍妇,在整个梧桐街骂街未尝一败。骂得两个小混混对视一眼,情不自禁地抹了抹脸庞,却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

“两个有人生,没人教的小畜生莫要以为老娘好欺负。也不打听打听,老娘在这条街混的时候,你们还不知道在哪个野男人的卵子里呆着呢。”

邓阿四看着周围指指点点的人群,终究是拉不下脸来。他拉了拉林小毅的袖子,示意他赶紧走人。

林小毅却嘿嘿一笑,突然怒喝道:“刘老太婆,小爷今儿个是来与你说事的,可不是找你打秋风的。你不问青红皂白就乱骂一通,莫不是你娘教你的?”这话实则在说她也是个有人生,没人教的。

刘老太身经百战,哪里会被他这一句无关痛痒的话骂住。当即挺起鼓囊囊的胸脯,冷笑道:“别以为老娘不知道你个兔崽子打得什么主意,就是看咱们小莲生得水灵,想讨了回去当老婆。真是懒蛤蟆想吃天鹅肉,也不撒泡尿自己照照,贼眉鼠眼的贱模样你也配?”

她这话顿时说得张小莲羞红了脸,低下了头。

林小毅饶是脸皮厚比城墙,被她一句话戳中心头,也不禁脸红脖子粗。他结结巴巴地说道:“才,才不是呢。你今天卖了油条,让李老头的生意差了不少。你不守行规,光顾着自己赚钱,却让李老头的生意怎么做?”

刘老太面带讥讽,戏谑道:“怎么?刚刚才骂了你是流氓,现在就开始当好人了?老娘卖什么,关你屁事!狗拿耗子多管闲事。谁规定老娘只能卖馍馍,不能卖油条的?揣个死耗子冒充打猎的,在这装什么好人!”

“你!”林小毅顿时气结,竟再也说不出话来。

刘老太婆如同战胜的公鸡,再次挺起了鼓囊囊的胸脯。

人群中李老头默默地低下了头,缓缓离开。

两个小混混大败而归,一路上垂头丧气,相互间没有一句言语。

林小毅却在心头想:“但凡老子前世多学点东西也不至于来当混混来拿这两个钱啊。可谁让老子前世是个死宅男,键盘侠呢,除了喷人啥也不会啊。看来当死宅男是没有前途的真是至理名言啊!”

邓阿四不禁埋怨道:“毅哥儿,我就说了你不是那老婆子的对手,你偏不信,这下咱们‘香飘飘’可在梧桐街威风扫地了,以后的例钱只怕是不好收了。”

林小毅无奈地叹了口气:“也不知道老大那边怎么样了。”

正说话间,却见前面十几个壮汉手拿棍棒,气势汹汹地正追着两个人。林小毅眼尖,分明瞧得那两个人不正是自己的老大张二虎,与憨子赵三吗?

两个人在大街上抱头鼠窜,狼狈不堪。“香飘飘”老大虎爷突然停住脚步,转身大喝一声:“够了!”

后面的十几个人冷笑着看着他,就见张二虎突然跪倒在地,纳头便拜:“我错了,各位好汉饶命啊!”

林小毅与邓阿四顿时惊大了嘴巴。

领头的汉子嗤笑一声,就要说话。正在此时,整个丰州城都抖了一下,有那年久失修的破房子立时塌成一片废墟。四周人群惊惶,四处逃散,整个丰州城里哭爹喊娘。

只听邓阿四喃喃道:“地龙翻身了。”

——

作者有话说:

新人新书,求各种……

>>>点此阅读《十万大乘弟子》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