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文学
经典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叶白秋,土地奶奶小说《土地奶奶驾到》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土地奶奶驾到

小说:

作者:青铜葫芦

简介:张小勺是一名拥有土匪血统的女汉子。
还是一支电竞战队的队长。
在夺冠的庆功宴上被一股怪力掠走,莫名其妙地继承了土地奶奶之位。
从天而降的成神之路彻底颠覆了她对这个世界的认知。
福祸相依。
这条布满荆棘的路也让她和从小一起长大的伙伴踏上了不同的人生路道。
神仙未必快乐逍遥,面对未知的挑战她又该何去何从?

角色:叶白秋,土地奶奶

土地奶奶驾到

《土地奶奶驾到》第2章 咋还不醒酒呢?免费阅读

张小勺这一晚睡得非常踏实。

还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在梦里,她又回到了全国电竞大赛的决赛现场,面对最终战的BOSS和竞争对手大杀四方。

半梦半醒间,隐约听到一个稚童唱着童谣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跳山山,跳山山,

用力一跳过山山。

这山望着那山高,

那山望着这山峭。

不怕腿短跳不动,

脚下大山弹性好。

手抓稳,脚踩牢,

山顶风光最妖娆。

张小勺迷迷糊糊地嘀咕道:“这梦做得好好的,怎么突然换台了?”

结果眼睛刚睁开条缝,就看到一个巴掌大小的东西在自己胸部跳来跳去,玩得不亦乐乎。

“耗子!”

张小勺吓了一跳,顿时睡意全无。神经反射地一巴掌把那小东西抽飞了出去。

“啊!”

小东西发出了一声短促的惨叫。然后就像烂泥一样被拍在了墙上,顺着墙壁一点点滑了下去。

张小勺顿时睡意全无。一骨碌爬了起来。

这时她才发现,已经是在自己的宿舍了。

大概是前一晚喝醉之后被队友背回来的。

张小勺弯腰捡起一只拖鞋,有些迟疑道“屋里进耗子了?”

房间里的摆设很简单。

一眼就能看到滑落在地上的那个小东西。

离近一看,根本就不是什么耗子。而是一个巴掌大的小人儿!

两三岁的模样。头上梳着一个冲天辫,穿着小巧的红肚兜,和年画上的娃娃有几分相像。一副肉嘟嘟的可爱样子。

正四仰八叉地躺在地上,粉红的舌头从嘴角耷拉出来。

“嗯?”

张小勺蹲下身子。捻着小人儿的一条腿,倒着提了起来。好奇道:“这是啥玩意儿?谁放我屋里的?”

话音刚落,小人儿突然四肢乱舞,挣扎了起来。

“妈呀!是活的?”

张小勺被吓了一跳,手一松。小人儿又“吧唧”一下摔到了地上。

随即就看到小人儿挣扎着爬起身来,拍了拍肚兜上的浮灰。像模像样地朝张小勺拱手作揖道“盈之拜见土地奶奶!”

张小勺干笑了两声,语气平静道“平身吧!”

说完就起身走回床边,“扑通”一声倒回到床上。自言自语道:“难道是起床的姿势不对?”

可是那个小人儿并没因此而消失,反倒是蹦蹦跳跳地爬到了床上,趴在张小勺的枕头边。

用肉乎乎的小手撑在腮帮子上,小脚丫晃来晃去的。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张小勺。

张小勺眯着眼睛看了一眼,翻过身背对着小人儿。

可片刻之后再睁眼,小人儿又跑到了枕头的这一边,依然保持着那个姿势盯着她。

有点缠人呀!

张小勺干脆坐起身来,无奈地问道:“你到底想干啥?”

小人儿再次对张小勺作揖道:“回奶奶,我是香曲童子,名叫盈之。以后就是你的跟班了。”

张小勺拍了拍额头,奇怪道:“我咋就成奶奶了?你跟着我干什么?”

盈之理所当然道:“您是土地庙选定的接班人。也就是这一任的土地奶奶!我自然要跟着你喽。”

张小勺瞪大了眼睛,指着自己的鼻子叫道:“啥?我?土地奶奶?”

盈之笑眯眯地点头道“对呀!”

“扑通”

张小勺重重倒回床上,喃喃道:“昨晚喝的假酒?咋这么大后劲儿呢?”

盈之爬到了张小勺的耳朵边,嘻嘻笑道:“昨晚你揍叶白秋的那几下太过瘾了。我早就想这么给他来两下了。可惜我个子太小,打不过他。”

张小勺闭着眼问道:“叶白秋又是谁?”

盈之歪着脑袋道:“就是上一任土地老爷呀。昨晚被你吐一身,又揍了一顿的那个葬爱杀马特。”

张小勺点头道:“原来是昨晚那个梦还没醒呀。”

盈之又凑近了一些,用手指戳了戳张小勺的耳垂。好奇道“我之前侍奉了五任土地老爷,还是第一次遇到活人呢。”

张小勺觉得耳朵痒痒的,甩了甩头问道:“其他几个都不是人?”

盈之点头道:“第一任是天山灵狐,第二任是搬山猿,第三任是槐树精,第四任是条灵蛇。第五任就是你昨晚遇到的那个脑残。”

张小勺觉得这梦挺有意思,笑问道:“脑残就不是人了?”

