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文学
经典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苏简,萧霖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嗨冰山,我喜欢你最新章节

小说:嗨冰山,我喜欢你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米小加

简介:失业女青年艾简独自旅行,偶然遇见等待多年的“初恋”。她决定奋起直追。他犹豫、退却;她靠近、试探,不放弃。于简逸凡而言,艾简如同一道阳光,逐渐温暖了他冰封的内心。然而当真相大白,她的勇敢仿佛成了一个笑话,他愤怒屈辱、她落荒而逃……断掉的缘分,还能否重续?

角色:苏简,萧霖

嗨冰山,我喜欢你

《嗨冰山,我喜欢你》第2章 命中注定的相遇免费阅读

云南中甸古镇,海拔高度3348米,传说中的香格里拉。

和平路的藏地青年旅舍,一如继住地低调平静。院子里的白色小花,躲在角落里安静绽放。一轮新月缓缓爬上树梢。

远处,一对幸福的情侣手牵着手踏着月光走来。女孩笑靥如花,男孩斯文俊秀,宠溺的视线紧紧跟随女孩金色的身影。视线交接处,小雨夸张地皱眉:“艾简,你怎么又一个人坐着发呆呢,也不去古城逛逛。”

艾简望着眼前一大一小的金色情侣冲锋衣,视线不由自主停留在两人紧握在一起的手掌上,内心涌起了点点温暖:“小雨,对中甸感觉如何?”

“很美,很有古韵。”小雨毫不客气地拉开旁边木椅坐下,双手撑住下颚,清澈的眸光染上了淡淡的留恋:“可是小艾,我们明天……就回家了。”

“是吗?”艾简挤出一个微笑:“小雨,一路顺风。”

“小艾,回去后我们保持联系,”小雨握住了她的手,眸光闪烁着期待:“反正G城离S城也不远,一定还能再见的!”

“嗯,但愿还会相见。”她撇开眸,望向角落里的白色小花。

漂泊在路上这么久,艾简以为自己早已习惯了离别。可是此刻才发现,原来离别是只能适应不能习惯的。她不喜欢跟人说再见,因为很多时候,再见,意味着永不相见。然而她的人生,却处处充斥着离别。无论接受与否,命运的轨迹以无法抗拒的姿态向前发展着。

为了反抗命运,艾简走出了大山,走出了城镇,走进了时尚摩登的大都市。为了能在这遍布钢筋水泥的土地上求得一席生存之地,她拼命地准备考试、参加考试,抱着一大堆有用没用的证书,努力向用人单位证实自己的价值,终于为自己谋得了一份不富裕但还算稳定安逸的工作。

一开始,艾简是知足的。有一份尚可的工作,就差那个远行的恋人。如果能等到他回来,那人生就圆满了。然而随着时间流逝,她对这份虚无的等待越来越恐慌。这份恐慌伴随着26岁生日的来临,达到了高峰。

26岁生日那天,艾简站在G城人潮汹涌的过街天桥上,望着前方如流水般川流不息匆匆而过的车辆,莫名上涌的悲伤吞噬了灵魂。

那一瞬间,她突然迷失了:我是谁?我到底在追寻什么?我等他,已足足十年。我的人生,究竟还有几个十年?茫茫人海中,他是否知道我在等他?我与他,是否还有重逢之日?

曾经,她坚定地以为自己是知道答案的。从大学到工作,艾简从来没有离开过G城半步,因为G城有可能,是他的家乡。说来可笑,为了这份虚无飘渺的“有可能”,她坚定不移地在G城停驻了七年。总幻想着,离得够近了,也许就能够与他在路上不期而遇。

然而,电影里那些美丽桥段,不过是用来安慰人的童话。

26岁,一个尴尬的年龄。于大部分女子而言,在这个阶段的事业、家庭,都该初具雏形。可她却守着一个空幻的梦活到这个岁数,回头一想,人生是这般幼稚可笑。

那一天,她失去了继续等待的勇气。她惊恐地意识到,也许终其一生,都无法再等到与他相见的时刻了。那个美好的男孩,大概永远,都不会再回来了。忽然之间,她已找不到继续停留在这个城市的理由。

她蹲下身,泪流满面。路旁的行人不时扭头望过来,目光里包含好奇与同情。可是,没有人驻足停留。城市里繁重的生存压力,让每个人都无暇关注他人的苦与痛,大家都行色匆匆,奔向各自不同的目的地。这个站在路边哭泣的孩子,不过是钢铁都市里一道微不足道的风景,渺小得不值一提。

递交辞职报告的时候,领导的眸光满含诧异不解。张局语重心长:“小艾同志,你要懂得珍惜。外面多少年轻人争破了头皮想要进来,你这一走想再回来可就难了。现在金融危机有多严重你不是不知道,多少人梦寐以求着国企的稳定与安逸呐……”

