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文学
经典好看的文学小说推荐

谁说人生无再少(小凤,乔小凤)最新章节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谁说人生无再少

小说:

作者:勾干

简介:【架空+种田+轻松+暖心+励志+商战】
三穷三富过到老!
没有系统,没有金手指,人生就不开挂了?
且看宝成、淑芳、小凤等一众山沟沟砬子缝里走出的年轻人,来在大都市根源,是如何凭借各自的才智和胆识,从开小吃部、买馒头包子、倒卖山货做起,最终建构出属于他们的商业帝国,一步步走向人生巅峰的。

角色:小凤,乔小凤

谁说人生无再少

《谁说人生无再少》第2章 小凤的愿心免费阅读

宝成挎着菜筐走到村子里唯一的那口水井旁时,看见井沿儿乔家四丫头正在那里洗衣裳。

乔家四丫头名叫乔小凤。

小凤打老远就瞧见了宝成,忙两手甩了甩水珠儿,站起身来笑眯眯地看着他向自己来。

许家和乔家比邻而居,中间的间壁墙只有半人高,两家人平日里是低头不见抬头见。

宝成和小凤从小一起玩到大,随着年龄的增长,逐渐到了少男慕少艾、少女初怀春阶段,情窦初开的他们,彼此都暗藏了一段心事在心头,只是至今尚未明言罢了。

乔家老两口子一共生了四个姑娘,没有男丁,其他三个姑娘均姿色平平,且都已出嫁,唯有小凤人才出众,乔老爹指望她能够嫁个好人家,将来自己和老伴老时好有个依靠,所以对小凤的婚事也格外上心,一点都不肯将就。

宝成娘十分中意小凤,一心想她做自己的儿媳妇。

上年宝成娘和小凤爹隔墙唠家常时,有意无意地提了一嘴宝成和小凤之间的事儿,想先探探对方的口风,见小凤爹爱搭不理的样子,宝成娘也就没心思再往下说了。

过后宝成娘心里感觉十分委屈和气恼,自己的儿子差哪儿了,个头长相百里挑一,自己主动示好,怎么就遭了人家的白眼儿,你老乔头有啥可牛的,看不中我儿子,我还瞧不上你闺女哪。

两家大人的态度变化,好像与宝成和小凤两人一点儿关系都没有,他俩依旧每天风风火火地玩闹在一处,俨然一对亲兄妹。

“宝成哥,一上午菜没少整(采)呀。”见宝成走到跟前,小凤上前把着荆条筐沿看他采的山菜:“哎妈呀,大叶芹都长这么高了呀,还有紫绿菠,刺龙芽,苦龙芽,荞麦秧子,猴腿儿,……”

小凤用白皙的小手几乎把筐里的山菜翻了个遍,最后拿起一片刺果棒(刺五加)嫩叶就往嘴里送。

这时的刺果棒还没有长成熟,宝成也只是顺手摘了几片嫩叶放在筐里,却被眼尖的小凤发现了。

小凤把刺果棒叶片儿在嘴里嚼了几下,便感觉一股浓重苦涩的味道立时胀满口腔,直达卤门,憋得她面孔涨红,急忙呸呸呸地往地上吐。

见小凤那个囧样,宝成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

他索性把筐放在地上,准备坐在井口的长条石上歇下脚,然后再回家。

一口气走了那么远的山路要说不累那是假话,但是见了小凤与自己的那种亲热劲儿,宝成便觉得心里暖暖乎乎的,一身的疲惫顿时跑到了九霄云外。

“好你个毛楞鬼,几辈子没吃过山菜呀,嘴就那么急,不知道刺果棒的叶子是苦涩的吗?稀罕(喜欢)吃,分一些给你拿家去吃好了。”宝成指着山菜对小凤说道。

“真的呀,那我可不客气啦。”对于宝成的馈赠,小凤一贯坦然接受。

她刚要伸手抓山菜,忽然又停住,忙说:“不啦,宝成哥,你家好像来客人了,你还是把山菜都拿回家去招待客人吧,有两三个人哪。”

其实小凤刚见宝成时就想说这事儿来着,只是见了那些水灵翠绿的山菜一高兴就没想起来说,她心里这半天始终在嘀咕宝成家来的客人到底是个啥路数,别是来给宝成提亲的吧。

想到提亲,小凤的神经不由得紧了紧,心想见了宝成一定要问个究竟。

“能有啥客人来,我家那几门亲戚你还不认识吗?除此之外,还会有谁来呢?”宝成一下子也变得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八成是别的堡子有人家看中你了,来给你提亲的吧?”小凤还是不改心直口快的性格,心里想着啥随口就说了出来。

“你、你瞎说个啥?”宝成急赤白脸地辩道:“才没有这样的事哪。”

宝成说完还觉得气不过,伸出脏兮兮的手指照着小凤挺秀的鼻尖儿上就捏了过去,嘴上嚷道:“死丫头,叫你乱说,给你个酸梨儿吃!”