盈之用力点着小脑袋道:“那倒霉货是嘉庆年间的探花郎。十年寒窗苦读,好不容易金榜题名了,却在回乡任职的路上病死了。颙琰亲自下诏,封他为此处的土地。如今任期已满,卸任投胎去了。”

张小勺点头道:“嗯,说得有鼻子有眼儿的。那他为啥要选我呀?”

盈之摇头道:“不是他选的,是土地庙选的。如今土地庙的信仰点已经用光了,只能覆盖方圆两公里的范围。奶奶应该是这个范围里最合适的人选了。”

“奶奶”这个称呼让张小勺浑身不舒服。

不过既然是在梦里,她就不纠结那么多了。笑问道:“信仰点又是什么东西?有点像游戏里的术语呀?”

盈之像个小大人儿一样叹了口气道:“就是信仰之力喽。是神仙施展法术的本源之力。香火鼎盛的时候没人在意这个,可是后来庙宇都被拆了,信仰之力就变成了稀缺资源。如今都以点来计算了。基层神仙的日子也不好过呀!”

张小勺笑出了声,揶揄道“哟呵,还有这说法呢?那除了土地公公,哦不,土地奶奶之外还有什么神仙工作在第一线呀?”

盈之掰着手指道:“河伯,山神,灶王,门神,床头婆婆,厕神……过得都不好。尤其是床头婆婆和厕神,几乎被人彻底遗忘了。”

张小勺来了精神,笑道:“这梦做得条理挺清晰呀!那有没有奔小康的神仙?”

盈之嘟起小嘴,不悦道:“谁告诉你这是在做梦的?”

张小勺连连点头道:“对对对,不是在做梦。你快给我讲讲。”

盈之露出了一脸艳羡之色道:“供奉在道观和寺庙里的神仙。什么都不用做就能享受人间香火,退休生活不要太安逸哦!除了他们,日子过得最好的当然是福禄寿三位大神了。还有城隍老爷。有自己的堂口,不为香火发愁。”

张小勺摸着下巴道:“这么说土地奶奶就相当于神仙中的贫民了?”

盈之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又补充了一句:“赤贫!”

张小勺哭笑不得道:“那你还是找别人去吧。这土地奶奶谁爱干谁干去。”

盈之一听这话顿时就急了,大声叫道:“可这是公务员呀,有了神位你就脱离了凡人的低级趣味呀!”

张小勺眯着眼睛反问道“咋嘀?还给我开年薪呐?朝九晚五有双休呗?有没有五险一金?每年多少天带薪假?加班的话有三倍工资不?福利待遇咋样?有婚假产假吗?”

盈之一怔,偷偷看了眼张小勺,底气不足的小声道:“所以说,要脱离凡人的低级趣味嘛。担任神职是造福于民、积攒功德的大事。可以增长你的气运,以后做什么事情都顺风水。不比那些俗物强多了?”

张小勺无所谓道:“我觉得我的运气够好了,保持现状就挺好。如今勉强算得上名利双收,没必要再去当什么赤贫的土地奶奶了。”

盈之鼓着腮帮子叫道:“可是上一任土地已经离职了,没有继任者的话这个庙撑不上几年就要塌了呀。”

张小勺摆手道:“那是你的事儿。”

盈之继续争取道:“庙没了,我也就不存在了!我这么可爱,你忍心吗?”

张小勺翻了个身,小声嘀咕道:“我咋还不醒呢?”

盈之拉着张小勺的头发,手脚并用地爬到她脸上。在她耳边继续劝道:“叶白秋在庙里留了不少好东西呢。对你这样的凡人之躯有很多好处的,能变强大哟。”

张小勺不为所动道:“骗鬼去吧,真能变强。他会被我打得跟孙子一样?”

盈之抱起肩膀,盘腿坐在张小勺的脸上,百思不得其解道:“我也想不通呢。就算叶白秋是个弱鸡,可也没理由被你揍得那么惨呀。难道……”

说着盈之的眼睛一亮,叫道:“对了!你揍他的时候拳脚蕴含着灵气呢。这套功夫本就不是凡品!”

张小勺嗤笑道:“越说越没谱了,那是我姥爷教来健身的拳法。难道他还是个老神仙不成?”

盈之用力点头道:“修真者的拳法蕴含道韵,普通人练的话会因为缺少灵气支撑出现各种问题。你有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比方说用过这套拳法后会出现乏力、虚脱或者脑子不清醒的情况?”

张小勺眨了眨眼睛,笑问道:“喝酒喝断片算吗?”

盈之点头道:“算!如果你的姥爷喝酒不断片,那他就不是普通人。”

张小勺翻了个大白眼,没在这个问题上纠结下去。坐起身,把盈之放在手心问道:“既然你都喊我土地奶奶了,那我是不是已经脱离那个啥……低级趣味了?”

盈之摇了摇头,凭空变出了一块灰乎乎的卡片。一脸认真道:“这是土地令符,你得持证上岗才能行使土地的权限!”

张小勺接过这个和身份证差不多大小的卡片,诧异道:“土地令符?”

>>>点此阅读《土地奶奶驾到》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