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文学
经典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天朝御史最新章节 天朝御史免费阅读

小说:天朝御史

小说:历史

作者:阿错

简介:一本架空历史小说,叙述一段类似于明朝的太昊帝国末年的历史风云。
党争、宫斗、战争、贸易等等,徐徐展开。
穿越者礼笑言初始只是一名小小御史,可是他会遇到各种各样的人,有的是和自己一样的同伴,有的却是城府极深的对手,是敌是友难以分辨。
是想办法回到现实世界,还是顺应历史潮流在这个似真似幻的世界里舍我其谁?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利益与立场!
对想看金手指兵王什么的朋友,只能说一声抱歉。

角色:陈襄,侯爷

天朝御史

《天朝御史》第一章 御史入狱免费阅读

夏宗邦今天的心情特别不好。

作为首辅夏鼎臣的儿子,一直都是众星捧月的二世祖。再加上去年他被调任京城的巡城御史,主管南城治安。这本该让他十分得意,要知道巡城御史可以见官大一级,任你再大的官都不必下马拜见,甚至夏宗邦在街上见了他老子太昊帝国内阁首辅夏鼎臣也不必避让,甚至他老子还得给他让路。

可他最近颇为不顺。

先是今年青楼名胭忽然一起搞了个什么“京城四大公子”,他虽位列其中,可屈居第二。虽是一些不上台面的东西,可文官雅客们就好这个。其实排第二也不错,只是排在第一的是他生平最讨厌之人,这就很不爽了。

这都不打紧,毕竟都是些风流韵事。可几年来一直安安静静波澜不惊的京城,忽然发生数起盗窃大案。这可让夏宗邦非常不爽了,他才干了几个月啊,哪路毛贼这么不开眼,居然敢给他找晦气!

可查了大半个月,竟然一点线索也没有查到。这让夏宗邦非常恼火,而且他甚至还亲自带队通宵巡街,竟然还有盗窃案的接连发生。这简直是赤裸裸的打脸。

甚至他还听说,谏议院里有几个年轻的议郎蠢蠢欲动预备上条陈弹劾他了。

可恶。

昨晚他坚持到了后半夜,可连续熬夜身体实在吃不消,他便回家睡了两个时辰。脑子还是混混沌沌,他眯着眼睛起身擦把脸,带着随从就往南城兵马司走。今天还是有很多是要做的。

可出门没两步就遇到了他最讨厌的人。

虽然这人看起来年纪不过二十出头,温文尔雅,手里的折扇只是微微扇动,亲切的笑脸转过来对着他打招呼:“夏大人早啊!”

“虚伪,”他暗自骂了句,但还是强颜欢笑的迎上去跟这个最讨厌的人虚与委蛇一番,“侯爷,您早!”

这位仁兄回道:“夏大人昨晚又熬夜巡察了吗,那可得注意身体,抓贼重要,可要是累坏了身子就不值当了。”

真实哪壶不开提哪壶,夏宗邦心下更为厌恶,却依旧保持微笑道:“哎,职责所在,不像侯爷这般自在,不知道侯爷一大早是要去哪啊?怎么身边连个使唤的人也没带啊。”

“咳,我是个闲散惯了的人,”这人又道,“亲王让我替他去太虚观烧香,这不我想反正没几步路,就走着去好了。”

“哎,侯爷您这么金贵的人,可不能出岔子,”夏宗邦转头装模作样的对身边一个武官大声道,“陈襄,派几个人保护好侯爷。”

“不用不用,”这人拱拱手,“真不用,夏大人您那边办事要紧,人手怕是也不足,我就不必劳您费心了。”

“这样啊,”夏宗邦点点头也拱拱手道,“那我就去忙了,回头等我手头事忙完了请侯爷到越东来吃酒。”

“客气客气。”说着这人摇着扇子慢步走了。

夏宗邦望着此人远去的背影,脸上的笑容却慢慢凝固,眼神里满是不屑。

那个叫陈襄的武官也凑过来悄悄的说:“大人,这是哪位侯爷?”

“安逸侯虞曦子,”夏宗邦冷哼一声。

“啊,是他,”那陈襄惊讶道,“我听说虞曦子是亲王的未来女婿,还通晓什么琴棋书画什么十九什么。”

夏宗邦不屑道:“琴棋书画,诗酒花茶,无不精通,哼,好个京城第一公子。”

那陈襄见夏宗邦脸色不好赶紧道:“哎,要我说,左右不过那些不懂的人看在亲王的面子上,瞎吹捧而已。”

“别废话了,”夏宗邦转头瞪了他一眼,“昨晚抓的人犯都查了没?”

陈襄苦道:“哪里忙得过来,人还都关在牢里,还来得及审。”

“忙个屁,”夏宗邦怒道,“这么多天了,尽抓些赌棍乞丐,一个要紧的嫌犯也没有。养你们这些废物有什么用?”

