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文学
经典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五年三嫁白先生最新章节 五年三嫁白先生免费阅读

小说:五年三嫁白先生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西瓜萌

简介:豪门世家温清雅致的贵公子抢了个顶流明星回来当老婆。
登记时,民政局的人生无可恋,怎么又是你们两个?
男士敛眉,她单身,我单身,不行吗?
女士微笑,还是有不一样的,上次我是自愿的,这次我是被迫的……

角色:谢姬,薛兴桐

五年三嫁白先生

《五年三嫁白先生》第2章 民政局复婚令人愁免费阅读

也幸好没人想起来要问问谢姬楼愿不愿意。

说不愿意,薛兴桐都已经放话,要再说留下来结婚,显得有些死皮赖脸。

说愿意走,折腾了半天磨磨唧唧半个脚都要踏进薛家了,早干嘛去了!

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

谢姬楼绝招之一,装聋作哑。

什么都别说,说就是不想看,不愿听,不舒服。

什么都别问,问就是不知道,不晓得,不清楚。

白净尘抱着谢姬楼也不说话,镁光灯闪个不停,他也不管,他也好像听不见。

如果硬要说以前的白净尘有什么缺点,那可能就是有点目中无人。

而硬要说现在的白净尘有什么缺点,那可能就是比以前更目中无人。

白净尘抱着谢姬楼离开,记者们也簇拥着跟来上来,你踩我鞋,我踩你鞋,嘴里不停喊着谁碰我相机我跟谁急,队伍稍微走动下,就是呼啦一大片的叫骂声。

宾客席还有些受邀来参加婚礼的,一部分是薛家亲朋好友,一部分是谢家的亲朋好友,差点成了亲家的两家人,如今更像仇人见面,分外眼红。离开的时候你推我搡,到了最后甚至还有大打出手的。

总之,好好的一场婚礼,莫名其妙变成了一场闹剧。

所有人都差不多离开了,方才同薛兴桐报告消息的手下孤零零地站在宴会厅中央。

得亏所有人都走开了,不然这个人站在人群里,要薛兴桐逐一辨认,说实在的,他大众脸到薛兴桐压根不可能注意得到。

“还愣着做什么,去查账收货啊!钱和货缺一样没到,我要你的命来填!”薛兴桐冲上前来就是一脚。

对方似乎也很诧异,怎么这次薛兴桐就能准确迅速地认出他来,顿时不敢再在会场逗留片刻,忙应着好的好的,脚下抹油,开溜了。

始作俑者白净尘将闭口不言的谢花瓶抱出酒店。

谢姬楼眯着眼睛看着他,道:“现在可以放我下来了吗?”

白净尘道:“我不累。”

谢姬楼:“我恐高!”

酒店门口停着一辆黑色的老牌轿车,车子价值不高,设计也一板一眼,有点像四五十岁的商务人士开的车辆,唯有那车牌的颜色,黑底白字,隶属境外。

白净尘将谢姬楼抱到副驾驶席位上,座位被人刻意调整了间距,显得副驾驶格外的大,哪怕是谢姬楼穿着臃肿厚重的白色婚纱,坐在里面也不会显得拥挤。

白净尘一直以来都是自己开车,除了自己开车,向来也喜欢独来独往,在谢姬楼与他共同生活的那几年里面,别说一起出门,就连互通电话的次数也少的可怜。

谢姬楼不无讽刺道:“没想到几年不见,白少爷竟然学会了抢婚这一套。”

主驾驶座位上的人一脚油门踩下去,将身后的记者及围观群众甩的老远。

见他不答话,谢姬楼将车窗摇下来透气,语气听起来有些疲倦,“当初要和我离婚的人是你,现在不许我结婚人还是你,白少爷,你能不能和我说一下,你到底想做些什么?”

