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文学
经典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小说《发丘秘史》林琅,周瑜在线全文阅读

小说:发丘秘史

小说:

作者:林家后生

简介:搬山卸岭,发丘摸金,历史上声名最盛的盗墓四大门派,所谓“发丘有印,摸金有符,搬山有术,卸岭有甲”,传闻盗墓四大门派在明朝洪武年间被当政者朱元璋下令铲除,“毁符印而消发丘摸金,击响马以制卸岭,禁炼丹以抵搬山”,四门派中势力较盛的发丘摸金因传承被毁因而销声匿迹,传闻如此,但事实真是这般吗?
相较摸金校尉而言,发丘天官更少为后世所提及,难道他真的停留在了某个历史的结点?真相也许并非如此

角色:林琅,周瑜

发丘秘史

《发丘秘史》第2章 发丘世家免费阅读

我叫林琅,这个名字是我的爷爷给起的,按他自己的话说,给我取这个名字是想要我像美玉一样无暇璀璨,就和三国时期的周瑜一样,周瑜字公瑾,“瑜”和“瑾”皆是美玉的意思,这是我十岁时听到的版本,我记得当时是上小学语文课时,老师说每个人的名字都有着特殊的寓意,这是每个家长在孩子降生之初给予孩子的美好祝愿,于是我就去问了,爷爷给我的答复就是上述的内容。

后来伴随着我渐渐长大,我终于明白了自己名字的真正来历,据说是当时我的爸爸将我出生的消息告诉我爷爷时,爷爷在给别人“上眼”一件珐琅彩瓷器,“上眼”就是鉴定的意思,爷爷打眼一看,立马就笃定这是康熙时期官窑珐琅彩真品,而且是“瑕疵品”;珐琅彩瓷器是专供清廷皇室玩赏之物,严禁外流,甚至历史上都少有皇帝将之赏赐给大臣的记录,因而其存世的数量十分少。

珐琅彩瓷器作为宫廷之物,其制作过程称作“鸡蛋里面挑骨头”也是不为过的,稍有不钉对之处,便会直接打碎,所有珐琅瓷器无一例外,因此珐琅彩“瑕疵品”更是凤毛麟角了;正所谓“物以稀为贵”,虽然珐琅彩瓷器距今不过二三百年,但是其价值确是不菲,一件普通的珐琅彩瓷器出价百万是再平凡不过的事情,而且这是“瑕疵品”其价值更不可估量。

爷爷把玩着手中的珐琅彩瓷器,可谓是爱不释手,就在这个时候,我出生的消息被我老爹带到,老爹偏偏这个时候让我爷爷给我赐名,爷爷顺口一句“就叫林琅吧!”于是,我的名字就这么草率的敲定了!

林氏家族是一个大家族,这个大家族是我爷爷“一手所创”,记得听我奶奶说过,林家在我爷爷以前皆是一脉单传,即便生出多个男孩,也会在出生后不久夭折,最终林家祖祖辈辈皆皆是一脉单传,无一例外,这就像一个诅咒,好在诅咒在我爷爷这辈就被打破了,奶奶先后为林家添了四个男丁:我父亲,以及我的三位叔叔;就在大家满心欢喜之时,诅咒好像又回来了——到了我这一辈,我是长子长孙,只有我活了下来,我的弟弟妹妹们,无一例外的在出生后不久,便毫无征兆的死去,而且面容安详,全然无有病色,这里我说的弟弟妹妹包括了我的叔叔婶婶们的孩子,所以,我又成了林家独苗,林家一脉单传的诅咒,显然没有被打破……

因为我是林家后辈的独苗,所以自小爷爷奶奶,叔叔婶婶们便极尽宠爱之能,反倒是我的亲生父母,相比之下却显得“冷酷”了许多,这种“三千宠爱在一身”的生活在我十五岁的时候发生了质的转变,后来才知道,不只是我的生活,我的整个人生在那一刻起,全然发生了改变……