乔小凤冷不丁鼻尖儿被捏,吃痛不过,急忙扭头躲闪,嘴里骂道:“坏死啦,臭宝成!捏得人家生疼!”

接着又说“没有就没有呗,你急个啥嘛,还是心里有鬼不是?”

小凤看见宝成那副认真着急的模样,转又嗤的一笑,心里面有些小得意:哼,臭宝成,看把你急的,放心吧,你是我的,谁也别想把你从我乔小凤身边夺走。

“不跟你闹了,回家喽!”宝成说完,拎起荆条筐一阵风儿似的往家跑,他也是急于想知道家里来的究竟是些啥样人。

山里人家平日的生活太单调乏味了,冷不丁来个把客人也算是一件新鲜事儿了。

刚一进自家院子,宝成便听见他爹许有德和一个陌生的男人在大声地说笑着,他娘在厨房里做着韭菜炒鸡蛋的香气飘得满院皆是。

家里来的客人还挺尊贵的。

宝成心里清楚,按照以往,这个季节能够有资格吃上韭菜炒鸡蛋这样奢侈菜肴的,一定是家里亲戚中最尊贵的,否则,娘是不会轻易舍得动用那些像眼珠子一样金贵的鸡蛋的。

但是听声音却觉得怪耳生的,会是谁呢,宝成一边往自家外屋地(厨房)进,一边在心里不停地纳着闷儿。

“娘,我回来啦。”宝成冲着正在厨房忙活的娘大声说。

喊完娘,宝成看见外屋地(厨房)里不娘在,除了三姐淑兰四姐淑芬五姐淑芳外,连住在同堡的二姐淑梅也来家帮着娘忙活,就随口说了声二姐回来啦。

向来少言寡语的淑梅冲宝成点了点头儿,细声细气地说道:“嗯,小弟,家里来客了,怕娘忙不过来,我来帮忙。”

“呦!娘的乖宝贝儿,这早晚才回来,累了饿了吧,快坐马杌子(矮板凳)上歇歇,那锅上笼屉里有饽饽(玉米面饼子),你拿个先垫巴垫巴。”宝成娘看了眼儿子采的满满一筐山菜,更是乐得合不拢嘴儿:“还是我大儿子能干,采这么多山菜回来,还真及时,娘正愁菜少不够招待客人哪。”

淑芳朝宝成撇了撇嘴,鼻子里“哼”了一声,对她娘夸赞宝成表示不满和抗议。

她从记事儿时起就发现,娘总是爱偏心眼儿,宝成无论做什么,做得咋样,到娘嘴里就没说出过一个不好来。

相反,自己不论把活计做得多么漂亮,却从来得不到娘的表扬,一旦把事情搞砸了,劈头盖脸的一顿臭骂是肯定少不了的,再严重点的,就是条帚疙瘩烧火棍子伺候了。

宝成用力地瞪了淑芳一眼作为回报,对这个只比自己早几分钟出生的姐姐,他是从来都没放在眼里的。

宝成先不着急坐,伸手拿起水缸边放在松木丫杈上面的瓢,向缸里舀了半瓢水,一仰脖咕咚咕咚地一口气灌了下去,再用手抹了一下嘴巴,问道:“家里来的啥客人,娘给他做韭菜炒鸡蛋?”

“哎吆儿子,慢点喝,急什么,小心别呛着。”宝成娘心痛地看着儿子,小声说道:“这客人可尊贵着哪,是市里的大官。”

“啥市里大官?我咋从来没听说过爹认得啥市里的大官?”宝成问道。

“十年前咱家帮助过的忠义救国军山地旅那伙人,赶走了迟暮族强盗后,在咱根源市扎下了根,屯垦戍边,军政合一,现在不只是军人,还管着地方上的好多事儿,今天是特意大老远找来要当面对咱家表示感谢的。”

宝成娘见儿子依旧大瞪着迷茫的双眼,充满疑惑地看着自己,接着说道:“可也是,那段时日你每天白天疯跑,晚上睡得跟死猪似的,不到太阳照腚时不起炕,难怪不知道。”

宝成娘嘴上说着,手里的活计可是一点都没耽搁。

“应该是那年的腊月二十三,娘记得清清楚楚的,过小年嘛,娘和你奶奶特意起了个大早准备早饭,煮了满满一大锅粘苞米碴子粥,你奶奶还放了好多干芸豆粒在里面,菜锅里是用萝卜缨子炖的半锅小豆腐,搁了能有多半斤猪五花肉。”

宝成听见娘说到肉,啯啯地往肚里咽了几口口水。

“一大清早,天还黑黑着哪,你奶奶听见屋外有人敲门,让娘去开门看看,娘满以为是左邻右舍短了啥东西来临时串换的,就没太防备,谁料想,娘刚把门欠开个缝儿,六七条黑影儿便不由分说地闯了进来。”

宝成和几个姐姐听到这里,都不约而同地把嘴巴张得老大老大的。

>>>点此阅读《谁说人生无再少》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