艾简坚定地递交辞职书,微笑:“如果我连自己生存的意义都丢失了,工作又有什么意义呢?”于是,她潇洒地失业了。她大手笔地拿出了这几年所有的存款,踏上了一条漫长的旅程。寻找人生方向的旅程。

截止到今天,漂泊在路上整整100天。这一百天,艾简走遍了大半个中国,见识到了一辈子都无法忘记的风景与人情,在第100个日出照射心房的刹那,她终于决定放手。

她掏出随身携带的日记本,埋头写下了一段话:

“亲爱的苏简:

今天,我终于要放手了。就像十年前你曾放开我的手那般,我也要离开你了。如果可以,我希望能够继续等下去,直到有一天真正遇见你。可是你知道吗,这份毫无希望的等待,让人很害怕。苏简,如果你也正在世界的某个角落静静地思念着我,我想告诉你:我爱你。无论过去、现在还是将来,我将依旧爱你。可是,我没有力气再等你了。从现在起,我将在一个没有你的世界里,寻找幸福。

苏简大笨蛋,再见了。

艾简留。”

几片书签从日记本缓缓飘下,落在掌心上,轻飘飘,沉甸甸。透过密封的塑料膜,隐约可见含苞待放的美丽花朵,在时间的沉淀里,洁白的花瓣泛着乳黄。

1朵,2朵,3朵……

时间滴答流逝,花儿在月色中含羞而笑。

8朵形状不规整的小花,在指尖划过画纸的瞬间,散发出异样芬芳。

那是苏简送的礼物。

淡黄的花蕾藏于中心,纯净小花坚强不屈地向上生长,将片片花瓣打造得棱角鲜明。就像从天空飘落至掌心的六角雪花,晶莹剔透的模样里,透着不肯屈服的刚强,似乎要将手心融化。苏简作画,总是稚嫩得令人发笑;唯独这花,惟妙惟肖。

苏简说,它叫做薄雪草,又名雪绒花。

苏简还说,下回,我送你一朵真花。那年,她16岁。我没能再等到人生的第9朵薄雪草。

她问他:为何要送我薄雪草?

他说:因为,你和它很像。

多年后她才明白,薄雪草的花语,是恋恋不忘,是守候温暖回忆。

书上说,薄雪草又名雪绒花,别名“勇敢者”。奥地利国花。通常生长在海拔1700米以上罕见的岩石地表。从前,奥地利许多年轻人冒着生命危险,攀上陡峭的山崖,只为摘下一朵雪绒花献给自己的心上人。

薄雪草,代表为爱牺牲一切的决心。

眼眶有些湿润。

她用了10年,等待人生的第9朵薄雪草;再用了100天,决定放手。

收起薄雪草,阖上日记本,仰起头遥望树梢的那轮弯月。曾经以为自己一辈子都不可能做到的事情,突然就这么发生了,内心却没有想象中那般悲伤。人,真是个奇怪的东西。

夜空中的弯月,闪烁着淡雅温暖的光芒,像一位圣洁的女神,俯视着大地苍生世世代代的轮回。

前世。轮回。来生。

如果有来生,苏简,你我之间,是否能够重逢,是否有缘携手?

“快看,那人好帅哦――!”坐在我对面看杂志的小雨,情绪突然激动。

萧霖毫不客气拿手挡住她的视线:“都多大年纪了,还跟没见过男人的花痴少女似的。”小雨撇嘴,生气地冲他瞪眼:“我们还新婚蜜月呢,这么快就嫌我老了?我究竟多大年纪了,你说说看!”萧霖赶紧赔笑:“老婆大人,我这不是开玩笑吗?来,喝茶喝茶,千万别生气。”小雨端起桌上的茶杯,恶狠狠地撇他:“不过是是看帅哥饱眼福,瞎吃干醋。”

萧霖干咳了两声:“我吃醋?那个穿得像007一样的家伙哪里帅了,比得上你老公我吗?”

“你这叫嫉妒!”小雨凶恶地灌了一口茶,拉住我,不服气道:“小艾你来评评理,看那帅王子是否比我家老公抢眼多了。”

艾简无奈地笑,转过身,顺着小雨的视线朝前望。

四目相交之际,身体竟猛然一颤!