俗话说,“万事皆有因”,我的这个“因”便是我无意间闯入了爷爷存放古玩字画的阁楼,其实那个阁楼我之前去过无数次了,只不过这一次却是不同,我闯入了阁楼中的“阁楼”,换言之,那是一间密室,在里面我看到了一些不可思议的东西……

我清楚的记得那是一个再平常不过的中午,当时正在举行家族会议,林家是有召开家族例会的传统的,这个规制起源于何时我不知道,我只知道自我记事起,定期的家族例会便已经是家族的大家长们生活必不可少的一部分了,在我很小的时候我的妈妈是经常带着我参加例会的,后来不知从何时起,妈妈便不再带我了。

起初我是十分高兴的,毕竟不用听那一帮大人们叨叨叨一些我完全听不懂的事情了,我可以出去自由玩耍了,但后来我便觉得无聊起来,因为每当例会的时候,林家上下便只有我一个自由人,叔叔婶婶们都去参加例会了,无人可以陪我玩耍,于是,无聊的我四处闲逛,逛着逛着我便来到了爷爷的书房,爷爷的书房是不同于其他屋子的,相较于其他房间,这间书房要高大许多,房子之上是一间阁楼,那里是爷爷存放古玩字画的地方,先前我曾背着爷爷来过几次,所以可以说是轻车熟路的。四下张望了一下,见没有人,我便迅速冲了进去,随即关上了书房的门。

爷爷的书房里是极其昏暗的,即便是在白天,屋中也是极其昏暗,进入其中就好像进入了地窖一样。之所以会这样,是因为因为爷爷书房的窗:林家的宅子是古式院落相传是古时一位王爷的府邸,但具体是哪个朝代的哪个王爷却无从考究了,甚至,此院落建于何时也是无人知晓,我只知道这处宅子是几十年前我的太爷爷为我爷爷置办的;因为是古式院落,因而所有房间的窗子都是“木框纸糊”。

一般糊窗户的纸便是麻纸,即经东汉蔡伦改造后,以黄麻,布头,破履等为主要原料制作而成的纸,这种纸具有价格低廉,韧性较强的优点,因而在中国古代被广泛应用,糊窗便是他的一大用途,但书房的窗却并未应用麻纸,书房糊窗所用的纸,是一种产自云南的东巴纸,这是一种珍稀的手工纸,其显著特点便是,质厚且抗虫蛀,保存时间较长,爷爷用它糊窗,主要是看中了它质厚这一特点,毕竟书房所存放的都是一些珍惜字画。

众所周知。字画保存最怕见光泛潮,而见光主要指的便是太阳光,用东巴纸糊窗,很好的阻隔了太阳光线,但也造成了室内光线的昏暗。

我摸索着走向烛台的方向,熟练的点燃了蜡烛,然后拿起灯盏,直接奔向通往阁楼的楼梯。

阁楼是木质的,轻轻踩上去,便会发出嘎吱吱的声响,我缓慢的爬上楼梯,走向阁楼,果不其然,阁楼上除了爷爷的一堆古玩字画等,别无他物,于是我便学起了爷爷,开始把玩这些古物;但我和爷爷还是有所不同的,他把玩这些老物件是有一定倾向性的,比如爷爷最喜欢把玩的便是他所收藏的一些印玺;我则有所不同,我对待所有的古物都是一视同仁的,几乎全部都是随手拿随手放,因此,从这方面来看的话,估计爷爷早就发现了私自来阁楼玩的事情了,只是他没有挑明,八成就是默认了吧!

