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文学
经典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山海有兽最新章节 山海有兽免费阅读

小说:山海有兽

小说:

作者:泷修

简介:《山海经》所描绘的奇珍异兽,大部分在净世之后逐渐消失,但其中一些上古之兽身在冥界,逃过净世之劫,后经忘川转世为人。“来,为师用前尘之术看看你们曾经为何方神圣”“嗯,不错,你曾经是条龙”“你也不错,曾经是个凤”唐宏庆你躲在桌子底下干啥?过来,让我看看“咦……宏庆啊……刚刚为师留在茅房里的“奥利给”你趁热去处理了吧”

角色:唐宏庆,林雪梅

山海有兽

《山海有兽》第二章 可怜的牛愤免费阅读

唐家堡南郊上空 如唐林所见 一紫一青两人正激烈的打斗。

“无圣主,你玄武圣堂为了脱离封灵神殿,为何要如此施为,陷万物生灵涂炭。”紫色光华童颜鹤发男子说道

另一人状如猿猴,白头青身,遍身鱼鳞花纹,手拿一柄寒光钢叉,他大笑道:“哈哈哈……雷霄,其实你心中肚明,若不如此,我堂门众又怎能逃脱封灵神殿的魔掌”。

“无圣主,尊上已交代,任由玄武堂门众离去,但你却在此残害生灵,罪不可赦”雷霄怒道

“雷霄,想不到汝等区区一介凡人,竟有如此神通。可惜却成为了那老家伙的打手”。

“惩处邪恶本是我律门分内之事,当你布下这江海之术时就应该想到会与我有此一战 ”紫光男子正义凛然,周身紫色华光大胜,与此同时,光华中传来“滋滋嗡嗡”电磁的声响。

“ 哈哈哈……现在你我脚下已布满江水,江水中皆为凡人,你引以为傲的雷法又将如何施展”鱼鳞男子大笑道。

“不错,江海之下,雷法不可任意施为,这点我岂会不知。”雷霄将手中蓝色仙剑插回剑鞘,接着说道:“但净世已有万年,看来不仅天地间的灵气衰竭,无圣主的灵法也大不如从前了”随即雷霄手点指间九宫,默念咒语:

“乾-坤-巽-艮-震—乾-离-坎……雷法—雷之域”

随着紫光男九宫字诀一个个从口中蹦出,在两人上下以及四方骤然间亮起八道紫蓝色符咒,这些符咒相互呼应,以符咒为点射出万道蓝紫色光线,道道光线相互交织,形成六个紫色光面,瞬间闭合成一个密闭结界,把两人封闭在深紫色结界之中。

鱼鳞男子看到遍布天罡之气的雷法结界,他用手指稍一触碰,立马传来重重的雷击,疼痛、麻痹、从指间闻到一股烧焦气味。

鱼鳞男一脸的惊讶:“原来你我斗法之时,你已悄无声息的布下符咒,难怪那老家伙一只不敢动你,你确实有些手段”。

“无圣主,我劝你还是撤去这江海之术,同我面见尊主领罪,若你伤了无辜凡人性命,我会将你堕入万劫不复之地”

鱼鳞男撤去战斗架势:“雷霄,你还是小看我了,世间万法,还鲜有困我之术,再见了”

“秘法—水润决”鱼鳞男言罢化成一滩黑水,慢慢的渗入紫色结界中,消失不见。

雷霄收回雷法结界,望着一滩黑水流入脚下江水中,轻叹一口气:

“无支祁,但愿放走你是对的”

水中村民还在惊慌失措的往仿山方向游走,忽然有人大喊“水退了,水退了”

洪水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退去。

紫光男子立于空中,看着逐渐退去的洪水,对着天空中紫色的月亮说道:

“雷灵,我们回去吧。”

紫色月光渐渐缩小变暗,缩成一个黑色小球,球顶部有个紫色小冠,这小黑球上有个紫黑色的眼睛,圆溜溜的双眼下面张椭圆形的小嘴巴,小口微启,漏出了乌七八黑的口腔,黑球后背有个蓝色雷电图案,闪着若隐若现的蓝色光芒。模样倒像一个倒置的黑石榴。

它无精打采的围着紫光男子转了一圈。

“嘀咕……嘀咕……”嘀咕着听不懂的言语

“累了?下次风雷之日为你充灵”随后紫光男子祭出一张淡黄色符咒,消失在夜空中。

***

一月之后,洪水虽然退去,但百姓望眼欲穿的白面馒头还是打了水漂,开始倒也能在积水坑,或是水池子里中捞几个水货塞塞牙缝,但没过几天,积水、水池子愣是被灾民捯饬成纯净水,清澈见底。

唐宏庆家更是不好过,自从林雪梅呛了水,得了肺痨,至今病倒在床,唐宏庆看着病在床的林雪梅,心急如焚,这家里几日不曾生火,米缸比他的脸都干净,家里耗子都是皮包骨头逃走的,没有吃的,还能把病给饿死?

