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文学
经典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穿书后,重生大佬雇我演戏最新章节 穿书后,重生大佬雇我演戏免费阅读

小说:穿书后,重生大佬雇我演戏

小说:

作者:山上萝卜青

简介:何田田莫名其妙地穿进了某男频年代文,从2021年被当作男人使的女社畜,成了困难时期,身娇体弱的小白花。
而且貌似刚穿过来,就该挂了。
一直活得循规蹈矩的何田田,对此困境束手无策,最终破罐子破摔,躺平看天,爱咋咋地。
穿书女遇重生男,阴差阳错成了挂名夫妻。
一个是绝望中抓住一根救命稻草,反正真挚唯美永恒的爱情,都是骗人的;一个是权当给父母送一个小宠物,逗二老开心,反正我绝不会真娶。
结果,啪啪打脸。

角色:林瑜景,梁道长

穿书后,重生大佬雇我演戏

《穿书后,重生大佬雇我演戏》第3章 公主身体丫环命免费阅读

躺在病床上的何田田,看着一手摸着下额长须,一手三指搭在她右手脉门上,喃喃自语的梁道长。

“唉,这脉象古怪,无胃、无神、无根,这是病邪深重, 元气衰竭,胃气已败的征象,明明是绝脉,这脉象中为什么又有隐隐的生机?这好好养着,也许还有一线生机……”

这要是放在穿书前,何田田铁定认为此人就是个骗子。

装得仙风道骨,却当着病人的面,开口先说你得了绝症,又说有一线生机,还什么都不说死,这不就是骗子惯用的套路吗?

但经历过穿书这种怪诞事,又知道按原书剧情,何田田此时已猝死后山。再对应此人所说,何田田对梁道长的摸脉本事,就一个字:服。

“药就没必要吃了,是药三分毒,你这身体经不起折腾,吃点有营养的食物,慢慢养着吧。早点休息,今晚别再瞎折腾,就住这吧。唉,公主身体丫环命……”

梁道长絮絮叨叨地起身离开,病房内的另两个男人,也紧随其后关门走人。

劳心劳力折腾了一天的何田田,精神早已不济,躺在铺垫着稻草的木床上,很快沉沉睡去。

出了病房的林瑜景,看着周围熟悉又陌生的景色,心中五味杂陈,脚步稍有停顿,随即又迫不及待地往家赶。

清晨,何田田是被饿醒的。

刚想起床觅食,一动全身肌肉像撕裂了一样,痛得她想死。

昨日劳动强度对于这具身体来说太过,现在全身肌肉都在抗议。

如果这时有一个男朋友,把可口的饭菜送到面前,喂给她吃……

想到这,何田田暗自琢磨,反正现实世界也没人会牵挂她,如果她真的回不去了,在这里找一个家境好,合眼缘的男人,来终结母胎单身,也不错。

那个林瑜景,公社大能人,家境不错,相貌气质佳,最主要的是身体棒。

想到这,何田田嘿嘿嘿地笑了起来。

谁知乐极生悲,心脏又开始一抽一抽地提醒她,那个能通宵加班码代码,自己修马桶、换车胎的女汉子,已是昨日黄花,她现在是身娇体弱的女知青。

这具身体娇弱到什么程度呀,梁道长昨晚才说过,不能太累、也不能太兴奋,忌讳大喜大悲,只能好吃好喝地养着。

反正就是身不能挑,肩不能扛,笑不露齿,语不高声,时刻注意就对了,否则随时死翘翘。

所以嘿嘿嘿,何田田以后想都甭想。

健康没了;她那么多年,把自己当男人使,辛辛苦苦攒下的七位数养老钱和一线城市里全款买下的小公寓,也一起没了。

而且她以前吃饭的本事,熟悉的位运算,原码、反码、补码在这里屁用都没有。

头上倒是多了一把达摩克斯之剑——剧情君。

原书中男主顾晏,因受何田田之死刺激,发誓一定要出人头地,获得足够力量,护住的任何他想护的人,这才正式拉开了跌宕起伏,精彩无限的人生序幕。

何田田总觉得,她这个书中用来刺激男主发奋图强的工具人,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剧情君迟早会拨乱反正,让她完成使命。

稍动,身下的稻草床垫就咯吱作响,又想到昨天累死累活挣的那点工分,连一日三餐的清水煮菜和杂粮都换不来,何田田对生活彻底没了盼头。

唉,就算剧情君不发威,她这样生无可恋的人,在这个世界也活不长。

呯,啪!

