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文学
经典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重生之80小农民最新章节 重生之80小农民免费阅读

小说:重生之80小农民

小说:都市

作者:陈小承

简介:也许是上天眷顾,让陈三重活一世,回到那个陌生而又熟悉的年代,是跟随命运再苟活一世,还是奋起抗争峥嵘岁月,客官且看三娃儿如何一步步成为浪儿带飞……啊……呸,是弄潮儿,带飞……

角色:陈三,陈国荣

重生之80小农民

《重生之80小农民》第3章 一次由翔发起的重生2免费阅读

很快在有心人的拐带下,竟学起了赌博,越赌越大,没钱就找哥哥要,反正哥哥有的是钱。

起初陈三并没有怀疑,只当是弟弟刚进城玩心重,一个孩子么,能有什么坏心思呢。

直到有一天,因为一批货出了问题,陈三正在办公室开会发飙,突然一群壮汉带着被打的浑身是伤陈铿戈闯进办公室。

告诉陈三,他弟弟赌博欠了他们200多万,白纸黑字必须还钱。

生意上的长期亏损已经让陈三心力交瘁,一听到自己的弟弟在外面赌博还欠下200多万的巨款,陈三眼前一黑倒了下去。

身体,家庭,事业的三重折磨,彻底压垮了陈三,他父母听到这个消息也是一病不起,没过多久就病逝了。

陈三为了替弟弟还债,不顾妻子的极力反对,卖掉所有的产业,包括村里的那栋别墅。妻子一怒之下带着孩子回了娘家。

这一走就再也没有回来过,来的只是一纸离婚协议。

从此陈三一败涂地,没了往日的风光。

心灰意冷的陈三安顿好弟弟陈铿戈后,便独自一人来到了c市,打起了临时工,混口饭吃,这一混就是20年。

在他身上再也看不到往日的风光,有的只是满脸的油腻,不修边幅,木讷浑浊的双眼……

躺在床上的陈三随着梦里的画面,时而欣喜若狂,咧嘴大笑。时而悲痛欲绝,号啕大哭。

不知道过了多久,满脸泪痕的陈三慢慢的没有了动作,呼噜声渐渐变小,到最后竟是连呼吸也都停了。

那饱经沧桑的脸也瞬间舒展,微微上扬的嘴角,仿佛让我们又看到了小时候的陈三,和那张青涩中带点倔强稚嫩脸蛋儿。

也许这才是他陈三一直在等待的这一刻。

1981年正月25,东部县5大队陈家湾,天刚麻麻亮,邻居任婆家的鸡已经飞上枝头,疯狂打鸣,真的是担心叫不醒床上的人。

不知道谁家养的狗受了什么惊吓,狂吠不止,叫声回荡山间。

此时陈三家的瓦房上飘起了袅袅炊烟,灶屋里陈三的母亲王月英正坐在灶台旁,娴熟的往火膛里添着柴,锅里正熬着黄黄的玉米搅团。

“国荣,快点喊三娃儿和美丽起来吃饭,莫一会上学迟到了。”

母亲王月英朝门外的陈三父亲陈国荣大声喊着。

“两个懒鬼,快点给老子滚起来,吃了搞快点去上学。”

父亲陈国荣放下背上装满红召(红薯)的背篓,快速走向灶屋旁的卧房,边走边嚷。

陈三家的瓦房是父亲陈国荣结婚时,爷爷陈祖旺给盖的新房,为了盖这结婚的新房,也是曲曲折折,咱们以后再说。

瓦房不大一共只有四间房,一间堂屋,两间卧房,一间灶屋带着猪圈,还有一个不太大铺满青石板的院子,院子的一角放着一个石磨,屋檐底下整齐的码着柴火。

虽然房子不大,但收拾的很干净,屋旁有一块小菜地,里面种着几棵橘树,还有一棵桂花树。

两间卧房是个套房,分里外两间,三的父母带着刚满一岁弟弟和刚上小学的妹妹睡里屋,陈三一个人睡在外屋,床就挨着大门摆着。

那会的人没那么多讲究,也没什么隐私的概念,更何况陈三这种毛都没长齐得孩子,能有个地方睡就不错了。

“搞快点起来吃饭,莫挨(别磨叽)。”

陈三父亲的声音有些不耐烦了。

“听到了,老汉儿莫喊了,我起来了。”

妹妹陈美丽的声音从里屋响起。

“三娃儿,没听到撒,快起来。”

父亲陈国荣,一边说着,一边朝陈三屁股上甩过去一巴掌。

“㕷”

还在做梦回忆过去的陈三突然感觉屁股被人猛的拍了一下。

“草,谁tm打我!”

陈三的话音还未落。啪的一声屁股上又挨一下。

“你要草哪个,你给老子皮又松了撒。”

“这梦做的这么清晰的吗?疼痛感都这么强烈?”

陈三狐疑着睁开挂着眼屎的眼睛,仔细一瞧。

“老汉儿,你咋个变年轻了?我这是在做梦吗?”

看见父亲站在自己面前,还是年轻时候的样子,陈三的心里有些激动但更加纳闷,来不及思虑更多,只听父亲陈国荣继续说道。

“你怕是在白日做梦哦,搞快点起来,吃了饭带你着妹妹去上学,莫迟到了。”

听见儿子说自己年轻,以为他是害怕挨打说些好听的话,父亲陈国荣也没在意,说完便进到里屋监督妹妹陈美丽起床。

陈三这才慢慢回过神,观察起四周来。

“这……这不是老屋吗?难道我这是重生了?”

说着想自己,小手小脚小肚子应该是重生了。

“也不知道是重生到哪一年了,看自己的样子应该是十几岁吧,既然上天再给我一次重来的机会,那么一切都有机会改变,就先从还不会走路的坑哥弟弟陈铿戈开始吧,一切都还来得及。”

“快点吃饭了,饭都端到桌子上了,是不是还要我给你们喂?!”

母亲在堂屋喊到。

“来了,妈!”

陈三按压下激动的心情,从床上爬起来。

“哎呦呵,什么情况怎么感觉这么虚弱,腿酸软无力,菊花还一阵一阵的刺痛,唉不管了,先起来吧。”

陈三心里琢磨着,手上可没闲着迅速穿好衣服,再墨迹一会真得挨顿揍。

来到堂屋,看见母亲背上绑着还在熟睡的弟弟(以为了方便干活,妇女一般回把不会走路的小孩用一根绳子绑在背上),正站在桌边收拾碗筷,依旧还是那道瘦小的身影,为孩子操劳了一辈子,福都没享几天,人就没了,想到此处陈三鼻头一酸,眼眶不禁升起一丝雾气……

“站在那里做撒子,赶快过来吃饭,对了,你还拉不拉稀,要是还拉,就给你些钱,放学回来买点药吃。”

“拉肚子?哦……好些了,那个,应该没得事了。”

陈三嘴上支支吾吾的应着母亲的问话,一边坐下喝起搅团来,脑子也没闲着,迅速回想小时候的事情,饭都快吃饭了,才约么想起来。

15岁的时候有一天跟着幺爸上城里买猪仔,肉吃多了,拉了一天稀,怪不得浑身没力,菊花火辣辣的疼。

>>>点此阅读《重生之80小农民》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