一脚刹车,汽车骤停,谢姬楼因为惯性猛然前倾,本以为会撞车辆的控制台上,没想到却撞在了白净尘结实的臂膀上。

“红绿灯,抱歉。”

谢姬楼气急,“白少爷,你究竟有没有在听我说话?”

白净尘凑到谢姬楼跟前,二人呼吸可闻,他整个人几乎是贴在谢姬楼身上,伸出的双手环着谢姬楼,叫谢姬楼动弹不得。

“白净尘!”谢姬楼忍无可忍,一下子将他推开。

白净尘顺势避让,手里提着副驾驶座位的安全带,精准地将安全带卡扣插上。

“安全带,要系。”

呵呵呵,谢姬楼在心里冷笑,搞了半天,系安全带,呵呵呵呵,永远都是这样。

结婚、离婚、抢婚全被他一人占了,到最后,他在那边忙着系安全带!!

简直就是,莫名其妙!!

“快快快,你赶紧的,放我下车,算我倒霉,婚没结成,我认了,但我还想活着!再和你待一会,我命都要被气没了!”

白净尘问:“你想结婚?”

谢姬楼懒得和白净尘废话,随口答道:“我想,我特别想,我就想好好找个人过日子,想有个家,怎么了,惹到您了吗?”

白净尘:“好。”

谢姬楼翻了个白眼。

白净尘又道:“我给你一个家。”

绿灯亮起,白净尘一脚油门踩下去,车速飞快。

谢姬楼破口大骂:“白净尘,你疯了,你要带我去哪里?你到底要做什么?”

白净尘:“民政局,登记复婚。”

目的地精确,事件明确,没有半个字废话。

一路前往民政局的路上,谢姬楼都是半懵半晕的。

结婚、离婚、抢婚、复婚,中国股市也难有这样跌宕起伏的。

白净尘还是抱着谢姬楼进来的民政局,谢姬楼的婚纱,长拖尾的制式,好看有余,方便不足,走起路来还格外沉重。

今天是传统的中秋节,到民政局办理登记的人并不多,像他们这样,一个穿便服,一个穿婚纱过来登记结婚的,放在任何一个时间段,都是凤毛麟角,很快,他们两个便在人群中收获大批惊异的、疑惑的、探究的目光。

负责登记结婚的人看看白净尘,一张覆满冰霜,没有半点喜悦之情的脸,止不住摇了摇头。

再看看谢姬楼,目光呆滞,神情纠结,更是有些不确定起来。

“你们二位不像来登记复婚的,倒更像是来登记离婚的?”

白净尘直奔主题:“复婚,谢谢。”

谢姬楼皱了皱眉头,最后叹了口气,“要不您看下,除了复婚,还有什么业务适合我吗?”

“没有!”

工作人员和白净尘异口同声。

“那……那就复婚吧…….”

工作人员是个差不多二十岁左右的小姑娘,看谢姬楼略有纠结,忍不住提醒道:“其实也可以什么都不办的……”

话说到一半,被白净尘看了一眼,最后越说就越没有底气。

谢姬楼还没有开口,从隔壁办公室走出了一位中年妇女,走到小姑娘身后,说道:“小江,后面排着长队,办登记速度稍微放快点儿!”

“不是的,杨姐……”小姑娘看了白净尘一眼,站起身来,用手挡着嘴巴,在那名中年女人的耳朵旁说着什么,还时不时瞟一眼白净尘和谢姬楼。

谢姬楼想也不用想,这小姑娘肯定是觉得白净尘和她看起来就不像夫妻,甚至都不像是情侣,指不定为了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来办理假复婚的。

杨姐听完小江的叙述,也细细打量起来登记复婚的二人,看了半天,皱了皱眉头,又去看两人的姓名,这才开口道:“怎么又是你们两个?”

