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文学
经典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求寨主别跑,我来压寨了小说免费资源 主角名叫李鸿鹄,周月河在哪看

小说:寨主别跑,我来压寨了

小说:

作者:风小早

简介:这天,她无意间看见他在“行善杀人”。
行善这种事情,哪能藏着掖着,看在一百两赏银的份上,她画下他的头像,屁颠屁颠送到县衙……
这下,她惹上了大麻烦,当夜,就被他掳回寨子。
从此,她过上了“水深火热”的生活。
这样下去不行啊,看在这个寨主有点帅的份上,还是争取争取,当个夫人吧!
(轻松搞笑甜文,喜欢的小伙伴多多支持,感激不尽!)

角色:李鸿鹄,周月河

寨主别跑,我来压寨了

《寨主别跑,我来压寨了》第3章 赏银一百两免费阅读

密林中,竟坐落着一片木屋,正中一间最大,三层,朝南。

每间木屋的顶部,都有人站岗,四周还有四人一组的巡逻队,你来我往,俨然一个井然有序的神秘组织。

木屋正前方一扇大门,门柱质朴,横匾,题字——白云寨。

整个寨子借助地势和大树的掩映,藏得天衣无缝。

两个守门人见男子回来,异口同声喊道:“大当家。”

“白云寨。”周月河站在那门匾下,面色顿时有些难看。

“怎么,想到什么了?”男子问。

“哦,没有。”她赶紧垂下眼帘,双手拢在一起,尽量把自己表现得端庄大方。

男子朝着守门人指了指身后的周月河,“把她交给云也,安排她在厨房里做些事。”

“是。”

周月河微微一愣,似乎是对男子不懂怜香惜玉的抗议,可惜抗议无效。男子连看都没有看她一眼,径直上了楼。

“白云寨?哥,这是什么地方?”藏在树林后的李云雀问道。

“不知道。”李鸿鹄很谨慎地摇摇头,“不过看这样子应该是山匪恶霸。”

“不会吧?”李云雀不甘心。

“很有可能,你不要被他的外表迷惑了,这个寨子看起来成立的时间也不短了,可是整个汾阳的人竟然没有人知道,很是蹊跷呀,我们走吧,被发现了就不好了。”

“哥,再看一眼。”

“走啦。”李鸿鹄生拉活拽,把妹妹拖下山来。

一路新鲜诱人的蘑菇,活蹦乱跳的兔子,含苞待放的鲜花,李云雀统统没了兴趣,视若无睹。

真是张好看的脸啊!

李云雀觉得自己的脑袋被他攻占了,连眼球也不放过,导致她看什么都是那张脸,连王大叔家那头牛冲她叫唤了两声,她也以为是他的呼喊。

回家后,李云雀认为自己病了。

无可救药的相思病。

往树下一坐,她就能坐成一块墓碑;往石头上一坐,她就能坐成了雕像;往家门口一坐,她就能坐成了门神。

“云雀呀,刚刚我看见街上来了外地人,贼帅了。”李鸿鹄手舞足蹈诱惑她。

“不想看。”她软绵绵地回答。

父亲端着她的盆,“云雀呀,看我给你做的红烧鱼,剔得干干净净,一丁点儿刺都没有。”

“不想吃。”

话不说,饭不吃,觉不睡。

父亲终于失了耐心,抡起一根木棒,砸在她的后脑勺,“怎么还惯着你啦?什么脾气?”说完拍拍手扬长而去。

李鸿鹄这才把昏迷的李云雀扛回房里。

次日一早,刚刚醒来,揉揉发痛的后脑勺,疼得呲牙咧嘴。脸还没来得及洗,李鸿鹄就气喘吁吁地跑进来。

“云雀云雀,出大事了。”

“什么?”

“玉无风。”

“不是死了吗?”

“他的脑袋挂在汾阳的城楼上了。”

“什么?”李云雀一跃而起,胡乱抓挠了下头发,朝着城门口奔来。

城楼下已围满了密密麻麻的人群,纷纷对着那棵高悬在城楼上的人头指指点点。

“谁干的呀?真是积了大德啦。”

“谁说不是呀?这挨千刀的都不知道害了多少清白闺女,真是老天开眼呀。”

“这就叫自作孽不可活,落得这个下场,活该。”

……

善良的汾阳百姓们,甚至再一次朝着那颗已经死去的头颅,扔出了烂网站烂鸡蛋烂菜叶。

李云雀看着这颗头颅,半天说不出话来。愣了半晌才悄声问道,“哥,不会是他吧?”

“肯定是呀。”

李云雀情难自禁,“帅而侠义,叫我如何忘却你。”

李鸿鹄顿时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让一让,让一让。”一众衙役走了过来。

为首的衙头站上高台,朝着百姓们压了压手,“都静一静,静一静。”

人群顿时鸦雀无声。

“玉无风,罪大恶极。如今有人惩奸除恶,这是我们汾阳的恩人。当然,我们并不知道他是谁,知府大人发话了,但凡能提供线索者,赏银一百两。”

人群再一次沸腾起来。

“一百两数目不小啊,看来县太爷是有意要找出这位大侠了。”

“是呀,如果汾阳有这样的人在,我们可就没什么担心的了。”

“有这么大的能耐,只怕是神仙也说不定呢。”

……

人群后方,李云雀被李鸿鹄夹在胳肢窝下,嘴被捂严严实实。

李云雀挥舞着双手,呜噜呜噜地说不清楚。

拖进了自家的院子,李鸿鹄把门一拴,“云雀,你可不能冲动呀。”

“他杀了玉无风,他是英雄。英雄难道不该被摆出来,供我们崇拜吗?”

“那万一他要是坏人呢?”

“坏人还能杀了坏人?”

“窝里斗也是有可能的。”

李云雀又一次哑口无言。

“云雀,你现在需要冷静。”

李云雀无奈,只好打起了感情牌,“哥,你瞧,这是爹的鞋,”她捧起墙角跟的一双布鞋,无限感慨,“爹爹统共就这么两双鞋,还是三年前你做的,一年四季穿,夏天直出汗,熏得我们一家人睡不着觉,冬天直灌冷风,好好的一双脚,都皱皮了。”

李云雀卖力地挤出两颗眼泪。

“还有你,枉有一身高强的武艺,连一把像样的剑都没有。还有我,你的妹妹,哥,我美吗?”

“美。”

“可你瞧,我连个簪子都没有,这根竹筷子,还是两年前你削给我的。哥,我知道我无能,养不起你和爹爹,我看我还是走吧,反正我也只是你们拾来的。”

李鸿鹄单纯的眼睛里溢满了泪水,他一把拉住装模作样要离开的妹妹,“别走云雀,是我不好,是我无能,我不能给爹爹买鞋,不能给你买好看的首饰,等着,我马上重新给爹爹做一双鞋,上次那不要的衣服还没扔呢,刚好纳鞋底。也重新给你削根竹筷子,我学了新的式样。”

李云雀差点吐血,拍了李鸿鹄一巴掌,“哥,一百两哎,能买多少双鞋啦?”

“那又怎样?爹说的,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我都记得了,难道你还忘了?”

“我没忘,可他干了这件大好事儿,咱们帮他露露脸,挺有道的呀。”

“云雀,我看你是为了自己的私欲吧。”

李云雀瘫坐在地上,百思不得其解,人都说教书先生家的儿子,光长身体不长脑子,智慧不及女儿万分之一,怎么今天突然开窍了。

李鸿鹄固执起来跟个牛犊子一样,云雀知道说不动他,只能朝天翻白眼。

>>>点此阅读《寨主别跑,我来压寨了》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