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文学
经典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霜儿,悦霜儿小说《医品庶女:偏执王上心尖宠》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医品庶女:偏执王上心尖宠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三三酒

简介:她悦岺衣明明是一个千金小姐,却是国公府最不受宠的庶女,双亲被害,后母不当人,但是她却遇到为她倾心的世青许,霸道偏执的世栩楠,宫里的小太医齐笙……在一路的险境明争暗斗中,走上了医后巅峰。

角色:霜儿,悦霜儿

医品庶女:偏执王上心尖宠

《医品庶女:偏执王上心尖宠》第3章 她不像是品行不端免费阅读

悦岺衣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了,动了动身子,腰身巨痛,是昨天摔在船上的地方痛,悦岺衣瘫在床上,揉着腰身,想起昨天发生的事情有点焦虑,昨天一波三折,差点死掉。

锦铉王家的船为何会突然撞上国公府的船,按理说锦铉王家一向稳重,大概是有什么突发急事吧,也许大概跟刺客有关。

悦岺衣摸了摸胸前的口袋,摸出一方黑帕子。

这个帕子是昨天那个刺客的面罩,被悦岺衣扯下,头也不回的跑掉了。

方帕很厚,但面料不凡,让悦岺衣皱了皱眉的是上面绣着的小云龙纹,一只小青龙盘旋在云里。

龙纹,皇室之人才可以有的绣样。

青龙,不是黑龙,应该是皇子。

难道,那个俊俏的刺客是皇上哪位皇子派的人?还是说那个人就是皇子?

悦岺衣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摇了摇头,便把帕子放到了床头的秘盒里。

午后,国公府来了办案的大臣问候了国公夫人,许是没有头绪又走了,好在没有人看到刺客逃走的方向便也没有人注意悦岺衣。

傍晚,悦霜儿来了后亭院,见院内养的蜈蚣笼大叫。

蜈蚣是一种药材,制干可入药。

悦岺衣闻声从屋里出来,抬眼看了看惊慌失措的悦霜儿:“怎么了,有什么事吗?”

悦霜儿仰起脸,娇气的声音毫不逊色她母亲的跋扈,\”大哥听说你昨天受伤了,让我来给我送药。\”

说罢,悦霜儿的侍女端着一个小盒子走上前。

悦岺衣应了一声,吩咐小枝收下。

小枝刚要上前却被悦霜儿喝止。

“本小姐亲自给你来送药,你自然要亲自,跪着接受。”

悦霜儿尖酸刻薄的言语跟她的包子脸无辜的大眼睛丝毫不搭,当然这也是国公夫人教出的女儿。

“大小姐这是什么无理取闹的要求,二小姐也是千金之躯。”小枝心直口快的脱口这一句,说完便从侍女手里夺下药盒。

悦岺衣脸色冷着,并没有说什么反驳的话,也纵着小枝这么干。

“果然狗都是随主人的,没礼节的狗也是没礼节的主人养出来的!”

悦霜儿上前一挥手打了小枝一巴掌。

小手印印在小枝脸上,悦霜儿冷笑一声,“妹妹管教不好的狗就让我来替你管教。”

悦岺衣吸了一口凉气,上前一步,扬起手,一巴掌落在悦霜儿的脸上:“还轮不到你来教训小枝。”

悦霜儿本身柔弱,悦岺衣力气还是有些,悦霜儿被抡的撞倒了蜈蚣笼。

“啊!”悦霜儿吓得发出尖叫,张惶失措的爬起跑出这四方之地。

“你!你!居然敢打我?”悦霜儿站在门外指着悦岺衣,恶狠狠地委屈的道:“我!我去告诉母亲!”

说罢,悦霜儿一众人等离去,小枝揉着被打的脸低声喃了声“小姐…”。

小枝对她来说就像是亲妹妹,母亲还在的时候只有小枝陪伴在左右,从小一起长大的姐妹。

悦岺衣自然是咽不下这口气,回了一个巴掌给悦霜儿。

悦霜儿这一告状自然是少不了悦岺衣的苦头吃。

晚饭时,国公夫人取消了后亭院的用餐,并命人让悦岺衣罚跪在前院门夫子石像前。

夜晚稍稍有点冷清,安静的国公府传来几声鸟鸣,今晚国公府的人都还在宫里,不然国公夫人也不能明目张胆的罚跪悦岺衣。

国公府门前,一辆华丽的马车停了下来,从上面下来一位青衣翩翩的男子。

国公府随即传来一声通报,“锦铉王之子,世青许登门拜访。”

悦岺衣跪在前院,还有1个时辰便跪完了,肚子里空空的,脸色也不是很好。

大门打开,一青衣男子进入,映入悦岺衣的眼中。

这人?世青许?他怎么来国公府了?