随着开门声一起响起的还有震天地怒吼,“谁,出来!”

何田田被这声音,惊得瞬间坐起,“哎呀!”强烈的疼痛把脑中乱七八糟的念头,一扫而空。

一个壮硕的妇人扭着头,对着身后的一群女人吼完,回首正好对上何田田痛得龇牙咧嘴的脸,面上闪过一丝心虚,“啊,何知青,我在找刚谁推我,我,那个,没吵着你休息吧,我们,我们就是想来看看你好些了没有?”

“没,我本就醒着呢。谢谢大伙关心,我已经好多了。”

门外的人,在前身记忆中都没出现过,何田田对她们是一个也不认识。本就不善于与人打交道的何田田,在回答完问话后就不知该说什么了。

沉默了一会,何田田看到她们堵在门口小声咬耳朵,无人离开,只好硬着头皮说道:“大家要不要进来,我全身不得劲,没办法起身迎。”

听到何田田这样说,有人说,“不了,我们就回去了,你多休息……”

“对,对,你休息,我们没事。就是想向你确认一下,昨天是林珍景抱你下山送进卫生所的吗?”

“是,”何田田点点头答道。

“那你昨天差点猝死,是林瑜景救了你,对吧?”

何田田很诧异,心想:她们特意跑到这问这些,干啥?不过,说昨天是林瑜景救了我,也许吧。

想到这何田田轻声说了一个“对。”

“听到何知青的回答了吧,我说的可全是真的。林瑜景,就是有本事,文武双全,不论是上山打猎,还是田间救美……”

何田田心想,难道这是遇到林瑜景的姑姑婶婶粉啦?想到那三公里的公主抱,这男友力爆棚的帅哥,有中年妇女粉他,理解理解……

“对了,林瑜景是怎么救治你的,是不是像县医院的宣传画上那样,”站在最前面的壮硕妇人,指着自己鼓当当、颤巍巍的两乳之间问道:“手放在这里死劲地压,还嘴贴着嘴地吹气……”

“啊?不是、不是,没有,完全没有,”何田田听到这,慌忙打断,一口否认,“我又没心脏骤停,根本不需做心脏按压复苏术和人工呼吸……”

“不需,还做?哦,我们知道,这又搂、又压、又亲的,都是治病需要,你放心,我们不会瞎传的。”

“不是的,林瑜景啥救治都没做,他就是把我送到了卫生所……”

“是的,是的,何知青,你别急,你身体不好。你们是为了治病,这种救治的方法,大医院的人才会教,我们知道。再说,你们是单身男女,就算真有点出轨行为,只要随后把结婚手续办了,一家人办事早点晚点没关系……”

“不是,我和林瑜景之间,没有任何出轨行为。我们之间清清白白,我病了,他送我就医,就这么简单……”

农村三姑六婆的嘴巴有多可怕,何田田不用想都知道。不把这事解释清楚,公社里的唾沫星子就能淹死她。

“你说没有,就没有。咱们乡里乡亲的,这又是人民内部的小问题,好说,都好说……”

何田田极力想解释清楚,奈何对方根本不信。

再加上她现在这具破身体,急不得、吼不得,搞得她好比手中豆腐掉灰堆,完全束手无策。

“都围在这里干什么?这里是病房。怎么,秋收刚完,就闲得无聊了?”

堵门的妇女们,回头看到喝问的人,正是林瑜景的老妈,公社前妇女主任李翠芳同志,都讪笑着说,“我们就是来看看何知青,这就走,这就走,”话音刚落,一个二个溜了个精光。

门外一个收拾得利利索索,大约六十岁左右,提着一个盖着白毛巾藤篮的大娘,出现在了何田田的视线中。

随着她走进病房,空气中泛起了一丝麻油的清香。

何田田耸了耸秀气的鼻子,真的是麻油香,这味道让饥肠辘辘的何田田瞬间红了眼眶。

>>>点此阅读《穿书后,重生大佬雇我演戏》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