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文学
经典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求陶钰,陶苏小说免费资源 书名名叫医绝天下:小弟个个是皇帝在哪看

小说:医绝天下:小弟个个是皇帝

小说:

作者:天狗月炎

简介:父母冤死,陶苏和幼弟被逐出家族,适逢楚国战乱,陶苏带着幼弟一路逃生,顺便捡了几个小弟,多年后,小弟们一个比一个能耐,陶苏表示:大姐我压力很大!

角色:陶钰,陶苏

医绝天下:小弟个个是皇帝

《医绝天下:小弟个个是皇帝》第三章 卖子求荣免费阅读

冀州虽然位置颇偏,却是历史悠久,出过许多俊杰志士,城中建了许多纪念这些人的小庙。

只是时间一久,那些人消逝在时间长河之中,庙也多成了残壁断垣之处。

城东这个破庙离得陶府直线距离并不算太远,只是隔了一道城墙而已,小庙已经破损得连供奉的是谁都不知道,而且这里往外就是一片野狗猖獗的乱坟岗,被人视作不祥之地。

见陶苏带着弟弟拖着母亲尸身是往那个方向走,陶府跟着出来的人便回了头。

如此大雪,又是去的那个方向,只怕死得骨头都不剩。

*

将母亲身子拖进小庙,陶苏一点子力气都没了,直接瘫软在地上。

喘了两声,瞧见乖乖的跟在一边的陶钰被冻得脸色苍白,陶苏心里一惊,忙挣扎起身,将半塌的门关上,牵着陶钰到避风的墙角,让他坐好后,便将庙里的碎木枯枝等物收拢起来,从怀里掏出了火折子,小心的燃了一堆火起来。

火苗一点点燃起,热气从那悠悠的火苗上冒了出来。

抱着陶钰坐在了火边,一边将柴火添进去,陶苏摸了下陶钰的手,问道:“还冷嘛?”

“不冷。”

陶钰将身体依偎进陶苏的怀里,抬了头,懵懂的眼中只有对姐姐的依恋,轻声应了一声。

看着陶钰那精致漂亮得不似人类的脸上露出的全然信赖的神色,陶苏心里一暖,将他搂进了怀里。

从被流弹击中身死到穿到这个身体上已经有几个月,外形俊美才华横溢的父亲,娇美温柔的母亲,还有这个漂亮可爱的弟弟,一点点的温暖着自己那颗早已经冷化坚硬的心。

本以为这辈子可以幸福快乐的一家人在一起,结果却被害得家破人亡。

父亲今年高中了进士被授外地八品县丞,本是大喜之事,谁知道父亲回来接家眷之时,却被祖父陶子安一纸状纸告到了州府。

亲身父亲出首相告,知州连申辩机会都没有给父亲,就在州府大堂之上下令将父亲直接杖责致死。

虽然祖父对这个先头正经嫡妻生的嫡子一向不好,但是以前有祖母娘家和母亲娘家看着,面子上多少也还过得去。

而父亲娶亲之后亦是经常带着母亲家人在外面游学,这次是为了上京考试才将家人送回冀州,没有想到……

父亲一死,祖父便将姨娘蒋氏扶正,为了以别与嫡妻原来的夫人称呼,还让下人们都称她老太太。

而那蒋氏成了老太太后做的第一件事便是带了大批人马杀进大房院子,不光将她们赶至那偏僻小院囚禁起来,将大房里的下人发卖,还连同母亲的嫁妆一起,将大房所有财产都夺了去。

那个一向做小伏低的女人敢如此狠毒,只怕,祖母家里和母亲家里亦是不好……

*

父母双亡,身无分文,又是这样的冰寒天气。

那些人打的主意便是想让她们姐弟死在外面,说不定,还要对外说,是她们姐弟自己不孝,在此大喜的日子里非要出去。

便是死在外面,也是活该。

母亲……本是想用自己的命换她一命……

母亲最后一搏,原是想拼着自己一死,让蒋氏有所顾忌,毕竟,她亲生女儿嫁入的人家可是世代书香的名门顾家,如果蒋氏落下这样的名声,对她亲生女儿也不好。

可惜,母亲的那点希冀到底还是落了空……

那些人,连将亲生儿子送上死路的事都做得出来,又怎么会在乎名声!

是了,他们的名声也未受损,她们一房,可是已经被从陶家家谱里除名!

逐出家族,陶苏唇角掠过一丝冷笑,身为长房嫡子,就这么被逐出家族,连个为她们说话的人都没有,犹记得当初父亲中了进士刚回来之时,族中长辈可是亲热得很!

眼瞳微缩,陶苏手轻轻摸了一下怀里那薄薄的布包。

那是在蒋氏带人搜长房院子前,母亲藏起来的最后一点东西。

几张银票和一张地契。

祖母留给父亲的嫁妆和母亲带过来的嫁妆都极为丰厚,蒋氏看到那些金银首饰铺子田庄地契就已经红了眼,房子里都翻了个遍,便是连她们身上都被搜刮一空,却是没有想到母亲早早就藏在地砖缝里面的这薄薄几张纸。

这便是现在她们姐弟两唯一的去处了。

“小钰,以后,咱们就独自为家,我们陶家就只有父亲母亲和你我,那些人,那些人!”狠狠的咬了下唇,陶苏眼中带着八岁孩童根本不可能有的狠戾,轻声道:“我们必要让他们落入无间地狱!”

逐出族也好,至此以后,她和陶钰,便和陶家再无关系!

以后便是再怎么对付他们,也无人能道什么!

前世二十多年,再怎么危险她都没有怕过,那些人想就此让她们死在外头,那是做梦!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陶子安,陶蒋氏,你们且等着!

“姐姐……不哭……”

看着陶苏脸上那默默流淌下来的泪水,陶钰轻唤了一声,将自己的小手放在了陶苏的手心里,轻声道:“小钰会一直跟姐姐在一起。”

“嗯!”

将陶钰紧紧抱入怀里,陶苏将头埋进了他小小的肩头,哽咽无声。

你们且等着!

*

哭过一场,陶苏抬起头来,将眼泪一抹,转头看向了陶薄氏的身体。

父母恩爱,父亲除了母亲连一个妾都没有,想来,两人是想合葬在一起。

可是父亲出事之时,回到她们耳边也不过是一句被当堂杖毙,却没人说起过父亲尸身的下落……

心中正在思忖着怎么办,就听得破庙大门发出了吱呀一下,陶苏下意识的便将陶钰对身后一拉,警惕的瞪向了门口。

那些人,到底还是不愿意放过她们吗!

>>>点此阅读《医绝天下:小弟个个是皇帝》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