陈襄哭丧个脸:“大人,可别这么说,卑职也是十几天连着巡夜,一晚没歇过啊。”

“哈,在我眼前瞎扯,”夏宗邦哼了一声,“你先去牢里查一遍昨晚抓来那些泼皮醉鬼,有问题的赶紧带到签押房来。”

……

签押房里,夏宗邦看都不看那些跪在堂下的人,甚至也懒得发问,办事自有正八品的主簿处理,他是正六品的御史老爷,哪里值得跟他们一般见识。

而且夏宗邦心里很清楚,昨晚抓来这些人最多是犯了宵禁,根本不可能有真正嫌犯。若是放在平时,这些人抓都不会抓。大晚上还在街上瞎逛的人,多是些京城里的商贾,背后都是有头有脸的身份,如果不是盗窃大案压着,夏宗邦也不想跟他们在兵马司打交道。

他催促着陈襄赶紧从牢里把这些人都提溜出来,随便问几句,收些罚银,然后就都放掉。当然,有些青皮无赖的,还是要转到隔壁间去拷打一番,万一问出点什么,也是个好事。

这自然要靠陈襄的眼力了,若没这点道行,夏宗邦也不会在一年里就给他从个小小的捕快提拔成正九品的百户。

最先提上来全都是花了几分银子塞给衙役的店铺老板掌柜,多数是半夜掌灯吃酒或者聚众推牌九,他们交了几两罚银便各自回家了。

又提来十几个没钱给衙役的青皮。没钱自然要挨打,照例打一顿,又关回牢里,然后等他们家人拿银子来赎。

“还有吗?”

“还有俩。”陈襄支支吾吾道,“昨晚醉倒在大街上,到现在还没醒。”

“拖进来。”夏宗邦想赶紧了结这些人。

四个衙役架着两个满脸满身全是污渍酒味的人一路拖进签押房里,登时屋内一片骚气。

“陈襄,这就是你办的差事?”夏宗邦捂着鼻子气道,一脚踹到陈襄的屁股上。

陈襄不敢躲,也不敢说话。

一个衙役打了一盆水,朝俩醉鬼的脸上浇下去。这俩人才晃晃悠悠的醒转过来,目光呆滞的打量着四周。

夏宗邦也懒得看他们,转过头一屁股坐回椅子上,心情更加不好。

“这是哪?”其中一个醉鬼看来看去觉得有些不妙。

一个衙役上前一把将他推倒:“跪好了,这里是兵马司,老实交代!”

“怎么到兵马司里来了,”那个醉鬼挣扎着直起身子。

陈襄破不耐烦,大声喝道:“快说,姓甚名谁,籍贯何处,赶紧报来,不然统统发配西北。”

“啥个发配,我是秀才我是秀才!”那醉鬼稀里糊涂的打算站起来。在本朝,秀才是可以不用跪官的。陈襄一听就知道坏了事,赶紧偷瞧夏宗邦。

“秀才怎么了?”夏宗邦一听,这些日子的窝火爆发出来。他一脚踹开身前的案几,走到那醉鬼面前,一把抓住他的衣襟,恶狠狠道:“按《太昊律》,不论是不是秀才,有违宵禁者最高充军一千里。”

他这么一来,吓得那秀才登时脸色发白,哆嗦起来。

“少吓唬人了!”一个声音突然从身下传来。

他低头一看,竟是在地上半瘫着的另一个醉鬼。这人揉着眼睛坐正身子:“夏大人,你把我们抓到兵马司做什么?”

夏宗邦俯下身子忍着那扑鼻而来的酒气臭味,盯着看了好一会,生气地说:“无论是谁违反宵禁,我都不会手软,”

可那人却慢条斯理的说道:“那请问,按《太昊律》,半夜喝酒算不算犯法?”

夏宗邦忍着不爽道:“不算。”

“那按《太昊律》在坊内行走算不算违禁?”这人笑道。

夏宗邦明白这两人根本不是在大街上抓来的,他站直了身子转头恨恨的瞪了一眼陈襄,然后说了句:“滚。”

哪知此人拍了拍身子站起来道:“请问按《太昊律》,无凭无据关押朝廷命官犯不犯法?”

夏宗邦冷冷的看着他,十分不快的问:“你是谁?”

这人没有回答,反倒是身旁那个醉鬼秀才抢道:“嘿嘿,我表兄是副检校御史,正牌的朝廷命官。”

夏宗邦这才看清眼前此人的脸,惊讶道:“你是礼……”

“夏大人,好久不见,礼笑言这厢有礼了。”这人朝他拱了拱手。

……

>>>点此阅读《天朝御史》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