和以往一样我开始在阁楼里四下搜寻好玩的东西,当我走到一处角落时,忽然我手里的灯不知被哪里来的一阵风给吹灭了,四周立刻陷入一片黑暗,现在想来,我的脊背仍是发凉的,令人惊奇的是当时的我却没有感到害怕,可能是因为当时我看到,或感受到了足以让我忘记恐惧的事物……

据科学家所说,当人处于黑暗的环境中时,人的感官会被完全性激活,此时人类感官的敏感度会大大提升,因而可以捕捉到平常状态下不可能捕捉到的讯息。我依稀记得当时听到了持续不断的呜呜声,似乎是空气流经狭窄的缝隙所发出的声音,我敢肯定,当时的声音十分的小,但我却清晰的辨别出了声源的方向,于是我俯下身子摸索着走向那个方向,可能是心理的作用,我觉得那段近乎爬行的挪动十分漫长……终于从声音判断,我接近了我的“目的地”,我看到,就在声源的方向,有着一丝光亮,那是名副其实的“一丝”,那处光亮的形状是线状,竖直的在那里。

我向光亮的方向挪去,就在我即将触碰到那丝光亮时,突然,脚下一空,便直接向那个光亮滚了过去,扑通一声,我被摔了个七荤八素,当我再次反应过来,我发现我已经置身于一个我从未来到过的地方,那是一间密室,这间密室的大概轮廓同我刚刚所处的那间阁楼相似,唯一不同的是这个密室,空间显然要比刚刚的阁楼大出许多。

两间屋子的长宽相仿,没有太大区别,唯一的差距在于高度,刚刚的那间阁楼要矮,在那间阁楼里,我伸手上挑便可以够到房顶,但在这间屋子里显然,我做不到。

我摇晃了一下脑袋,想让他更清醒一些,定了定神,我开始认真打量起我所处的“房间”,首先最吸引我的是阁楼顶部一颗散发着光亮的珠子——夜明珠,看来,刚刚看到的光亮便是它发出的,我本想取下屋顶上的夜明珠,但无奈身高约束了我,我只得放弃取珠的念想,随后我的注意力便转到了房间里的其他东西上,这间阁楼里的东西相比刚才的阁楼似是没有什么特别,同样是一些“乱七八糟”的古玩,有字画,印玺,瓷器还有一些看不出的器械,我一一细数过去,终于我发现了不同:相较于之前的阁楼东西的摆设,这间阁楼的摆设显然要“规矩”许多,很明显有人对这里的东西进行了分类,我胡乱的看着,只不过这次我没有轻易“下手”。

就这样囫囵吞枣般,我从这一堆东西的这头走向了那头,果然如我所想,没有什么特别的,正在我即将失去继续看下去的耐心时,一件东西成功的引起了我的注意:只见一个盒子悬浮在空中,当然不是无故悬浮,它是由一个白色的绳子吊在了空中,我打算凑近处观看,正当我靠近时,那个悬浮在空中的盒子突然动了起来,他开始左右的摇晃,起初还是轻微的,随着我慢慢接近,它摆动的幅度越发大了起来,我也不知道当时我哪里来的勇气,可能是好奇心太重,压没了应该有的恐惧:我一个箭步冲上去,一下子便抓住了在空中摇晃的盒子,并且顺势扯了下来……盒子终于停止了晃动,我抱着盒子转向夜明珠的方向,夜明珠的光亮照在了盒子上,我终于看清,我手中的是一个木匣,木匣之上全无半点雕纹。

这和我之前所见的爷爷所收藏的木匣大为不同,之前多见得类似的匣子皆是精雕细琢,什么纹路都有,犹以植物纹居多,这没有纹路更加激发了我的好奇心,里面到底装的什么呢?我翻转了一下盒身,确认没有任何“痕迹”,终于下定决心打开了盒子,和我打开之前预想的所有情况皆是不同,木盒子里盛放的是一个兽纹青铜盒……这个盒子相比木盒要小许多,而且扁平,至于其上的纹路,由于光线昏暗,我始终没办法看出具体是什么兽纹,“盒中盒”,好奇心更甚,于是我急不可耐的打开了第三个青铜盒,青铜盒中的东西微微泛着金色的光,从轮廓上看是一枚印玺,这枚印玺相较于我之前看过的那些最突出的特点便是他是扁平的,大小而言如同火柴盒一般,印玺之上雕刻着一只兽,光线十分昏暗,但不知为何我却看清了那只兽的形态。