刹那间,这个世界停止了运转,时间就这样静止了,身旁所有的喧嚣及人影全成了布景。她的血液在沸腾,心跳在加速。弱小的身体里仿佛藏着千军万马,此刻正不受控制地向前奔涌。

在地球的正中心,她就这么遇见了他。如此突然,如此意外,以至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于是,只能安静地遥望。

艾简目不转睛地盯着眼前的男子,莫名的复杂情绪沾湿了眼眶,颤抖的嘴唇竟挤不出一个字。

那一刻艾简是感谢上天的。在她26岁辞职旅行的夏天,在决定放开过去的瞬间,上天送来了一份意想不到的礼物。

她怔怔地盯着他,空气中的喜悦不断上涌,脑中一片空白。忘记了该说些什么、干些什么,忘记了自己身处何地。

那是多么美丽的一双眸子啊!如海水般湛蓝,如天空般清澈。干净温暖的蓝色底处倒映着月亮的光华。

时光开始倒退,人生之河开始逆流。

意识朦胧中,我仿佛回到了二十年前,那个初遇他的下午。

那日的天空澄澈得近乎透明,他站在天空底下,微笑地向我伸出手,轻声道:“不许哭。以后……我做你的朋友。”干净温暖的眸子里,洋溢着蓝天的温暖祥和。阳光洒在他的后背,缝着补丁的白色布衣折射出点点金光,仿佛一对金色的翅膀,在他的身后尽情闪耀。

时光飞逝,时光飞逝。

二十载匆匆流逝。

二十年过去了,当年那个傻傻笨笨的小女生已经成长为懂得生存艰辛的成年女孩;而他呢,那个在月光下咧嘴傻笑的布衣少年,他的人生,又发生过怎样翻天覆地的变化?

艾简的思绪太过复杂,以致她没有发现对方的异样。

男子回望的眸光非常平静,就像看着一个完全陌生的人。

几秒钟后。男子移开视线,面无表情地走进了那间半敞的咖啡屋中。

“Gin Tonic ,please.”纯正流利的英式英语从屋内传出,声音低沉悦耳。

源自心底的呼唤不断地膨胀、扩大。

是他吗,是他吗,真的……是他吗?

是他,是他,一定是他。一定。一定。

疑惑,肯定。疑惑,肯定!

……

艾简的手不由自主挣开了小雨的束缚,整个人无法自控地往室内走。

“小艾,你去哪儿呢?”

咚――砰――啪啦――

大概是步伐太过凌乱,脚下的椅子纷纷被撞倒,在小小的咖啡馆引起了一阵骚乱。

周围人纷纷望过来,眸露惊讶:长发姑娘的手臂绕过男子的后背紧紧搂着他。

砰、砰、砰。

艾简心跳得飞快。

陌生人突出其来的亲密动作让简逸凡皱了皱眉头。他一根根掰开了女孩的手指, 如海水般湛蓝的眸子,透着冷冰冰的鄙夷与厌恶。

鄙夷?厌恶?

艾简蓦然回过神来,快速松开了手,脸从耳根红到了脖子,恨不得马上找个地洞钻进去,永远不要出来。

所有人的视线齐齐扫向两人的方向。

惊讶,疑惑,好奇,不解。

原本喧嚣的咖啡馆内,此时竟没有一个人说话。

几乎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

气氛,安静得近乎诡异。

简逸凡冷冷地望着她,眼神毫无温度。随后他回过头,继续喝着他手中的鸡尾酒。仿佛刚才那一幕不曾发生过。仿佛这个人不曾存在过。

艾简被晾在他的身后,不知所措。

应该说些什么?应该干些什么?应该怎么做,才能结束这种尴尬?

屋子里的众人,依旧看戏般盯着她。

咖啡馆内的柔美音乐,遮掩不了旁观者窃窃私语的声音。

艾简听不清他们在说些什么,却也慢慢地回过味来。

艾简做梦也没有想到,再次相见,会是在如此尴尬的场景中:在流浪100天的纪念日,在决定放手的瞬间,在即将开始新的人生之时。我却遇见了你,苏简。可是,你为何会如此冷漠?能不能请你回过头,告诉我究竟发生了什么?

艾简僵硬在原地,情绪复杂。

小雨跑进来,善意询问:“小艾,你怎么了?”

艾简沉默着,眼神不自觉飘向不远处的男子。

“这是您的房间钥匙。”简逸凡从老板手中接过钥匙,弯腰拎起背包朝门外走。刹那间,莫名的勇气让她推开小雨,一把揪住了他的手臂。

他回头,眸光不解,冰冷。

“你……不记得我了?”艾简的声音在颤抖。

“我不认识你。”简逸凡迅速做出了回应,低沉的、陌生的声音。

“我……你……”一时间,她有些语无伦次,竟然紧张地说不出话来,只是狠命揪着他的胳膊。

“这位女士,”他皱了皱眉,审视地盯着我:“你想干什么?”

“我……我……我……”内心有千言万语,可喉咙里却一句话都挤不出来。她难过地想哭。

“放手。”他平静地吐出了两个字。

没有松手。她害怕一松手,十年前的那一幕,又将重演。

他逐渐不耐烦,伸手挑开她的手指,一根又一根,快速又决绝。然后他转过身,单肩扛着那个硕大无比的背包,一步一步走向楼梯口,走出了她的视线……

>>>点此阅读《嗨冰山,我喜欢你》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