谢姬楼也想起来了,四年前,她同白净尘来民政局登记结婚,当时的经办人可不就是眼前的这位杨姐。

两年前,她同白净尘分道扬镳,前往民政局登记离婚,办理离婚手续的还是眼前这位杨姐。

也难怪这位杨姐对二人印象深刻。

他们二人,无论是结婚还是离婚,在当年都引起了一阵不小的轰动。

白净尘原本就冷清又严肃,一身学术气息,板正地让人喘不过气来。当下更有点像是失去耐心,语气越发寒气逼人,“她单身,我单身,不行吗?”

谢姬楼将白净尘往身后拉,“还是有不一样的地方的,上次我是自愿来的,这次可能是被迫的……”

“被迫你还来民政局做什么?你要去警察局啊!”杨姐一脸震惊。

谢姬楼揉揉鼻梁,叹道:“你可能是误会了,我说的被迫,大概就是如果我不和这个人复婚,我可能一辈子也嫁不出去了。”

这可真是实话,白家在池城的权势,白净尘在白家的地位,如果薛兴桐都娶不了她,那可真再找不到第二个人敢对她有想法的了。

谢姬楼推白净尘。

心道,这个混蛋,你倒是赶紧说两句啊!

这时,小江也似乎想起来了什么,脱口道:“哎呀,你是谢姬楼对吧!我还以为是同名呢,没想到真是本人呢!你比电视上好看多了,身材也比电视上好,我刚才就想说怎么看你好眼熟,我弟弟他特别喜欢你,听说你今天要和薛氏集团联姻,我弟弟在家哭了好几天呢!你待会儿给我签个名呗,我回去带给他,我还要告诉他,我见着薛先生本人了,长得可真帅……”

小江越说越不对劲,薛先生姓薛,刚才登记的人好像是姓…….白吧。

而且好端端的一场家族联姻不在酒店风光设宴,转而画风突变,跑到民政局来登记复婚?

什么情况?!

小江摇摇头,心道,完了完了,一定是搞错了,自己这糊涂个性,一开心就好昏头,这会儿尴尬了吧,小姑娘思绪飞转,想着该说什么才能挽救下这个社会性死亡?

突然一拍大腿,小姑娘竖起大拇指道:“复婚好啊,复婚登记免费,一毛钱不收,证也办了,老婆也得了,一箭双雕,两全其美,真好,哈哈哈,真好!”

谢姬楼用余光瞥了白净尘一眼。

果然,白净尘冷冷地看着小江,看的小姑娘毛骨悚然。

谢姬楼尴尬地将白净尘挡在身后,解释道:“下午出了点状况,临时换了下新郎,事出紧急,媒体还没来得及对外公布,换个人而已,不是大事,哈哈,不是大事…….”

说到后来,就连谢姬楼自己都觉得这番解释,实在是苍白粗糙,毫无说服力。

白净尘皱起眉头,难得刚想说什么,被谢姬楼一胳膊肘怼在肚子上,顿时吃痛,闭嘴了。

最后,两人在民政局众人一副贵圈真乱的表情下,全程高能或者说是勉强算顺利地做完了复婚登记。

拿到登记证明的那瞬间,谢姬楼心情还有点说不上来的复杂。

第一次结婚,二人约法三章,各行其道。

这第二次的复婚,难不成又得重蹈覆辙,或者在约法三章的基础上再加个三章,约法六章?

谢姬楼忍不住想,果然自己不是个适合结婚的人,不然怎么回回结婚都整的和结仇似的,就连差点嫁给薛兴桐那次,虽说不是结仇,但到底也和结拜没啥区别。

说起这次的复婚,也不知道算是糊里糊涂答应了?还是将错就错就这样了?答应复婚,究竟是件好事是坏事?

本着嫁猪嫁狗都是嫁,两人总比一人强的想法,谢姬楼也算是寻得了一丝半缕的安慰,想着大概率不能算是件坏事吧!

然而,无数次的社会实践告诉我们的真理就是,当我们不确定一件事是好是坏的情况下,那么这件事—–多半就是坏事。

>>>点此阅读《五年三嫁白先生》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