此兽狮子身姿,头生两角,有着如山羊般的胡子……那还是我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动物……我把印玺翻了过来,印玺之下雕刻着八个大字,至于这八个字念什么,由于受到当时主客观条件的限制,我没有认出来,我记得当时是很努力的去看那几个字,结果“毫无效果”,我只得放弃,转向观察其他东西,但不知为何,我却并未将印玺放回,我只是将它细心的塞到了我的衣服内兜里,现在想来当时的我可能是想要弄清上面所刻的字……

将木盒放置在原处,我继续向后面行进,后面几个也是些“无聊的东西”,但有了之前印玺的“惊喜”,我还是颇有耐心的往后看了去,终于,我在距离存放印玺的地方不远处再次发现了足以令我感到惊奇的东西:那是一个石碑;其实,如果单就石碑而言是不可能勾起我的兴趣的,但不知为何,这块儿石碑,第一眼望去却给了我一种特殊的感觉,这种感觉描述起来就是,怪异,一种难以言状的怪异。

我开始认真观察起这块儿石碑,那是一块儿兽驼碑,说是兽驼碑但很明显他又与其他的所不同,最为明显的有两处:其一,这是一面无字碑,我反反复复检查了一遍,确实,全碑上下没有一个文字,哪怕一个符号也没有,碑身上下十分平整;其二,驮着石碑的“兽”并不是常见的赑屃,那是一种我从来没见过的动物,他的外形看起来像一只体型较大老虎,他的两侧生有翅膀,但是最让人动容的是他的脸,那看起来像是一张人脸,和人类唯一不同的是,这张脸上的嘴生有一对如野猪般的獠牙,同时其他的五官也是十分的扭曲,那是一种因为愤怒所生出的扭曲的脸,当我仔细观瞧时,不禁一身冷汗,刚好此时我也对石碑“观赏”的差不多了,于是,我便移步向下一个收藏品走去。

下一个收藏品使我疑惑更甚,准确的说:我压根就没有看到什么东西,眼前只有一个空空的类似展台一样的东西,“展台”上面有一个圆形凹槽,那里原来应该放着些什么,但我仔细寻找了展台附近一圈,都没有发现与之相符合的东西,无奈之下,我只得再次打量起那个圆形凹槽,凹槽里十分“光亮”,我细细的向里看去,发现凹槽壁上镶嵌着一些东西,虽然光线较暗,但我仍是能清楚的看清,那是一颗颗的宝石,而且,颜色也是不一样,我不禁心里揣测:一个展台就已经这样了,那上面原本放置的东西岂不更是价值连城,于是我又开始在四周寻觅,但一番找寻下来,仍是没有任何收获,于是,我果断放弃了寻找,走向下一个“藏品”。

我走了几步,发现后面的情况和前者一样,都是空空的有镶宝石圆形凹槽的展台,除此之外,别无他物,但我并没有死心,开始寻找几个展台之间是否有所不同,我来回走动着,终于我发现在第四个展台处,悬着一个面具,那是一个看起来十分凶恶的面具,青面獠牙,而且,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刚刚的驮碑兽的脸,就是这样的,我心里一阵激动,为了验证我的想法,我开始伸手去取那悬在空中的面具。

面具大概悬在我头顶之上30公分处,按理来说我伸手够不到的话,再加助跳肯定可以够到,于是,我挽起了袖子,去够那个面具,第一次尝试,没有碰到,紧接着是第二次,第三次……试到第十次时我终于发现了其中的不对劲,明明面具就在我头顶不远处,为什么总是碰不到,这一次,我紧盯着面具,再次试了一下,这一次,我清清楚楚的看到,那个面具,向空中移了一下,确切的说是那个面具同我一样,向空中跃了一下,我惊恐万分,连忙后退,但是那个面具似是盯上我了一般,向我的面门铺来,在那张凶恶的面具扑向我的一瞬间,我模糊地看到,那面具身后是一团流动着的黑雾……

>>>点此阅读《发丘秘史》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