唐宏庆听说陶县富户家里有粮食,而且粮满仓!他心里计较了一番,打算去陶县盗些粮食!

走时叮嘱便唐林:“爹要去陶县弄些吃的,你照顾好你娘亲”

唐林一听,要去陶县找吃的,顿时口中生津,两眼放光,哭闹着要跟着去。

但这种事情哪能带一孩子,见唐林哭闹不止,唐宏庆狠心揍了唐林几下,手却被唐林身上的骨头隔得生疼。见唐林哭着跑进屋里,他赶紧拿了挂在屋檐下的破布口袋,锁上院门,奔陶县而去。

林雪梅连咳带喘的哄了哄哭闹的唐林,她便昏昏沉沉的睡去。

唐林可坐不住,也睡不着,肚子翻江倒海的叽咕,心里猜想着他爹会给他带来什么好吃的?越想、越饿、越难受!最后他实在安耐不住,便从院中东墙一狗洞钻了出去,朝着陶县的方向去了

***

唐宏庆到了陶县,寻得一富户,他爬上墙头,见院中无人,翻墙跳下,不料墙根下有只肥头黄狗正趴在墙根呼呼大睡,被从天而降的唐宏庆一脚踩了狗头。

这唐宏庆刚觉得脚下一软。

“唔嗷嗷…唔嗷嗷嗷”顿时传来黄狗斯蹦乱叫。不时引来了院中的家丁,三下五除二把唐宏庆给绑了起来。

富户王员外小舅子牛愤正在其家中寄宿,听得家丁说抓了一个蟊贼,便怒气冲冲,咬牙切齿,嘟囔着要把贼人碎尸万段。

牛愤之所以这么痛恨蟊贼,是因为牛愤前俩个月,家中突然闯入一伙强盗,家中细软财物被洗劫一空。强盗杀了两名家丁后,其余家中丁望风而逃,强盗见牛愤之妻颇有姿色,便见色起意,牛愤在贼人凌辱其妻之际,他得以脱身,跑了出来,这怂货却因吓得腿软,忘了报官。后来其妻不忍其辱,吊死在房梁,牛愤再也不敢回家,便寻了他姐夫。

牛愤自从在他姐夫家住下之后,天天以泪洗面,终日闭门不出,不过佣人送来吃食,倒是也能吃的干净。后其姐劝他回去处理亡妻丧事,他泪如雨下,痛哭流涕着说道:

“亡妻与我本是比翼之鸟,如今剩我孤单一人,怕见了亡妻,内心愧痛,不忍独活……”

他姐看弟如此悲痛,怕断了牛家香火,花钱请人处理了一下,牛愤心安理得在这住下,也不思回家。今见府上抓了一个贼人,他第一时间拎了一个棒槌,咬牙切齿,吼着要为亡妻报仇,带了四名家丁,把唐宏庆拖到陶县南郊,捆于树上,提起棒槌照着唐宏庆一通狠打。

“快说,你们抢我的钱都藏哪了?”牛愤歇斯底里喊道

“什么钱,我从未拿人财物……”唐宏庆只不过想盗些粮食,财物不知所然。

“呦,嘴硬是吧,今天看你是嘴硬,还是我这棒槌硬”牛愤多日以来的积怨,终于有了发泄之处,他如饿狗扑食,下手极狠。

唐宏庆被牛愤打的疼的撕心裂肺,他禁不住的拼命挣扎,忽的,他觉得猛然身体一轻,从身体里飘了出来,飘到枝头,他俯视而下,看到了那被捆在树上的身肉体。牛愤还在一下一下的敲打他,牛愤如疯狗般的嘶吼:

“我叫你不说,我叫你嘴硬,我叫你抢我钱……”

此时棍棒敲打在唐宏庆身上,他已感不到任何痛楚,但在心头有一种极其莫名的失落,好像丢了什么重要的东西,使他放心不下。

唐宏庆心中猛地一痛:我这一死,雪梅跟唐林怎么办呐,娘俩还等着我给他们弄吃的呢。这如何是好。

牛愤身材臃肿,乍看还以为有膀子力气,实际身体虚的很,要不是有股子心气顶着,估计也就两三棍子的买卖,破天荒的打了唐宏庆二十几下,最后棒槌都拿不住,脱了手,一腚蹲在地上。

家丁上前查验唐宏庆呼吸,发现已经断气,告知瘫坐在地上的牛愤,牛愤听了一喘一笑,但气有点供不上,弄得面红耳赤,那也不妨碍他说道:

“哈…哈…哈…阿花啊,你……看到了吗,牛哥……终于……终于给你报仇了”。

忽然,唐宏庆身旁出现一团青紫色气体,气体极速流动,渐渐浮现出一个青色人形轮廓,随着气体加速流动,轮廓越来越清晰,最后紫色气体消失,一白衣男子出现在唐宏庆眼前。

这男子眉须俱白,中等身材,皮肤白皙,深蓝色的双瞳,显得深沉睿智。英俊的脸庞透着一丝严峻,眉间有个蓝色龙形印记,他背着一把青白色七星宝剑,剑身上泛着紫色灵光。凭空而立,宛若仙人。

肥猪般的黄狗看到白衣男子,它卖命的朝他狂吠,四周家丁,牛愤听得狗叫,顺着狗吠方向看,透过树梢,蔚蓝的天空中,只见得几只乌鸦“哇哇”乱叫的飞过。

众人对飘在半空中的白衣男子和唐宏庆竟是不见!

牛愤拎起棒槌就朝黄狗扔去:

“滚,瞎叫唤什么”

“呜嗷嗷嗷……”棒槌准确无误的砸中了狗嘴,打掉了一颗尖牙,狗血直流,呻吟着跑开了。

白衣男子盯着脚下的牛愤,伸手指着树上唐宏庆的尸体,说道:

“那个,借用一下。”

不等唐宏庆回神,白衣男子持右手放于唇前,低声念道:

“浮生若梦,梦如真境,心有所恶,万劫不复。”白衣男子念完对着牛愤一指。

“镜魄之术,去”

“阿花你看到了吗,牛愤哥今天终于替你……”

还在仰天大呼的牛愤言语嘎然而止,转而一脸的恐惧,俩眼珠子蹬的滚圆。浑身哆嗦。

唐宏庆觉得有些惊异,白衣男子背对着他道

:“你也想看?”

还没等到唐宏庆答话,白衣男子用食指对他轻轻一点,低声念道:

“镜魄之术,连”

唐宏庆低头看到脚下,他那五花大绑的的尸体竟开始晃动,鲜血淋漓,面目狰狞,两眼上翻,只露眼白,模样极为恐怖,同时,唐宏庆口中却传来一女子阴冷的声音:

“牛…愤…你枉杀好人,还说为我报仇,真是无耻至极,咯…咯…咯。”

瘫坐在地上的牛愤听得这阴冷的笑声,一股惊悚直抵骨髓,全身吓得已经没了骨头,浑身哆嗦,裤裆处尿湿了一大片,恐惧的盯着唐宏庆的尸体,而他的双目瞳孔上,有一个披头散发,鲜血淋漓的女子!

奇怪的是,四周的家丁,所见的还是如常一样,也听不到女子的声音。

不过,他们倒是能看到瑟瑟发抖的牛愤,面目惶恐,裤裆处尿水横流。不禁低声窃语:平日里嚣张的牛大人,竟被一个死人吓尿了,真窝囊。

在牛愤眼中,那女子阴气森森道:“牛郎啊,我这模样好看吗,你那天头也不回,急匆匆的逃跑背影,真是潇洒,让我此生难忘啊。”

说着,这女子血红的舌头伸了出来,那舌头如长蛇般,蜿蜒而下,片刻爬到了牛愤的身上,紧紧勒住了他的脖子。

此时牛愤已经魂不附体,脸色铁青,双眼通红,他使劲的用左手撕扯缠在脖子上的舌头,张口要喊一旁的家丁,可他口里却发不出一点声音。

更可怕的是他望见四名家丁也变成了女鬼,面目阴森,七窍流血,伸着一双双白森森的骨头爪子在他身上乱戳,身上被戳的千疮百孔,血流不止,不多时,牛愤瞳孔扩散,脸色徒然变成死灰,没了呼吸。

而在家丁眼中看到的是牛大人一脸惊恐,他左手掐着自己的脖子不肯松手,脸色血红,眼珠子快要被自己掐出来,四人忙上前阻止,任凭四人怎么使力,怎么也掰不开牛愤掐在自己脖子上的手。不一会,牛愤被自己掐的双目血流不止,气绝身亡。

四人虽然看不见恐怖场景,但是见其诡异之事,经过一番脑补,顿觉头皮发麻,汗毛倒竖,争先恐后的跑着报知家主去了。

随后白衣男子右手掌向外一翻,唤出一身穿红纱女子,这女子相貌相当俊俏,她含泪而拜:

“谢过大仙”

“现在你心中执念已了,去吧。”白衣男子言罢,右手轻轻一挥,女子便消失不见。

>>>点此阅读《山海有兽》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