世青许进了前院自然也注意到了石像前跪着的悦岺衣。

看见那张俊俏的脸色白白的脸,这不是那日所救的怀中女子。

世青许很少留恋烟花之地,就连女子的手也没牵过,那一错乱之拥,可让世青许回去想了好久。

原来女子的身体是这么柔软。

世青许看着悦岺衣跪的发紧的双膝,微微动了动唇正想说什么却被前厅来的人请走。

悦岺衣淡淡看了他一眼,心里有点怨气,要不是他的船,她怎么会今天带着腰疼跪在这里。

“拜见国公夫人,昨日是我们锦铉王家的不对,今日特此带了南阳的松石木来表歉意。”

世青许说话的声音方方正正,行过礼后,小厮抬了块松石木放在了前厅。

“不打紧的,锦铉王家有礼了,谢过了。”

国公夫人面带微笑,一副慈和的样子,她命人泡了茶给世青许。

“世公子竟这般有礼,登门前来道歉!小女子甚是敬佩!”

悦霜儿清脆娇气的声音传来,悦霜儿走了进来,向世青许公子行了个礼。

在厢院里,听说世青许来了,悦霜儿欢心的赶紧跑了过来。

“这位是?”世青许有些尴尬。

“这位是我的女儿,悦霜儿。”国公夫人笑了笑道,有点不满的瞅了一眼悦霜儿,这丫头灌的越发嚣张了。

悦霜儿嘟嘟了嘟嘴道:“母亲,我本是来看看妹妹有没有偷懒,谁知竟碰见世公子来了,这才进来行礼。”

母亲当然知道女儿的小心思,哪里是来看那悦岺衣的,分明是爱幕世青许。

妹妹有没有偷懒?哦?那看来院里跪着的是这家的二小姐了。

世青许抬眼看了看院外跪着的那抹小小的影子,有点疑惑,这样温婉的女子犯了什么大错至于这样罚跪。

“奥,公子,那前院跪着的是我家二小姐,以下犯上,品行不好,要不然也不能让她跪在那里思过,让世公子见笑了。”

国公夫人笑了笑,仿佛一副慈母的样子。

品行不好?那次怀里的女子,柔弱的像小猫一样,怎么会?

世青许到底是在锦铉王府里长大的,也知道些家宅内斗的。

“这还特地是来看望看望二小姐的,昨夜她应该在我船上受伤了。”世青许微微一笑,“受伤的人不易久跪,不如夫人看在我的面子上让二小姐起来吧。”

国公夫人嘴角一搐,正要说什么,悦霜儿抢言道:“那不行,我这妹妹坏的狠,可不能这么轻易地饶了她!”

国公夫人呵斥了一声:“霜儿不得无理!”

随即国公夫人又面带微笑的回应世青许:“公子说的是,那就这次免了二小姐的跪罚。”

前厅来了个侍女,叫起了悦岺衣。

悦岺衣被小枝扶了起来,悦岺衣揉了揉腰和膝盖往前厅走去。

进了前厅,悦岺衣看到世青许在座,国公夫人假笑着命人给悦岺衣赐了坐。

“小女悦岺衣见过世公子。”

女声温婉清淑,像是春天的百灵鸟一样。

悦岺衣。

这三个字像是沁人心脾的春茶在心头萦绕。

世青许怔了一下,“二小姐无须多礼。”

悦岺衣在一旁坐着,喝了口夫人赏的茶,被苦的呛了一口。

世青许放下与国公夫人的话头,颔首瞧了瞧悦岺衣。

悦岺衣神色有些不悦,热茶苦口,却不见得是好茶。

悦霜儿心急口快,冷哼一声娇声道:“别喝的那么着急,这么好的茶你也不会品的出来什么。”

好茶? 这么难喝?

悦岺衣没说什么,起身向国公夫人行了个礼,\”夫人,岺衣身子不适,先回去了。\”

“去吧”国公夫人点头,她正想想个什么由头把悦岺衣赶走,碍于世青许的面子上也不好说什么。

悦岺衣起身,轻轻的从世青许身边走过。

世青许见着眼前柔弱的女子,一言不发的走过身边,她身上带着好闻的药香气息。

世青许文人雅士,虽是奕朝城第一才子,平时却喜欢调香制香。

世青许见过太多女子喜欢佩戴俗气的胭脂水粉之气,却未闻过有女子身上笼罩着药草之香。

这种药草香气,沁人心脾,丝毫不像国公夫人所说的品行不端。

>>>点此阅读《医品庶女:偏执王上心尖宠》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